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現狀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第一百零六章現狀

    戰隊備的機動車,除了三架直升飛機外,清一色是摩托車跑車為主。

    湘a市可是湘省的省會,盡管禁止了摩托車的行駛,但私底下的摩托跑車卻多不勝數。提供給x戰隊使用的摩托跑車,就是從一下摩托跑車俱樂部里找到的,全都是世界有名的摩托跑車。也正好合適x戰隊的機動性要求,呂光榮大手一揮,就全部移交給了x戰隊使用。

    分配給周立明的,是一輛灰色的寶馬k12而和自己配組的黃大壯,則是寶馬k13。

    從外觀上來2還要略為比k13剛揚,是周立明喜歡的類型。以前在街道上見到這類摩托車呼嘯而過的咆哮聲,總是充滿了渴望,它們就是摩托車中的跑車,地位和汽車中的跑車一樣,充滿著誘惑力。只是一輛摩托車就售價幾十萬,對于普通家庭來說,是遠超想象的。

    十五個組的出動,覆蓋了整個湘a市的城市和周邊城鎮村落。

    離開黃花鎮,街道上空蕩蕩的。由于湘a市一直處于國家的手中,沒有受到過凶獸的沖擊,相對當初人類的撤離,就有秩序得多,沒有產生混亂,也就沒有像其他城市一樣,遺棄的汽車塞滿了大街小巷。甚至整個湘a市撤離的人口,只有三分之一。而加上逃亡到這里的人們,事實上湘a市的人口不減反增,達到了一千三百萬左右,幾乎激增了一倍。

    湘a市的東面,是處于軍事禁區,所以黃花鎮通向湘a市的這幾公里公路上,很空蕩蕩。

    黃大壯一擰油門3發出巨大的咆哮,憨笑著說道︰“試試?”

    周立明也是來了興趣,一點頭,同樣是一擰油門2發出一聲巨大的咆哮後沖了出去,在幾秒間就加速到了一百多公里。兩輛摩托車如同箭一樣,在公路上呼嘯而過,發動機那讓人熱血沸騰的轟鳴,響徹公路兩邊。

    幾公里,給周立明的感覺,甚至只是才加點油門,就已經走到了盡頭。

    公路上設立有一個關卡,是由鋼筋混凝土修建出來的,上面不但有著數挺重機槍,還有著狙擊手駐守。幾輛軍用卡車和兩輛吉普停在關卡上,可以看到巡邏著的士兵小隊。像這種小關卡,整個湘a市有很多,全都是布置在通向東面的各個路口。

    黃大壯的軍餃是上校,周立是則是中校,毫無疑問,對于這個關卡的少尉排長來說,絕對絕對中的上司了。

    認真地檢查了一下兩人的證件,在確認沒有問題之後,少尉排長直接讓士兵打開關卡放行。上面早就下達了通知,會有一支特殊部隊駐守負責著巡邏,處理著特殊的事件。檢查證件,不過是一種程序問題而已。

    望著兩輛牛氣沖天的寶馬摩托跑車轟隆隆地離開,這名少尉搖搖頭,有些不服氣地說道︰“和我們也沒什麼不同,怎麼待遇就差別這麼大呢?難道他們長著三個胳膊四條腿?”他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一群太-子黨軍,到前線來鍍金吧?”想到凶獸的厲害,他笑了起來,估計到時候這些太-子黨軍們見識到之後,會哭爹喊娘地滾回到後方吧?

    少尉見到其他的士兵都是羨慕地盯著遠去的摩托車,頓時笑了起來︰“看什麼看什麼,現在這些玩意兒都不值錢,改天給你們弄一輛。”

    士兵們全都是轟笑起來,“排長,你就吹吧,就算滿大街都是這些,也不見得輪到我們吧?”然後又是笑著回到崗位上。在這種局勢下,敵人又不是人類,所以沒有必要像以前一樣嚴肅。凶獸們的出現,很少有隱藏的,全都是橫沖直撞地出現。

    過了關卡後不到一百米,就屬于湘a市的郊區,可以看到街道上有著行人。

    街頭街尾幾乎看不到汽車,燃油的停止供應,除了少數的有錢勢人和有門道的人之外,幾乎不用指望現在能夠買到燃油了。街道上出現的車輛,一般都是政府機構的用車,也只有這些部門才會有燃油分配指標。

    停在街道口上,黃大壯拿出通信器,上面有gps導航功能,在獲取湘a市的衛星地圖之後,查看了一下,說道︰“我們到市中心去玩玩,巡邏和出來逛街差不多,有事的時候再去處理就好了。”

    東面有著防御陣線,大量的部隊駐守著,更遠的地方又有衛星監測著,凶獸只要一出現,馬上就會發現。真正讓人煩惱的,還是小股凶獸,它們總是一只或者幾只闖進到陣線內,肆意地破壞一翻,然後一些強悍的,竟然毫發無傷地揚長而去。

