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艷福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第一百八十五章艷福

    後背上一片片鱗甲出現,肌肉繃得緊緊的。能量化的身體,幾乎不需要時間就完成了最強的防御手段。那些浮現的鱗甲,墨青依舊,可是在鱗甲的邊緣處,閃過一抹淡淡如同流水的光澤。

    幾乎在周立明完成這一系列動作的時候,呼嘯而來的炮彈,重重地轟在他的後背上。

    雖然懷抱里抱著美人,輕柔的身軀讓人著迷,可現在周立明,哪兒還顧得上這些。從他兩只眼楮幾乎瞪突出來的表情,還有扭曲著的臉,就可以知道他現在,哪怕是抱著仙女,也不會將心思放在她身上。

    “啊……”

    周立明一聲慘叫,後背上傳來的一陣火辣辣,讓他悲哀起來︰麻痹的,又中招了,該死的電磁炮,我罵那隔壁的。周立明糾結的心可想而知,原本他的速度,根本不用害怕這玩意兒的,直接拍拍屁股就可以離開,可是連芮雪不是他,只是五級超級戰士的連芮雪磁炮面前,就是個渣。

    誰他**的知道下面這幫瘋子,竟然亂轟一氣?

    被轟中一炮的周立明,已經做好抱著美人死的準備了。可是讓他驚喜的是,自己只感覺後背火辣辣發出撕裂的疼痛而已,並沒有剛剛絕望幻想著的被打成兩段。這一刻周立明的興奮,簡直是難以用語言來形容,麻痹的,看到沒有,連電磁炮也是一些廢料。

    但是似乎還沒有完,陣線上的電磁炮,不僅僅是一門,數十門電磁炮,足夠在天空中織出一張天羅地網。

    呼嘯而起的炮彈,用驚人的速度沖上天空。以周立明的眼神,可以看到一直沒有發射的幾根粗大的電磁炮管正在調校著,敢情剛剛命中自己的,只是普通口徑的電磁炮,而不是重型電磁炮。

    “麻痹的,不帶這麼玩的啊?”重型電磁炮的威力,周立明可是體會過的,自己差點就給廢了,現在再一次見到重型電磁炮,絕對是嚇了個魂飛魄散,也顧不得什麼了,抱著連芮雪的手根本不松手,翅膀頻率陡然提高到極限,像是原地消失一樣。

    一直鎖定著周立明的重型電磁炮還是發出了怒吼,在加速之下,炮彈呼嘯出膛,眨眼間就追上了周立明。

    籠罩過來的死亡陰影,讓周立明整個人都顫抖起來,肌肉繃緊,幾乎將牙給咬碎,渾身的能量在這一刻像是爆炸出來,渾身的鱗片浮現,每一片鱗片竟然詭秘地變得雪亮,然後化成了一層淡淡的白光浮現在鱗片上。

    “ ”的一聲巨響,擁有恐怖動能的炮彈,凶狠地撞在周立明的後背上。

    一瞬間,周立明感覺自己不屬于自己一樣,甚至他好像听到了自己骨頭碎裂的聲音。劇烈的疼痛,一瞬間讓他腦袋發麻,整個腦袋陷入到空白當中。五髒六俯像是被人攪了個稀巴爛。周立明唯一生出來的念頭,就是自己肯定被打成兩斷,死得淒慘無比。

    周立明剛剛的速度原本就驚人,在被命中,速度更是可怕,像是消失在空中一樣。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電石火光間,直到現在,連芮雪才反應過來,她終究是女孩子,面對這種變故,本能地發出一聲法叫。她還被周立明死死地抱著,帶著一起飛行,然後她感覺周立明的手再也抱不穩自己,然後分開……

    周立明就像是一道流星,凶狠地砸到一處山嶺里,直接沒入到山體里。

    連芮雪同樣是摔落到山嶺里,她不顧四周全都是荊棘,掙扎著爬了起來,然後展開翅膀,驚慌地四處尋找。她感覺自己的喉嚨有什麼堵著一樣,剛剛的電磁炮攻擊,她知道如果不是周立明,恐怕自己早就香消玉損了,五級超級戰士,連最普通的電磁炮也抵擋不住的。

    “周立明,周立明,你在哪里,你快出來啊,你在哪兒?”

    連芮雪帶著哭泣的叫喊,在這大雨的黑夜里,不斷地響了起來,她拼命地尋找著,但是大雨下的能見度極低,這里又是荒山野嶺,根本不可能找得到。可是連芮雪一點也不在乎,她一定要找到他。

    “你出來啊,你不是說喜歡我吧,你出來啊……”連芮雪第一次撕去冰冷的外表,臉龐上誰也分辨不出到底是雨水還是淚水。

    現在的連芮雪感覺到絕望,被重型電磁炮擊中,做為目前最為強大的人類武器,她當然明白它的威力,沒有人哪怕是神仙也不可能抵擋得住它的攻擊。剛……剛剛周立明就是被電磁炮給擊中的,他……他……連芮雪突然沒有勇氣想下去。

    黑夜里,連芮雪呆呆地站在山嶺上,任由雨水不斷地落下,像是失了魂一樣。

    “如果不是我纏著他,他就不會有事的。”

    連芮雪突然意識到,這個家伙,他竟然不知不覺就佔據了自己的心里。連連芮雪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和他沒有什麼交集的情況下,會變成這樣子。難道是因為自己也渴望得到別人的關心嗎?自己不是一度對任何人都封閉了嗎?

