正文 第七十三章 入京
    西航飛京城的航線還有不少老機型,飛機實在是不敢恭維,飛機下落的時候讓陸政東有片刻的失重感覺,之後有些顛顛的感覺,才在機場的跑道上停穩。

    走出機艙,七月底的京城顯得有些炎熱,難得的晴天,也難得的看到碧空如洗,陽光明媚,這樣的藍天碧雲在數年之後,恐怕就會被沙塵暴和霧霾所取代,是越來越少見了。

    陸政東這次任職的是體改委的經濟運行調節局,其實這個職務他並不陌生,他在長灘的時候擔任的生產辦的性質和這差不多,但現在的規格高了不少,

    經濟運行調節局的主要職能是監測經濟運行態勢並提出相關政策建議;協調解決經濟運行中的重大問題,組織煤、電、油、氣及其他重要物資的緊急調度和交通運輸協調;組織應對有關重大突發**件,提出安排重要應急物資儲備和動用國家物資儲備的建議。

    局里來接的人是局辦的一名小伙子,挺干練的一人,比陸政東略小,听口音也是北方人。

    車是一輛一汽生產的捷達,德國人的嚴謹讓這款車的口碑一直不錯。

    “陸局長,您可以先休息幾天,再到局里上班,您看是先到住處還是到單位?”

    坐在副駕上的局辦工作人員小黃一直在後視鏡里小心地打量著陸政東。

    陸政東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不過他並不在意。自己到體改委大概也會激起不少波瀾,不因為別的,僅僅就因為年輕就會讓人側目。

    黃必清的確對陸政東有些感興趣,他大學畢業就分配到體改委經濟運行局,無論是在體改委還是在局里,他見過這種交流掛職的領導干部不少,但是像這種從年輕的干部來交流掛職卻直接擔任局長的,他卻從沒見過也從未听過。

    而且更讓他感到驚訝得是據說這位年輕的局長在調過來之前已經擔任了一年多的地市級的市長,也就是說這個局長在更為年輕的時候就已經是真金白銀的正廳級干部了。這對于自認見過不少大世面的黃必清來說,幾乎顛覆了他的認知,因為這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嗯,那就先到住處吧,我休息一天。後天到局里報到上班。”

    陸政東淡淡地道。

    車直接到了地方。是單位安排的一套房子,到了房子,黃必清拿出鑰匙正準備開門的時候,門卻自動開料。讓陸政東有些意外的是雪玉從屋里迎了出來。

    “咦。你怎麼在這里?”

    陸政東很驚訝,他還正想著安頓好之後再給雪玉去電話。

    “得給你收拾收拾,就你這樣四體不勤的人,還不亂糟糟的?”

    雪玉嫣然一笑,接過陸政東手上的行李。

    黃必清看看這里已經沒有他需要做的事情。很快就識趣的告辭,好給領導留下二人世界。

    雪玉忍著笑說道︰“你看看你,滿頭大汗的,哪像個干部,你等等。”

    接著跑進了衛生間,拿出一條濕毛巾走到陸政東跟前了,然後站在他身前,用毛巾溫柔仔細的幫他擦去臉上的汗水,那動作就像是給丈夫擦臉妻子。又似給孩子擦臉的媽媽。陸政東輕閉著雙眼,微微抬起頭,感受著這從未有過溫情。

    陸政東想到雪玉竟然會如此,心就起來波瀾,情不自禁的吸了一口。陶醉的臉色讓雪玉瞧了。剛才平靜下來的心兒又驟然跳動起來,白膩的香腮出現誘人的紅潮。

    “恩,收拾得挺不錯的,恩。有點田螺姑娘的味道。”

    雪玉窈窕的身段縴細的小腰被貼身衣服修飾得十分到位。粉白的襯衣凸顯著勻稱的身材,散發著成熟的魅惑。脖頸的光滑肌膚雪白細嫩,微尖的鵝蛋臉皮膚白Q細嫩,柔軟的紅唇,嬌俏玲瓏的瑤鼻,線條優美細滑的粉臉香腮,,活脫脫一田螺姑娘,陸政東不由笑著開了個玩笑。

    “還田螺姑娘呢,累得我腰酸背痛的。”

