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四十九章 高燒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晚餐的時候,並不需要人們去排隊領取飯菜,為了避免造成混亂,而是由汽車將一份份準備好的飯盒,按區與區間的帳篷排列來進行發放。餐車緩慢地行駛而過,不停地將飯盒給發放。

    吃過晚飯,掛在帳篷上的小燈泡發出柔弱的光芒,將這里照亮。

    公共衛浴的一排排隔開的帳篷前,更是萬人空港,經歷了一個炎熱的白天,呆在帳篷里的人,全都是一身臭汗。火辣的太陽,照在帳篷上,烤得里面的人皮膚黝黑中透著一抹抹紅暈。對于幾乎每天都要洗澡的沿海人來說,渾身粘稠稠的,不洗一個澡,會讓人難受到發狂。

    在帳篷里烤了半天的周立明十幾人,又是經歷了一個多星期的逃亡,一身的臭味,連本人都忍不住有休克的感覺,更何況是其他人?如果不是其他人大多如此,恐怕周立明他們擁有城牆一樣厚的臉皮,也要羞愧到無地自容。

    擠在公共衛浴的隊伍里,沒有人知道何時才會輪到自己,在一片片的哀聲怨道中,往往有很多人選擇了離開。

    公共衛浴僅僅是一個巨大的難民營上的小小縮影,龐大的逃難人數,讓這里擁擠不堪,而且限制政策的出現,讓逃亡到這里人,只能是呆在難民營地上。與難民營只有一牆之隔的城區,成為了不可逾越的溝壑。

    但這些對于周立明來說,卻不是最糟糕的事情。

    十天的逃亡生涯,悲喜交加,體弱的孩子們和周院長能夠支撐到現在,全依靠的是一種死亡壓迫下的救生精神**。可是在抵達這里之後,放松下來的她們,十天來積累下來的疲憊與精神消耗,終于是將她們給擊倒,發起了高燒。

    “該死的,醫生什麼時候會到?”

    焦急的周立明,在帳篷前的門口不斷地來回走動著。里面的安小薇,正用濕布給周院長還有連同著的四名小弟小妹敷著額頭,十天里沒有清洗過個人衛生,頭發粘成一團,衣服滿了污漬,哪兒還有當初見面時給周立明的美感沖擊?

    安小薇用手放到周院長的額頭上,發燙的感覺,讓她同樣是有些不安,“立明,院長的溫度估計在39度以上。”

    周立明走了進來,摸了摸院長和小弟小妹們的額頭,眉頭擰成一團,說道︰“這樣等下去不是辦法,誰知道醫生什麼時候來?”

    “可是……”安小薇指了指帳篷外面擁擠著的人群,“可是我們沒有辦法送院長她們去。”

    周立明就算有通天本領,也只有一個人,如果只是院長一人還好說,可是偏偏還有四個小弟小妹,在這擁有的人群里,如何送得到處于難民營邊緣上的醫療站上?早前是通知了醫生,可是面對醫療站上排起來的一條條巨大長龍,醫生過來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帶……帶孩子們先……先走……”

    “有院長在,不會……不會有事的。”

    “立明,不要管我,不要管我……”

    持續的高燒,讓周院長說起胡話來,有些干裂的嘴巴,不時輕微擺動著頭,陷入到昏迷的狀態,高燒已經不止安小薇所猜測的39度。

    听到周院長的胡話,還有孩子們不時發出來的囈語聲,讓周立明突然間感覺到一種無力感。見到院長她們痛苦的樣子,周立明死死地捏著拳頭,讓他有一種要替院長她們受罪的想法。

    “小薇,不能等下去了。”周立明一咬牙,扶起周院長,就是背到自己的身上,“我們去找醫生,你帶著小吉小麗他們兩個,鄭樂,你扶著小華,小朵我來抱著。藝沁,你留下來照看著其他小弟小妹們,什麼地方也不能去,安心在這里呆著等我們回來,听明白了沒有?”