    大雨還是在下,連芮雪突然覺得自己是如此的孤獨,內心的寒冷,讓她不自覺地抱胸蹲下,失聲痛哭起來。

    “哭什麼呢,這可不是你的風格”

    身後傳來的沙啞聲,讓連芮雪如同受驚的兔子,猛地跳起來,然後驚喜起來︰“你……你沒有死?”

    麻痹的,感情你希望我死啊?周立明糾結啊,沒好氣地說道︰“早知道你這麼沒有良心,我還舍身當什麼英雄啊?”這一次僥幸沒有死,周立明知道應該是自己能量化的原因,拼發出來的能量,在關鍵的時候,加強了鱗片的防御力。但重型電磁炮太過于凶悍了,還是硬生生在後背撕裂了一大片鱗片。

    好不容易才從山體里掙扎出來的周立明,滿身都是泥巴,還好,雨很大,很快就沖澡干淨了。

    連芮雪像是被嚇到的小女孩,驚慌地擺著道︰“沒有,不是這樣的。”

    周立明現在後背疼痛到死,強忍著這一股疼痛,逗著說道︰“不是這樣,那你是希望我不要死了?哈哈,我就知道你肯定是在乎我的,好像之前我听到什麼人在說喜歡之類的?”

    連芮雪惱怒,張了張嘴巴,最後還是冷哼一聲。

    周立明向前走了幾步,一個踉蹌,哎呀一聲,就要摔倒。連芮雪一個箭步沖到周立明的面前,扶著周立明,關心地問道︰“你怎麼樣了?”周立明“ ”地一聲,這個踉蹌還真不是他故意的,扭到後背,幾乎讓他痛到背過氣去,說道︰“你現在才知道問我怎麼樣了啊?啊,痛死我了,麻痹的,電磁炮和我有仇啊?”

    連芮雪臉色一紅,周立明卻怪笑起來︰“你的手真滑嫩。”

    “你去死。”連芮雪大怒,猛地松手,冷不防之下,周立明直接摔了個狗吃屎,瞪著連芮雪,“你想謀殺親夫啊?”劇烈的疼痛,讓他白眼直翻,這一次雖然不像上一次這麼嚴重,但周立明感覺也絕對傷得不輕。

    連芮雪意識到周立明可是挨了一炮重型電磁炮的,又是慌忙扶著周立明,全當自己報答他救了自己一命。

    檢查了一下周立明後背上的傷,連芮雪只感覺自己的心里直冒冷氣,整個後背幾乎的血肉一片模糊,火氣說道︰“你想死啊,這麼重的傷,還想著佔……佔……佔我的……”她說不下去,著急地說道︰“快找個地方,讓雨這麼淋,會出問題的。”

    周立明嘀咕,還沒有上次嚴重呢。但見到連芮雪關心著急的樣子,周立明還是樂滋滋的,忍著痛,對她招了招手。

    連芮雪眉頭皺成一團,說道︰“干什麼?”

    “能干什麼?當然是背我啊。”他搖搖頭,“又說不能淋雨,我現在傷得這重,怎麼走?”

    連芮雪臉色又變得冷冰起來,她從懂事起,從來沒有和一個男人這麼接觸過,剛剛已經是她的極限了。但是周立明絲毫不理會連芮雪冰冷的表情,瞪了她一眼,大咧咧地說道︰“怎麼,你就是這樣對待你的救命恩人?”這廝現在的表現,哪兒像重傷的樣子?

    連芮雪咬了咬牙,走到周立明的前面,微微地蹲下,周立明也不客氣,將手一搭在她的肩膀上,說道︰“雪兒,你的手要托著我的屁股,否則你怎麼背我起來?”連芮雪暗罵了一聲,只能是恨恨地托起周立明,在山嶺里找起一些山洞來。

    雖然相隔著衣物,可是周立明還是感受到了胸膛上傳來的細膩感,淋濕的衣服,兩人又是緊緊地帖在一起,這和肌膚相親根本滑動什麼兩樣。這種異樣的感覺,周立明從來沒有體會到過,想到連芮雪高傲的高峰,荷爾蒙爆滿的周立明,直接堅挺,狠狠地頂在連芮雪的臀部上,好死不死,正好頂在美臀的溝壑里。

    想象一下,緊身褲,光滑的褲質,又是被水給淋濕了,這樣走動的時候上下摩擦,那種酥麻的感覺,讓周立明幾乎腦袋當機。

    感受到翹臀上的硬物,連芮雪連死的心都有了,她恨不得直接將後背的家伙給揪下來,狠狠地爆打一頓。明白這是什麼的她,內心已經亂成一團,從來沒有經歷過這些的她,感覺到渾身越來越燥熱……

    第四更,四連更已畢,推不推倒,你們倒是說啊,投月票看看有多少人希望推了……糾結,同志們,給點公德心啊,今天月票只有3張,上架以來最慘的一天,郁悶死我了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