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 雨後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第二百零五章雨後

    大雨過後,在二月里,難得出現了陽光,映出了天邊的一抹彩虹。

    連接著西陽市的一條條大小公路上,都能夠發現遷徙到西陽市的幸存人們。他們無一不是趁著雨勢的保護,用急行軍的方式向著西陽市而來。望著這一座掌握在人類手中的城市,前來的人,都是充滿著復雜的心情。

    西陽市的分工非常明確,在大雨過後,已經能夠看到有人在田間里忙碌著,清理出田地。

    春耕已經來臨,趁著大雨過後,田間擁有足夠的雨水,可以將田地給翻過來,讓雨水充分地浸泡,有利于莊稼的生長。原本也到了播種的時節,可是卻沒有得到春播的命令,僅僅是將田地給耕翻過來。事實上,整個西陽市的部門主要負責人都知道,只有危機過後,才是春播的時候,現在還遠不是時候。

    王銳進對西陽市還是非常熟悉的,當年實習的地方,就是西陽市的人民醫院,只是後來關系不夠硬,最終沒能就職于這里,被分配到了縣人民醫院當了一名醫生。自從工作後,就沒有再回到過西陽市。

    “真美”

    大雨後的空氣,非常的清馨,呼吸間,總是有著淡淡的泥土芬芳。天空中的彩虹,正在逐漸消散,太陽也漸漸被雲霧給遮擋住。但是太陽的余光,照在田野里,上面的綠草,反而讓這里像是一個巨大的草原,令人心曠神怡。

    王雷只到過兩次西陽市,對這里還很陌生,也算是出遠門,多少有些緊張。

    公路上的人很多,全都是渾身**的,帶著的行李,幾乎全都是濕了。太陽只是露了一小會,就隱去,風一起,淋濕的每一個人都不好過,風吹在身上,讓人忍不住打一個冷顫。以王銳進醫生的角度來看,半年來很多人都是營養跟不上,又是缺少鍛煉,脆弱的體質,在雨中淋了幾個小時,加上現在是二月,恐怕生病的機率會相當的高。

    唐瑞甩了甩頭上的水,抹了一把臉,說道︰“人還真多,恐怕這附近的人,都過來了。”

    現在公路上的人,已經不僅僅是王銳進帶來的幾百人,陳志他們的人也在前面走著,在後面,跟著數量不少的人,應該都是其他聚居地的。粗略計算,這一隊就有好幾千人,無一不是帶著行李前來西陽市的人。

    這里離西陽市雖然不遠,可也僅僅是看到西陽市的雲廊而已,至少還有半小時的路程。

    隨著天又是暗淡下來,應該是午後了。

    所有人都不相熟之下,也只是善意地笑了笑,對于前往西陽市,很多人都是心里沒有底,誰也不想多一個敵人。

    遠處突然傳來了一聲凶獸的嘶吼聲,這讓平靜的人們,全都是變昨混亂起來。極遠之處,一只飛龍獸在快速地飛掠而來,它似乎發現了公路上的人,正發出歡快的龍吟。天性殘暴的飛龍獸,在眾多的凶獸當中,是攻擊人類次數最多的一種凶獸。

    身為五級凶獸,飛龍獸的特別就是皮粗肉厚,而且飛行速度快。

    只見到它一個飛掠,從公路上掠過,讓下面的人全都是驚叫著,四處逃竄,一些人蹲了下去,死死地抱著頭。這只飛龍獸並不想展開攻擊,而是想玩弄著下面弱小的人類。它在飛掠中拉高身體,對準了下面公路的人,又是一上俯沖。

    幾只迅猛獸出現,利用它們快速的奔跑速度,向著驚慌失措的人們發動襲擊。

    僅僅是一個片刻,所有人都是亂了起來,拼命地向著西陽市的方面奔跑著。人群中的超級戰士,等級都是三四級,面對五級飛龍獸,臉色全都是劇變,特別是在俯沖時那一股氣勢,讓他們原本想做點什麼的心,只能是強制地壓下。他們的實力,根本沒有辦法對付這一只飛龍獸。

    正當飛龍獸俯沖而下時,西陽市的方向,出現了一個黑點,速度比起飛龍獸俯沖的速度來,更加的快。

    “ ”地一聲,飛來的黑影,凶狠地撞在這只飛龍獸龐大的身體里,巨大的沖撞力,直接將俯沖著的飛龍獸給撞開。因為沖撞而傳來的巨響,讓下面的每一個人都是顫抖,過快的速度,讓他們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飛龍獸悲鳴一聲,被撞向肋骨幾乎要斷裂,狠狠地砸在泡滿了水的田地里,水花伴隨著泥漿四濺,在田地里砸出一個坑來。