    陸政東笑了一下,打量了一下房子,房子挺敞亮,里面的陳設也不錯,蔡芸芸抬頭望去,只見遠處的夕陽正慢慢的淹入地平線的盡頭,整個天空都像是被染紅了一般,簡直是美輪美奐。

    夕陽西下是這麼漂亮的,也許這就是心情吧!心情的好壞決定了看到的景色的美與差。

    陸政東望著消失在地平線的夕陽,想著夜幕已在暗黑的角落悄悄升騰,不過這畢竟是單位臨時安排的房子,陸政東想了一下道︰

    “辛苦你了,這里雖然還是不錯,不過我看這里也不是久居之地,還是買套房子算了,這還得辛苦你,這事你定了就是,我只是有一點小小的要求,就是上班得方便一點,省得在路上耽擱太多的時間。”

    既然調到了京城,陸政東對于他和雪玉之間的事情也就看開了,要結婚,最好還是要有自己的房子,不然一調離京城,回京之後會很不方便。

    雪玉顯然也听懂了他話中之意,眼神之中流露出喜悅還有一絲的忸怩,不過嘴上卻是一如即讓的不依不饒︰

    “你還真當我是你的跑腿丫頭啊……還真的準備扎根京城了?我可是听小舅媽講,你還有些不願意到京城,是不是舍不得你那封疆大吏的位置?”

    “什麼封疆大吏?你怕是電視劇看多了吧?我一個小市長上面還有市委書記,連知府知州的級別都有些勉強,更不要說封疆大吏,真要說起來,封疆大吏的稱謂也許各省的黨政主要領導勉強可以算吧,我還差十萬八千里。”

    陸政東心里微微一嘆,這妮子還不知道,他不想進京的原因之一就是因為他覺得面對她有些難辦……

    兩個人都站在那里說著話,陸政東不由笑道︰

    “咱們這麼相敬如賓,舉案齊眉,是不是早了一點?”

    說著,拉著雪玉坐到沙發上,雪玉悄悄的朝他這邊挪了挪,以便挨得更近一些,陸政東有些喟然。他對雪玉確實是有些愧疚,雪玉是他的正牌未婚妻,他這個未婚夫和她在一起的時間太少了,雪玉也是相思成災,不過調到了京城。相聚的日子就會多了許多。

    陸政東看到雪玉瞄了他一眼。眼神之中有種期待,于是絲毫沒有猶豫的輕輕將其摟近懷中,相擁著。

    “累嗎?”

    陸政東撥了撥雪玉額前那淺淺秀美的劉海,看著清純的面頰。溫聲問道。

    雪玉嘟了一下可愛的小嘴。

    “你說呢?這麼大一個房子都是我一個人收拾的。”

    “那我得好好的補償補償你……”

    陸政東從身後緊緊樓著雪玉的身體,說著低下頭抬起她的玉手往光滑的手背上親了一口,舔了一下,然後牙齒輕咬著她裸露在外地嫩白肩頭。

    “你這人真壞,……”

    “呵呵。你是我老婆,親親摸摸摟摟抱抱,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即使我還稍微使點壞,也不過分吧。”

    陸政東打趣著,夾緊了雪玉的身子,手示威一般的從腰間往其腋下靠了靠。

    雪玉一下有一絲的慌亂,面如桃花,衣服下豐滿的胸部隨著急促的呼吸而起伏。原本青澀的身段如今顯現出玲的韻味。

    陸政東手指悄悄搭上了雪玉的縴腰。雪玉渾身一顫,羞亂地撥開,又偷偷地瞄了陸政東一眼,發現後者正似笑非笑地瞅著她,有些惱羞的道︰

    “現在還不是……”

    雪玉立刻還嘴道。

    陸政東在雪玉的額頭上印下了一吻。笑道︰

    “很快就是了,你現在想跑都跑不掉了。”

    陸政東的嘴唇在雪玉的白淨柔軟的耳朵耳垂上輕描淡寫,卻讓雪玉如蟻爬行。

    “你先放手……”

