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 城牆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第一百八十一章城牆

    做為凶獸中數量最為龐大的,自然是多足蟲獸,不要小看它是凶獸中最低等的存在,單體能力確實是很脆弱,幾發子彈就可以讓它失去戰斗力,一個手雷一發炮彈,就可以將它送進到地獄里,運氣好的時候,甚至可以用冷兵器解決掉它。

    如果因為這樣,你就認為它毫無威脅,那麼等待著你的,即將是死亡。

    周立明在皖j市的時候,親眼目睹過凶獸襲擊時的狂潮,數量龐大的多足蟲獸,它們鋪滿了整個城市外面的田地,發出震耳欲聾的“沙沙”聲,六條腿狂奔之下,速度驚人。它們小巧的身體,越過田野,建築物,山嶺,樹林……無可阻擋地沖進到陣線里,用巨嘴將一個個士兵咬死。

    經歷六次凶獸狂潮,經過統計,被凶獸殺死的人當中,竟然有高達55%是多足蟲獸貢獻的。

    如何阻攔住多足蟲獸,就意味著傷亡率會降低一倍過。但是談何容易,整個城市的武器,只有可憐的十幾支沖鋒槍,和幾十支手槍,用來執行治安可能還行,但用到防御凶獸上,和廢鐵沒有什麼兩樣,想要防御住凶獸大潮,只能依靠超級戰士。

    困難重重之下,只能是換位思考,從另外一方面入手。

    剛剛著手組建的市政府機構,缺少的是人而已,完整的城市,當初的人們是逃走了,但是高樓大廈總不可能帶走吧?各部門單位,都安逗地保留了下來。這些地方,在陳余年的命令下,馬上征收起來,形成一個空蕩蕩的部門。

    單是整理這些事務,就花去了幾天的時間,看得出來,組建這些部門單位,不像想象中這麼簡單。

    西陽市現在的幸存居民們,全都是好奇于上面在搞些什麼,為什麼要清理出這些單位部門?雖然才幾天的時間,可是一些敏感的人,已經開始感覺到西陽市的變化,似乎開始和以前有所不同了。

    隨著這些單位部門的清理到了尾聲,接下來就是展開全市所有幸存居民的人口普查。

    臨近一月的天氣,變得寒冷起來,整個天都是陰沉沉的,一直下著小雨。這種天氣,人們本應該躲在分配到的家里,除了領取最低保障餐外,幾乎不會離開家門一步,躲在溫暖的被窩里。甚至會有一些人,連飯也不想吃了,就懶在床上。

    可是現在,人們不得不冒著雨外出條條街道上排起了長隊,等待著人口普查。

    很多人紛紛抱怨起來,這糟糕的天氣,又是缺少雨具,還讓不讓人活了。可是每一條街道上,都有著執法者存在著,不想死的話,可以抱怨,但是想搗亂,除非真的不想活了。有著執法者的存在,不管願不願意,都乖乖地站好,耐心等待著。

    酷法盡管不可行,但沒有鐵腕的手段,憑著少數的人,如何統治著若大的一個城市?

    至少目前看來,酷法之下,還是收到了效果,從一條條有秩序的街道中就可以看出來。沒有想象中的混亂,沒有想象中像菜市場一樣的“嗡嗡”聲響,也沒有擁護堵成一團。在酷法面前,才讓這些普通人,也擁有了鋼鐵一樣的紀律性。

    “听說了沒有,這一次人口普查,暗含玄機啊。”

    一條隊伍里,一個中年人用低沉的聲音說著,他小心地四處張望,確定執法者沒有看到後,才是松了一口氣。雖說排隊的時候小聲說明並不是什麼犯了條例的事情,可是執法者給人的心理陰影,還是太重了。

    排在這中年人前面的,是一個很精干的男子,他望著這隊伍,淡淡地說道︰“以前陳余年成為城市領導者的時候,整個城市就像是一個爛攤子,如果不是有著執法者存在,這城市早就混套了。現在突然要進行人口普查,確實是讓人費解。”

    這中年人也是點頭,指了指天,說道︰“會不會是西陽市又變天了?”

    精干的男子搖了搖頭,消息面太少了,說道︰“沒听到什麼風聲,難道是陳余年突然轉性了?”他突然想到什麼,說道︰“這幾天他們清理出以前的政府單位,會不會和這人口普查有關?”

