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網友上傳章節 177、黑鍋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177、黑鍋

    曹公子真名叫曹立業,他來到gd羊城涉足房地產交易,自然需要和羊城的一眾官員、衙內打好關系

    來羊城一年多,動用了家族在這邊的一些關系,還有平山市長是老爺子以前的秘書,曹立業短短一年就撈了一個多億,盡管大部分要上交給家族,但曹立業在家族中的地位也是日益上漲

    曹家家業極大,同樣的開支也小不了哪里去因為曹家立足政壇,準備沖入一流家族的行列,對下面的人要求比較嚴格,尤其經濟問題不準沾染,因此只能使用這般擦邊手段,取得足夠的錢銀支持家族壯大,曹立業不過是其中一個無法進入政壇,不得不替家族經商賺錢的庶子而已

    只不過他到了gd,想不到這里遍地都是黃金,一年多上交了一個億上去,明顯可以感覺到家族的人對他的態度生了一百八十度的改變,原本很多看不起他的,對他不屑一顧的曹家三代,也經常親熱的三哥三哥這樣叫他

    如今這個年代,做什麼都離不開錢,連當官也是一樣在東北一個縣擔任縣長的二哥,以前是根本不理曹立業的,前兩天還不是親熱無比的打電話來,讓自己投資一千萬到他任職的縣,注資盤活一家瀕臨皮革廠

    曹立業在家族中的地位越來越重要,因而才擁有足夠的底氣,不給同是京城來的康家面子,直接從他手中搶走了好幾塊地皮

    只不過讓曹立業有些沮喪的是平山一家建材公司,竟然比房地產公司為賺錢房地產公司都是有大背景,他無法上下其手,但這建材公司,應該是沒有什麼背景,才轉而做與房地產沾邊的業務,以自己的實力和背景絕對能將起連皮帶骨吞下的,這可是好幾個億的恐怖收入

    為此,曹立業還將這事通知了京城那邊讓他們幫忙查這承達建材集團公司的底,傳回來的消息讓曹公子心寒不已,一直對他支持力度十足的家族卻是嚴令他不準踫這個神秘的王鵬宇

    不過錢是賺不完的,曹立業很快就將目標對準了一塊足有十三萬平方米的地皮

    這塊地皮起拍價達七個億,最終成交價格估計能到九個億以上如此巨大的價格絕不是曹立業可以吞得下的,因此,曹立業聯合了幾個京城和羊城的衙內,準備聯手拿下這塊地,到時轉個手,一人起碼能分上幾百萬,牽頭的曹立業,是有上千萬的利潤

    只不過這些暗箱操作,絕對不能跳過主管經濟政務的韓賓奇,偏偏韓清文這省長衙內,因為電影城的股份已經賺了不少,沒有意思加入曹公子的圈子不然曹公子這一年多,利益怕還要翻上一翻

    他正準備打電話給韓清文,就算不能將他拉攏過來,也得搞好關系,免得他從中作梗

    正所謂強龍不敵地頭蛇,曹立業還不能算是強龍最多只是一條過江蛟龍,在gd這地方,還有許多衙內官商靠房地產這行業營生的,其中不乏和曹公子相當的對手,一旦引起韓清文的不滿,轉而支持對方,曹立業就算能拿下這地皮,最終的收益也不會多,甚至沒有人敢接手,恐怕這一塊地的保證金、銀行貸款利息等就能將曹立業拖垮

    想不到,韓清文反而主動的給曹立業打來電話,約他到江豪夜總會見面,有要事跟他說

    曹立業心中奇怪,不知道韓清文為何突然找他,不過正好他也有事和韓清文商量,便馬上笑著應承下來,帶著兩個貼身保鏢開著一輛瑪莎拉蒂的三叉戟跑車到了江豪夜總會

    在迎賓小姐帶領下到了約定的房間,曹立業奇怪的現這只是帝豪的一個普通包廂,里面只有韓清文一個人,靜悄悄的連大屏幕的液晶電視、音什麼的都沒有安,女伴或者陪酒小姐都沒有在

    他看到韓清文一臉凝重的樣子,身前的酒杯都是空的,不禁有些奇怪的坐了下來,給自己和韓清文倒了杯路易十四,笑著問道︰“韓少,怎麼今天突然喊我到這里來?就韓少一個?”

    曹立業其實年紀不大,只有二十四五歲,比韓清文還要小一些

    韓清文忽然嘆了口氣,淡淡說道︰“曹少,我看你還是快點回去京城好了”

    曹立業臉色略微一變,到了唇邊的酒杯放了下來,沉聲說道︰“韓少這是什麼意思?莫非曹某人擋了誰的道?”

