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二十四章 鋌而走險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街頭上的路燈,照亮著街道,被遺棄的汽車,任由它們擺在街道上。

    偶爾間,可以見到一二只形態怪異的凶獸在街道上經過,然後又消失在一些小區樓房、小巷子里。除了凶獸不時傳來的聲音外,整個城市死一般的寂靜。行走在城市的街道上,一股極為危險的氣息,一直會環繞著你。

    周立明已經適應了自己身體上的變化,有著初步了解的他,如同一只靈猴在一排排的樓頂上飛奔跳躍。踫上有著街道隔開樓房時,周立明根本就沒有在乎,一個沖刺然後就是高高跳躍而起,跳躍出二三十米外,“ ”地一聲,落在對面的樓頂上。

    在海曙區生活了十幾年的周立明,對這一帶自然是熟悉,以這種速度在奔跑,不久就回到了孤兒院的位置。

    站在不遠的樓頂上遠眺,孤兒院里面一片狼狽,在自己最喜歡的小樹林邊上,幾只體形像豹子的凶獸正在湖邊上嘻戲,看它們閃電一樣的速度,一會兒東一會兒西,特別是在樹木間的彈跳折射,速度連周立明也心顫,幾乎捕捉不到它們的軌跡。

    目睹這一幕,周立明原本想回去收拾一點對自己有紀念意義物品的念頭,也只能是放棄。

    孤兒院相隔的一條街上,就有一家沃爾瑪超市,里面的東西應有盡有。但周立明目前的目標並不是超市,而是超市旁邊的天虹商場。天虹商場的經營範圍,除了超市與沃爾瑪有所沖突外,其他的經營理念與沃爾瑪不同,兩者在一起,並不會形成激烈的競爭關系。

    周立明的想法很簡單,食物輕,而且佔用面積會比較大,留到後面再取,現在先解決錢的問題。

    天虹商場周立明進去過,一樓裝潢豪華,一個個高檔品牌在這里面都有著櫃台。特別是珠寶區里,能夠數得上名的珠寶品牌,都在這里設立了櫃台。每每周立明透過玻璃窗向珠寶區里眺望的時候,總會見到一片片黃燦燦的,讓人嘆為觀止。

    現在周立明有些明白,為什麼會有人看上孤兒院這一塊地皮了,就憑漸漸形成的商業圈,前景已經可以看得到了。

    周立明靈敏地由高樓上下到街道上,來到天虹商場外,路燈將周立明的影子拉得老長。天虹商場超市部的營業時間是早上六點半開始,但像櫃台部,則是九點才會營業。凶獸降臨的時候,是早上七點左右,櫃台部的營業員們還沒有到達商場上。

    望著鐵卷門關閉著的一樓櫃台區,周立明的心激烈地跳動著。

    周立明沒有辦法理解自己此時的心情是怎麼樣的,有些刺激,又有些愧疚,更多的是一種做賊的心虛感。

    “哈哈,我害怕什麼,警察難道現在還會來抓我不成?整個城市的東西,全是被人丟棄的,我只不過是撿到的而已。”周立明突然間有一種啞然失笑的感覺,現在都什麼時候了,自己竟然還畏首畏尾。

    商場的門大開著,里面有些凌亂,可以想象到當時員工們驚恐地逃出來的情景。

    站在鐵卷門前,周立明望著鐵將軍,深吸了一口氣,骨刺揮過,這些鐵皮門應聲被堅硬的骨刺給劃破,發出刺耳的金屬摩擦聲。

    “嗚嗚”的警報聲在周立明劃破鐵皮門的時候,猛地響了起來。這陣令人心驚膽跳的警報聲,劃破了城市寧靜的夜空,讓周立明的動作一僵,變得目瞪口呆。

    “**!”

    周立明爆出一聲粗口話,一陣手忙腳亂,他沒有料到這里竟然安裝有警報器,而且還是這種類似于空襲的警報聲。現在整個城市都一片安寧,周立明無法想象,這一陣警報聲會傳出多遠,有多少凶獸听到。

    驚慌的周立明,原本想直接逃走的,可是借著街道上的燈光,可以見到里面櫃台上擺放著的眾多金燦燦的戒指項鏈等手飾。

    活了這麼久,身上最多錢也就只有幾百塊的周立明,如何能夠經受得起這種誘惑?他吞了吞口水,發出一聲吼叫︰“鳥為食亡,人為財死,拼了!”他沒有顧忌之下,猛地提起腳,對著這鐵卷門就是一腳。

    恐怖的力量,將整扇鐵卷門硬扯裂飛出去,與里面的玻璃櫃台踫撞在一起,玻璃碎裂的“嘩啦”聲響成一片。

    周立明沖了進去,在櫃台後的存儲台里翻找出一條堅實的編織袋,骨刺掃過櫃台上的玻璃,像豆腐渣一樣破碎。

    編織袋一拉長,已經化成爪子狀的手,將玻璃碎和里面的戒指手飾全給撥到編織袋里。像這種面向平民的珠寶手飾並不想昂貴,一個普通的戒指,從幾百到幾千塊不等。可是架不住量大,單是六福珠寶就有上千只戒指,數百條項鏈,和一些其他的手飾品。

    等到掃了五六個櫃台,編織袋里差不多被裝滿。

    單從市場價值來衡量這一編織袋里面的價值,恐怕在數百萬之間。但周立明深深明白一點,盛世古董,亂世黃金。黃金的價值,世界越是陷入到動蕩中,它上升的空間也就會越來越大。到時候數百萬的黃金,可能會變成數千萬也並無可能。

    周立明的動作很快,等到編織袋一滿,也顧不得其他散落的,提起來,匆匆就是離開商場。

    其實論起來,真正有價值的珠寶,還是位于市中心地帶的幾家珠寶城,里面每一件手飾價值都是萬元起步。像本地電視上播出過的張氏珠寶店,他們的鎮店項鏈,價值就達到了七百八十八萬,價值遠遠要大于自己手中的整條編織袋。

    但市中心正是凶獸最為肆意的地方,人為財死是不錯,但明知道就是死也不可能獲利財物的時候還去,就不僅僅是蠢這麼簡單了,而是一種送死的行為。周立明可不認為自己能夠在里面全身而退,有些東西,並不是自己現在能拿得到的。

    商場外,數量最多,遍布在城市各個角落的多足蟲獸有數十只听到異響出現在商場門前,發出一連串的“嘰嘰”聲。

    像這些多足蟲獸,也就能威脅普通人而已,對周立明來說,殺了它們,只比殺死只蟑螂要困難一些。

    然而……僅僅是多足蟲獸,周立明並不會感覺到什麼。在街道的不遠處,六只尾巴像蠍子尾的凶獸正向著商場爬行過來,它們的身體和穿山甲類似,只是尾巴細長尖銳,並且高高地翹起,像一根天線。

    讓人不安的是,高高翹起的尾巴頂端,有節奏地閃爍出現著一條條的紫色電弧光,發出“ 里啪啦”的聲音。

    (今早停電,抱歉!求一下推薦票,晚上還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