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快意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第一百三十七章意

    “啊”

    慘叫陡然響了起來,擋在周立膽面前的一名超級戰士,他同樣是飛龍獸的基因。但連正牌飛龍獸前來,也只有被周立明轟殺的份,他的鱗甲,在骨刺的面前,被攪成了肉醬。

    詭秘的一面,這名超級戰士,可以清楚看到自己的整個下半身,像是被刀輪削過一樣,一點一點地被削掉,直到整個下半身消失掉。看似慢,可是其實只是一瞬間的事情。直到此刻,這名超級戰士才反應過來,他驚恐地想掙扎,可是抽掉的力氣,讓他連翅膀也沒有辦法拍動,瞪著巨大的眼楮,嘴巴里發出無意識的聲音,向著地面墮落。

    飛揚的肉醬,濺到四周其他人的身上,帶著一絲的熱氣,只是轉眼又變得冰冷。

    恐怖的旋轉,一連將好幾個擋在面前的人給撕碎,化成一陣肉醬大雨後,圍著周立明的包圍圈,瞬間失去了意義。哪怕是擁有五級凶蓋基因的超級戰士,在周立明的眼里,依然是一個渣。人類對凶獸的等級概念,認識還是太淺了。

    別看只有五級和六級的差別,在數字上來說,只是一個等級而已。

    但是在凶獸的世界里,一個等級,實力卻是天與地的差別。也許人們還沒有經歷過六級凶獸的狂風暴雨,對它們認識還不深。但周立明很負責任地說,如果在粵b市的火焰鳥出現在陣線上的話,一個形態技能,整條陣線就會化成灰燼……

    哪麼,即將出現的第七等級凶獸呢?

    誰說電磁武器的出現,超級戰士就沒落了?

    不,並沒有沒落,而是他們還沒有真正發揮出超級戰士的戰斗力,更重要的是,他們還沒有突破到六級。在國家生物研究所里的壯漢,擁有的六級凶獸基因,原本將會向人類展示六級超級戰士的可怕的,但很可惜,他永遠沒有這個機會了,還沒有登上舞台,就倒在了周立明的手里。

    超級戰士最終形態是什麼,這個答案,似乎就是凶獸的答案,凶獸的極限在哪里,超級戰士的極限就在哪里。

    現在,周立明就為他們展現了超級戰士的精髓,無可敵擋的氣勢,周立明要讓他們知道,超級戰士的可怕之處,絕對不是電磁武器能夠比較。不要拿一堆機器來和擁有靈魂的超級戰士相比,也許電磁炮可怕,但它畢竟是死物。

    無數釋放出來的形態技能,在這個區域里上演了一場大型的煙花,它們追隨著周立明,但卻被周立明輕松地利用閃移給甩開了。

    失去了目標的形態技能,在楊帆驚恐的眼神中,轟向地面,轟向下方一幢幢的別墅。轟隆隆的聲音響了起來,光芒四射,能量在爆炸的瞬間,將就好幾幢別墅化成了灰燼,一個個巨大的大坑出現。

    像經歷了一場炮擊,下面一片狼籍……

    “周立明,我要殺了你”楊帆大吼著,他因為憤怒而整個人顫抖著,整個臉因為憤怒而扭曲著,他無法想象,剛剛被夷為平地的數幢別墅里,里面居住著的人……天殺的,現在才是大清晨,多少重要領導上層人物還沒有起來。楊帆已經不敢想象,後果是什麼了。

    周立明可不去理會誰是倒霉蛋,他在空中一個扭身,下一刻,已經是“ ”地一聲落到一處別墅的陽台上。

    剛剛一切的變化太快了,快到吃著早點的彭春華還沒有反應過來,他目瞪口呆地望著出現在陽台上的這個充滿殺氣的超級戰士,手里拿還揣著一杯牛奶。目睹剛剛驚天動地戰斗的他,對這些超級戰士,本能的生出一股寒意。

    望著這個中年人,穿著一套睡衣,眼楮里充滿了驚愕,還有絲絲惶恐。

    “你就是彭春華?”

    彭春華下意識地點了點頭,心里升起了一股非常不妙的感覺。

    “呵呵”周立明笑了起來,說道︰“半年前,你擔任過皖j市的陣線司令?”

    彭春華將牛奶放下,有些搞不明白對方為什麼這麼問,怎麼說也是高級將領,盡管心里害怕,可是表面卻沒有顯露出來,他盯著周立明,說道︰“是的,我是擔任過皖j市的陣線司令。”

    在短短的對話間,兩名超級戰士靠近,周立明臉色露出猙獰的一幕,一個轉身,還沒有見到他有什麼動作,可是已經是用骨刺穿透了這兩名超級戰士的胸膛,然後暴喝一聲,高舉過頭頂,重重地掄砸向地面。

    “砰砰”的兩聲,兩具超級戰士的尸體砸裂下面的花園小道,變成了兩個坑來。

    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周立明再一次回到陽台上。過快的速度,甚至只讓感覺不妙的彭春華才站起來,還沒有來得及轉身……

    “不急,我們還有些事情要好好談談。”

    周立明輕描淡寫間,給彭春華的壓力,是巨大的,他從來沒有想象過,會有人給他帶來這樣的壓力。哪怕是面對一號領導人,他也沒有這種感覺。他尷尬地坐回到椅子上,說道︰“我和你認識?”

