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該死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周立明像個民工一樣坐在酒店對面一間冷飲店前的台階上,默默地抽著煙。

    像這種以前滿大街幾塊錢的煙,現在被炒到了上千塊錢一包,而且還價無市。沿海被凶獸佔據之後,耕地面積地陡然減少,像煙葉的種植面積少到可憐,只是保障政府和特權階級的供給而已。這種暴利的種植物,讓很多人看到了商些地區里,當地人在一些無法種植農作物的地里種下了煙葉,收成再不好,也了勝于無,終究是一條收入之路。

    在周立明看來,只要發揚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在這貧困的地方里刨食,並不困難。

    新省、西省、青省、內省這些都是地廣人稀,低窪之地很多,完全可以種植一些農作物。而一些山嶺上,種植玉米煙葉等等,根本不成問題。就憑現在七億人口,分布在這些省份,養活自己絕對不成問題。

    現在已經過了混亂的時候,國家正在緩慢地恢復,各種規劃在認真執行,絕對能夠走出困境。

    如內省這個巨大的草原之省,無數遼闊的草原,在這個特權的時刻,中一央還是最終通過了一項提案,就是將草原地帶,變成新的糧倉。舉國之力來開墾這些地帶,只要撐過今年,這些開墾出來的良田,馬上就會提供足夠的糧食,穩住整個動蕩的社會。

    國人的性子,只要有一口飯吃,就不可能生出其他的念頭來。

    當然,這些美好的事件,還需要一年後才能見效,現在整個國家還是處于風雨飄零的時刻,外患內憂,形勢並不是想象中的樂觀。

    盡管只是廉價的煙”可是對于普通人來說,有錢也未必買到,買得了一次,也未必能買上好幾次。恐怖超出想象的物價,讓很多中低產階級成為窮人一個”每天能夠吃飽,已經是他們最大的奢望了,更不用指望飯後一支煙了。

    四周都是眼巴巴看著的周立明抽煙的人,一些人喉嚨涌動吞著。水,一些人根本不在乎二手煙的味道,猛個地吸著氣,然後陶醉在其中。這讓周立明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這些二手煙可是自己吐出來的”換了平時聞到也沒有啥,可是他們猛個吸,還陶醉在其中,就有些雷人了,簡直是讓周立明毛骨悚然。

    周立明做不到無動于衷,只能是苦笑地將口袋里的一包煙給拿出來,給在場的人一人發了一支。

    在這里坐的人,都是一些在外頭帳篷區里的人”進城來,只是想找一份工作。但是城市里的工作,又是這麼好找的?最多也是偶爾客串一回臨時工,當當鐘點搬運工什麼的,混到的錢”也就是一包煙錢。這年頭出死力氣的人,根本就不值錢,加上一個工作”總是數十上百人爭奪,讓這些工作變得更加廉價起來。

    一群煙鬼在這里抽著,一些健談的,已經是在聊著了,都是一些民生的,偶爾也扯到政局,但沒有深談。

    現在可是非常時期”誰知道會不會禍從口出?

    街道的燈光只是照了一半,這是節省電力的原因”長江一線被凶獸佔據後,一些發電站被破壞了,發電率只有區區幾成。像這種在凶獸佔據區內的發還可以自動工作著,一但出了故障,國家只能是派出超級戰士戰隊,護送著維護人員前往發電站修理。一但修好,能夠正常供電之後,又會撤離。

    像這種完全是游擊的情況,多少有些無奈,在凶獸虎視眈眈之下,也不可能派人駐守著,只能是壞了修,修了跑,用這種方法保證這些完好的發電站正常工作。

    怪不得只有危機才能刺激科技和建設的發展。

    供電的不足,國家只能是咬牙上馬一個個風力和太陽能發硬是從不多的物資中擠出一些來,用于這些地方的建設。在壓力下,太陽能的轉換率,硬生生提高了好幾個百分點,這些都是在平時無法作到的。

    “目標下來了,正準備離開。”

    隱形耳麥里傳來了一個冷漠的聲音,周立明不動聲色地抽著煙,只是將眼楮放到了酒店的大門。

    李主任稍微偽裝了一下,然後從酒店里走出來,衣著普通的他,很快就隱沒在人群里。如果不是之前盯著他,任誰也沒有想到這普通的一個人,會是位高權重的中一央高官。周立明听說以前是從國安部出來的,對反偵探很有一套。

    此時是非常時期,對方也不可能開著汽車來,但周立明還是發現了在人群中幾個保鏢的存在。

    到了李主任這一個級別,保鏢當然不會是普通的保鏢,而是變成了超級戰士。這些人都是從軍隊里走出來的士兵,有著一股軍人的硬氣,在這人堆里,有經驗的人一眼就可以分辨出他們來。周立明只是一掃,就可以確定了他們的等級,五級超級戰士。

