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 欠揍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第二百四十七章欠揍

    周立明抱旁邊,沒有俄羅斯大漢們想象中的膽怯,也沒有意想中的謙讓。

    “見鬼了”

    一個太陽穴邊上有一道疤痕的人低聲罵了一聲,他幾乎不敢相信,這就是他一項以認怕事的鄰居。太陽穴上的疤痕,無不證明著他與死神是如此的接近,只要再偏離一分,當年的他,早就去見上帝了。

    另外一個則是無所謂的樣子,淡淡地說道︰“阿納托利,其實中國人不是膽怯的人,而是受到國情的影響,做事總會思前想後,生怕會帶來什麼負面影響而已。這樣固然是讓大部份人失去了血性,但擁有血性的人,還是大有人在的,他們並不奇怪。”

    阿納托利說道︰“瓦列里,你太高估他們了,在我的眼里,他們根本不是一個等級上的對手。”

    在他看來,中國人的身板小巧,在格斗技巧上,確實是有著很大的優勢。可是在阿納托利看來,這種格斗技巧,在絕對的力量面前,根本就是一個笑話。你技巧在厲害,終究是小道,只有足夠的力量,才能夠做到一擊必殺。

    凶獸時代的來臨,個人的素質在很多人看來,已經是拉小,或許說忽略不計。

    這種理論,在真正的高手看來,是如此的可笑。很多差距,不是說身為同等的超級戰士,就不再是差距的。就好比同為普通人,同為士兵,可是會有特種兵之分,這些就是士兵間的差距。

    趙浩成並不是沖動的人,見到安德烈站出來,臉上也是呈現出凝重的神色。他固然是憤怒,可是對于俄羅斯大漢們的實力,趙浩成再清楚不過了,當年他在兩軍交流的時候,也和俄羅斯的士兵切磋過,對付他們,要用巧勁,和他們拼力量,是不明智的選擇。

    俄羅斯人是力量大,可是趙浩成的沖動,就源于周立明,他知道有周立明在,自己根本不用擔心會吃虧。

    安德烈吼叫一聲,主動出擊。

    世界各**隊的發展,都有著一套系統性的格斗技巧,很難說到底是哪國的格斗技巧更為的出色。最主要的,就是看個人的掌握和應用程度,這才是決定一個人高低的關鍵因素。

    一拳轟過來的安德烈級超級戰士的力量,竟然產生了隱隱的破空聲,可見這一拳的速度和力道是何等的快與強。北極熊的身體素質,在改造中,自然也就佔了一些優勢,繼承凶獸基因的程度,也就高上一些,戰斗力也更為的強悍。

    弱小的趙浩成,在高大的安德烈面前,幾乎被這一拳的風芒給蓋了過去。

    趙浩成眼楮一眯,牙一咬,竟然沒有躲避,猛地一提速地捏成拳頭,澎湃的力量凝聚在拳頭上,對準了安德烈轟過來的拳頭,同樣是迎了上去。在安德烈面前瘦小的趙浩成,出人意料地選擇了硬踫硬的打法。

    轟……的巨響。

    巨大的力量,讓兩人都是陡然分空中不斷的翻滾著,最後在落地的時候,蹭蹭地後退了好幾步,才最終是停住。

    安德烈的力量,確實是強大,他只是幾步就停住,可是趙浩成卻多退了幾步才站住。而且趙浩成的臉色不斷的變幻著,身體內氣血翻騰,反觀安德烈,只是臉上微微變色,馬上就恢復如常。

    明眼的人,單從這一交手間,就可以看出趙浩成還要弱于安德烈。

    趙浩成也是一名狠人,他壓下面內翻騰的氣血,吼道︰“再來”他猛地用力一蹭,巨大的力量,直接踩裂了街道面,像利箭一樣沖上來。東方人小巧的身形,就是以速度見長,只是瞬間就到了安德烈的面前。