    彭春華現在想破腦袋也不明白,自己的印象中,根本不認識不這一號人。

    還沒有等周立明回答,只見到他的右手臂像機械一樣組合,然後變成了一根炮管,根本不用向後看,只是將右手臂一甩向身後。一團光芒發射而出,然後天空中一名準備偷襲的超級戰士,連一聲慘叫也沒有,就被氣化掉。

    周立明將右手臂收回來,冷漠地說道︰“不,我和你並不認識,不知道在皖j市的時候,你逃命時,將一位老人和十幾個孩子趕下直升飛機時,你是什麼樣的感覺?或者說,根本就沒有感覺,甚至連這件事情也忘記了?”

    彭春華心里一緊,然後眉頭皺起來,他似乎真的將這件事情給忘記了。

    外面的楊帆,此時氣到直跳腳,但是偏偏又不敢沖上來,剛剛上前的三名超級戰士,只是眨眼就是一具尸體。恐怖的實力,遠遠不是現在的五級超級戰士能夠對付的。“不要使用形態技能,彭將軍還要里面。”

    這種明明看到敵人,卻不能出手的憋氣勁,讓楊帆抓狂,吼道︰“周立明,有種你出來,和我們堂堂正正地打一場。”

    周立明根本不理會外面又吼又叫的楊帆,而是冷笑地說道︰“是啊,你又怎麼會記得這些小人物呢。當然,你也不會知道,她們被人你給趕下直升飛機後,是如何喪生在凶獸的嘴巴里的,因為你已經逃走了,遠遠地離開了皖j市,回到了這個安全的大後方。”

    再遲鈍的人,也會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彭春華臉色變得蒼白,說道︰“她們……她們……”

    望著有些驚恐的彭春華,周立明笑了起來,說道︰“是的,她們就是我的親人,她們原本可以不死的,可以很好地生活著。可是因為你,她們全死了。你知不知道十幾個孩子,最大的不過是十一歲的才三四歲……”周立明幾乎是用吼的方式說出來︰“你個混蛋,他們還是一群孩子,是一群孩子。”

    猙獰的面孔,讓彭春華在吼叫中,坐立不穩,摔倒在地上,然後狼狽地掙扎起來,驚恐地說道︰“對不起,對不起……”

    “對不起?”周立明怒極而笑,“對不起有用嗎?對不起她們就可以活過來嗎?是不是我殺了你,然後對你說一聲對不起,就什麼事情也沒有了?哈哈……對不起,去他-媽-的對不起,我不需要對不起。”

    感覺到一股滔天殺意,彭春華剛剛的春風得意早就消失了,像是一個賭輸了的賭徒︰“是,是我命令士兵將她們給驅趕下來的,但又怎麼樣?”他陡然變得瘋狂起來,吼道︰“她們只是平民,死了就死了,但我不同,我是將軍,只有我們,才能夠帶領軍隊,繼續保護著更多的人,她們可以死,但我不能……”

    周立明的臉扭曲起來,望著彭春華,陡然欺身上去,像小雞一樣將他拎起來,吼道︰“去他-媽-的不能死,你他-媽-的真以為當了將軍,就高人一等?”周立明擰笑起來︰“周院長將我撫養成*人,你讓我拿什麼來回報她?你個混蛋,你個人渣,去他-媽-的優等論。”

    “噗”地一聲,掙扎著的彭春華,突然間眼楮睜得巨大,不敢相信地望著周立明,然後低頭望向自己的肚子處。

    一支骨刺刺進到肚子里,“嗡嗡”的聲響,將整個肚子攪個稀巴爛,因為震動而將一些血水給甩飛。恐怖的震蕩,幾乎將彭春華切成了兩半,只有腰間的一點皮肉相連著下肢,整個腹部成了一團肉醬。

    “你……你……你竟然敢殺我,我是高級將領,你……你會……會後悔的……”彭春華顫抖的手指,指著周立明,露出一片猙獰,然後頭一歪,頓時失去了所有的生機,致死還是將眼楮瞪得大大的。

    隨手將他的尸體一扔,砸落到別墅二樓的客廳里,周立明仰著頭,淚水從眼眶里流出來,默默地說道︰“院長,還有小弟小妹們,你們可以安心地去了,你們的仇,我已經幫你們報了,願你們的來生,能夠生活在平和幸福的家庭里。”

    然後周立明腰間猛地一擰身,如同炮彈一樣從陽台里沖天而起。

    第二更,四更連發,感謝大家的月票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