    整個城市里,一點風聲也沒有,普通人獲得的消息,自然是有限,單純是猜測,太難確定了。

    陳余年的能力,在很多人看來,都是嗤之以鼻的,就憑一個紡織廠退休的工人,能夠管理一個城市?這不是笑掉人的大牙嗎?看看他管理這個城市幾個月來,毫無長進,除了耕種上有所貢獻外,簡直就是一無是處。

    不過能夠保障最低的生活,已經不錯了現在的人們吧,麻木眼神空洞,迷茫,絕望,每天的生活行尸走肉。

    隊伍移動的速度很快,很快就輪到了這個精干的男子,他先是甩了甩自己身上的雨水,然後才走進去。大廳里有著一名執法者站著崗,十幾名工作人員在擺開的桌子上寫著什麼,等到精干男子走上前,很快他就領到了一張表……

    當這精干的男子看到這一張表時,驚愕之後,忍不住露出一絲狂喜,飛快地填了起來。

    曾經擔任過某縣官員的他,已經從這一張普查表上聞到什麼,政治上經驗豐富的他,已經完全明白西陽市這幾天來的一舉一動,是想干什麼。這和選拔官員是同樣的道理,毫無疑問,西陽市想恢復以前的各個管理機構。

    他寫下江長宇的名字之後,忍不住將心神陷入到思考中。

    不管西陽市最後的歸路是什麼,在江長宇看來,是臨時管理,等待以後國家收復凶獸佔據區接管也好,或者是國家無能為力只能放任這些城市也好,只要擠身其中,永遠是獲利無窮無盡的。

    整個人口普查的背後玄機,很多人還是猜到了,也算是給沉悶的西陽市帶來了一絲活力。

    能夠有工作和沒有工作,在伙食上的待遇也不相信,誰不想過上好一點的生活。雖然是身陷在凶獸佔據區內,也不知道明天如何,可至少今天會生活好過一些不是?現在城市里的物資,全部掌握在當局手里,半年的時候,很多人已經缺少生活用品,只有有工作的人,才能夠有機會獲得,就沖這個,想擁有一份工作的人,就海了去。

    整天無所事事,並不是每個人都願意的。

    僅僅是一次人口普查,就讓城市里的風氣,得到了改變,人們在街道小區里談論的,全都是這一件事情。

    擁有一技之長的人們,已經是磨刀霍霍,準備一但消息確實,就去踫踫運氣。有志之人的心,自然是活躍起來,只有一些人不以為然,還是過著他們當一天和尚敲一天鐘的日子。在他們看來,身陷在這里,除了等待國家救援之外,就只能等死了。

    沒有見到一只六級的冰妖獸,就幾乎讓整個城市崩潰嗎?

    期盼了幾天的人們,終于是還是等到了他們期盼中的消息。

    電力的中斷,當然不可能看到陳余年的講話,但並不重要,一張張街道上的海報標語,能夠讓你了解這一切,以及講話中透露出來的意思,這就是城市將重建政府部門,恢復到以前的城市秩序,力求讓每一個人都擁有一份工作,讓每一個人在每一天里,過得充實。

    雖然人們已經隱約知道了這一個消息,可是當消息得到確實,還是讓人們歡呼起來,相比起之前死氣沉沉無所事事,人們更希望自己每天有一個忙碌的目標,不至于陷入到無盡的迷茫當中,根本不知道為什麼而活。

    隨著公布出來的名單,擁有一定管理經驗的人們,或者是前政府官員,迅速被招集起來,根本他們的能力和以前的工作部門,決定了他們會被派到什麼崗位上去。龐大的人口基數,讓這些部門迅速地補充完畢,一個個城市最基礎的部門,紛紛成立。

    各單位部門的成立,周立明根本沒有給他們熟悉的時間,馬上就讓陳余年發布了城市城牆計劃。

    西陽市只是二線城市,但並不算小,整個城市城牆計劃確實稱得上是浩大,將會延著整個城市一圈,興建一條高達五米的城牆。

    這個計劃一出,整個城市都陷入到迷茫和混亂當中,他們無法理解,為什麼要興建這麼一條城牆,龐大的工程,意味著整個城市所有人都要動員起來,投入到這個工程當中來。沒有機械,沒有水泥,而且工期短暫,在絕大部份人的眼里,這將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工程。

    但不管人們是否願意,新成立的一個個部門,開始執行他們的職責,動員整個城市的人們。

    “我們不需要真的在外圍興建,而是繞著城市的郊外街道,將街道封死,利用街道上的建築物來充當牆體。這麼一來,工程量就會減少超過60%。剩下的40%,對于擁有差不多五十萬人的我們來說,並不算困難。沒有建築材料?缺少水泥?這些都不是困難,將郊外我們利用不到的房屋,全都拆下來,然後用在建設城牆上。”

    多足蟲獸只有不到一米五的個頭,想要頂住它們第一波攻勢,五米多高的城牆,足夠讓它們無法逾越了。

    第四更,四連更完成,今天火氣之下,終于去辦理了寬帶業務,周日才開通上網,俺現在養著兩條寬帶,我糾結啊大家,來點月票啊,也看到了,馬上就要進入到一個高-潮情節了,給我點激-情吧,讓我寫得更好。第七次凶獸狂潮,是什麼樣的呢?第七等級的凶獸,又用什麼形態出現?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