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三十七章 飛漲的物價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六月的天,太陽很大,特別是到了午後,大地被烤焦了一樣。

    車斗上用塑料布給蓋著,但炎熱還是透過塑料布,讓人難以忍受。只是在車斗里小睡了一會兒,就沒有人能夠睡得下去。孩子們不斷地叫著熱,樣子是受不了了。休息對現在的周立明來說,意義不大,他跳下車斗,張望了一下,能夠乘涼的地方,全被人們佔據著,早就沒有空余的地方了。

    公路兩邊全是停靠著的汽車,重卡被包圍在汽車中間,已經沒有了退路。

    周立明悶不出聲,打開駕駛室爬了進去,很快又出來,將駕駛室的車門給關上,對著吐舌頭喘氣的安小薇說道︰“看好孩子們,我去找個乘涼的地方。”安小薇點點頭,有氣無力地說道︰“知道了,早些回來。”

    整個雙橋鎮不算小,但也架不住四面八方涌到的人數,處處被佔滿。

    “讓開,讓開,擋著門了。”

    這種現象,在小鎮里處處出現,居住在這里的人,每每要出行的時候,總需要喊叫,讓呆在大門口的人讓開。能夠乘涼的地方,全都是坐滿了人,他們根本不管主人是怎麼想的,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感覺。

    事實上,小鎮居民能怎麼樣?全都是關閉著門,除了必要的外出,全都是呆在家里。現在的世界,已經動亂起來,誰也不知道外面這越來越多的人,會出什麼亂子。至于好心收留,根本無比談起,十幾萬聚集在這里的人,你能讓幾個到你家里來暫住?

    小鎮上人去樓空的不在少數,但是不斷巡邏而過的士兵小隊,想破門而入的人,也只能是收起心思。

    周立明走了一圈,所看到的,全都是精神低落的人們,一些失去了親人的,還在輕聲抽泣著。破口大罵的人,處處可見,他們不停地咒罵著這個世界,咒罵著一切他們認為不公的人與事。但更多的,還是相對沉默在呆著,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東西。

    按照周立明的想法,自己完全可以用錢來敲開小鎮居民的大門,讓他們租幾個房間給自己。

    可是敲了幾次門,里面倒是有人,但全都是警惕地問明了周立明的身份,然後就不再理睬。好不容易有一戶人肯開門,但是當周立明提出這個要求時,直接被距離了。哪怕周立明從口袋里抓出一把黃金手飾,也沒有打動對方。

    “怎麼現在的人都不愛錢了?”

    手中的黃金手飾少說也值上萬塊,但是周立明想不通,對方的眼神只是微微一亮,然後卻果斷地拒絕了。他怎麼會知道,這十余年來每一個沿海家庭都富裕起來了,就拿小鎮上來說,有百來萬身價的人海了去,幾十萬的人都不好意思說出來。這種情況下,又是擔心自己的安危,誰會看得起周立明區區價值上萬塊的小手飾?

    幾次踫壁之後,周立明也只好絕了這個念頭。

    在這里被封鎖線攔下來的人,很多都是得到消息,被提醒攜帶足夠食物出來的人。所以饑餓並不是這里的主題曲,驚恐不安與急躁,才是人們最好的寫照。盡管很多人不缺食物和水,但軍方還是在午後提供了一頓中午飯,兩個大饅頭和一份咸菜白粥。

    有著士兵維持著秩序,並沒有發生在河姆渡鎮上的一幕,人們有秩序地排著隊,在一個個提供點領取。

    根據軍方的傳達的消息,這里將每日提供兩頓,分別是在中午和晚上。水這里是不缺的,自來水供應上並沒有癱瘓,包括電力等等。

    周立明準備的食物很充足,至少一個星期不需要為糧食擔心,所以也沒有必要去排大半個小時的隊,來領取這一份中餐。

    “媽的,攔著我們,卻讓浙a市還有浙g市的人撤離,難道我們的命就不是命。”

    一棵樹蔭下,幾名男子坐在下面,拿著樹葉不斷地給自己扇著風。他們間的對話並不出奇,可是周立明還是心里一動,走到他們的旁邊,然後找了一塊石頭坐了下去。缺少外界消息的周立明,又沒有什麼其他城市的朋友親人,消息來源非常有限。

    說話的是一個白白淨淨的中年人,四十多歲,一個啤酒肚讓他顯得很富貴氣,他正玩弄著手機,說道︰“剛剛我在浙g市的表弟說了,他們已經在撤離,撤離的目的地是皖j市,也就是說,我們浙省被放棄了,真是混蛋,老子的事業全在浙省上,以後可怎麼辦?”

