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初戰大斗師
    听著蕭炎竟然應下了若琳導師的條件,眾人不禁對前者投去許些“敬仰”的目光。首發

    雖說蕭炎天賦非凡,可他與若琳導師兩者間的距離,卻是猶如一條難以跨越的鴻溝,斗者與大斗師之間的差距,並不是光依靠天賦,便能拉近彌補的。

    蕭玉同樣是被蕭炎的應答搞得一愣,片刻後,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這家伙看來是不撞南牆不回頭了。

    “此處狹窄,我們去外邊。”

    沖著蕭炎淡淡一笑,若琳導師率先對著帳篷之外行去,豐滿玲瓏的身姿,搖曳間,釋放著一股成熟的迷人風情。

    蕭炎摸著鼻子點了點頭,舉步跟,帳篷內部的眾人,在遲疑了一會之後,都是爭先恐後的蜂擁而出。

    此時夕陽已經西落,淡紅色的余光將廣場鋪了一層薄薄的紅地毯,被烘烤了一整天的青石地板,也開始逐漸的變得冰涼,站在廣場中央,偶爾還能看見外面已經稀疏了許多的人群。

    清爽的涼風從廣場中刮過,讓得剛剛出帳篷的蕭玉等人,渾身為之一暢。

    在眾目睽睽的注視下,蕭炎行至場中,與那笑吟吟的若琳導師對立著,干聲笑道︰“待會,還請導師手下留情。”

    聞言,若琳導師嘴角泛起溫柔的笑意,素手緩緩抬起,縴指的一枚綠色納戒光芒微閃,一卷藍色長鞭,泛著異樣的光芒,突兀的閃現。

    長鞭通體蔚藍。其竟然有著濃郁的能量波動,長鞭握手處,被精心雕刻成巨張地蛇口,蛇口之中,一枚足有嬰兒拳頭大小的藍色魔核,被深深的嵌在其內,長鞭之,刻有一些奇異的斗氣銘紋,紋路之中。散發著淡淡毫光。

    光看長鞭地造型。便能知道。若琳導師手中之物。是一件經過精心打造地魔核武器。看武器中所蘊含地溫順能量。這件魔核武器地屬性。竟然還是和若琳導師相同。用這種武器戰斗。後者地實力。幾乎將會得到一兩層左右地增幅。

    面對著蕭炎地干笑。若琳導師直接用行動向他證明︰想從我手中輕易取得一年長假。沒門!

    瞧著那挽著長鞭。俏生生地立在面前不遠處地美麗女人。蕭炎嘴角一扯。旋即苦笑著搖了搖頭。

    “喏。隨便用件武器。”

    玉手一揚。若琳導師從納戒中取出一把精鋼鐵劍。縴指在劍柄輕輕一彈。劍身便是化為一道黑影。對著蕭炎疾襲而去。

    望著那飛掠而來地鐵劍。蕭炎身形動也不動。任由鐵劍攜帶著勁氣掠來。

    當鐵劍距離蕭炎身體僅有半米之時,忽然極其突兀的定在了身前,旋即掉落而下,斜插在了一塊青石板的縫隙之中。

    聳了聳肩,蕭炎拔出鐵劍。胡亂的舞了舞,他從沒學過劍法的斗技,所以用起劍來,也是頗為不適。

    蕭炎的鎮定,讓得若琳導師黛眉輕挑了挑,美眸中閃過一抹贊嘆,小小年紀,便有如此定力,再加其本身所具備的天賦。若琳導師似乎能夠預感。面前地小家伙,或許將會在強者的路走得很遠。很遠……

    “開始?”

    若琳導師手中長鞭隨意的甩在距離蕭炎面前幾米處的石板,其所蘊含的能量水汽,頓時在石板留下了一灘淺淺水漬,揚起俏臉,她笑吟吟的問道。

    “嗯。”

    緩緩點了點頭,蕭炎臉龐逐漸嚴肅,這是他第一次與大斗師強者交手,雖說有藥老暗中相助,可與這種強者正面踫撞,也實在是讓得蕭炎心中有著不小的壓力。

    瞧著即將開打的場中,蕭玉縴手不由得緊張的握了起來,臉頰地擔憂,難以掩飾。

    “哼,狂妄的家伙,仗著有點天賦就敢與身為五星大斗師的若琳導師戰斗,還真是猖狂。”望著蕭玉緊張擔憂的模樣,那本來因為蕭炎所表現出來的天賦而有所收斂的羅布,卻在嫉妒心地驅使下,忍不住的再次出言諷道。

    “你說什麼?聞言,本來啊心情處于擔憂與緊張中的蕭玉,頓時柳眉一豎,俏臉含怒的回過頭,叱道。

    “說實話而已。”

    蕭玉所表現出來的怒火,除了讓得羅布心頭酸氣更大之外,似乎並未有其他的效果。

    “你有什麼資格說他?他敢與大斗師戰斗,可你敢嗎?一天到晚就知道裝出虛偽的笑意,可真遇見了麻煩事,卻是縮得最快,我蕭玉最惡心你這種表里不一的男人,想讓我喜歡你,死了都沒可能!”

