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三百零一章 食物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第三百零一章食物

    昨晚停電,十一點多才來,網又上不到,今早補

    望著這個硬擠出來,不知道到底是笑,還是肌肉拉動的表情,給周立明無比怪異的感覺。

    中年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並不像人類所擁有的,更不像是凶獸,而是一種周立明無法理解的氣息。很危險,單純是氣息,就如同一把劍,穿透著人的內心。兩只深沉的眼楮,平淡到沒有一絲感情波動,不像是人類的眼楮,反而比起凶獸來更加的讓人坐立不安。

    周立明無法解釋這些感覺,強大如同自己都有這種恐懼感,更何況是其他人?

    時間似乎凝固了一樣,周立明站在高樓上,而下面的中年人,則是淡望著周立明。

    “你到底是誰?”

    仿佛過了一個世紀,周立明最終沒有忍耐住,發出了自己的疑問。

    周立明可以肯定,對方的能力,遠超自己。對于人類當中出現了一個遠比自己強大的存在,周立明無所適從,可能是自己孤單太久,或者是無人能敵的能力,讓自己變得習慣了這一切?而對方的膚色,還有樣貌,絕對是國人無疑。可是,這人是怎麼冒出來的?

    面對周立明的詢問,這人臉上同樣是沒有一絲表情,甚至眼楮里閃過一絲迷茫,就像根本不知道周立明在說些什麼一樣。

    但很快,這中年人嘴巴動了起來,發出一些無規律的古怪音符,片刻後這些音符似乎有著不同的節奏,像是在使用某種言語在說話。周立明可以確認,這種言語,自己根本沒有听說過,絕對不會是國內的任何一種方言。而且對方的表情,像是在嘗試著掌握著發聲的規律一般。

    周立明臉上出現駭然神色,是的,對方的這種嘗試,讓他有一種非常不好的預兆。

    果真,這些音符漸漸轉變,也許是對方已經開始掌握了發音的技巧,所發出來的音符,隱約像是普通話。如同一樣牙牙學語的兒童,在努力著發音。

    和兒童不同的是,兒童需要半年甚至是幾年才掌握的言語,對方只是短短幾分鐘,就掌握了,開始能夠說出一些生澀的句子來,隱約間,周立明也可以分辨得出一些。不過這些分辨出來的話,讓周立明更加的對這人抓摸不透。

    良久,處于學習掌握中的這人終于停了下來,盯著周立明,用一種深沉嘶啞的聲音說道︰“我是誰?你們的言語,真是難以掌握。”他臉上突然變得扭曲,嘶吼道︰“該死,你怎麼可能掌握了卡拉斯獸的力量,而且還到了掌握領域的地步?”

    周立明完全不知道對方到底表達的是什麼,一會兒說你們的言語,難道他不是中國人?一會兒又說卡拉斯獸的力量?

    還沒有等周立明弄明白,對方竟然是如同漫步在虛空中,在街道上幾步就跨越到了周立明的面前,懸停在街道的上方,注視著周立明,兩只沒有色彩的眼楮,終于有了一點點表情,卻是求知的似乎想要弄明白周立明身上到底有什麼秘密。

    對方可以虛空飛行的舉動,盡管周立明早就有心理準備,可是還是說不上的駭然,古怪的氣息,竟然讓自己產生了惶恐。

    “你到底是誰?”

    周立明重復著,捏緊著拳頭,臉色凝重地盯著對方,古怪的氣息,讓周立明非常的不好,有一種逃離的沖動。而且身上的能量,竟然變得燥動起來,有一種讓自己想要將這股燥動發泄出來,想尋找一個目標狠狠地揉搓一頓的沖動。

    “我是誰?”對方臉上出現了一個冷笑,淡淡地說道︰“你可以稱我為狩獵者,也可以稱呼收割者,當然,我還是比較喜歡被稱為收割者。”

    狩獵者,收割者?

    周立明還沒有弄明白,這是職業,還是名字的時候,這自稱是收割者的男人,已經是發出嘖嘖的稱贊聲,說道︰“完美,太完美了,從來沒有想到過,在浩瀚的宇宙中,會有著人類這種生物,而且能夠和卡拉斯獸的基因如此完美地結合。這是一個神奇的星球,這里的植物,生物,都是卡拉斯獸最好的土壤。”

    要是現在周立明還沒有發現一些異常的話,絕對智商上有問題。

    不難想象,卡拉斯獸,應該就是地球上所稱呼的凶獸。只要結合以前自己認為此次災難的行為性,收割者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周立明大吃一驚,下意識後退了幾步,驚恐說道︰“你……你不是人類?”

