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三百零三章 狩獵場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第三百零三章狩獵場

    抱歉,昨天清晨五點就出遠門,晚上七點才到家,對于體質很差的我來說,骨頭都散了,又累又沒有動力,碼不動,現在補回,晚上還會

    周立明不記得自己有多久沒有進入到過凶獸形態了,自從晉升七級之後,就再也沒有值得自己進入到這個形態的敵人出現。強悍的體質,不需要進入凶獸形態,也足夠硬扛七級超級戰士的凌厲攻擊,身上的每一寸肌肉,比鋼鐵還要鋼鐵,已經不足以用變態來形態。

    然而,就在剛剛,如此強大的竟然無法承受收割者一拳,這是周立明從來沒有遇到過的。

    進入到凶獸形態,其實非常的快,可以用瞬間來形容。只是呼吸的時間,一個大同小異的收割者模樣的周立明,就懸浮在空中。他捏著拳頭,上面涌動著光芒,想也沒想,就是一記光拳甩出去。龐大的能量,扭曲著空氣,如同流星一樣出現的拳頭,轟向收割者。

    “噶噶”

    收割者獰笑著,下意識地舔了舔嘴巴,說道︰“很好,不愧是卡拉斯獸皇與血族的合成體,僅僅是七級進化,就如此的驚人。”

    與凶獸基因的融合,想要百分百使用凶獸的力量,就必需要進入到凶獸形態下。周立明不需要進入到凶獸形態,擁有的力量,已經是用毀天滅地來形容,此時形態之下憤怒的一擊,看似沒有什麼,可是其中溫含著的能量,大到駭人听聞。

    收割者當然看得出來,他需要輕視周立明,可是卻很重視周立明的每一擊之力。

    但是收割者的性格,是不可能避讓的,他在獰笑的同時,整條右手臂被黑色的煙霧給包圍著,竟然是凶猛地迎了上去,重重地轟到周立明甩飛過來的光拳上。

    兩股力量陡然踫撞在一起,引發出整個天空都在顫抖著,劇烈的爆炸聲響,讓已經逃出五六公里外的楊愉雯他們都是耳朵失聰,只有“嗡嗡”的聲響。而天空中出現的白黑兩種光芒,橫掃著天空,席卷著空氣,在如此遠的距離里,樹葉像是經歷著十級風暴一樣,樹葉幾乎被掃光,枝頭斷裂。

    楊愉雯他們完全是嚇傻了,這麼恐怖的力量,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

    隔著五六公里,尚且讓他們感覺到死亡的危機,誰還敢停下來,全都是拿出自己最大的能力,奪命出逃。

    最慘的,還是鄂a市。

    兩股力量猛地壓下去,方圓兩公里內的建築物,像是受到了沖壓機的沖壓,碎裂出一條條的裂縫來。然後像是爆破作業,無數的高樓大廈像是六月天里的雪糕,瞬間溶化下去,化成了碎屑。兩公里內,像是一個碎石粉廣場,被壓得平整無比。

    可能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揚起來的塵埃,遮天掩陽,讓人視線模糊。

    空中沒有辦法借力,收割者難免被這爆炸的沖擊力給沖出數百米遠。但是在停止之後,他又是利用一個閃移,人已經是不斷地出現,眨眼就出現在周立明的面前。

    進入到凶獸形態的周立明,能力幾何倍地提升,特別是他有些變異一樣的眼楮,能夠讓速度大幅慢下來。收割者來的雖快,可是周立明卻沒有驚慌,嘶吼著迎了上去。雙方都是達到了恐怖的能量境界,相斗起來,每一次拳腳,都是帶著澎湃的能量。

    天空中沒有停歇過,全都是轟隆的爆炸聲。

    收割者確實是很強,周立明已經感覺到有一種不支的感覺,但卻不得不咬牙和收割者打成一團。

    相比起周立明來,收割者的戰斗經驗,不知道要高上多少,早就形成了一套屬于他們的戰斗方式,凶狠而有效。

    達到七級後,只要能量形成劃間,都會附帶出來,讓四周形成一個巨大的氣場。在氣場內,像是狂風暴雨一樣的肆意空間,任何物體靠近,都會被這些肆意著的能量給絞碎。周立明與收割者的交戰,就在鄂a市的上空,氣場籠罩之下,一切的東西都被絞了個粉碎,然後塵埃被卷起,竟然是在天空中形成了一個直徑數公里的塵埃區域,在數十公里外依然可以看得清楚。

    澎湃到極點的能量,自然不可能逃脫世界各國的能量監測,而這一幕,讓人矚目。

    身在旋窩中的兩人,卻像是巨大旋窩的中心點,反而是寧靜無比,只是他們還糾纏在一起,發出“  ”的聲響。每一次聲響,擠壓出來的能量,又會加劇了外負塵埃區的能量厚度,讓這個區域更加的狂暴,已經不單止是將建築物給化成粉碎,連地表里的泥土,也被掀飛,旋轉挖出一個巨大的深坑來。