    蕭玉冰寒著俏臉,冷冷的道,毫不留情地諷刺話語,讓得周圍地人有些目瞪口呆,相識這麼久,她們何時見過蕭玉如此對人說話?

    臉龐一陣青一陣白,片刻後,羅布眼角抽搐的移開了目光,視線盯著場中地少年,眼瞳中,閃過一抹隱晦的怨毒。

    場外的冷聲諷語,並沒有干擾到氣氛緊張的戰圈,蕭炎雙眼死死的盯著若琳導師,身體不斷的輕微顫抖著,他知道,大斗師的攻擊,不論速度,力量以及戰斗經驗,都遠非往常所遇的對手可比,所以,此刻,他只得全神貫注的死盯著對方身體每個部位的輕微動作,以此來分辯,對方接下來的攻擊方式。

    淡淡的瞟了一眼全身戒備的蕭炎,若琳導師淺淺一笑,縴手一揚,手中長鞭猶如毒蛇出洞一般,在空中掠過一條淡淡的藍影,對著蕭炎豎劈而下。

    長鞭掠過半空,略微涼爽的空氣,頓時多出了幾分濕潤。

    望著那幾乎是跨越了十多米距離的長鞭。蕭炎眼瞳微縮,緩緩的吐了一口氣,在長鞭到達頭頂之時,身體豁然向左微微一移。

    長鞭帶著破風勁氣,貼著蕭炎衣衫劈下,最後重重地砸在石板之,一灘水漬,迅速浮現。

    避開了若琳導師的一擊,蕭炎臉色凝重。腳掌在地面重重一踏,身體微微弓起,旋即猶如離弦的箭支一般,對著若琳導師暴沖而去。

    短短十幾米的距離。幾乎是眨眼便至,然而就在蕭炎即將進入攻擊範圍之時,一股勁氣,卻是猛的自身後傳來。

    臉龐微微一變,蕭炎身體驟然撲下,藍色影子,從身後貼著腦袋橫飛而出。

    身形前撲。蕭炎對著地面猛的一掌揮出,強橫的無形勁氣重重的轟擊在地面之,頓時,一股反推力,便將蕭炎的身形,送了半空。

    人至半空,蕭炎身體猛地旋轉,手中的鐵劍,借助著身體旋轉之力。豁然脫手而出,對著若琳導師甩擲而去。

    鐵劍劃破長空,黑影帶起一抹尖銳的勁氣,宛若閃電。

    淡淡的望著那破空襲來地鐵劍,若琳導師素手輕抖,手中藍色長鞭豁然回轉。最後猶如通靈一般,在半空中糾纏成一片藍色牆壁。

    “叮!”鐵劍與藍色牆壁交接,頓時發出一聲清脆的踫撞音,旋即,被巨大的反震力,震得寸寸斷裂。

    望著那被震成十幾截小鐵片的斷劍,若琳導師紅潤的小嘴微翹,剛欲繼續發動攻擊,俏臉。微微一變。

    只見半空中那斷裂的十幾截小鐵片。忽然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反鑷而走,而且小鐵片倒飛地方向。剛好便是蕭炎所處之地。

    小鐵片破空而掠,尖銳的破風聲,較之先前鐵劍甩擲的力量,還要強大不少。

    十幾截小鐵片,在飛掠了一半距離之時,強猛的推力,猛然間,自蕭炎掌心中鋪天蓋地般的暴涌而出,地面的塵土,也在蕭炎這一擊之下,彌漫了天空。

    “咻,咻,咻!”

    凶猛的推力,輕易的將小鐵片之的勁氣化解,然後,十幾截小鐵片,猛地轉向,以更加凶悍的速度以及力量,閃電般襲向若琳導師。

    “小家伙果然有些本事。”望著蕭炎以斗者實力,竟然能夠作出起碼需要大斗師才有可能使出的隔空吸物以及噴物,若琳導師詫異的贊了一聲,旋即素手在身前飛快的結出一個手印,體內斗氣順著特定的脈絡,急速運轉。

    “卸力水鏡!”