    可以城市這一帶,普通的治安有著警察們,只有特殊事件,才會由x戰隊出動,這種需要到x戰隊出動的事情,一天也未必能夠踫上一件。經驗老道的黃大壯,自然是明白這些,才會將巡邏的任務當成逛街。

    周立明也是來了興趣,他的內心畢竟還是個剛成年的人,說道︰“好”

    盡管是處于凶獸時代之下,可是城市里的運營還是漸漸恢復了正常,很多商店都開門營業,也有小販推著車子在街道上來回游動著。現在的他們,再也不用擔心神級部門來打擾到他們的小生意。

    市中處處都是高聳入雲的高樓大廈,一條條商業街上的人流雖然沒有昔日的擁擠喧囂,但還是可以看到不少的人在這里逛街。物質的饋乏,導致了物價飛漲,前來逛街的人,真正購物的卻不多,營業的商鋪顯得有些冷清。

    兩輛轟鳴的寶馬摩托車,在街道上行駛,還是吸引了無數人眼光的。

    能夠在街道上行駛的汽車,一切需要到燃油的車輛,如今才是真正代表著身份和權勢。以前滿大街都是汽車的時候,無論是寶馬還是奔馳,都成了大眾貨,很難吸引到人們的驚嘆眼光了,除了跑車外,根本沒有辦法彰顯身份和地位。

    可是現在不同,你有幾百上千萬身價,但你未必能夠買得到燃油。在空蕩蕩的街道里,唯獨你有燃油開著車,才能代表一切。

    湘a市里人口激增了一倍,達到一千三百萬,給城市造成的擁擠,還是很大的。給周立明最多感觸的,就是人多,街道上的綠化樹下,很多人無所事事地呆在下面乘涼。失去了家園,失去了事業的他們,只能是接受政府的安置,在沒有工作之下,整天逛蕩,就成了他們的樂趣。

    巨量的糧食儲備,讓湘a市並沒有像印度一樣,人們果不腹食,有著政府的最低糧食保障,讓他們不用擔心會餓死。

    但是人的**是沒有辦法滿足的,有些人固然是滿足于現狀,能夠不餓死就行了。可是有些人,他們則不滿足于每天兩頓干飯和一二根沒有油的青菜,或者一小塊咸菜。不免地,遵守法紀的人就會努力找工作,尋求能夠賺錢的路子。而一些心態發生改變的人,開始走了另外一條不同的罪惡之路。

    “站住,站住,再不站住要開槍了”

    當周立明和黃大壯剛抵達市中心的時候,耳朵里就傳來了這樣的吼叫聲,兩名警察正揮舞著警棍,在追趕著一名狂奔中的男子。

    周立明停下車,望著飛奔在人流里如同泥鰍一樣的男子,他的手上拿著一個包,奮力地分開擋在他前面的人。後面的兩名警察身體有些發福,只是一會兒,就被這名男子拉開了距離,在丟失之後,彎著腰扶著膝蓋喘著氣。

    雖然其中一名警察拔出了槍,可是在這人流如此密集的地方,根本不可能開槍,這也就是剛剛這名男子敢漠視開槍警告的原因了。

    “我們要不要去幫忙?”周立明瞄了一眼人群中還沒有完全消失的男子,看得出來,對方應該是搶了某人的包,勉強可以歸類到小偷一類吧。看到兩名警察的表現,周立明除了搖頭,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黃大壯笑著搖搖頭,說道︰“讓他們折騰吧,如果連這樣的破事我們也出手,也太掉身份了吧?連這我們也管,我看整個城市的警察可以下崗了,要他們又有什麼用?像這樣的事情,城市里每時每刻都在上演,只要不是太嚴重的,就交給警方吧、”

    周立明一想也是,連這樣的芝麻小事也要管,還不將自己給累死?

    像這種事情,絕對不是偶然的情況,擁有龐大人口的城市,龍蛇混雜,什麼事情都會發生。政府雖然一再控制,但缺少的警務力量,又如何能夠控制?駐守部隊只負責著防御凶獸的出現,像這些城市的內務,根本不是他們所關心的。

    龐大的人口激增,管理上的無力,必定導致很多事情無法控制。街頭上過多無所事事的人們,短期內還不會怎麼樣,可是並不是長久之計,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會產生各種各樣的情緒,混亂就再所難免了。

    苦笑地搖了搖頭,這些事情,還是讓政府的頭腦們去頭痛吧,周立明一擰油門,跟上前面的黃大壯。

    第二眼楮長時間對著電腦已經有些浮腫的份上,投我月票吧,一天坐前碼十二三個小時的字,真的很難熬。你們的訂閱和月票,就成了唯一的動力了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