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三百零四章 苦肉計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第三百零四章苦肉計

    周立明是狂喜,可是狂喜過後,就是一陣苦澀。

    收割者將這個秘密告訴自己,意味著什麼?這個世界上,只有死人才會真正地格守著秘密。

    自從凶獸時代到現在,周立明第一次感覺死亡距離自己是如此的近,那種從收割者身上散發出來的壓抑,讓周立明非常的不適應,甚至有些不安。身體內的血液,在這種壓抑下,不是沸騰,而是一片冰冷。

    周立明的不安,讓收割者露出一個冰冷的笑意,冷漠地說道︰“每一個狩獵場,只會有一個皇者,他是不可復制的,也是狩獵中最重要的組成部份,而我們將這一類稱為皇品,是給我們的首領享用的,你應該慶幸,你不會馬上死去,而是被冷藏,運回到星都,在盛大的慶宴中擺上餐桌。”

    “這也能稱為慶幸?”周立明無語了,左右都是死,不過是早與晚而已,這有什麼好慶幸的。

    不過周立明可不想死,他現在是無欲無求不錯,但不代表著就一定要死。世界是精彩的,周立明承認自己很留戀,他還有愛人,還沒有結婚,也沒有留下一男半女,怎麼可能舍得死?所以得到收割者肯定的回答,周立明整個人變得嚴肅起來,現在他必需要為自己的生存而作戰。

    “掙扎是沒有用的,你只是我們制造出來的產物,怎麼可能會是我們的對手?”

    收割者用特有的噶噶聲笑出來,眼楮里還是沒有一絲表情,仿佛這笑聲並不是他發出來的。在他看來,周立明能夠成長到今天這個地步,已經是超出意外了,想要反抗?誰會制造出不受自己掌控的東西來?周立明是接近自己的實力不錯,可是接近,並不代表著超越。

    周立明不是說放棄就放棄的人,他眯起眼楮,淡淡地說道︰“不試過,又怎麼會知道?”

    如同一道天空中劃過的閃電,周立明整個人消失秒內,出現在收割者的面前,骨刺向著他的小腹處刺去。將自己的能量發揮到極致的周立明,已經快到匪夷所思的地步,幾乎是消失的同時就出現,絕對不拖泥帶水。

    可是奔雷一樣的攻擊,刺到的,只是收割者的殘影,在周立明動的時候,他同樣是動了。

    同樣是閃移,一個進攻,一個閃避,一前一後連成一體。

    沒有想象中刺中目標,周立明的第一個反應不是可惜,而是能量涌動,又是再一次著閃移離開。

    周立明的影子,同樣是淡淡地在空中,在影子的邊上,是收割者揚起來的爪子,哪怕周立明慢上秒,都有被他掃中的可能。

    兩人的戰斗,往往是用秒來形容,任何人的大意,都有可能帶來死亡。

    收割者對于未能擊中周立明,同樣沒有失望,而是露出一個玩意的笑意,只有這樣,對他來說,才是有趣的,可以讓他好好地享受著戰斗的樂趣。在收割者的眼里,周立明就是一只老鼠,而自己則是玩弄老鼠的貓。他不想過快地干掉周立明,這樣沒有意思。

    相比起收割者的輕松來,周立明當然不可能輕松,全神盯著收割者的每一個動作,苦苦地支撐著。

    收割者的格斗方式,講究實用殺傷力強,配合他比周立明還要略快的攻擊速度,和他的名字一樣,絕對是一名收割者,收割著一切與他敵對的人與物。

    對于超級戰士來說,屬于無敵存在的周立明,此時卻狼狽不堪,幾次閃避之後,反而被收割者用強有力的腳狠狠地踹中了一腳。巨大的力量,再一次將周立明給踹飛,這一次不是向空,而是向著下面的地下。

    下面處處都是廢墟,被氣場震碎後的高樓大廈,無數的鋼筋交錯在一起。

    “轟”的巨響,周立明像彗星撞擊著地球,在下面的廢墟里揚起了一個巨大的塵土沖擊波。這些鋼鐵被周立明這麼一踫撞,像豆腐一樣的脆弱,連帶著扯到周立明踫撞出來的大坑里。強大的力量,硬是在廢墟里轟出一個近百米直徑大的坑來,如同一枚超級炮彈的效果。

    “咳咳……咳”

    周立明掙扎著從深坑中爬起來,身上全都是水泥渣和泥土,嘴角里再一次流出鮮血來,拼命地咳著,連吐出來的,都是一口口血水。收割者這一腳,又是最有力量的大腿出力,強悍的周立明,也感覺內髒里傳來一股股火辣辣的痛,像是要梵燒著里面的五髒六腑。

    拼命地揉著自己的胸膛,周立明不斷地吸著冷氣,真的是太狠了。

    收割者似乎對自己剛剛的表現很滿意,他出現在周立明的上空,用嘲諷的語氣說道︰“我說過,你們只配充當獵物,又怎麼能夠逃離獵人的槍口?”