    收割者發出一陣古怪的笑意,說道︰“你們人類的身體素質真的很差,如同垃圾,寄生在這一副臭皮囊里,讓我渾身不自在。原本想偽裝一下,深入地了解這個星球的,可是你的出現,讓我放棄了這個念頭。在我眼里,人類弱小到可憐,連卡拉斯獸也無法阻止,根本不配成為我的對手,只能成為我的狩獵。”

    “你是說,造就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你?”

    “浩瀚宇宙哪怕再神奇,也不可能出現如此完整的卡拉斯獸鏈,你認為會有多少概率出現這種事情?”

    簡單的一句對話,卻將周立明以前所有的猜想證實,整場針對人類的巨大災難,都是行為性的,是刻意而為之。

    周立明呆呆地望著這個普通面孔的中年人,誰能夠想到,靠成全球三分之二人口死亡的凶手,就是眼前這個相貌不揚的人?收割者,因為他而死的人,確實是配得上他的這個名字。或者說,他根本不能稱為人,因為在他的眼里,周立明看不到一絲人的感情在,只看到了比凶獸還要發冷的眼光。

    “為什麼?這一切都是為什麼?”

    面對周立明有些失控的吼叫,收割者臉無表情地說道︰“生存,為了生存。”

    遠處傳來了喝叫聲,翅膀拍擊著空氣傳來的破空聲,還有在公路上奔跑快速前進的聲響。

    “該死,怎麼會忘記了他們?”

    听到這些聲響,不需要去刻意猜想,周立明也知道肯定是隊友們來了。以他們的速度,這點距離,十余分鐘足夠他們趕到了。可現在的情況,周立明一百個不願意他們出現,眼前的收割者,太過于恐怖了,周立明可以清晰地感應到對方身上澎湃的能量,遠在自己之上。

    收割者的能力,不可能不注意到,他下意識地做了一個舔嘴的動作。

    現在收割者,就像是一個迷團,很多問題,周立明根本無法知曉。

    最先出現的,自然是楊愉雯,她的翅膀很漂亮,率先一步出現在周立明的後面,有些氣急地說道︰“周立明,你太沒有紀律性了。”看得出來,周立明根本沒有將自己當隊長,這如何不讓楊愉雯生氣。

    周立明連回頭看她一眼也沒有,而是盯著上收割者。

    見到周立明沒有理會自己,楊愉雯有些惱火,吼道︰“周立明,你沒有听到我在說話嗎?”

    原本收割者已經搞得周立明心煩氣燥了,而楊愉雯這個白痴女人她沒有注意眼前不需要翅膀,就可以懸空在空中的人嗎?

    “你個笨女人,給我閉嘴?”周立明的吼叫,讓楊愉雯愣住了,她怎麼也沒有想到,一直都是斯文的人,竟然可以這樣對待自己。一股委屈從心中涌起,但楊愉雯的臉上,卻陡然變得發冷,她注視著周立明,隊伍只是臨時組建起來的,誰也不欠誰的,不過是利益驅使而已。

    片刻間,安豪久他們也趕到了,空中飛著的落到樓上,而地面上奔跑的,則是在樓層間攀登,很快就出現在天頂上。

    其實並不能怪他們,周立明當初也是沒有堅決,否則他們也不可能跟著來,他已經顧不得什麼了,在收割者沒有動作前,必需讓他們離開,否則以他們的能力,只有一個結果,這就是死。周立明不會懷疑收割者會不會動手,從他身上露出來的氣息,足夠說明一切。

    “你們馬上離開這里能走多遠就多遠”

    像周立明這種無厘頭的話,剛剛來到這里的人,當然不可能馬上就離開,其中一個更是說道︰“憑什麼,你又不是隊長。”

    周立明咆哮起來,吼道︰“讓你們離開就離開,否則後果自負。”他不再理會這些人,而是重新將注意力放到了收割者的身上。

    “噶噶”的怪笑,讓周立明一直崩緊的神經變得更加緊張。

    收割者兩只眼楮淡淡地掃過夢想尋寶隊的十幾個人,說道︰“很好,我為了溶入這付軀殼,花了整整三個月,為的就是了解這個世界,想看看你們人類這種卡拉斯獸的伴生因素,有什麼神奇之處。現在看來,溶合是完美的,但是缺少的,是原始卡拉斯獸基因而已。也許你們對于我們來說,是比卡拉斯獸更好的替代品,能夠讓我們的能力提高一個檔次。”

    見到包括周立明在內的人都是一副不明白的樣子,收割者不斷地發出怪笑,很冷淡地說道︰“卡拉斯的意思,在我們哪兒,和你們食物是一樣的。”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