    見到目標離開,周立明並沒有跟上去,而是站起來,拍拍屁股上的塵土,叼著煙一搖一晃地向反方向走著,還不忘沖著頭頂的位置笑了笑,算是跟對方打了一招呼。

    但是這淡淡充滿友善的笑意,卻是讓這名潛伏著的超級戰士心頭一震。他現在所處的位置,絕對是隱蔽無比,特工出身的他,擁有凶獸基因之後,躲避和隱蔽的工夫更是厲害,他怎麼也想不到,對方是怎麼發現自己的。

    隨意地在街道上走著,見到前面有地攤,賣的是牛雜湯。

    牛雜湯的味道很鮮正,遠遠就能夠聞到,只是現在的消費能力,地攤上人並不是很多,十幾個桌子,只有兩桌子上有人。

    周立明找了個位置坐下,招呼伙計,點了幾斤牛筋,要了一些牛腸,一些牛面肉,整了一箱啤酒,這才是拿出電話”給路遠航去了一個電話。將手機放口袋里,打量了一下這里,能夠在這時候開得起這種店的人,可不普通,看似一個地攤而已”里面涉及到的東西和道道可多了,不是三言二語就能說的清的。

    非常時期,像周立明這麼豪爽,點這麼多的,可不多見,直讓旁邊蹲著的幾個青年人眼楮一亮,低聲嘀咕著些什麼,不時望向周立明。然後其中兩個匆匆地離開了”剩下的還是繼續蹲著,只是看向周立明的眼楮里變得充滿了冷意。

    復雜背景下,像這樣混混式的人多了,他們的這一點小動作,周立明看得清楚,什麼也沒有說。

    路遠航來得很快,他自從任務回來後,就被調到了政府大院里,擔當著第一警衛戰隊的隊長,臨時兼管著新成立的第三警衛戰隊。自從周立明鬧過一次,大佬們總感覺沒有安全感,這第三警衛戰隊的成立,也就順理成章了。

    和其他人不同”路遠航絲毫不管其他人的看法,開著一輛猛士牛b轟轟的沖過來,停到了地攤上。

    路遠航也算是有能耐”三十好幾,已經混到了少將,按照這速度,四十半中將絕對不成問題,再熬幾年,上將估計跑不了。但是現在的軍餃,有些不太吃香”大量超級戰士的涌出,一套套任命下來”一大堆的少校中校上校,只差將級沒有亂來了。

    可以說”現在的軍官,都有些不值錢了。

    將猛士停在街道上,也不用害怕會堵了別人的車啥的,就這街道,可能幾天也未必有一輛車經過。

    路遠航不是很挑剔的人,走到周立明的桌上,直接坐下,抓起一瓶啤酒,用母指一彈,已經將酒蓋給打口氣將一瓶啤酒給灌下,這才是吃起牛雜來。充滿著軍人的作風,讓他的事情很快,不多時五支啤酒和小半牛雜進了他的肚子。

    周立明只是笑著搖頭,什麼也沒有口的酌著。

    等到吃得差不多,路遠航從懷里將一份用文件袋裝著的東西扔到桌面上,說道︰“你要的東西*……”

    周立明也沒有看,只是抽出一支煙來,點燃,說道︰“沒看出來,你的辦事效率還很高的嘛。”,路遠航剛毅的臉上,連一絲表情也沒有,淡淡地說︰“混這了麼久,多少認識一些朋友,想查點東西,並不困難。別看現在世界亂得一塌糊涂,可是有些部門,還是正常運行著的,辦起這些事情來,很容易。”,“呵呵!”周立明笑了笑,說道︰“我都奇怪了,以你的能力,這件事情完全你可以做,怎麼找上我?”,路遠航又是打開一瓶啤酒,摸了摸肚子,說道︰“這玩意比白開水還不如,喝著脹肚子。”超級戰士看似風光,可是有些東西卻永遠失去了,比如想一醉方休,這根本不可能,不要說啤酒,就是喝上十來斤最烈的酒,也最多是脹痛肚子而已,屁事也沒有。

    “兩萬噸糧食,知道要運用多少人物力才從鄂省運回來嗎?一架大型運輸機,也就是運輸個百來噸,一輛卡車跑一天一夜從鄂省到甘a市,也就拉個二三十噸。多少人日夜奔波,才有現在能夠恢復最低保障。還不說我們掃蕩整個鄂省的時候,付出了多少努力,將腦袋掛在腰帶上和凶獸拼命,換取的就是這金貴的糧食。可是輕輕松松,卻將我們大半的努力這麼廉價地半送半賣,我路遠航大道理不懂,可也知道自己的同胞的命,一樣是命*……”

    將這一翻話說出來,路遠航冷笑起來︰“七億人口,多少張嘴巴,現在的糧食儲備依然不樂觀,可是這些人,卻為了錢財一些好處,就變得大方起來。我們每少掉一斤糧食,有可能就是讓一個人少活好幾天。他們裝滿了大便的腦袋里,難道不會清這一筆帳?”,周立明磕掉煙灰,說道︰“這些人,確實是該死。”,路遠航說道︰“听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也想到過自己動手,直接將他們給轟殺算了。可是牽扯到的人太多,我的權力可做不到殺了他們沒有一點事。你的檔案,連我也沒有權力調看,想必你的權力還遠在我之上。這些糧食可有你一份苦勞,總不會你就這麼眼睜睜看著被人給送給印度阿三這此白眼狼吧?”

