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網友上傳章節 188、寄生蟲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188、寄生蟲

    見到司徒月的時候,王鵬宇差點認不得她了

    盡管原來司徒月皮膚算不上牛奶那樣的潔白無暇,但露出外面的皮膚也是健康的小麥色,還是偏白的小麥膚色,如今卻是黑得亮的,除了牙齒還是潔白如故,簡直就是一個棕色人種的美女

    而且,她衣服遮蓋不到的手背手腕、頸部等都有許多細小的傷疤,甚至臉頰都留下了一條兩三厘米的淡淡疤痕,少了女人的嫵媚,多了多的肅殺氣息,真正成為一個身經百戰的精銳女軍人

    王鵬宇是在一間野雞小旅店見到司徒月的這些旅店由郊外農房改造而成,低矮髒亂,只要十塊錢就能住上一天,也是煤礦工人的買春地點,那些兼職或者專職的廉價妓女,二三十塊錢就能陪你玩上一整晚,空氣中到處充斥著腥腐和男女體液散出來的古怪氣息,是市區璀璨霓虹燈無法掩蓋的陰暗角落

    王鵬宇想不到司徒月會躲在這樣的地方,第一眼看到司徒月,見她皮膚黝黑,第二眼的時候卻是嚇了一跳,在她黝黑皮膚之下,竟然隱藏著濃烈到極點的凶煞之氣,黑沉沉的,在王鵬宇這些懂曉望氣的玄門術士眼中,使得她棕黑色的皮膚是漆黑透亮

    幸好這凶煞之氣不在司徒月的印堂之地,應該是殺人太多引來的煞氣,如今血氣旺盛還沒有什麼一旦日後身體虛弱,血氣不足,很可能就會爆出來就算一直沒有問題,時間長了,總會影響到她的氣數,沒有特別機緣,或者鎮壓氣運的器物在身,司徒月以後下場不會好到哪里去

    王鵬宇苦笑一聲︰“兩年不見,你跑去非洲做什麼,怎麼煞氣如常濃烈該殺了多少人?”

    司徒月臉色陰沉,警惕的朝房間外面看了一下,隨後關上門,插上木質房門的門閂,看著王鵬宇,遲疑了一下才說︰“到非洲執行一個秘密任務,離開之前炸毀了一個礦藏,大概四五百人被埋在數百米深的地下估計是救不回來的”

    王鵬宇張大嘴巴倒吸一口冷氣,他自己殺了十來個人的,甚至還包括黑虎滅殺的幾個車匪,已經覺得手上染了不少的血腥,但和司徒月這個沉默寡言的女子相比,自己簡直善良得乖寶寶似的一次活埋了數百人,真是大手筆,怪不得煞氣濃烈得整一件凶煞法器似的

    “什麼秘密任務那麼厲害,竟然要數百人陪葬?”王鵬宇忍不住問了一句

    不過他很快就反應過來︰“呵呵,你不用說了既然是秘密任務,自然是不能隨便告訴別人的”

    讓王鵬宇出乎意料的是,司徒月淡淡說道︰“其實也沒有什麼我現在已經不是軍人了,一些不是需要嚴密保守的事情告訴你知道也無妨”

    她對王鵬宇十分信任,盡管這事情是不能隨便告訴別人的,還是說道︰“我這次到非洲要和美國的人爭奪一個級礦藏,具體是什麼礦我也不知道,上面只是說了,就算無法佔領這個礦,也要設法炸毀,不能讓美國人輕易開采”

    王鵬宇皺眉說道︰“你現在不是軍人?怎麼回事?”

    司徒月忽然嘆了口氣︰“沒有什麼,這次行動不能暴光,包括那些美國特種兵也是一樣我們出國之前銷毀了所有的身份檔案,現在我就是一個黑人,沒有身份證,什麼都沒有,國家也不會承認我們的身份因為這次殺了不少人,我們在非洲那邊的雇佣兵都基本被滅了,不得以才潛回國內”

    “以後再跟你說,你先看一下我同伴,看能不能救回來他被非洲土著的毒表所傷,體內感染了許多寄生蟲,現在昏迷不醒,因為救我才變成如今這樣的,能救的話希望你盡力而為”

    王鵬宇順著司徒月的目光往那張簡陋的木板床看去,一塊油黑骯髒的被子蓋著一個魁梧的身體,里面的人接近一米九的高度,被子無法蓋著他全身,露出外面的一雙大腳浮腫充水,呈現出人的蒼白之色,就好像一具尸體在水中泡了兩天似的

