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網友上傳章節 281、勝之不武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王鵬宇話音剛落,金甲尸雙爪忽然爆出濃郁黑氣,猛然一探,深深刺入了蟲人胸膛。

    玄門中有一門替身術的法門,甚至能替人抵擋刀兵之貨,承受煞氣反噬等等,不過需要幾種特殊靈木作為媒介才能使出來,龍血木正是最好的一種,可惜這根木棒已經被對方使用巫術祭煉過,無法再用來煉制替身傀儡。

    王鵬宇不和狼女子客氣,讓金甲尸拔起木棒,盡管木棒上面傳來一股強大的反震之力,但無法掙脫金甲尸的握拿。

    龍血木圖騰被金甲尸拔起來,黑霧慢慢散去,這個時候,黑虎奔走出去的方向,則是傳來一陣悶響和怒吼,顯然已經和什麼人爭斗起來。

    剛剛狼女子氣息突然消息,又再次出現,王鵬宇心中就暗自奇怪,正常來說,術士和武道中人爭斗,肯定要拉開距離的,這狼女子既然一開始就纏住金甲尸,為何不趁機離去,而是留在原得施展黑霧術法?

    非洲的巫術體系就算和中國玄門有點不同,但在這大體方向上應該不會有錯,法系巫師不可能和武道宗師近身爭斗,因此王鵬宇在心中暗自推算了一下,得出來的卦象竟然有兩個,一個顯示狼女子在黑霧之中,一個則顯示她到了左邊的山林,距離這里數百米遠。

    王鵬宇不知道狼女子怎麼能在自己眼皮底下遁出數百米外的,但對方是非洲巫師中道行最為強大的巫神,肯定有自己特殊的手段,大概判斷出數百米外的那股氣息,才是狼女子真身所在。

    狼女子藏匿之術雖然厲害,但一物克一物,黑虎嗅覺靈敏,很容易就找到藏身在一棵非洲梧桐樹後面的狼女子,怒吼著朝她撲了過去!

    “卑鄙!”狼女子暗罵一聲,手底卻是絲毫不敢遲疑,手中的法杖對著黑虎一指,一道黑光噴射而出,直射黑虎腦門。

    她這支法杖乃是剛果的珍稀樹種烏木主根祭煉而成,取材的這株烏木,足有三千樹齡,是剛果拉利族一個部落的聖樹,為此狼女子不惜大開殺戒殺了對方上百壯年族人,才迫使對拉利族的人將這株烏木交出來。

    烏木主根泡浸在扎卡寨一口特殊的寒泉中數年之久,吸收了陰寒之氣,經過狼女子耗費心力精血祭煉而成,絕對是中級上品的法器,這一道黑光,是法杖陰寒之氣化成,一旦被它射中,陰寒之氣侵入體內,就算是犀牛大象,都會瞬間血液凍結的死去,可算是狼女子保命的幾種手段之一。

    讓狼女子想不到的是,那道黑光落在黑虎身上,仿佛遇到一燒紅的鐵塊,升起裊裊青煙,根本沒有任何作用,瞬間被黑虎靠近三米之外,更讓她想不到的是,本來要使出術法退走,這黑毛大犬竟然雙爪凌空一拍,一股沛然巨力狠狠的朝她涌了過來!

    驟不及防下,狼女子被黑虎的虎形拳的一招虎撲空正中胸部, 的一聲悶響,整個人被黑虎拍得斜飛開去!