    韓清文苦笑一聲說道︰“曹少不要誤會,只是你留在這里,怕有性命危險,到時我們可不好跟曹家交代”

    曹立業眼楮一眯,看著韓清文,半晌才說道︰“為什麼我留在這里有性命危險,誰想要對付我?”

    韓清文哼了一聲,聲音也重了起來︰“曹少莫非不知道王家和我們韓家的關系,為什麼還要如此行事?這也太不地道了不但想吞下承達,甚至還派人擄走承達的總經理,要不是看在曹家和我們韓家平時也有些往來,我還不願當這個惡人叫你離去”

    他根本不給曹立業說話的機會,馬上接著說道︰“王鵬宇不知道我們的關系,並沒有隱瞞我,據我所知,他已經了話讓你離不開gd,你再不走,恐怕沒有人能護得住你”

    曹立業臉色一寒,冷聲說道︰“好狂妄的小子就算在京城,也沒有幾個人敢這樣對我說話,他就不怕我曹家的報復?我這兩個保鏢,可不是用來給人看的”

    “韓少,這個王鵬宇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和你們韓家關系這般深切?”他目光凌厲的看著韓清文

    韓清文不用給曹家多少面子,他們韓家的實力也不弱,淡淡說道︰“兩個暗勁武師而已,王家的老爺子可是化境宗師,你問問他們,若是遇到化境宗師,能擋得住對方一招不”

    “何況,王鵬宇可是擁有犀利術法的玄門之人,我不知道曹公子知道玄門之事不,我也是這兩年父親擔任省長之位後接觸到這些機密之事,間接知道的這些玄門之人,有的是法子讓你死得不明不白,甚至還不用親眼看到你,隔著數十里就能取你性命”

    曹立業倒吸一口冷氣,兩個暗勁道行的保鏢時刻跟著他,自然從他們口中听說過化境宗師的厲害

    而且前不久,家族傳給他的資料,甚至還有一些匪夷所思的圖片,是剛剛在大理那邊叢林生的事情,要不是曹家在軍隊勢力深厚,也得不到這機密的圖片據說還有錄像的,只是曹家在軍隊的人,也不敢冒險的拷貝出來

    一拳就能打碎磨盤大的花崗岩石,甚至隔著數米凌空打碎的,還有Js寶潭市哪里,此人便是連沙漠之鷹都打不傷,就算韓清文不說,曹立業也知道王鵬宇的可怕

    如此一個神秘而強大的家伙竟然了話要他離不開gd,別說是他,就算是一方大員,恐怕也要嚇得睡不了覺

    最要命的是,曹立業只是想過而已,根本沒有真正付之行動,如果韓清文沒有騙他,他這是硬生生的替人吃死貓

    堂堂曹家的三公子,向來只有他給人吃死貓的,而沒有幫人家吃死貓背黑鍋的道理

    他正要跟韓清文說這事,忽然間只覺得心口一陣絞痛,仿佛有什麼東西在叮咬絞纏自己的心髒,胸腔之中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蠕動著,不禁嚇了一跳,顧不得和韓清文說話,連忙解開領帶,扯開自己的胸口一看,臉色頓時青白一片

    韓清文看到他這樣,奇怪的說道︰“曹少,怎麼了?”

    曹立業臉色急變幻幾下,煞白著臉指著胸口結結巴巴的對著韓清文說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該死的怎麼會出現一塊黑斑的?”

    “不就是一塊胎印嗎?”韓清文心中也是吸了口冷氣,臉上卻是露出莫名其妙的神色問道

    曹立業忽然想起韓清文剛剛說的王鵬宇擁有犀利術法,可以數十里外取人性命的話,頓時嚇得整個背都濕透了,一把抓住韓清文的手︰“不是以前我胸口沒有黑斑的一定是那個王鵬宇下的毒手麻痹的,我根本沒有做過這些事情,肯定是有人嫁禍我”

    越是有權有勢的人越怕死,曹立業正值青春年少,剛剛才在家族中加重了份量提升了地位,前途一片光明,怎麼舍得這樣死得不明不白,就算以後曹家真的有能力給他報仇,對曹立業來說也是沒有任何用處的

    他急聲說道︰“韓少真的不是我做的,你和王鵬宇那麼熟,快打電話給他,告訴他真相”

    就是這幾句話,曹立業就感覺到心口一陣氣悶,仿佛血液都供應不起來,里面蠕動的感覺越猛烈,仿佛要將他整顆心髒擠碎一般,差點沒把曹立業嚇得魂飛膽喪

    王鵬宇的血虱蠱蟲,在韓清文見到曹立業的時候,悄悄的進入了他的身體里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