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 雨中遷徙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第二百零四章雨中遷徙

    “終于決定了嗎?”

    唐瑞望著四周,煙雨朦朧之下,還真的有些舍得不這生活了大半年的地方。其實離開這里,唐瑞知道,其中有著太多的問題。他想到蕭彥瑟,一頭潛伏著的野狼,時刻打算著給王銳進咬上一口。也許離開也好,搬出去,有著更廣闊的空間,這些以前的矛盾,也就自然解決了。

    王銳進倒是看得很道︰“他們不是吵著說要走出去嗎?不是說過膩了這種原始人一樣的生活嗎?我現在就給他們一個機會。”

    辛苦將整個聚居地凝聚起來,花費的多少心血。可是到頭來,卻出現在了漸漸分裂的局勢,這讓王銳進感覺到很痛心。小小的幾百人,都存在著權力糾紛,更何況大一些的聚居地?王銳進突然生出了一股放棄一切的念頭。

    他原本就不是什麼對權力有太多**的人,自然是將這一切看得很淡。

    蕭彥瑟的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就等一個時機了,可是王銳進的這一個決定,頓時打亂了一切,讓他有一種無處出力的感覺。他一直鼓動著走出去,過上更好的生活,無非就是想趁機獲得王銳進的權力而已。可是當真的要走出去時,他反而有些猶豫起來。

    外面的世界,充滿著危險,人與凶獸,都是殺人不見血的刀。

    可是現在蕭彥瑟已經沒有辦法阻止了,只能是望著整個聚居地的歡天喜地打包著各自少得可憐的行李,一些人甚至連行李也沒有,僅僅是提著一份糧食。這里缺少糧食,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只是這個糧食的危機還沒有到來而已。這一步走出去,還真的化解了所有的問題。

    王銳進和唐瑞他們早就商量過出路了,像這種小聚居地,很多,都是沒有辦法走出去的。在這亂世里,投靠一個有實力的勢力,才是他們需要做的。凶獸時代里,一只普通的凶獸,就可以將自己這小小的聚居地給斷送掉,更何況現在是身在凶獸佔據區內,處處都是凶獸的情況下。

    如果願意,誰不希望國家來解救,誰不希望到大後方去,過著平穩的日子?

    從決定,到離開,不過是兩天的時間,幾百人都是默默地帶著簡單的行李,然後在山林里走著,誰也不敢說話。半年間見識過凶獸的人,都知道凶獸的可怕,普通人根本沒有什麼能力抵抗。

    由于對外面的局勢不是很了解,王銳進的選擇非常慎重,先是向西而行。在西面有一個不小的鎮,擁有著獸人。可以先到哪兒,了解好情況後,再決定是留下,還是由西轉東,听說向東還有更大的聚居地存在。

    在山林里走三四十公里,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山嶺里處處是荊棘,雜草叢生之下,藤蔓糾纏著,山與山之間,連一條小路也沒有。這一路都需要一點點地劈出一條道路來。幾百人原本就慢,有著這些阻礙,想快也快不起來,眼見大半天了,也不過是翻了三個山嶺,速度慢得可憐。

    速度原本是可以快一些的,但也考慮到凶獸的問題,也不敢弄出太大的聲音,躲躲藏藏,一天的時候,也不過是能走個十公里。

    臨近二月份,雨勢終于有所緩和,可也是三天兩頭就是一場大雨幾場小雨。山嶺間都是濕漉漉的,走在雜草上,一不小心就會滑倒。幾百人在山里跌跌撞撞走了三天,才終于是走出了這一片山林之帶,出現在一條公路上。

    到了這里,恰恰下起了大雨,視線極為模糊。

    不過對于經歷三天才走出來的人來說,卻是一場及時雨。在這些開闊之地,最害怕就是踫上凶獸。現在好了,一場大雨,雨聲和雨點,足夠將聲音和幾百人的蹤跡給抹去。王銳進也是抓住這個機會,動員所有人加快速度。

    幾百人里,全都是精壯的成年人,沒有什麼拖累之說,都是一路沿著公路奔跑過來的。

    到了小鎮的時候,卻看到在大雨中,小鎮上同樣是一片忙碌,一個個人都是帶著背包,向著東北方向而去。他們都是有組織性的,沒有產生混亂。有人見到這後面來的人,同樣是大吃一驚,只見到一名超級戰士在大雨里竄了出來,擋在王銳進他們的面前喝道︰“你們是什麼?”