    安德烈瞳孔收縮,衣服陡然被撐裂,一堆長毛的皮膚上,迅速地出現了赤色的鱗甲。

    “砰”的聲響,安德烈整個在趙浩成的一擊之力下,被轟上了半空。可是出現的赤色鱗甲,卻卸掉了大部份的力量,趙浩成的一擊之力,並沒有對安德烈造成實際上的傷害。誠然是這樣,趙浩成給安德烈帶來的震撼,也足夠大了。

    “很好”安德烈咧嘴笑了起來,在空中展開翅膀,然後緩緩落下來。只是在觸地的瞬間,人一蹭街道面,已經是沖向趙浩成。安德烈的速度並不慢,擁有大塊頭的他,卻有著說不出來的靈敏。

    兩人一個靈巧,一個力量沉大,竟然是打得難分難舍。

    瓦列里兩人相互看了一眼,都可以從對方的眼里看到一抹駭然的神色,他們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一個局面。

    趙浩成怎麼也是精挑細選出來的精英,自然是不弱,更重要的是他有一股狠勁,在靈巧的同時,又有些大開大合,兩種套路相互交替之下,安德烈有些適應,難免會有束手束腳的感覺。周立明看來,這種情況持續下去,等到這個安德烈適應,趙浩成的落敗……就成了必然。

    安德烈進入到了凶獸形態,趙浩成也不例外,兩人的動作也越來越大,只差將形態技能給轟出來了。

    僥得如此,強大力量所產生的氣流,還是將旁邊一些房屋給掀飛。有時候被打中一拳一腳,被打中的人,就會被轟飛到地面或者房屋里,後果不是砸出一個坑,就是將房屋給砸毀。六級超級戰士間的較量,不是一拳一腳就可以決定勝利,或者將對方給擊傷的。

    像這種動靜,不可能瞞得過小鎮上的超級戰士們。

    周立明則是露出了一個無奈的笑意,望向正打得歡的趙浩成,說道︰“浩成,你回來,按照你這種打法,沒有個把小時,還真不好分出勝利。而且你的長處是靈巧,你和他拼什麼力量?”

    趙浩成听到周立明的話,頓時臉上一喜,一個空中掃腿迫退安德烈之後,直接扭頭,就是落到地面上,說道︰“頭,你早應該出手了。”從確定周立明是第二小組的組長後,加上看到了周立明的變態,趙浩成就將周立明稱為頭,在他們這些人的眼里,頭的含義,代表著可是絕對的信服。

    安德烈沒有料到趙浩成說走就走,他打得正過癮,揮著翅膀懸浮在空中吼道︰“再來,再來”

    下面的瓦列里和阿納托利見到趙浩成不戰而退,面上充滿了鄙視的味道,特別是見到趙浩成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只剩下一條三角內褲還有些完好外,完全像個乞丐一樣,頭發亂成一團,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見到趙浩成狼狽的樣子,他們忍不住哈哈笑起來,露出了譏諷的神色。

    周立明看著趙浩成的乞丐裝,也是搖頭苦笑,說道︰“我現在才發現,超級戰士都是衣服殺手,幾乎每一次動手,都代表著只剩下一條內褲是完好的。哦不,在你的身上,我發現連內褲也不能幸免。”

    趙浩成幾乎被周立明的話給嗆到,翻著白眼說道︰“你早就知道我肯定不是他們的對手不是?”

    “也不能這麼說”周立明指著天空中叫囂著的安德烈,說道︰“你這樣的廢物,你想打贏他,非常的簡單,只是需要花點時間。不過你也知道,這里弄出來的動靜,恐怕整個小鎮上的人都听到了,我們恰恰缺少的,就是時間。”

    周立明掃了一眼他們三個,大聲地用英語說道︰“你們是一個個上,還是三個一起上?”

    阿納托利三人目瞪口呆,像看到了瘋子一樣。在他們的眼里,周立明比起趙浩成還要不堪,可是看看現在這年輕人所說的話,三個一起上?上帝,難道今天是愚人節,東方人不是非常的含蓄謙讓的嗎,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張狂了?