    周立明狠狠地吐出一口血水,說道︰“廢話少說,再來”他猛地一踩腳,人彈射而起,在空中旋轉沖現收割者。收割者看不出表情,事實上滿意著鱗甲的情況下,根本就談不上表情,永遠都是冷冰冰的,他對于沖上來的周立明,表現出了不耐煩,吼道︰“不知死活。”

    他迎著周立明沖上去,不斷地閃移著,在空中出現又消失,然後出現在周立明的面前。

    如果不是因為周立明皇的地位,如果不是因為周立明不能隨便就殺死,收割者已經將周立明給殺死了。見到周立明難纏,收割者也怒了,他決定拿出點真實實力來,讓周立明兩人天與地的差別。他要將周立明揍成一條死狗,然後關押起來,在收拾完這個星球後,再處理周立明。

    認真起來的收割者,確實是太厲害了,周立明連個念頭也沒有,然後肚子一痛,再一次重重地砸到下面的廢墟里。

    “ ”的巨響,廢墟里再一次揚起了滿天的塵土,又一個深坑出現。

    周立明再一次劇烈地咳了起來,這一次更加厲害,肚子像是翻滾起來,中午吃的東西,全是吐了出來,痛得周立明兩眼翻白。但是周立明並沒有放棄,又是怪吼一聲,從下面不顧一切地沖上來,手中的骨刺釋放出能量,拉出一道白色光芒的殘影。

    然而,收割者的閃移,太過于恐怖,周立明才沖上來,迎接著他的,又是重重一腳。

    如此反復,收割者完全來了興趣,一次次將周立明給踹下去,而周立明又一次次爬了起來,舍命地向前沖。幾次下來,周立明渾身都是傷,墨青色的鱗甲有一些掉落,呈現出腥紅的肌肉組織來。嘴巴里吐出來的鮮血,染紅了一大片前胸,讓這些墨青色的鱗甲變得赤紅赤紅的。

    屈強無比的周立明,根本不在乎這些,他的眼楮里只有天空中的收割者。

    而收割者當然不可能眼中有一絲的憐惜,在他的眼里,周立明只是在做無用的掙扎而已,永遠不可能改變得了什麼。經歷了萬千星球走向毀滅的他,又怎麼可能因為周立明的屈強而被打動?他所殺掉的,或者說摧毀的生物,用億來計算,又怎麼會在乎周立明?

    所以,收割者總是無情地將周立明給踹下去,享受著這一種戰斗的節奏。

    也不知道是幾次,周立明搖晃著腦袋,將上面的泥碎給抖掉,又是從砸出來的深坑里爬起來,盯著天空中的收割者,怪吼一聲,又是重新沖上來。

    像這種周而復轉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動作,收割者已經麻木了,他開始有些討厭眼前這個周立明,就像是打不死的蟑螂,自己越狠,對方的反彈性越大。突然間失去了興趣的收割者,他想盡快結束這一場游戲,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去做,這個星球數以百億計的凶獸等待著他收割,不可能將時間耗在一個人身上。

    他舔了舔嘴唇,喃喃地說道︰“就我一次性解決掉你。”

    周立明還是像平常一樣沖上來,只是收割者有了變化,一個閃移,收割者出現在周立明的眼前,他揚起了異化出來的手刀,凶狠地砍向周立明的脖子,力求一擊將周立明給打昏。他對自己的速度很自信,在同族中,都很難有人比得上。

    然而,這一刻,原本精神恍惚的周立明,眼楮里卻暴出一團精光似的,整個人散發出超強的能量氣場,硬生生在收割者的眼前消失掉。

    收割者連念頭還沒有轉過來,只感覺自己的腹部一涼,似乎有什麼東西穿透了一樣,連後背心都是涼涼的。似乎沒有疼痛,但是收割者卻感覺自己的能量在這一瞬間慢慢凝固,就像是一個被人刺破的氣球,能量在一點點地流失,而且越流越快。

    他終于驚慌了,可是他發覺自己的身體被人死死地樓著,不能動彈。

    眼前原本空空如此的天空,出現了周立明冷漠的臉,上面的血跡變得更加的猙獰,他帖近著收割者的耳朵,淡淡地說道︰“忘記告訴你,我還有一個能力,就是能夠讓我所看到的東西,像一個慢鏡頭一樣。你的動作雖快,可是並不是沒有機會殺你。”

    手中的骨刺不斷地擰動著,將收割者整個肚子一處攪爛。

    收割者像是抽風著,他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會被一個自己吃得死死的獵物給殺死,他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什麼周立明一開始不利用這種能力和自己決一死戰,而是用這種自殘一樣的辦法,來降低自己的警惕性,將自己的能力放得更加低,就是為了給自己下一放松的套,好做到像刺客一樣,一擊必殺。

    收割者永遠不可能明白,人類其實是一種很危險的動物,比凶獸還要危險的存在。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