    “陳隊長,是你嗎?”王銳進驚喜的說道,他和陳志見過幾面,只是不是很熟悉,畢竟人家是獸人。

    陳志愣了一下,打量著被濕淋的王銳進,說道︰“你是……”他隱約想起來,說道︰“哦,你是那個王銳進。”王銳進見到對方還記住自己,頓時歡喜起來,說道︰“是的,我就是王銳進。”

    其實和王銳進,陳志沒有什麼交情,望著他身後一隊人都是落湯雞一樣,人人都是背著一個簡單的行李包,問道︰“你們到這里來干什麼?”陳志可不認為他們是前來鬧事的,誰會帶著行李來鬧事,看他們當中,連個超級戰士也沒有,鬧事和找死沒有什麼差別。

    王銳進也不敢隱瞞,畢竟是有求于人。“當然是過來投靠陳隊長你們。陳隊長應該知道我們那的情況,現在日子不好過,人人都想出來見見世面,總認為呆在山里憋氣。”

    陳志不客氣地搖了搖頭,說道︰“我看啊,你們還是原路返回吧,因為我們要離開這里了。”他指著雨水正在漸漸遠去的隊伍,說道︰“其實我們兩三天前就準備著離開了,可是一直沒有一場大雨掩護,才拖到現在。”

    王銳進吃了一驚,他早就看出來,可是听到確切的答案,還是讓他無法接受,說道︰“為什麼?”

    在王銳進看來,整個小鎮有著幾名獸人,足夠保護好不受凶獸的襲擊。而且這里的土地已經開墾完成,沒有必要荒廢掉,然後另外找一個重新開墾過。再說了,這里是凶獸佔據區,上哪兒都會有凶獸的存在,不是說遷移過,就會安全的。

    陳志指了指上面,說道︰“這是大老板的意思,誰也改變不了。”他有些奇怪了,說道︰“西陽市附近的聚居地,都通知了,怎麼你沒有得到消息嗎?”王銳進更是吃驚了,說道︰“怎麼,你們全都要遷到西陽市去?”

    陳志見到他們幾百人好不容易到這里來,想了想,還是說道︰“你應該知道,這一帶最大的勢力是西陽市,他們要整合所有的幸存者,也是情理之中。听說第七波凶獸就要登陸了,憑我們是沒有辦法抵抗的,人多力量大,興許還有活下來的可能。”

    他沒有多說,而是默默地指了指前方,然後轉身消失在大雨里,追著遠離的隊伍。

    唐瑞和王雷兩人靠了上來,見到王銳進的臉色不是很好,說道︰“叔,怎麼回事?”他們同樣是看到整個小鎮上的人都離開了,只是顧慮到對方擁有著幾名獸人,加上又是投靠過來,身份自然要放低一些,才沒有追上去過問。

    “他們走了。”王銳進一時間,有些迷茫。

    王雷兩人有些吃驚,王銳進倒沒有隱瞞什麼,一五一十地將剛剛陳志的話說了出來,不由問道︰“我們接下來怎麼辦?”王銳進並不是一個很有主見的人,從聚居地的一系列管理中,就可以知道。

    唐瑞小心說道︰“要不我們就在這鎮上留下來?”

    王銳進搖頭說道︰“不行,我們沒有足夠對付凶獸的力量,這里地勢開闊,凶獸很容易就發現我們。”

    王雷的性格,有些大咧咧的,“我們和他們比起來,什麼也不是,既然他們都做出這樣的選擇,為什麼我們不能?剛剛陳隊長不是說了嗎,西陽市正在整合附近所有的聚居地,足夠證明西陽市的地位,我們現在過去,反而更加安全一些。”

    唐瑞和王銳進他們也是一愣,這麼簡單的道理,他們不是不懂,而是下意識地忽略了而已。王雷這麼兩人都是反應過來,相互望了一眼,當下就下了決定,“事不宜遲,我們趕上去,正好和他們一起,也多一份安全。”

    簡單地和其他人溝通了一下,誰也不想回到洞穴里,也不想在這毫無安全感的小鎮里,自然是同意王銳進的決定。

    大雨依然在繼續,對于從後面追上來的王銳進幾百人,負責壓後的陳志也沒有多說什麼。這里距離西陽市,其實並不是很遠,有著一條公路可以直達,又是在大雨下,凶獸很難發現一行人。唯一需要擔心的,就是會不會恰恰有凶獸就在公路上了。

    結果並不算太壞,一路上偶爾能夠踫上幾只凶獸,都是比較低級的,陳志他們足夠解決掉這些麻煩。

    雨一直下了四五個小時,一些小溪河流,全都是河水暴漲,山野間形成了一些山洪,大片的田地被淹沒。這一場大雨非常的大,應該是雨季最後的一場大雨了。進入到二月,雨就會減少,然後天氣回暖,又是一個夏天的到來。

    淋成落湯雞的眾人,在大雨里走了四五個小時,加上天氣的寒冷,個個都是凍得不輕,挪動著發紫的嘴唇,望著開闊平原上那出現在地平線上的西陽市,總算是有驚無險地到了這里。

    第翻翻,還有沒投的月票?最後一天了,不投就要浪費掉了。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