    瓦列里的名字,代表著的譯意是強壯的,人如其名,非常的強壯,孔夫有力,他冷笑地抱著手臂,說道︰“安德烈,趁你已經熱好身,幫我們教訓教訓這小子,否則他還真不知道什麼叫天高地厚。”

    而阿納托利則是吼道︰“小子,你的毛到底長齊了沒有?”

    安德烈也感覺這是對他們莫大的恥辱,剛剛他們還想怎麼樣變個法子羞辱對方,可是一轉眼,反而自己三人被羞辱了。他吼叫一聲,翅膀一拍,人已經由天空中俯沖而下,快如閃電,眨眼就迫近周立明。

    來勢洶洶的安德烈,根本就沒有看在周立明的眼里,他對趙浩成笑著說道︰“好好看著,我是怎麼做的。”

    俯沖而下的安德烈,那股壓迫感,讓趙浩成驚心。

    周立明猛地眯著眼楮,在安德烈臨近的瞬間,然後掄起了自己的右腿,化出一道殘影,誰也看不出軌跡,在周立明收起腿的時候,來勢洶洶的安德烈,反而比來的時候還要快上幾分向著天空炮彈一樣沖天而起。

    一腿之力,讓周立明支撐著的腳,竟然是將水泥地面給踩裂。

    “澎”的巨響,讓每一個人都是耳膜生痛,甚至他們還隱隱听到了骨頭斷裂的聲音,聯想到什麼一樣,全都是眼色復雜地盯著周立明,也不知道到底是周立明的腿骨斷裂了,還是安德烈的胸膛骨頭斷裂。

    沖天而起的安德烈,被這一擊踢得yu仙yu死,胸膛上傳來的撕裂般疼痛,讓他忍不住發出一聲慘叫,傳來的骨頭聲響,讓安德烈知道,自己胸膛上的骨頭不是斷裂,而是碎裂。雖然只是一字之差,可是傷勢,都有著天壤之別。

    隨著安德烈的慘叫,瓦列里他們才知道,受傷的是是安德烈

    “上帝,這怎麼可能?”

    目瞪口呆的瓦列里兩人,像是見鬼了一樣,盯著周立明的眼楮里露出驚恐的神色,他們可是知道安德烈到底是什麼樣的實力,可是僅僅是一腳,就讓安德烈受了傷。天,這可是六級超級戰士的體質,連傳統炮彈的攻擊都能扛下來,卻受不了這一腳。

    在呆滯當中,被周立明踹飛的安德烈好不容易卸下力道,在天空中懸停,他顧不上自己的傷勢,吼叫道︰“混蛋,混蛋,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剛剛只是局部獸化的他,在吼叫中,渾身發出著變化,赤色的鱗甲很快就覆蓋了他身上的每一寸地方,人已經變得高三米有余。

    安德烈的凶獸基因,來自六級赤鳥,非常的凶猛。

    如同一只大號的赤鳥,安德烈像是一團赤紅色的火團,從天空中再一次俯沖下來。

    完全凶獸化下,實力會達到頂峰,現在的安德烈,比起剛剛來,還要強上至少兩倍。在安德烈和瓦列里兩人看來,剛剛周立明的一腳,絕對是趕巧,再加上安德烈的大意才造成的。現在安德烈拿出最強的實力,肯定可以將眼前這個可惡的小子身上每一寸骨頭都給捏碎。

    只有周立明的眼楮里還是充滿了不屑,不要以為變身後展現出全部的實力,就真的以為吃定自己了,七級後的純能量化,遠不是他們能夠想象到的。哪怕自己沒有進入到凶獸形態,單憑現在人類的軀體,也不是他們可以戰勝的。

    俯沖而下的安德烈,這一次速度更加的快,像是天空中劈落的閃電。

    趙浩成比周立明還緊張,吼道︰“頭,快閃開”

    只見到紅色閃電地籠罩在周立明的頭上,安德烈手已經幻化成了如同鷹爪一樣的利爪,對著周立明的腦袋抓下來。已經動怒的他,可不管什麼聯合任務了,他只想殺掉眼前這個讓他出丑難堪的家伙,自己要殺了他。

