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網友上傳章節 280、召喚術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面對狼獸女子的詢問,王鵬宇笑了笑,很老實的說道︰“說不上報仇,主要還是想見識一下你們非洲巫神的術法手段.)”

    狼獸女子看了一下金甲尸和黑虎,眼中閃過一絲驚疑之色,隨後點點頭︰“原來如此,你讓人通知我便行了,為何出手傷我族人?”

    王鵬宇知道這女子絕對不像表面看來的那樣好相處,自己可是親眼看到她施法殺人,甚至連自己這個旁觀之人都不放過,要不是自己還有幾分手段,恐怕全身法力都被她吞噬干淨了。

    他笑了笑道︰“他們不像你會說我們的語言,只能采取最直接的方法。據說你們扎卡寨極為封閉,不與外人來往,怎麼懂得漢語的?”

    狼女子沉默片刻,才說道︰“我師尊曾經到過你們中國.不單是我,實力強大的巫神、魔法師等,基本都是懂曉漢語的。你們中國玄門術法玄奧高深,理論體系完整,研究你們的術法、五行生克體系等,對提升我們的實力有很大好處。”

    “其實我們這些人,都有著一個共同的等級體系,就是你們中國的明勁、暗勁和化境層次劃分。”

    狼女子的話不禁讓王鵬宇有些意外,原來不單是他要找國外的化境強者取經,這些外族強者同樣要跟中國的玄門術士學習。

    不過想了一下,王鵬宇也釋然,就好比英語成為國際語言一樣,只是因為當初的英國強大,被稱為日不落帝國。語言自然流傳得廣,而美元成為國際貨幣,也是基于美國的強大經濟、軍事實力,在武道、玄門中,中國當之無愧是世界法術界的領頭羊。這些外國強者懂得漢語也就不意外了。

    也是因這樣,美國的大巫師艾麗奧茲和她凱琳娜老師,化境道行的血靈大巫師都懂得漢語。

    王鵬宇沒有和狼女子再說什麼,他不是來談感情拉關系的,隨後淡淡說道︰“在下時間有點緊。就不與你多說了,讓在下見識一下非洲巫神的術法手段吧。”

    狼女子眯著眼楮,並沒有急著動手︰“你一個?還是和那金甲尸、黑犬一起動手?”

    她閱歷不淺,對中國的玄門界有過研究,已經看出金甲尸的來歷,要不是受人操控的僵尸,如此一個實力強大的強者。怎麼會垂手低眉的甘心站在他人身後。

    同樣,就算黑虎收斂血氣,落在她眼中,也能看出黑虎的不凡,起碼能收斂氣息的猛獸。就絕不是尋常猛獸。

    王鵬宇搖頭道︰“既然是較量術法,自然是一對一,要是不敵閣下,黑虎再上也不遲。”

    狼女子點點頭︰“好!也讓我見識一下東方國度的玄門高人的手段!你們退下!”

    她後面一句是用土話對四個半裸女子說的。

    雖然這幾個女子實力都不弱,全部是明勁巔峰,但在化境強者的爭斗層面。便是術法的余威都承受不起。

    王鵬宇卻是笑道︰“不是我,是他!”

    他指了指金甲尸,絲毫不覺得用更靠近武道宗師的金甲尸應付擅長巫術的狼女子有什麼不好意思。

    “他?”狼女子眼中閃過一絲憤怒之色。

    王鵬宇再次補充了一遍︰“不錯。是他。”

    中國因為修煉武道的人更多,雖然化境武道宗師數量比不上玄門天師,但中層的暗勁武者和明勁武者,數量是完暴玄門術士的,畢竟武道比術法更加容易入手,習武之人的基數遠出修煉術法之人。[]

    正因這樣。國內的玄門術士,雖然以術法為主。很多也兼修武道,強健自身,不然遇到武道中人,驟不及防下很容易吃虧。

    而外國的那些巫師、魔法師則是不同,尤其是魔法師,盡管法力強大,自身大多十分孱弱,遠比不上中國玄門之人,王鵬宇讓金甲尸這化境道行的異物和擅長巫術的狼女子近距離的比斗,自然是在“欺負”對方。

    只是在這個世上沒有絕對的公平,王鵬宇和黑虎不聯手而上已經給了她面子了。

    狼女子還想說什麼,金甲尸已經面無表情的從王鵬宇身後走了出來,雙手微微張開,尖銳的金色爪子閃爍著令人心悸的寒光。

    非洲的巫師修煉體系和國內的玄門有很大的不同,王鵬宇摸不清對方底細的時候,肯定不會輕易冒險,有時揣摩研究對方的術法手段,不一定要自己出手,金甲尸其實就是王鵬宇的分身,讓他上陣和王鵬宇自己上去沒有區別。