    “ ”的一聲響,周立明只感覺自己的胸膛快要陷下去一樣,在對方豐富的戰斗經驗面前,維持了幾分鐘勢當力敵之後,收割者還是趁著空當,給了周立明重重一擊。

    恐怖的力量,讓周立明如同一枚炮彈,呼嘯地向後倒飛,橫穿了整個塵埃區,這才是停了下來。

    胸膛很痛,骨頭都在呻-吟,要是收割者的力量再大一些,周立明也不敢保證自己的胸骨會不會斷上幾根。現在連重型電磁炮也視為毛毛雨的凶獸形態下,竟然還如此狼狽,可想而知,對方的可怕程度,到了什麼樣的地步,完全不是周立明可以力敵的。

    周立明自認為在人類中,自己屬于站在尖峰上的一員,可是連自己也沒有辦法阻擋住收割者,這就意味著,這將是一場災難。

    收割者是外族人,在他們的眼里,人類和凶獸沒有什麼兩樣,都是同為食物,人類與他們,在他們的定義里,是獵物與獵人的關系。

    地球,在他們的眼里,就是一個巨大的狩獵場。

    直到現在,收割者所透露出來的信息,還是少得可憐,只是冰山一角罷了。

    周立明不知道他們是否真的只有五人降臨到了地球上,他們整個種族到底是怎麼樣的,擁有多少像收割者這樣的強者,又是如何出現在這里的,他們所處的位置在何方?這些周立明都不知道。人類已經探索了方圓以光年來計算的區域,均未發生有任何生物氣息,地球是屬于這一場區域中的唯一。

    僅僅一名收割者,就擁有舉手間摧毀一座大都市的能力,如果他們的種族全都是這樣的人……

    周立明已經不敢再想下去了,人類在他們的面前,脆弱到忽略不計。

    手腕上這時候傳來一陣抖動,身在風暴中心,這一個高科技集成的手表,並沒有損壞掉。具有大張力伸縮性的表鏈,讓手表並沒有因為周立明現在的形態而斷裂,還是附帶在手腕上。而傳來抖動,則證明有通信請求接入。

    在這個時刻,大敵當前,周立明原本不想接通的,但是見到慢慢從塵埃區淡出來,笑望著自己,並沒有前進一步的收割者。

    周立明完全搞不明白收割者的意思,他一咬牙,狠心接過來,說道︰“總理,什麼事”

    擁有著大量間諜衛星力量的國家,想要捕捉周立明的位置,真的太簡單了,特別是周立明還配戴著這一枚手表。恐怕現在看來,周立明不知道被多少人盯著。

    秦德剛有些苦澀,自己還想問他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倒是反而問起自己來了。其實從收到能量異變,再到確認其中一員就是周立明時,秦德剛又驚又喜。驚的是,以前他們錯誤地估算了周立明存在的可怕性,一度認為只要增加幾名七級超級戰士後,就可以壓制住周立明,現在看來,還好沒有執行壓制計劃,否則……

    喜的是,周立明的強大,似乎讓國家在世界上的位置,得到進一步鞏固。

    當然,隨之而來的就是擔憂了,不是因為周立明,而是因為此刻與周立明戰成一團的不明人物。從能量上顯示,對方的能力,並不在周立明之下。

    身在其位,自然要為整個國家著想,不管對方是屬于國家一方的,還是屬于他國的,秦德剛都不希望他們沖突起來。在這個時刻要請通信,秦德剛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勸架來的。他們僅僅是十幾分鐘的打斗,就摧毀了一座如此重要的城市,誰知道他們再打下去,又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

    周立明並非傻瓜,他如何猜想不到秦德剛的目的,可是顯然秦德剛所謂的調解,怕是要失敗了。

    人與收割者,永遠不可能調解,不是一方擊退來敵,就是一方被人當成食物給吞食掉,這種是從一開始,就處于絕對對立之上的。

    “總理,這件事情回頭再和你解釋,如果我還能夠回去的話。”周立明淡淡地說著,他盯著收割者,說道︰“我只能說,對方並不屬于地球,我們在他們的眼里,只是食物的身份。”說完,周立明就中斷了通信,事情說到這個份上,已經足夠了,足夠他們獲知他們所想知道的一切。

    見到周立明通信中斷,收割者抱著手,懸空在空中,冷漠地說道︰“你們和星盟里的家伙很象,可惜你們與他們的發展,相差了以萬年計算。但又怎麼樣,連星盟他們,也不可能阻止我們,更何況是你們地球人?”

    他默默地仰望天空,嘴角里露出一抹殘忍的笑容,說道︰“他們永遠都是一群蠢貨,只有我們永遠之後,他們才會出現。”

    這意外獲得的消息,讓周立明有一種狂喜的感覺。或許在收割者的眼里,地球已經是到嘴的食物,告訴自己這些,又何妨?在星盟的人出現前,他早就可以收拾完地球這個狩獵場,然後拍拍屁股離開,制造尋找下一個狩獵場了。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