    可是來勢洶洶的安德烈,在周立明的眼里,慢得可憐,周立明甚至是等對方的利爪快要踫到自己的鼻子時,才慢吞吞地提起腳,再狠狠地在他的胸膛上再來一腳。凶猛的一擊,讓對方的胸膛夸張地陷下去,安德烈的眼楮在這一刻出現了呆滯,然後就是無比的驚恐。可惜已經遲了,他再一次像一發炮彈一樣發射出去,所不同的是,剛剛是飛向天空,而這一次是被周立明踹飛向旁邊的一幢房屋里,然後將整幢房屋給砸出一個人形坑來,一連撞倒幾處房屋連竄轟隆隆的聲響中,才停下來。

    趙浩成張大著嘴巴,無意識地說道︰“牛叉,太牛叉了,牛叉大了”

    可憐的安德烈,強悍的六級超級戰士的身份,卻沒有給他帶來多大的幫助,在連續被周立明踢中一個地方,巨大的疼痛和傷害,讓他華麗的,非常干脆地昏倒過去。

    瓦列里拼命吞著口水,呆呆地盯著不遠處房屋上的人形牆面,喃喃說道︰“幻覺,這肯定是幻覺”

    周立明只是出了兩腳,並沒有什麼感覺,而是笑眯眯起來,對著趙浩成說道︰“你看到了吧,對付這樣的人,只需要一個就可以解決問題。絕對的力量是勝利的保障,但絕對的速度,同樣是勝利的保障。”

    趙浩成像個小學生一樣,點著頭,但他苦著臉,說道︰“頭,可問題是,我可沒有你的速度啊”

    兩人若無旁人的聊天,讓瓦列里他們兩人即憤怒又無奈,周立明表現出來的實力,簡直是沒有辦法估計。更讓他們魂飛魄散的是,似乎……剛剛安德烈是全凶獸形態,而周立明連變身也沒有,單憑改造**的力量,就將安德烈給擊敗?

    “上帝”

    他們已經不敢相信這一切了,簡直是聞所未聞,連今天上帝老人被他們請出來十幾遍也毫無所覺。

    周立明望向瓦列里兩人,邪邪一笑,淡淡地說道︰“我們中國人有一句話,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安德烈可是你們的同伴,剛剛有福同享了,現在他有難,你們應該同當吧?”

    瓦列里和阿納托利好不容易听明白了周立明所說的,連忙擺著道︰“不,不,不,我們就不需要了”

    可是周立明根本由不得他們,一個閃移,在他們驚恐的眼神中,就已經是提起了他們,然後兩手一送,像炮彈一樣,將他們砸向俄羅斯團隊落腳的院子里。隨著轟隆的聲響傳來,一處房屋被砸穿,變得搖搖欲墜。

    原本他們兩人也算是六級超級戰士,不可能這麼不堪一擊,只是剛剛表現出來的強勢,讓他們驚恐,自然反應力大打折扣,才會讓周立明像拎著小雞一樣給砸飛出去。恐怕今天一過,他們到時候連頭也抬不起來,畢竟這種事情,太過于讓人匪夷所思,兩個六級超級戰士,竟然如此不堪……

    被兩人砸中,俄羅斯團隊其他的人剛剛還以為穩操勝券,誰想到一轉眼就變成了這個結果。

    望著狼狽地爬起來的兩個,每一個人都是露出了憤怒,紛紛是沖了出去,想要找周立明算一算這一筆帳。

    可是出到外面的時候,卻見到周立明和趙浩成在街道上緩步遠去,耳朵里還隱隱听到他們的談話︰“早跟你說了,很簡單,別看他們一個個牛高馬大,但有什麼用,外強中干,不堪一擊。告訴你,這樣的人,來一個我打一個,來一雙我揍一雙,來一群我滅一群”

    望著漸漸遠去的兩人,十幾名沖出來的俄羅斯超級戰士們,面面相覷,想到安德烈的慘狀,還有瓦列里兩人狼狽不堪的樣子,竟然無一人敢追上去。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