    而且以金甲尸對術士的壓制效果,狼女子肯定不敢保留什麼手段,逼她使出壓箱底的術法,反而對王鵬宇研究非洲巫師的術士體系有更大的幫助。

    狼女子也知道如此道行的術士絕對是心智堅毅之人,不可能三言兩語就讓對方打消主意,當下也不再多說,看到金甲尸氣勢滔天的朝著自己逼來,散出來的驚天陰尸死氣在狼女子眼中,簡直就是一團濃烈的黑霧,要是被這家伙所傷,利爪獠牙蘊含的尸毒和煞氣也足夠讓她吃一壺的。

    她手中握著一根黑烏烏的樹根狀法杖,臉色微變之下法杖在地上一頓,身形忽然模糊起來,瞬間就退後了十數米外,跟著口中出一聲古怪嗚鳴,法杖噴出一股黑氣,地上的枯枝敗葉居然沙沙的聚攏起來,瞬間出現了一個樹葉形狀的獵豹,凶狠朝金甲尸撞了過去!

    非洲巫師以咒術為主,偏偏金甲尸血氣強大不吃術法,就算狼女子有威力驚人的術法手段對付他,這樣短促的時間也難以施展開來。

    王鵬宇對付那吞金靈蛇,可是預先做好了許多準備,布置了幾個大型法陣,費了好大功夫才斬殺了這條尋常術法無效的恐怖凶物,金甲尸血氣和肉身都比不上吞金靈蛇,也不是隨便低級的咒術和攻伐法術可以傷到的。

    王鵬宇見到狼女子法杖一頓就退後十數米,度之快簡直瞬間移動一般,不禁眼楮一亮,等看到狼女子施法度無比驚人的召喚出一頭樹葉豹子,又是吃了一驚。

    這樹葉豹子,和中國玄門的撒豆成兵剪紙成人有點類似,不過撒豆成兵剪紙成人還是要經過祭煉的符咒和法豆才能使出,而狼女子只是法杖一指,就能瞬間召喚出樹葉豹子,看起來要比撒豆成兵更加高明。

    而且看樹葉豹子的實力,也是不弱。

    當然,這也是因為狼女子道行極高的緣故,中國的撒豆成兵,是比較簡單的術法,暗勁道行的術士都能輕易使出來,換了化境宗師,親自祭煉的法豆和紙人符,威力肯定要強上許多的。

    金甲尸悶聲不吭,直接和樹葉豹子撞在一塊, 的一聲悶響,樹葉滿天飛濺,遮擋視線,王鵬宇心中微微一愣,忽然間失去了狼女子的氣息,不過很快又感應到她位置。

    金甲尸是受王鵬宇的驅動,因此也是停了下來,不知道該往何處追擊對方。

    渙散的樹葉很快又形成了豹子形狀,前爪帶著呼嘯之聲朝金甲尸後背拍來,看力度居然相當于暗勁武者的威力。

    金甲尸隨手一爪震碎樹葉豹子的利爪,不過王鵬宇能感覺到樹葉豹子並沒有外表看來的那麼孱弱,體內有一股陰冷黑氣維持樹葉豹子的形態,就連王鵬宇都搞不明白這狼女子是怎麼能讓柔軟的枯枝敗葉組成一只仿佛岩石般堅硬的樹葉豹子。

    等枯葉再次組成樹葉豹子,不再遮擋視線,王鵬宇才現原來狼女子立足的地方,忽然生出一團數十米方圓的黑霧,就連他的法目都看不到黑霧之中的情況。

    與此同時,四周林木間傳來沙沙聲音,竟然再次撲出了三頭詭異的召喚生物,一頭是碎石組成的石獅子,一條樹根青藤纏繞而成的蟒蛇,還有一個全身都由蟲子組成的蟲人。

    王鵬宇微微點頭︰“原來是召喚系的巫師。”

    四只召喚異物組成的四象法陣,將金甲尸圍了起來,果然如狼女子說的,她們也研究過中國術法,這四象法陣,絕對是中國玄門界的奇門遁甲法陣。

    不過王鵬宇也看出來,支持這四只召喚異物的是黑霧中散出來的黑氣法力,消耗絕對要比金甲尸大得多,王鵬宇想研究清楚召喚獸的能力和法力運轉方式,倒沒有急著強行破陣而出。

    狼女子和金甲尸近身戰斗,忽然使出如此法術就能暫時困在金甲尸,脫身離去,手段甚至比中國玄門界的人更加高明許多,讓王鵬宇嘖嘖稱奇。

    雖然幾頭召喚獸的實力比較普通,但可以不斷重組,用來纏住敵人,或者對付人數眾多而實力尋常的敵人極為有效。

    狼女子法力其實並不是很強,王鵬宇能看出她的實力很大一部分是依仗手中法杖,估計和自己的天譴一樣,都是品階不低的法器,照這樣消耗下去,估計狼女子是不如金甲尸持久。

    不過王鵬宇來這里並不是為了看狼女子召喚獸的表演,這召喚獸看起來強大,其實算不得什麼,絕不是狼女子的壓箱底手段。

    他看了片刻,忽然冷哼一聲︰“閣下還是使出真正的手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