    陸政東的安祿山之爪在她豐滿的外圍徘徊著,這讓雪玉既有些心慌又有些意亂。

    “小倆口親熱一點並不是什麼壞事。呵呵。再說,這麼久不見。你也得讓我一償相思之苦。”

    “我不管,你再不放手。我可要咬你了。”

    雪玉“惡狠狠”的說著,不過其表情暴露了其色厲內茬,陸政東哈哈一笑,道︰

    “那我就先咬你。”

    說著陸政東不由分說左手緊緊地環住雪玉柔軟滑膩的柳腰,右手托著她地小腦袋瓜固定住,雪玉那張英俊的臉孔正慢慢向她靠攏,布滿誘惑性的厚唇在靠近,雪玉緊張而嬌羞地閉上水汪汪的雙眼,感受到陸政東的呼吸越來越近,他的嘴唇終于親吻在她的櫻桃小口上面,柔軟濕潤滾燙狂熱,他的舌頭沖擊著她的貝齒,覆蓋上雪玉紅潤誘人無比的唇瓣,舌尖在她的櫻唇中肆意地吮吸。吻住了她吐氣如蘭的香唇。

    雪玉略微嬌羞地掙扎了幾下,就只有認命地任他含住小嘴兒了。經過他好半天的軟磨硬纏之後,才羞羞答答地輕啟珠唇、微分玉齒、丁香暗吐,嬌羞怯怯地獻上香軟滑嫩、甜美可愛的小巧玉舌,羞澀地和他熱吻在一起。陸政東一面含住她香軟的小玉舌一陣狂吮浪吸,蔡薇薇檀口里的香津玉液猶如甘露般香甜可口,雪玉他直吻得喘不上氣來,小瑤鼻嬌哼連連,麗靨暈紅如火,芳心嬌羞萬分,含羞美態迷人至極,給他上下其手地撫摸撩弄,直弄得氣息急促。

    她情不自禁地張開嘴唇,任由他的粗大的舌頭探入進來,糾纏著吮吸著她的香舌,唇舌相交,津液橫生。她嗅到了他身上那種特有的誘人氣味,頭暈暈的,心中泛動著難言的情愫。

    陸政東把舌頭伸向傳出陣陣呻吟的櫻口中,在里面上下左右地攪動著。雪玉張大嘴,使他伸得更深。她越覺察得刺激了,也把自己紅嫩的小舌迎上去,貼著他的舌頭,隨著他上下左右移動著。過了不知多長時間,兩人的嘴唇都麻木了,才稍微把頭離開了一點.

    她和陸政東不是沒有這樣親密的接觸過,但之前沒如此溫柔如此甜蜜,而此時心中那種奇妙無比的感覺——似觸電、似緊張、似期待、似手足無措的感覺,無法形容的感覺。

    百感叢生,情絲紛結的雪玉悄然張開明眸,定定的凝視著陸政東,如雕鏤般英俊的臉孔,雙眸宛如寒星,五官鮮明煞是英氣逼人,眉宇之間帶著幾分少年老成的滄桑。現在在她想來,別說是她這樣情竇初開的少女看了會心動,就算是那些經歷風雨成熟女人也會激起漪漣……那一刻,整個人好象飄了起來……這次,她的身體沒有飄起來,心卻飄了起來。那雙黝黑的眼楮,帶著絲絲的愛意,是那麼愜意,那麼自然,那麼深邃,這一刻,雪玉似乎覺得自己才真正走進陸政東的內心世界。

    陸政東也從雪玉的眼神之中看到了雪玉的感受。女人都是很敏感的,這話一點不假,他這一次是真正放下了其他的牽絆,真真正正的吧雪玉當成他的戀人,當成他的未婚妻。這一刻。他才真正從內心接納了雪玉,因為愛而做的事情自然有著以前的不同……

    雪玉欲拒無力,被陸政東狂熱地親吻著檀口,她發而欲拒還迎地吐出香舌,吮吸糾纏.也熱烈的反應著,雙手動情地勾在他的脖子上,吐出香甜的小舌。任由他狂熱地糾纏吮吸,吮吸得她舌頭根子都疼了,一種酸麻爽快的感覺迅速傳遍全身,傳向身體深處。陸政東雙手緊緊箍住她的柔軟平坦的小腹,緩緩向下……

    “不可以……”

    沉浸在情愛之中的雪玉似乎一下子恢復了清明。手一下子壓住了他的手。

    陸政東笑料一下,手沒再動作,親吻著咬嚙著她的耳垂,輕言細語道:

    “為什麼不可以?”

