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發泄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第一百七十九章發泄

    最後一道檢查程序完成,負責著的工作人員,從冷藏櫃里,取出裝滿了凶獸血液的十個杯子,上面帖著一張凶獸的小圖片和名稱。

    對凶獸基因的選擇上,采用的是隨機性,輪到你時,你抽到什麼號碼,然後就會使用對應號碼上的凶獸基因。而且等級上也沒有選擇性,完全的隨機,這就意味著在改造成功的同時,還需要一點點運氣,才有可能獲得目前開放的最高四級凶獸基因。

    周立明站在他們旁邊,默默地望著這一切有序地進行著,恐怖這些興奮的人,他們還不知道他們當中,只有一個能夠笑著離開這里。

    杯子里的凶獸血液,已經是通過各類辦法濃縮過後精華了,雖然沒有大後方直接提取的凶獸基因效果好,但也算是一種進步了。濃縮後,多少會讓凶獸基因的純度提升,改造的成功率也會高出一些,可是這種提高,並不明顯,目前賓天化努力的方面,就是將凶獸基因提純。

    由于不是凶獸基因,采用注射的方式,有些行不通。

    分到凶獸血液的十人,全都是依次喝下去,然後在工作人員的指揮下,躺到床上,用鎖扣固定。胃的吸引,需要一些時間,能不能成功,只需要三個小時,就可以知道結果。

    望著趟在床上的十個人,全部人都是沉默。賓天化身為這里的負責人,見過的生死太多了,臉色平靜。這里的工作人員,帶著口罩,眼楮里毫無感情,甚至有些冷漠。長久在這里工作的他們,是最接近這些超級戰士的人,人早就麻木了。

    只有周立明臉上帶著一些緊張,盯著這些人,不知不覺間,握緊了拳頭。

    現在周立明都有些後悔,當初在國家生物研究院里,怎麼不沖進去將他們的資料給搶一份出來,以至于讓自己現在如此的被動。能夠提高一倍成功率,意味著不僅僅是死亡人數減少一倍,更意味著超級戰士的數量,會提升更快。

    第七次獸潮即將來臨,超級戰士的數量,甚至決定了能不能夠保全城市。

    周立明之所以來觀察超級戰士制造中心,為的就是確認這里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提供多少超級戰士。但是很顯然,周立明失望了,西陽市的情況,比想象中還要糟糕一些。缺兵少將的情況下,想要奢望這里能夠改造更多的超級戰士,短時間內是不可能辦到的。

    幾十萬人的城市,除去冰妖獸殺死的近二十名超級戰士,實際上能夠用于守衛城市的,還不足兩百。

    三四級的超級戰士,能夠干什麼?他們的作用,實際上是非常有有限的,因為他們的形態技能,一般是以單體技能為主,少數擁有小範圍攻擊能力。面對不知道多大規模的獸潮,根本沒有辦法指望他們。

    一行人就這麼默默地站著,十幾分鐘後,開始有人有了反應,先是略為感覺到肚子痛,然後這種疼痛越來越烈,肚子就像是抽筋了一樣。

    能被選上的,都是一些意志力和身體強壯的人,這種疼痛盡管很強烈,可是這些人還是咬著牙,一聲不吭。但是隨著這種疼痛隨著血液而流動,帶到全身時,終于是有人忍受不住,發出吼叫,拼命地想掙扎著。

    鎖扣死死地扣著他們的手腳,讓他們只能瘋狂地掙扎,卻動彈不得。

    片刻後,他們青筋根根突起,臉色變得猙獰,一些人甚至是咬破了嘴唇,任由鮮血滲出來。過度用力的掙扎,讓扣著他們手腳的地方一片血淋淋的。兩只眼楮因為激烈的掙扎而差點突出來,充血之下,腥紅一片。

    從這些人的表現,可以看到凶獸基因發生作用時,所產生的疼痛,已經快超過了他們的承受能力。

    終于……一些意志力弱一些的人吼叫起來︰“放開我,放開我,我不要當超級戰士,放開我。啊……疼死我了,放開我啊……”他們的臉色突然變得蒼白無比,然後再轉變成一片鐵青,豆大的汗從額頭上滲出來,幾分鐘,整個人像是從水里撈出來的一樣。

    賓天化看了看時間,才剛剛過了半小時,他們還需要再忍受半小時的折騰,然後結果就會出來。

    細胞被侵襲,不斷地破裂重組,這個過程的痛苦周立明是體會過的,當時的自己,幾乎死去。沒有體會過的人,永遠不可能知道這其中的痛楚有多大。意志力弱的人,甚至會直接崩潰。當時的自己,也許猙獰的樣子還在他們之上。

