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 執法者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第一百七十三章執法者

    在周立明的想象中,哪怕是大後方擁有著完善當地政府和完善的警察系統,但依然是犯罪高發,街道上垃圾滿地,居住環境惡劣等等。稍微好些的,也就是能夠勉強保持街道上的干淨,但犯罪率一直居高不下。

    既然大後方的城市都是如此,凶獸佔據區內的人類幸存者聚居著的城市,就更不用說了,髒亂和更高的罪惡,就是周立明想象中的城市。甚至可以稱得上是墮落的城市。被困在這里的人們,悲觀的情緒,絕望看不到希望的生活,就是城市最好的墮落催化劑。

    可是當周立明進入到西陽市,見到的一切,卻與自己想象中有著很大的出入。

    先這里並沒有想象中的骯髒,一條條馬道寬敞干淨,上面看不到垃圾的身影,除了一些落葉外,什麼也沒有。街道上沒有汽車,燃油的緊缺,不僅僅是這里,就是大後方也是必需面臨著的問題。街道上的行人並不是很多,沒有後方城市里滿街道都是逃亡人們的身影。

    其次就是最讓人頭痛的罪惡現象,至少周立明走過的街道,哪怕是陰暗的小巷子里,根本沒有出現犯罪的現象。

    唯一和大後方逃亡人們相同的,恐怕就是這里人們的情緒了,和大後方的人們一樣,絕望與悲觀,就是這里人們最好的寫照。

    周立明有些不敢相信,這還是一個存在于凶獸佔據區內的城市嗎?

    行走在街道上,盡管人們的眼楮里有著絕望和悲觀,可是他們的臉上,很平靜。城市的安定,讓他們並沒有慌張,而是如同散步一樣行走在街頭上。這一點倒是和大後方相同,也許是有著超級戰士保護著城市免受凶獸破壞的原因吧。

    由于在凶獸佔據區內,物資方面非常的奇缺,街道上的商店全都是關閉著的,連繁華的市中心,也是空蕩蕩的。

    吸引周立明注意的,是城市里穿著黑衣冷落站在街頭上的超級戰士。他們站在街頭上,注視著每一個行人,執行著治安的工作。而行人們,每當經過這些超級戰士前時,總是露出尊敬與畏懼。

    不用猜,這些應該就是城市的執法者了,他們的職責和邵衛國的守護者不同,執法者主內,負責著治安和城市的安定;而守護者主外,抵御著一切外來的凶獸,保護著外面的農作物。

    西陽市身為二線城市,居住人口達到五十多萬,外來人口上百萬,是一個擁有近兩百萬人的城市。這樣的數量,對于一線城市來說,並沒有什麼,一個區的數量而已。但是近兩百萬人的城市,也算是有些規模了。

    能夠提供近兩百萬人居住的城市,如今只是居住著幾十萬人,顯得空蕩蕩的,人們不必為了住所而發愁。

    這一點就不是大後方能夠相比的,只要想到湘a市里高達兩千余萬人,讓這個原本只能容納六七百萬人的城市,瞬間變得無比的擁擠,生活在里面的人們,像是沙丁魚一樣,不斷地擠壓進到罐頭里。這種情況下,再完善的管理系統,也沒有辦法面對超出管理能力好幾倍的人們。

    可以說,周立明對這個西陽市一無所知,包括它的一切制度。

    此時才是八點十分左右,也許是自己幾天搗亂的原因,被揍到嗷嗷叫的超級戰士,直到現在才出現,一個個沖天而起,在空中組成了巡邏隊,對整個城市四周進行著巡邏。

    見到這些超級戰士個個都是鼻青面腫的,到現在還沒有消退,周立明就是想笑。

    由于西陽市外面的地界開闊,大面積的種植水稻,保證了城市里糧食的正常提供,所以城市里提供了一天三餐的保障。只要你生活在這里,就是每天領取到一份最低保障餐。早餐是稀粥,運氣好的時候,可以吃到青菜,運氣不好的時候,只能是喝著白粥。而中餐和晚餐,則是白米飯。

    這種最低保障餐,針對的是城市中無所事事的閑人。

    在周立明看來,幾十萬人,只有三分之一的人每天都有事情做,剩下的三分之二全成了閑人,他們無所事事,整天都是在街道上逛蕩,要麼就是老實呆在居住地里,只有到發放免費餐的時候,才能夠見到他們。如此,非常的浪費人力資源。

    和最低保障餐不同,擁有工作的人,他們的一日三餐就豐富得多,偶爾還可以吃到一些肉類,而且居住的地方也要好一些。

    周立明在這城市里,無疑是極為普通的一員,混在人群中,誰也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所以他可以大搖大擺地承受著人流前進。只是在街道上走了一圈,就見到前面出現了幾名追逐不時纏打在一起的人。