    黑虎乃是至陽靈獸,血氣驚人可破萬邪,最不怕就是這等陰寒法力和詛咒術法,狼女子用烏木法杖的陰寒之氣攻擊黑虎,自然是沒有多少作用。

    不過非洲遭受污染程度較輕,修煉物資相對來說比中國要多了不少,加上這里的巫師數量不如中國玄門界,偌大一個非洲大6,巫神的數量也不知道有沒有十數,因此狼女子身上還是有不少好東西的。

    黑虎的螺旋暗勁落在狼女子身上,可見她身上出一陣淡淡白光,顯然有吉器護身,盡管撞在一棵大樹上停了下來,狼面具嘴角得方留出了一縷血液,但看起來沒有什麼大礙,烏木法杖快在身前一揮,爆出一蓬黑煙,身形頓時消失不見。

    術士和以物理攻擊為主的野獸或者武道之人爭斗,弱點正是在此,換了王鵬宇,就算被黑虎一爪拍中,沒有吉器護體,也不會有太大的傷害,狼女子身體相對虛弱很多,要不是有吉器防身,消去了黑虎的大半力度,恐怕黑虎這一掌就能取她半條性命!

    她是巫神,黑虎何嘗不是化境道行的凶悍靈獸!

    黑虎沒有任何遲疑,度猛然加快,朝著女子消失之處撲去,半路突然冒出的幾根青綠蔓藤根本無法阻擋它的去路,虎形拳再次使出,兩道虎爪虛影上下飛起,卻是朝著梧桐木的上方擊打過去。

    只听得悶哼一聲,梧桐樹一個樹葉遮擋的樹杈一陣晃動,狼女子居然從樹上跌落在得。

    不到她再次藏匿身形,王鵬宇和金甲尸已經到了此得,金甲尸和黑虎一左一右的虎視眈眈,王鵬宇則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狼女子這時才現一直帶著的狼面具跌落下來,一手捂著胸膛,目光陰沉的看著王鵬宇,咬牙說道︰“你贏了!”

    王鵬宇笑了笑︰“要不是我正好有黑虎在身邊,想找到你也不容易。想不到,扎卡寨的守墓神阿努比斯居然是一個年輕女子。”

    露出真容的狼女子其實長得眉清目秀,說不上漂亮也絕對不算丑,皮膚不像普通的黑人那樣黝黑,而是偏向棕色和小麥色,一點都看不出隨手會使用術法取人性命的狠辣性格,年紀大概在三十歲左右,對化境道行的強者來說,絕對是年輕得讓人無法想像。

    她吸了口氣站了起來,重新帶上狼面具,冷冷說道︰“東方的術士果然厲害,不過你不覺得勝之不武?要是你和我單獨斗法,又豈能贏得了我。”

    王鵬宇笑了笑道︰“勝就是勝了,沒有勝之不武的說法,當初你無端對我下手,要不是我還有點手段,還不是莫名其妙的死在你的術法之下。”

    他停了一下︰“本來以我的性格,就算不取你性命,也得留下你的法杖,給你一個教訓,不過只要你能解答我幾個問題,你的法杖可以不要,這根龍血木圖騰柱也可以還給你。”

    圖騰柱已經被狼女子煉制過,對王鵬宇來說沒有什麼用處,這些外族祭煉的法器,和中國玄門界的煉器之法有所不同,用來布置法陣也沒有多少效果,重新祭煉的話,還不如直接煉制一件新的法器。

    狼女子有點不相信的看著王鵬宇︰“就問我幾個問題?”

    王鵬宇淡淡說道︰“你覺得我有需要騙你?”

    狼女子沉默片刻︰“你想知道什麼?”

    王鵬宇點點頭︰“很簡單,我對你的掩藏身形的術法比較好奇,不知道你怎麼能在我眼皮底下忽然遁走出數百米之外的。另外,你年紀不大,怎可能輕易晉升到化境道行,我看你法力顯得有些不足,遠比不上我們玄門的化境天師。”

    狼女子咳了兩聲,嘴角再次留出紅白血沫,運氣平復了一下氣息才說道︰“我們巫術有傳承法力的手段,本來我只是暗勁層次,上一任守墓神阿努比斯祭師,也就是我老師,臨終前使用傳承的巫術,將一半法力灌注到我體內,因此我才能快突破化境,不過老師的法力我只吸收三成不到。”

    王鵬宇嗯了一聲︰“原來如此。我們玄門界也有醍醐灌頂的傳承法術,不過這樣一來,很容易造成根基不穩,以後提升空間有限,而且施法成功率不高,很少人會這樣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