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 捕獸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第一百九十三章捕獸

    西陽市距離海邊,也就四五百公里左右。

    牛角魚的速度,要是用上全力的話,估計也就是十幾分鐘就到了。可是帶著羅煒民他們五個,想快起來,不太可能。干脆地,就這麼慢騰騰地飛著,足可以稱得上龜速。還好,一路上是飛行的,直線之下,哪怕再慢騰騰,花了七八個小時後,也到了桂p市。

    一路上處處都可以見到凶獸的身影,可是不要以為凶獸都是一群無腦的家伙,牛角魚和火焰鳥的身份擺在哪兒,一個個感應到它們兩的氣場,逃得比什麼還要快,哪兒還敢湊上來?這倒是讓羅煒民他們五人驚訝,他們怎麼也想不通,平時見到人就不顧一切撲上來的凶獸,怎麼個個繞道走了?

    如果說只是低級的凶獸,倒還可以解釋,可是他們見到其中一些五級凶獸,全都是像見鬼一樣,夾著尾巴逃了。

    望著前面慢吞吞飛著的牛角魚,王建華小聲地說道︰“看來我們這總長,可不簡單啊。”能夠嚇退凶獸,不是自己這兒人多,肯定是跟總長有關,他復雜地望著這龐大的牛角魚,他總感覺這可愛的家伙,似乎不像表面這麼簡單。

    羅煒民見到躺在上面舒服地睡著的周立明,笑道︰“連五級超級戰士的形態技能,也傷不了他的一根寒毛,你說能簡單嗎?”

    遙遠見到桂p的時候,周立明沒有停下來觀察觀察的意思,自己帶著兩只目前最頂給的凶獸,還用害怕有什麼凶獸能夠威脅到自己?自己現在不去找它們麻煩,它們已經是燒高香了。

    這里已經是屬于陣線的最前途,凶獸的數量,果真是非常的多,最低也是四級起。牛角魚和火焰鳥的氣場沒有外放下,只有靠近才能感應到。所以遠一些的凶獸,是沒有辦法感應得到它們的到來的。

    桂p市的上空,經常可以見到飛行凶獸出現,它們相互追逐著,只是飛掠間,就消失在這一座城市里。做為全國26個最重要的沿海城市之一,桂p市也是桂省最重要最大的一個進出口城市。可惜和其他城市相比,它的發展還是略為泄後了,和粵b市這種城市比起來,它只不過是人家一個區的面積。

    “總長,我們要過去?”羅煒民小心地問道,早上出來的時候,已經是十點左右,花了八個小時左右,才到這里,已經是午後接近傍晚時分。今天顯然不太可能展開捕捉工作,必需要尋找一個合適的落腳點。

    沿海是凶獸數量最多,而且等級最高的地方,羅煒民他們也是忐忑,萬一被五六級的凶獸給盯上,今晚就別想著睡覺了。

    周立明搖了搖頭,做為桂省最重要的沿海城市,如果沒有得到資料前,周立明當然是今天在桂p市渡過。可問題是,麻痹的,這桂p市可是國家衛星力量臨近著的城市之一,自己進去,還是自投羅網是什麼?一但折騰起來,憑著火焰鳥它們倆的聲勢,想不被發現,都不太可能。

    “我們還是在這附近找個住的地方就行了。”

    大陸的情況,只要靠近城市的地方,就特別繁榮,而且發發展度也會相對高些。圍繞在城市四周的,都是一些小鎮和村落。密集的人口,可不像一些國家,城市外圍就是一片荒涼,在大陸上,你永遠看不到這種情況出現。

    桂p市的四周,都是密集的建築群,隨處可以居住。

    有著火焰鳥和牛角魚在,附近的凶獸早就逃光了,根本不怕安全上的問題。羅煒民尋到了一處還算不錯的鎮公寓,然後忙上忙下的打掃著衛生。翻找了一下,天氣潮濕的原因,經歷了半年,已經沒有什麼能吃的食物了。好在出來的時候,也意料到這種情況,全都是用一些干糧給對付過去。

    第二天清早,下起了雨來,放眼望去,全都是雨霧朦朦。

    “他娘的鬼天氣。”羅煒民罵了一聲,但還是張羅著將干糧放到鍋里煮成糊狀,然後放了些鹽花,就算是早餐了。第七波凶獸的來臨,他們並不是很了解,可是西陽市上草木皆兵的緊張氣息,多少讓他們感覺到了和昔日的不同。

    這些干糧,全都是用米粉精制而成的,喝起來味道不算很差。

    冒著雨,在周立明的帶頭下,出人意料地並沒有進入桂p市,而是折向西南偏西一些的地方前進。像桂p市的地理位置偏低,到雨季,總是一片煙雨朦朦的感覺,可能煙雨江南,應該就是這麼得來的。只是周立明也弄不明白,這里算不算江南的一個區域?