    一股腐爛樹葉的氣味傳入了王鵬宇的鼻孔里面,又有點像墨汁的腥臭

    王鵬宇皺眉的走近木床,掀起薄薄的被子一看,只見此人頭糟亂,臉上縱x橫錯落的布滿十幾道傷疤,臉頰浮腫,幾條粗大的傷疤就如淡白色的蜈蚣趴在他臉上似的,極為猙獰可怕

    在頸部的地方,慘白色的皮膚底下有一條條蔓藤似的黑色筋絡,甚至能看到里面黑氣流轉涌動,怪異非常

    此人穿著一件淡灰色的帆布沖鋒衣,肚子部位是高高鼓起,仿佛十月懷胎一般,胸部一動不動,看不到任何呼吸的起伏

    如此一個人,怕送去任何一間醫院,都會被下了死亡通知書,估計沒有什麼醫院敢動手醫治他,即使在王鵬宇眼中,他的生機也去了八成,生氣幾乎淡得看不到了,和死人沒有多少區別

    估計司徒月叫王鵬宇過來,也是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念頭

    王鵬宇苦笑說道︰“這人已經死了大半,你到這里多久了,怎麼不一早送他去醫院?”

    司徒月搖頭說道︰“我們的身份不能暴露,不能到醫院去這次冒險回來國內已經引來不少麻煩,甚至有美國的殺手和非洲那些土著凶人跟到這里來,我好不容易才擺脫他們的”

    王鵬宇想不明白,司徒月為什麼肯做出這樣的犧牲,就算死在非洲,也是無人知曉,不過並沒有多說,只是淡淡的點頭說道︰“我盡盡人事,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如果早點找到我還好,現在太晚了”

    他嘆了口氣,接著道︰“他中的神經毒素已經侵入了身體的各處,體內染上了許多中寄生蟲和細菌,開始感染蟲卵基本都孵化出來,產下了數以百萬計的蟲卵幸好他武功底子不錯,昏迷之前也運使內勁護住了心脈和腦顱這兩處重要地方,不然早已經死掉了”

    “要是再晚上一天,此人體內五髒六腑就會徹底的腐爛,只能將其焚燒化灰,不然一旦尸身破裂,里面的細菌寄生蟲等散逸出來,甚至可能引起可怕的疫情,我們的人種和非洲的人種有些不同,對這些非洲本土的寄生蟲和細菌,抵抗力是遠遠不如他們的”

    對王鵬宇來說,能否治好這家伙,對他的醫術來說是一個極大的考驗

    他從背包里面拿出裝有金針的香檀木盒子,還有好些裝有各種藥丸的玉石小瓶子,另外有裝著蠱蟲的竹筒等

    做好準備之後,王鵬宇手指輕輕一劃,就將那男子的沖鋒衣給劃了開來,露出里面黑氣流轉,肚皮胸腔里面不斷有東西涌動著的蒼白身軀

    王鵬宇眼楮寒芒一閃,竟然燈泡一樣出豪光,死死的盯著男子的胸腔,右手在香檀木盒子一拂而過,十根金針就夾在他指間

    每一根金針都微微顫動著,不過王鵬宇並沒有馬上出手,最後金針出嗚嗚的低沉聲響,因為激烈的顫動而熱紅,變成了燒紅的鐵絲一般,王鵬宇這才手腕一揚,赫然使出了剛剛才領悟不久的續命針法,十根金針滋的一聲,幾乎同一時間刺入了此人的胸腔之上,眾星拱月的將心髒要害給圍了起來

    隨後王鵬宇如法所施,十根金針插入了男子的咽喉、腦門,看得邊上的司徒月心驚不已,那通紅熱的金針,刺入腦中,難道不會燒壞人的腦袋?

    王鵬宇運使續命針封住男子的要害,現沒有出現什麼異常,略微松了口氣,先是將一顆五毒保心丹放入他的口中,用內勁化開,逼如他的咽喉胃部,拿起裝著血虱蠱蟲的竹筒,淡淡說道︰“此人中的神經毒素應該是非洲獨有的黑寡婦樹的汁液,不過問題不大,真正麻煩的是他體內就要徹底孵化爆的數百萬寄生蟲卵”

    “任何群落生物、包括這些細菌寄生蟲,都有領地意識,我使用以毒攻毒之法,將這蠱蟲之毒引入他的身體里面,這些非洲的寄生蟲應該會抱團的將蠱毒滅殺,免得外來的蠱毒影響後代的孵化”

    “我會用藥物等增強蠱蟲毒性,迫使這些寄生蟲聚集成團,要是這人的身體能承受得住它們的較量,支持到寄生蟲和寄生蟲的釋放出來的毒素聚集一起,我就能運功將寄生蟲取出來,到時再用藥物給他清除細菌病毒等”

    這血虱還是章靜蕾現之後,實在無法忍受猙獰恐怖的巨大血虱日夜呆在她身上,才讓王鵬宇取走的,王鵬宇不得不留了兩個開光掛飾和翡翠戒指給章靜蕾,將這血虱蠱蟲收了回來

    他並沒有急著動手,看了一下章靜蕾,沉聲說道︰“你去找個鐵盆和煤炭回來,生好火,等下要用到”

    章靜蕾點點頭,出去不多久,就帶了一個洗臉的鐵盆和十多斤煤炭回來這里到處都是煤礦,只要有錢,便是十噸百噸都能買得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