    周立明明知道路遠航是扯自己下水,但周立明卻不在乎,將煙頭扔掉說道︰“這個交給我吧。”,以周立明的作風,其實不需要這麼麻煩,反正他凌架在法律之上,管你什麼高官,殺了就是殺了毛事也沒有。但周立明同樣知道,像這種囂張的行為,肯定會觸動某些人的神經,有些想法是肯定的,找些自己的不快,還不簡單。

    周立明是不怕,可是卻怕麻煩。

    而現在掌握了證據,這就不同了殺了就殺了,自己有據有證,至少降低最高層他們的顧慮。

    “***,都是這什麼七級超級戰士給鬧的。”,周立明苦笑,七級超級戰士的出現,對于他來說,多少有些不利,自己超然的存在已經是觸動了很多人的神經,現在的權力,不過是妥協的後果。現在有能夠和自己抗衡的超級戰士出現了,政客們的心思,找找平衡相互牽制,成了一種必然,他們也不想體制內出現這麼一個凌架在法律之上的存在。

    滿桌的酒菜被兩人一掃而空,這種飯量,絕對是讓人驚愕。

    見到周立明兩人結賬要離開,剛剛蹲著的幾個青年人站了起來,然後大咧咧地走到周立明他們,不經意間,一個人被扔到地上的啤酒瓶給拌倒了一個人喊道︰“***,這啤酒瓶是誰扔的?”

    路遠航的臉色一沉周立明說道︰“是我,誰***不長眼楮沒看到我的酒瓶?”,幾個人圍了上來,絲毫不恐路遠航的大塊頭,一個頭發hu hu 綠綠的人指著周立明,說道︰“喲,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地攤的老板眉頭一擰,走了過來,說道︰“阿九,給個面子,他們可是我的顧客。要鬧事,到外邊去,我還要做生意呢?”這阿九就是這幾個人的頭,他嘴巴里叼著煙,原本不想在這里鬧事的,但是見到街道頭上,自己的二三十個兄弟到了,人也囂張起來,說道︰“五哥,不是不給你面子,我兄弟摔到了,總要點醫藥費吧?”,地攤的五哥冷笑起來,他們打的是什麼主意,他會不知道,說道︰“這面子真的不給了?”,周立明冷眼看著這所謂的阿九,心里充滿了不屑,直接走上去,什麼也沒有說,提起腳就是踢在對方的胸膛上。一陣讓人毛骨悚然的骨頭斷裂聲,阿九慘叫著被踢出十幾米遠,狠狠地撞到街道邊的商店牆壁上,已經走進氣少,出氣多,眼看是活不成了。

    每一個人都沒有料到周立明這麼凶殘,一上來就要人命,全都是一愣了一下。

    他們愣住了,周立明可沒有愣,提起的腿,像是無影神腿一樣,每一下都是一個人慘叫著倒飛出去,非死即殘,絕對的下狠手。

    對付這些人,就要一個狠字,整個社會的不穩定,就是他們造成的,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他們的手里。

    路遠航只是抱臂看著,嘴角露出一絲譏諷,連自己也敢有人想詐錢?

    見到街頭上怒氣沖天而來的二十多人,他們帶著械具,就走向著周立明圍上來。可走路遠航站在他們的前面,眼楮里不帶一絲感情,說道︰“像這種等著打架斗毆,已經好多年沒有干過了,沒有想到竟然讓你們給撞上了*……”

    以前當兵的時候,在街道上斗毆,已經是最平常的事情,只是後來轉到特種部隊里,再也沒有發生過這種像混混打架一樣的事情。

    兩名最頂塵的超級戰士出手,絕對是大炮打蚊子的舉動,可是周立明和路遠航卻不在乎,只要自己高興,打蚊子就打蚊子,無所謂。這世界原本就不存在公平,如果自己弱小是普通人,早就被這些人給削了,不知道扔到什麼角落里發臭腐爛。

    僅僅是一分多鐘,整條大街上都是趟著不動的人,也不知道是生還是死。

    周立明抖了抖腳,撫平褲腳邊,向路遠航說道︰“我還以為你抱臂看戲呢,這種人渣,就應該死。”,路遠航知道周立明所謂的人渣,並不是這滿地倒下的人,而是另有所指,也算是給自己一個最準確的答復,他沒有說什麼,跳上猛士,猛地一踩油門,飛快地消失在街道上。

    而周立明則是拍拍屁股,搖頭晃腦地離開,還不忘說道︰“老板,找人清理一下這里,否則還怎麼做生意?”,若無其事的樣子,讓地攤上的食客,還有地攤老板和伙計全都是一副呆滯的樣子人家,才是真正的猛,殺個二三十人,連眼楮也不眨一下。也算這一伙人倒霉,什麼人不好詐,這年頭,能開得起猛士的人,會是普通人嗎?現在可是軍人當道,殺個人還不是當殺個雞似的?

    街道很快就清理干淨,幾桶水下去,將一切痕跡都給沖洗掉。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