    隨著若琳導師輕喝聲地落下,其掌心中,大片的淡藍斗氣猛的噴涌而出,最後在其身前,形成橢圓形的藍色水鏡。

    卸力水鏡,一種必須由修習水屬性斗氣之人才能掌握的防護斗技,級別並不高,只是黃階高級而已,不過卻極為的實用,斗氣大陸很多精通水屬性斗氣的強者,大多都能夠用自身強橫的斗氣,凝造出具有卸力效果的奇異水鏡。

    水鏡足有半米多厚,在夕陽地射照下,反射出紅藍兩色光芒。

    “噗,噗…”破空而來地十多塊小鐵片,擊打在水鏡之,頓時將之穿透,不過在進入水鏡內部之後,卻是被其中的那股急流,將鐵片地力量,迅速化解而去。

    “鐺…”失去了力量的支持,那些小鐵片,從水鏡中脫離而出,無力的掉落在石板之,發出清脆的聲響。

    望著場中這閃電般的交鋒,場外圍觀的眾人,頓時對著蕭炎投去驚詫的目光,他們沒想到,這家伙面對著大斗師級別的強者,竟然還有膽子主動發出攻擊。

    攻擊雖然沒有取得多大的效果,不過蕭炎卻也並不沮喪,他知道,若不是自己依靠著“吸掌”與“吹火掌”互相配合的妙用,早就在那猶如鬼魅一般的長鞭攻勢中落敗了下來。處于半空的身形因為沒有借力點,蕭炎身體開始迅速的下落,然而就在蕭炎離地不過兩三米之時,藍色長鞭,猛的貼著地面。猶如立起身子的毒蛇一般,對著蕭炎纏繞而來。

    右掌曲卷,蕭炎對準地面猛的一吸,降落地身形驟然落地。

    再次借助著“吸掌”的能力躲過一劫,蕭炎腳掌剛剛接觸地面,腳尖便是猛然一踏,微弓的身體,再次朝前一竄,終于是真正的進入到自己最擅長的攻擊範圍。

    蕭炎並不擅長用兵器。他喜歡用去搏斗,在近身攻擊的霎那,拳,頭。肘,腿…全身每處地方,似乎都成為了能夠置人于死地的殺人利器,只要速度足夠,他便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施展出猶如暴風一般的狂猛攻擊。

    欺近若琳導師地身體,蕭炎臉色肅然。拳肘腿腳閃電般的狂猛甩出,不過每一次的攻擊,都將會被對方輕易化解。

    “碎心掌!”

    “劈石腿!”

    “重肘擊!”

    好不容易得到瘋狂攻擊的機會,蕭炎幾乎是將所學地斗技完全的施展了出來,然而,所取得的效果,似乎卻是微乎其微。

    在蕭炎的感知中,面前的若琳導師就猶如是在身體覆蓋了一層滑膩的水膜一般,每當他的攻擊落在其身體時。都將會被詭異地滑開,猶如在作無用之功。

    再次攻擊了一次,目光剛好掃到若琳導師眸子的蕭炎,身體卻是微微一震,他分明的從那雙眸子中,尋出了一抹戲謔。

    心頭警意大起。蕭炎腳步剛想移動,卻是駭然發現,腳掌,竟然傳出了一股粘力,將自己的腳掌粘在地面,動彈不得。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得蕭炎眼瞳微微一縮,抬起眼,望著若琳導師那似笑非笑的臉頰。嘴角一扯。身體不再移動,拳頭猛的緊握。最後攜帶著體內最後所剩余的全部斗氣,對準若琳導師重轟而去。

    “八極崩!”

    隨著蕭炎心中響起的暴喝聲,拳頭之,青筋鼓動,略微有些深黃地斗氣,覆蓋拳頭,最後攜帶著尖銳的破風勁氣,狠狠的攻擊向若琳導師。

    蕭炎攻擊忽然的變強,讓得若琳導師眸中閃過一抹驚詫,玉手微旋,小巧的能量水旋浮現掌心,最後與蕭炎的拳頭,轟在了一起。

    “ !”

    一聲悶雷般地聲音,在空曠的廣場炸響,惹得眾人側目不已。

    交接的拳掌持續了瞬間,若琳導師輕飄飄的退後了幾步,滿臉笑意的望著蕭炎,輕笑道︰“看來你的假期,似乎兌現不了了啊。”

    身體劇烈的顫抖了幾下,蕭炎方才臉色有些發白的將勁力化解而去,低頭望著腳掌處,卻是發現,原來自己在不知不覺間,已經踩到了那被藍色長鞭所制造而出的水團之中……

    “難怪剛才任我如何攻擊她也不還手,原來是在誘惑我走進她所布置地陷阱…”回想起先前地一幕,蕭炎頓時明白了若琳導師的企圖,原來她是在想辦法將自己引以為傲地閃避速度給限制下來。

    “這女人,也不是省油的燈啊…”使勁的抬了抬腳,可以蕭炎此時的實力,又怎能脫離得了一名大斗師精心所布置的陷阱。

    “呵呵,蕭炎,一切都結束了哦,最後一回合!”