    雪玉柔軟敏感耳垂,被陸政東如此親吻咬嚙,舌頭吮吸舔弄,立刻一股酥酥的感覺傳遍全身,直向下身傳去.她想要擺動頭發解脫他對耳垂的襲擊,卻已經側回過頭來,和他嘴唇再次相接,動情地繾綣吮吸在一起……

    雪玉趴在陸政東的胸口,美艷嬌麗的玉靨春意流動,杏眼含春看著陸政東,含羞帶怨地嬌嗔道︰

    “大壞蛋,大壞蛋,辛辛苦苦給你收拾房間還這樣欺負人家!”

    “那你喜不喜歡我欺負你呢?”

    陸政東咬嚙著雪玉白嫩柔軟的耳垂低聲壞笑道。

    雪玉的眼神十分迷離,她的櫻唇微張著。呼吸仍然非常急促。

    陸政東的舌尖再次挑了挑雪玉的唇角,頓時把她驚得往後面一縮,神經一下子又緊張了起來,然後輕咬了一口陸政東的胳膊,嬌嗔道︰

    “你再壞我就咬死你。咬死你。”

    “呵呵,今天使壞就先使到這里。我們以後的日子還長著呢,以後想怎麼壞就怎麼壞,那就由不得你了。否則家法侍候。”

    陸政東也不為己甚,他知道雪玉的心思。雖說兩個人的婚事已經不遠了,但她還是希望能夠把自己最為珍貴的東西留在新婚之夜交給自己心愛的人,那會讓自己記憶更為深刻,女人嘛,總還是喜歡那種隆重的儀式感,那樣讓她們會更覺得有意義,陸政東自然也不會做出烹鶴焚琴那樣大煞風景的事情來,他不過是這樣逗弄逗弄這個嘴硬的小妮子而已……

    親熱一番之後,雪玉閃進了廚房,陸政東夜悄悄的倚在門前,看著廚房里,其實菜肴已經準備好了,只等下鍋,陸政東看著雪玉專注烹調的樣子,認真的女人其實也最是美麗,此時此刻的雪玉無不洋溢著開心愉悅的心情,哼著不知名的小調,一副很是溫情的畫面。

    陸政東心里也涌動著一種說不出的感覺,雪玉是出身大家,說錦衣玉食有點過分,但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是比較貼切的,以前從未下過廚房,能夠如此,其實也可以想見其對他的態度。

    愛一個人是幸福的,被人愛著也是幸福的,今後還是要好好的對待雪玉,盡最大努力讓她幸福……

    飯菜很快就上來了,荷蘭豆炒肉片、番茄炒蛋、木耳炒肉絲、菠菜蘑菇豬肝湯、麻婆豆腐、四菜一湯,是平常得再平常不過的家常便菜。陸政東吃了一口木耳炒肉絲,肉絲的滑嫩、清爽,木耳的柔軟二種口感相融互補,成菜口感更豐富口齒留香的感覺讓你吃了還想再吃。

    “沒想到我們家雪玉還真是有一手好廚藝,我可是賺大發了……”

    陸政東稱贊著,絕不是隨口敷衍,而是發自內心。

    “來,我們踫一杯……”

    此時的天色已經黑了下來,月亮掛在黑越越的山脊之上,正是月圓的時候。柔和的月色給這山蒙上了淡淡的光輝,山和樹林都在一片朦朧之中。山道上的路燈發出淡黃色的亮光,夜色中的秀林山,是那麼的美麗、幽雅、寧靜、親和。沐浴在夜色中,涼爽微涼的感覺深入人的五髒六腑中。望了望山下,閃爍的霓虹燈早就照亮了高樓大廈和街道。

    外面喧鬧著的夜景,陪襯著房中靜的美。

    吃晚飯,陸政東把雪玉送回去的時候,攬了攬雪玉的胳膊想說些什麼,卻最後沒說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