    十個人當中,只是半小時,就有人似乎是頂不住,神智開始變得不清,掙扎得越發厲害,整個臉像是在扭曲過來。

    賓天化悄悄地在周立明旁邊說道︰“總長,這個……恐怕快要不行了。”

    一但無法承受,分裂的細胞,沒有得到組合,過快的分裂事情,會將整個人最後化成一灘爛肉泥,場面絕對的讓人感覺到恐怖惡心。是超級戰士改造中最殘酷的一幕。

    周立明看了一眼對方,心里也是多少有些內疚,看他血淋淋的手腳,幾乎要將手腕給扯斷,可見這種疼痛,遠超過他的承受力。突起來的青筋,像是一條條爬在他身上的蜈蚣,猙獰可怖。

    看到對方連牙齒也快咬裂的樣子,周立明似乎抓到了什麼,他總感覺這種方式,有什麼缺點一樣。

    眼見到這個掙扎著的人,他的鼻子開始滲出絲絲血水,皮膚的毛孔放大泛紅,血管有爆裂的可能。周立明才終抓到了剛剛一閃而過的感覺,他根本沒有多想,一個閃移,已經出現在這人的面前,回頭吼道︰“房間,哪里有空著的房間?”

    包括陳余年在內,誰也想不到周立明想要干什麼,直到周立明再一次大吼的時候,才反應過來。

    賓天化慌忙指著旁邊的一個房間,說道︰“那,那空著。”他根本想不到周立明在發什麼瘋,難道他有辦法解救這個在他們眼中已經是準失敗品的人?

    周立明也沒有解釋,扯著這鐵床抓起來,舉過頭頂,然後一個跳躍,已經是出現在這個房間前。沒有絲毫停頓地,提起腳,一腳就將這扇門給踢開,將床給扔了進去,整個人幾步帖上,手扣在這些鋼鐵焊接出來的鎖扣上,用力一擰,硬生生將這些鋼鐵給擰斷。

    被放開了手腳的這人,像是瘋子一樣,在房間里大吼大叫著,不理血淋淋的手腳,抓著剛剛的鐵床,竟然是掄起來,凶狠地砸在牆壁上,整個人化身成為怪獸。哪怕是連周立明,也成了他攻擊的對象,手不斷地向著周立明抓過來。

    周立明每當在他靠近的時候,直接就是一腳又將他給踢飛,狠狠地砸到牆壁上,沒有一絲憐惜。

    連續幾腳,以周立明的力氣,這人很快就爬不起來,嘴巴里吐著血。

    周立明走出房間,然後將門關上,片刻里面又傳來咆哮聲,還有不斷地有人在折磨著鐵床的聲音。

    “總長……”賓天化見到周立明整理衣服,忍不住好奇周立明剛剛的動作,他似乎也領情到了什麼一樣。周立明只是一點頭,指著還在掙扎著的九人說道︰“將他們安置在房間里,然後打開他們的鎖扣,讓他們發泄這股疼痛。”

    賓天化也沒有多問,馬上就是指揮著工作人員,很快就將這九人推走。好在地下室很大,房間並不少,反正這些房間里面的東西並沒有什麼利用價值,也不需要搬出來,將這些陷入到瘋狂中的人塞進去,憑他們受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

    這些解除了鎖扣的人,激烈的疼痛,讓他們無法忍受下,自然需要東西來發泄,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夠減輕一些因為分裂帶來的身體負荷。

    “你們也許不知道,我也是自然擁有了凶獸基因的人,當時獲得凶獸基因的時候,也是像他們這樣陷入到無盡的痛楚當中。在忍受不住的時候,我只有一個念頭,就是發泄。依靠著高人一等的意志力,還有這種發泄方式,我才終于挺了過來。”周立明娓娓將自己為什麼這麼做的原因道來,說道︰“所以見到他們的樣子,我想也許讓他們發泄,也許會更讓他們好過一些。”

    賓天化只是略為一想,也就明白過來,拍手笑道︰“就好比頭痛,我們總是會抱著頭,又或者翻來覆去,尋找一個讓我們減輕疼痛的姿勢。改造的過程中,這種疼痛一但超過人的承受,意志力不堅強的人,會下意識地放棄。一但放棄,失敗就顯而易見了。”

    兩人的一解釋,跟著的陳余年也明白過來,說道︰“原來是這樣,事手事腳之下,反而更讓人覺得痛苦。”

    一但想明白這其中的一個關鍵,對于賓天化來說,還真是如獲巨寶,一個勁在念道︰“我怎麼就沒有想到這其中的一點決竅呢?只要減輕改造時的痛苦,意志力的加強,成功率自然就會變得更大。”越想他越是高興,竟然手舞足蹈起來。

    第二更,召喚月票……悲劇的22號,只有4張月票,讓人郁悶啊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