    另外一個高高瘦瘦的男人發出一陣自嘲的笑聲,說道︰“老陳,你他-媽的算好了,還有幾千萬的現金款存,老子一個月前才標下龍頭山下的一塊地皮,還欠著銀行幾千萬,一個兒子也沒有在身上。知道現在後方城市的物價是怎麼樣的嗎?”

    其他幾個人好奇地搖著頭,盡管他們的消息靈通,但並沒有考慮到這個。

    “一公斤大米,越靠近沿海的城市,也就越貴,物價足足上漲了20倍,而且還在繼續漲著。”瘦高男子頓了一下,說道︰“一個個加油站已經停止營業了,失去了沿海地區和海洋,燃油無法進口,以後還不知道燃油的價格,會漲到什麼樣的天價,有可能燃油只會提供給軍方使用,真是活見鬼了。”

    “我的車燃油還能跑個百來公里,怎麼辦?”

    “我的也差不多了,也就百把公里。逃的時候太匆忙了,真是太大意了,現在上哪兒弄燃油去?”

    “你們還好,我的再不加油,就成一堆廢鐵了。”

    “我的車是6.0的,媽的,這下慘了!”

    一個個人紛紛是唉聲嘆氣起來,然後又提到後方的城市,房價更是坐上了火箭,從幾千塊,直接沖到了幾萬塊甚至是十幾萬一平方米,而且還遠遠沒有辦法滿足人們的需求,有價無市。這就意味著,錢不斷地在縮水,幾百萬甚至很難買到一套房子。

    更可怕的是,按照這個勢頭,恐怕還會繼續上漲。

    消息靈通的人,自然是變得無比的憂愁,根本不知道以後怎麼辦,就算自己能夠逃出凶獸肆意的沿海地區,但面對失去了事業,物價又幾十倍地漲的局勢,還怎麼能夠生活下去。

    數億人涌進這些城市里,造成的各方面沖擊太大了。

    國家正忙于調兵遣將構建防線,又怎麼有心力抽調人力來管物價的飛漲?一個個奸商們,正是看到這個,大肆地提高著物價,幾乎是一天幾個樣,大發著災難財。卻不知道,他們在大肆抬高物價的同時,他們的資產也會在縮水,所帶來的影響,不僅僅是這樣,它會讓整個社會變得動蕩,埋下一個個致命的隱患。

    很多人都意識到這個問題,也想到過這個隱患,但是在當前的局勢下,誰也沒有辦法阻止這一切。

    周立明當然也想不到這麼遠,他听完這幾人的對話,頓時如墮冰窟,因為他發現,自己價值數百萬的手飾,竟然連一套小房子也買不起,所謂之前自己所想象的買一套房子,讓身邊的人有地方可住的想法,是如此的可笑。

    連一公斤大米都上漲到二三百塊的情況下,能夠保證身邊的人能有一口飯吃,已經不錯了,還指望買套房?

    周立明突然發現,自己其實是有著幾百萬的窮人,可能勉強能夠讓自己掙扎在溫飽線上而已。

    不要奢望物價會降下來,隨著沿海地區的淪陷,工業城市的失去控制,人口的集中化,田地可耕種面積減少,還會迫使物價繼續走高。而且時間拖得越久,情況會更加惡劣,可能最終導致的,就是錢將不再是錢,甚至rmb將成為一張廢紙。

    紙幣將會在災難中重新洗牌,漸漸被新的紙幣機制給替代。

    (第三更求推薦票,感謝zuoshi的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