    還沒有搞明白是怎麼回事的周立明,卻已經發現不遠處的一名穿著黑衣的超級戰士執法者猛地一蹭,眨眼間就沖刺到了這里。

    周立明也來了興趣,他也想知道這些執法者是如何執法的,這座城市的治安確實是太好了,好到周立明挑不出什麼毛病來了。像這種街頭打架的事件,在當初湘a市里,一天不知道上演多少百次,甚至有時候周立明見到了,連管也懶得管了。

    只見到這名執法者沖過來,剛剛還想圍觀的人,頓時臉色露出駭然的表情,像是躲避瘟神一樣躲避這幾個追打成一團的人。

    甚至周立明從這些人的眼楮里,看到了可憐的神色。

    幾個頭腦發熱的人,此時似乎也見到了這名執法者沖過來,頓時嚇得臉色巨變,變得臉色蒼白,猛地就是向著人群里鑽。現在他們才後悔,為什麼將個人的恩怨擺到街道上來解決呢,被沖暈的腦袋,這時候除了悔恨外,就是想著如何逃出執法者的魔掌。

    然而,身為超級戰士的執法者,又怎麼會是這些普通人能比的?只是幾下間,就已經追上……

    “ ”地一聲,只見到一個逃跑的少年,他的後背被執法者擊中,化出爪子的手,毫無阻擋地擊穿了少年的後背,從後背對穿到他的胸膛前。這名少年的內髒被搗爛,“啊”地慘叫,當場就斃命,倒在地上,鮮血馬上鋪滿了街道。

    但是這名執法者並沒有停頓,猛地一個掃腿,掃在另外一個年輕人的脖子處陣扭曲中,脖子斷裂,腦袋斜歪下去,七竊流出鮮血。掃腿的力量,讓成為了尸體的年輕人飛出十幾米外,越過人群,“砰”地砸到一家商店的鐵卷門上,又滾落到地上,一動不動。

    連殺兩人的執法者,就像是殺死兩只螞蟻,又是一個跳躍,追上其他的幾個人,鋒利的爪子,竟然殘忍地將幾個當場擊殺掉。

    剛剛鬧事的幾人,一個也沒有逃脫,全都被當街擊斃,整條街道上,全都是他們被擊斃時的鮮血。而做完這些的執法者,臉上沒有什麼表情,而是高聲說道︰“這幾人,當街鬧事,已經按照臨時刑法給予擊斃,望所有人不要以身試法。”

    執法者像什麼事情也沒有,退回到他的崗位上,任由這幾具尸體暴尸于街頭上。

    四周的人,眼楮里充滿了恐懼,但很多人的眼楮里則是露出了平淡的神色,畢竟像這種事情,他們已經習慣了。甚至有些人,還充滿了興奮,仿佛街頭上刺目的鮮血和尸體,是他們興奮的源點一樣。

    目睹整個過程的周立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他使勁地眨了幾下眼楮,可是街頭上的尸體依舊,濃濃的血腥味,通過空氣傳進到鼻子來,讓周立膽不寒而栗。他從來沒有想到過,這里的執法之嚴,超過了他想象。

    僅僅是一點街頭上的打架事件,根本就不問黑白,只要是整個打架事件中的人,不管對與錯,全都直接當場擊斃。

    現在周立明總算是知道為什麼這里沒有大後方見到的混亂,沒有想象中的罪惡,在這種執法嚴格到讓人窒息的城市里,幾乎任何的違法行為,都會被當場擊斃。這種情況下,誰還認為自己的脖子硬過執法者的拳頭?敢于在街頭上鬧事的人,絕對是和自己的性命過不去。

    周立明終于知道為什麼人們對執法者的眼神里會出現尊敬和畏懼了。

    尊敬是因為他們的存在,讓這座城市沒有了罪惡;畏懼,自然是他們的冷酷無情,沒有任何的屋面可講,一但被他們發現,就會被當場格殺掉,連個悔改和申訴的機會也沒有,殘酷到了極點。

    周立明呆呆地站在街道上,這一幕讓他無法承受,雖然有著亂世當用重典的一面,可是也未免太過于嚴厲了。

    大約十分鐘後,幾輛汽車出現在街頭上,跳下來幾名穿著防化服的人,他們麻利地將這些尸體給抬到汽車的貨櫃上,然後又是從一輛灑水車上拉下管子來,在擰開閥門後,不斷用水沖洗著街道上的血跡。他們分工明確,有人噴水,有人用刷子不停地洗刷著。

    只是片刻,整個街道上除了**的一片外,什麼也沒剩下。

    離開的汽車,還是寒著臉站得筆直的執法者,臉色如常的街道行人……這一切讓周立明恍如夢境一樣。

    第三更,求月票,感謝大家的月票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