    笑盈盈的望著臉色急速變幻的蕭炎,若琳導師柔聲一笑,素手一探,藍色長鞭頓時纏繞在修長的玉臂之。

    手掌緊握著藍色長鞭把柄處的巨蛇口,若琳導師紅唇微掀,深藍色的強猛斗氣,猛然輸入進長鞭之中,旋即噴涌而出。

    龐大的藍色能量,猶如噴泉一般,在半空中翻騰不休,片刻後,竟然翻滾的凝聚成了足有三四米成的巨大水蛇,水蛇仰天一陣無聲咆哮,巨大的水滴,從其身體中砸落而下,將地面侵得濕透。

    咆哮之後,水蛇在若琳導師的控制下,帶著有些恐怖的威勢,鋪天蓋地的對著身形已經動彈不得的蕭炎撲砸而來。

    望著那盤旋半空的巨大水蛇,圍觀的眾人,頓時失聲發出驚呼。

    “玄階中級斗技︰水曼陀羅?”

    “天啊,導師竟然把這招都施展了出來,看來蕭炎那小家伙,這次要受不小的苦了。”雪妮驚嘆的搖了搖頭,旋即對著那被定在原地動彈不得的蕭炎投去同情的目光。

    “導師這是在給那家伙下馬威呢,以他那桀驁不遜的性子,若是不好好震懾一番的話,恐怕以後導師還真的有些難以管教。”蕭玉無奈的嘆道,她倒是一眼看出了若琳導師的目的。

    雖然若琳導師使用出了玄階中級斗技,不過蕭玉並未太過擔心,她知道,若琳導師並不會真的傷到蕭炎,不然,以她的實力施展“水曼陀羅”,又豈會只有這點聲勢?

    當初在學院,蕭玉曾經有幸看見過若琳導師全力使用過“水曼陀羅”,當時斗氣所凝聚而出的水蛇,可足足有七八米長,遠非此時這縮小版本可比。

    冷眼望著陷入困境的蕭炎,羅布嘴角挑起幸災樂禍的冷笑,心中惡狠狠的詛咒他最好喪命在若琳導師這記攻擊之下。

    場中,巨大的水蛇,對著蕭炎俯沖而下,巨大的風壓,將蕭炎的衣衫壓迫得緊緊的貼在身體表面。

    頭頂傳來的強大勁氣,讓得蕭炎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大斗師實力果然恐怖,現在的她,恐怕連一半的實力都未展現而出,而自己,卻已經是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緩緩的抬起頭,蕭炎望著那在夕陽的余輝下,顯得有些猙獰的巨大水蛇,眼眸逐漸閉,嘴中苦笑著輕聲道︰“唉,藥老,出手,大斗師,的確遠非此時的我能抗衡。”

    “嘿嘿,小家伙,終于知道你現在的實力,在真正強者眼中,其實什麼都不是了?強者的路,你還才剛剛踏出第一步而已!”淡淡的蒼老聲音,在蕭炎心中緩緩響起。

    “的確很強。”

    蕭炎點了點頭,拳頭猛然緊握,微眯的目光透過透明的水蛇,盯著遠處那笑盈盈的溫柔美人︰“不過我相信,日後,我會變得比她更強!”

    “轟!”

    巨大的水蛇,終于臨至頭頂,最後狠狠的轟在了蕭炎身體之,頓時,大地為之一顫,水花沖天而起。

    望著那幾乎被水幕遮掩視線的所在,若琳導師微微一笑,按照她所掌控的力度,這次的攻擊,足以讓蕭炎昏迷過去。

    “玉兒,將他抬出來,在水中長久侵身子,對身子不…”若琳導師偏過頭,對著蕭玉柔聲說道,然而話還未說完,俏臉驟然一變,緩緩的回轉過頭,美眸緊緊的盯在那水氣彌漫的場中。淡淡的霧氣,彌漫著小片廣場,輕輕的腳步聲,忽然在水霧中響起,少年欣長的身影,緩緩行出,最後頓在廣場中,望了望對面若琳導師那震驚的臉色,少年捎了捎頭,含笑道︰“若琳導師,抱歉,看來,這一年假期,似乎跑不掉了…”

    看著那滿臉笑意的站在水霧之中的少年,眾人臉龐,一片震驚!

    求點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