    許藝沁年紀只有十歲,心智有些早熟,她當然知道現在的世界是怎麼回事,在听到周立明的話,點著頭。

    鄭樂在男孩子中,就配他的個頭最大,所以扶著小華的重任,就落在了他的身上。他吃力地扶起小華,將他的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輕聲說道︰“華仔,堅強點,我們不是說過嗎,我們是男子漢大丈夫。”

    小華強笑了一下,但是高燒幾乎抽空了他的力氣,只能是軟軟靠在鄭樂的身上。

    周立明背著周院長,左手還要抱著年紀最小的小朵,說道︰“一會兒你們跟緊我了。”他走出帳篷,望著在走道上不同目的的人們,在安小薇一左一右扶著小吉小麗跟出來後,直接就是沖進到人群里。

    右手伸出,將擋在前面的人全給扯開,然後就是擠了過去,努力保持著有間隙給安小薇和鄭樂帶著人跟上。

    難民營地里當然也有醫生,但短時間內調過來的只是上百名醫生而已,分散到擁有已經超過百萬難民的皖j市來說,不過是杯水車薪。十幾天的逃亡,個人衛生的不注重,還有沿途在饑餓下所吃的生冷雜食……一系列原因之下,在抵達皖j市後,精神的松懈,生病是再正常不過了。

    一排上百余個小帳篷里,一臉病態的人們,排起了長長的隊伍,幾乎是望不到頭。

    周立明好不容易帶著安小薇他們用一個小時沖到這里,可是望著這些長龍,頓時傻眼了。按照這個狀況,三五個小時內,根本就不用指望能夠看上病。現在都已近晚上七點,夜幕降臨下,和周立明一樣焦慮的人佔了大多數。

    走到這里,安小薇和鄭樂早就體力透支了,但依然咬牙堅持著。

    想到院長她們的高燒不像其他的病可以緩一緩,周立明望著長長的隊伍,最終還是選擇了插隊的形式,直接就是向著隊伍間的間隙里面走。後面的安小薇和鄭樂也沒有猶豫,同樣是跟了上去。

    排著隊的人,一見到有人竟然想插隊,頓時不干了,一個個在哪兒叫嚷著,也有一些急的人,直接就是脫離隊伍,跟著周立明的後面。兩條隊伍,片刻就變得混亂,連旁邊的隊伍,也受到了插隊的影響。

    一直維持著醫療站秩序的士兵,一見到騷亂,將掛在胸膛上的哨子猛個吹起來,快速向這邊奔跑過來。

    “醫生,醫生……”周立明動作很快,沖到醫療站架設給醫生的一個個就診帳篷。

    看病的中年禿頭醫生只是淡淡掃了一眼周立明,說道︰“排隊。”

    “醫生,她高燒已經陷入到昏迷狀態,求求你先給她看看行嗎?”周立明將小朵放下,又是讓安小薇將周院長扶下自己的背上,將陷入到昏迷的院長擠到醫生桌子的面前。

    後面早就混亂成一團了,特別是正準備輪到的十幾個病者,更是叫罵起來。

    禿頭醫生累了一天,又是被調到這種鬼地方來,早就心情不爽到了極點,見到周立明沒有听他的話,反而是死命地將人推過來,猛地一拍桌面,吼道︰“我讓你去排隊,你們耳朵有問題嗎?”

    “可是……可是她……”

    周立明的話還沒有說完,禿頭醫生已經是不耐煩了,指著外面混亂和還堅持繼續排隊的人們,“高燒怎麼了?比她嚴重的多的是,人人像你這樣插隊,我們還怎麼給病人看病?”他揮著手,“排隊排隊!”

    誠然這禿頭醫生的態度很可恨,可是周立明焦慮捏起來的拳頭,卻怎麼也打不出去。

    是的,對方說的不錯,因為得不到救治而排隊過程中倒下的人,比比皆是。排著長龍的人們,發高燒佔了80%的比例,比周院長更嚴重的,顯然還大有人在。自己這麼插隊,確實是不太合適,可是院長現在隨時都有可能會被高燒給燒死的生命危險……

    記憶中院長可是自己最親的人之一,甚至可以說是唯一的親人。

    你無法想象,那一種親人生命在流逝,而自己卻沒有一絲辦法的情緒是什麼,讓人無奈,又讓人憤怒。

    一邊是秩序與道德,一邊卻是垂危的院長。

    “立明,快跑,快跑,院長來擋著它們。”

    周院長的沙啞的囈語傳來,讓左右不定的周立明,如同受到刺激的野獸。

    院長連死都想保護自己這些人先逃,現在她隨時可能失去生命的情況下,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院長在自己的眼前死掉。

    捏著的拳頭青筋根根冒起,毫無征兆地單手將禿頭醫生給拎舉起來,吼道︰“老子不管你什麼狗屁秩序,也不管其他人的死活,更不管**的願不願意,馬上給她看病,否則我***殺了你。”

    (聚會結束回到家了,時間匆忙,今天還是只有一章,明天將更新3-5更,爆發謝謝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