    離開了桂p市,不久後就到達了桂e市,一座非常聞名的旅游城市。

    但桂e市並不是周立明的終點,只是匆匆經過而已,看到海邊那一片銀灘,听說上面的沙子,細到不需要人工處理,就可以用于沙漏上,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可惜現在周立明沒有時間,只能是匆匆經過。

    過了桂e市,中午的時候,終于是越過了邊界,進入到越南的地界里。

    邊界處的地形非常的復雜,大片大片的山林,但與桂n市一帶,還是發展成了一個窗口,桂省與越南的貿易,大多就是桂n市做為中轉的。可惜,像桂n市的位置,從一開始,就成為了凶獸們登陸的獵場,沒有誰能夠逃得出來。

    根據連芮雪交給的衛星監控資料上,越南這個已經滅國的小國,顯然並不在監控範圍內,這也就給了周立明一個機會。在越過邊界後,直到越南的錦普市,才停了下來。望著這座並不大的城市,一只只凶獸歡快地飛翔著,周立明淡淡地說道︰“就這里吧。”

    沿海的凶獸確實是多,特別是海岸線上,四五級的凶獸隨處可見,它們的數量非常的多,看得羅煒民他們幾人瞠目結舌。

    可惜周立明此行的目的,並不是沖著這些五級凶獸而來的,只有二十個基因抽取器的情況下,只能是優先選擇六級凶獸。尋找六級凶獸這種事情,羅煒民他們是幫不上什麼忙的了,所以周立明將他們安頓在距離錦普市不遠的山上,吩咐他們不要亂動。

    站在牛角魚的背上,火焰鳥還是站在周立明的肩膀上,心意相通之下,一個意念,牛角魚已經是慢騰騰地向著錦普市游去。老實說,它沒有使用尾巴的情況下,速度還真是慢到可憐,估計也就是三四十公里的速度,給輛自行車都可以超越它。

    兩大者王級凶獸的出現,頓時像是在錦普市這個油鍋上投入了一瓢水,頓時炸鍋了。

    錦普市才多大啊?和桂n市相差不大,也就是一個縣城略大一些。兩大凶獸沖進來,里面的凶獸,頓時雞飛狗跳,全都是敬畏地到處亂竄。凶獸們的敏感性,絕對是驚人的,等級觀念非常的強烈,很少見到五級的凶獸,會去挑戰六級凶獸,一般都是會選擇避讓。

    六級凶獸的數量,確實是有些少,整個錦普市里,竟然只有兩只,它們並沒有其他凶獸一樣的驚慌失措,僅僅是有些畏懼地盯著牛角魚和火焰鳥而已。至于周立明,直接被選擇無視了,誰讓他沒有釋放出氣場來。

    “麻痹的,這兩個不知死活的家伙。”

    周立明雖然是罵,可是心里樂著呢,丫的在兩只王者級的大佬面前,哪兒有它們混的份,竟然不跑,反而是充滿了戒備。敢情它們認為哪怕不是敵對,也可以輕松地逃掉吧。麻痹的,難道不知道老子這兩個手下,是強化過的?怎麼是普通的王者級凶獸能比的。

    現在周立明也發覺帶牛角魚和火焰鳥出來的好處了,只需要帶著它們逛上一圈,五級以下,全都是逃之夭夭,剩下的就是自己需要的六級凶獸。這種辦法,絕對是省時,否則自己在這數千凶獸里找一只六級凶獸,找是找到,可是其他凶蓋可不是這麼好說話的,見到自己,還不像瘋狗一樣沖上來咬了?

    六級凶獸,和五級完全不同,它們有自己的氣場,形態技能也不再是小範圍或者單體,而是大範圍攻擊。

    周立明沒有出手的意思,從牛角魚上跳起來,然後將翅膀一展,懸停在空中。他招了損毀手,讓火焰鳥落到自己的肩膀上,然後揮手說道︰“牛角魚,將它們給冰凍起來。”想到牛角魚這名字,確實有些不太好叫,他已經琢磨著,回去是不是找找字典,給它們倆取個好听的名字?

    得到周立明的命令,牛角魚一改剛剛慢吞吞的樣子,尾巴一擺動,一個加速,然後嘴巴一張,就是噴出一道冰箭。

    六級凶獸果真不是這麼好對付的,這閃電一樣的一道冰箭,馬上被這個有些像馬的凶獸給躲開,直到現在,周立明才注意到,這只六級凶獸,渾身通白,竟然和傳說中的獨角獸有些相似……可惜的是,它的頭頂上長著三只角。

    第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的有木有?一天才漲二三票,那個心情糾結郁悶低落啊。大家,快火燒屁股了都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