    現在人們才看清楚,這呼嘯沖來的黑點,是一名性情冷漠的大漢,一身肌肉篷起,孔夫有力。不過這一撞太過于凶狠,連他自己也是有些暈頭轉向的,在摔落到田地里,被水一泡,也清醒過來,不顧著渾身的泥濘,一蹭間,已經是跳躍出十幾米外,捏著的拳頭,就凶狠地打在剛剛站起來的飛龍獸腦袋上。

    受到這一重擊,飛龍獸再一次發出悲鳴的叫聲,再一次被擊打倒在田地里。

    這一瞬間的變化,讓剛剛混亂的人們安靜下來,在凶獸佔據區里生活了半年,他們早就習慣了這種時常被凶獸追殺的生涯。所以見到有人狙擊凶獸,而且還佔了上風,全都是停了下來,對著在田地里戰成一團的一人一獸指指點點。

    能夠將五級凶獸打到沒有脾氣的人,顯然不是五級超級戰士可以辦到的。

    “天啊,是六級超級戰士”

    一聲驚叫,頓時讓所有人都是變得震撼。六級超級戰士,在凶獸佔據區里,根本就是一個神話一樣的存在。在人們的想象中,五級超級戰士,已經是頂級的存在。任何一個五級超級戰士的存在,都代表著一種無上的實力,這個聚居地馬上會變得有了足夠大的話語權。可是人們沒有想到,在這里竟然能夠踫上六級超級戰士。

    僅僅是一聲驚叫,已經讓所有人都意識到西陽市,是如此的神秘。

    王雷激動起來,說道︰“叔,是六級超級戰士,是六級超級戰士。”

    場面並沒有因為人們的驚叫而停下來,飛龍獸從開始就落了下風,馬上就失去了還手的能力,被這中年壯漢一拳一拳地打著。六級超級戰士的力量,是何等的可怕,每一拳都是萬斤之力,飛龍獸哪怕再厲害,也頂不住這如同狂風暴雨一樣的攻擊。

    這邊還沒有結束,沖擊過來的迅猛獸,它們的速度很快,閃電般地沖進到人群里。

    一名年輕人在公路上飛奔,只是眨眼就沖到這些迅猛獸面前,他的整條手臂突然變變成了紫色,五指變幻成三叉爪子,狠狠地刺入其中一只迅猛獸的腹部,然後一挑,將它甩飛出數十米外,“啪”地一聲,落到水田里,只是掙扎幾下,就再也不動彈。整塊水田,瞬間就被染成了一片血紅。

    幾只迅猛獸,不過是眨眼間,已經全部被人一擊斃命。

    這邊的壯漢的拳頭陡然冒出一團火光來,凶狠的幾下砸在飛龍獸的腦袋上,僅僅是三下,飛龍獸的整個腦袋被砸碎。失去了腦袋的飛龍獸,還在掙扎抽搐著,在田地里像無頭的蒼蠅,四處亂竄。可是失去了腦袋,只是片刻的掙扎,就再也無法動彈。

    血水染紅了一大片,像這種飛龍獸,難以踫上,壯漢並不理四周的人,反而是從後背上拿起一個基因抽取器,開始抽取飛龍獸的血液。

    解決了迅猛獸的年輕人走了過來,對著公路上不處于目瞪口呆中的人們說道︰“好了各位,讓大家受驚了,不過已經沒有危險了。西陽市歡迎大家的到來,希望剛剛沒有嚇到各位。”他說完,走過去,抱起飛龍獸的尸體,讓壯漢更方便一些。

    兩人的表情,可以說是用驚艷來形容,誰也沒有想到,不可一世的五級飛龍獸,竟然被人輕易間就殺死。望向兩人的眼光,全都是充滿了敬畏。人們的討論聲還在,但卻不敢指指點點了。誰也不知道這兩人在西陽市是什麼地位,也許就是統治者呢?

    一名六級超級戰士,已經是讓人感覺到驚訝了,偏偏現在兩人都是六級超級戰士,不覺地,讓很多人開始對西陽市好奇起來。

    隊伍又再一次前進,半個小時後,終于是走到西陽市建立的城牆。不管這條城牆如此的簡陋,城牆的存在,還是讓前來投靠的人感覺到了一種安全感,又經歷了剛剛外面凶獸襲擊事件,越發讓他們對西陽市充滿了好感。

    在對外的公路連接街道,設立有關卡,一些三極超級戰士正在檢查著。

    想要進入到西陽市,第一件事情就是登記個人資料,第二件事就是拒絕一切武器進入到西陽市。

    第一件事情還好說,可是第二件事情,難免就有些引發沖突了。在這凶獸區里,武器雖然對付三極以上的凶獸是不可能,但至少對于一二級的凶獸,還是起到作用的。所以對于普通人來說,武器的重要性,就像他們的性命一樣,又怎麼會輕易交出來?

    第二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