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網友上傳章節 286、放血 (求月票)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王鵬宇接到消息,隨後就打電話97ks.net給唐家駿了解了一下情況.)

    原來和雷大同等人生沖突的是英國來的客商,還是平山市長親自拉來的投資,正在平山考察投資環境。

    盡管派出所的人知道雷大同等和上面的人也有點關系,但出了這個的事,也只能公事公辦,將雷大同等十幾個參與斗毆的人都鎖了回去。

    王鵬宇沉吟說道︰“那些英國人呢?”

    唐家駿遲疑了一下,才說道︰“都在酒店,還說要找英國大使館出面,好不容易才安撫下,一定要我們嚴懲暴徒。”

    王鵬宇皺眉問道︰“他們都沒有關起來?”

    唐家駿解釋說道︰“雖然還不清楚怎麼會起沖突的,不過圍觀的人都看到是大同他們先動的手,而且……而且新來的市長是京城人,這些英國客商是他親自拉來的,倒不好將他們拘留起來。”

    “我會讓人照顧大同他們的。本來這自是普通的斗毆事件,沒有什麼大問題,偏偏一個英國人摔倒的時候腦袋磕了桌子,到現在還昏迷不醒,要是出了人命,可就是大問題,阿宇你醫術高明,能不能到醫院看看那客商是什麼情況。”

    王鵬宇想了想︰“也好,他現在在哪里?”

    國內崇洋媚外的陋習一直沒有改變多少,王鵬宇沒有心思糾葛這個問題。只要那個英國人沒有事。就算新來的市長怎麼難,有唐家駿從中周旋,應該不會有太大問題。

    “就在市醫院,要不我過來接你?”

    這件事生在平山,一旦成為國際糾紛,對唐建業肯定也是有影響,因此唐家駿也不敢等閑視之。

    王鵬宇搖頭道︰“不用了,你在市醫院等我好了。我現在就過去。”

    柳玉倩這時听到動靜醒了,輕輕的摟著王鵬宇腰間,迷迷糊糊的問道︰“阿宇。你要去哪里?”

    王鵬宇摸著她小腦袋,將她的手臂放回被窩里面,低聲說道︰“沒有什麼,我去市醫院一趟。你繼續睡。”

    柳玉倩昨晚喝了點酒,她酒量極差,這時腦袋還是昏昏沉沉的,聞言點點頭,跟著又睡了過去。

    王鵬宇開車到了市醫院,聯系上唐家駿,直奔手術部而去。

    唐家駿已經找來了市醫院的院長,三人到了手術部的辦公室,王鵬宇現有十幾個白大褂在討論研究著什麼,章三泰這個中醫部的分院長也在這里。另外還有幾個穿著西裝的中老年人,看起來都是政府的人,唐家駿的父親唐建業同樣到了這里。

    兩個臉色陰沉的英國人正坐在會議台的一邊。

    顯然唐家駿已經給唐建業說過請王鵬宇到來的事,一入辦公室,就對唐建業說道︰“爸,阿宇來了。”

    唐建業是一個充滿威嚴的清 老人,但相貌稍嫌老邁,看起來足有五十歲。

    他知道王鵬宇醫術高明,不過沒有立馬介紹英國人的情況,而是對王鵬宇點點頭︰“阿宇。這位是張市長。”

    王鵬宇看那張市長有些眼熟,不過應該沒有見過的,心中不禁有些奇怪。

    張市長帶著一副金絲眼鏡,看起來十分斯文,一副知識分子的模樣。比唐建業年輕許多,大概就三十五六歲。如此年紀就能成為平山這地級市的市長絕對不容易,聯想到他京城人的身份,便知背景極為深厚。

    他打量了一下王鵬宇,不禁有些疑惑的問道︰“唐書記,這就是你說的國醫聖手?”

    章三泰見到張市長這樣懷疑自己的未來孫女婿,忍不住插口說道︰“張市長,阿宇在中醫方面的醫術比我都要高明許多,要是他肯出手,治療那個英國人絕對沒有問題的。”

    張市長眉頭皺了一下,轉頭看著王鵬宇,沉聲說道︰“你叫什麼名字?此事非同小可,那英國人的情況復雜,在場的醫生都拿不出一個方案來,你有沒有把握?”

    王鵬宇笑道︰“我叫王鵬宇。至于有沒有把握,需要先看過他的情況才行。”

    張市長愣了一下︰“你是王鵬宇?”听他的語氣好像認識王鵬宇是的。

    王鵬宇有些奇怪的看著他︰“不錯。你認識我?”

    張市長呵呵笑了起來,這是才伸手出來︰“認識一下,我叫張岐山,張舒怡的三叔。”

    怪不得王鵬宇見張岐山的相貌有些熟悉,原來是張舒怡的三叔,兩人相貌有幾分相似。

    這樣一來,唐家駿和唐建業反而有些意外,想不到這個京城空降而來的強勢市長,居然還能和王鵬宇扯上關系。

    王鵬宇和張岐山握手之後,指著投影幕的圖片,對市醫院的院長說道︰“這就是那個英國人的x光片?我對西醫不大了解,誰能幫我解釋一下?”

    辦公室的白大褂聞言不禁心中冷笑,不知道唐建業為什麼會找這個乳臭未干的少年過來,連腦部cT都不會看,這可是最為復雜的腦部創傷,難道以為是感冒燒一樣,隨便找點土方子就能治療?

    不過市醫院的胖院長並不這樣認為,唐建業對王鵬宇有沒有信心他不清楚,但章三泰這個老頭子的脾氣他是十分了解的,既然他敢出言頂撞張市長,說王鵬宇中醫的醫術比他還高明,肯定錯不了的。

    如今章三泰可是市醫院的一寶,醫術越厲害,甚至能很好的抑制癌細胞擴散,就連京城的高官、海外的病人都慕名前來,點名讓章三泰治病,他這個市醫院的院長都不敢輕易得罪章三泰。

    他點點頭說道︰“我來給張小兄弟介紹一下病人的情況吧。”

    他用小木棍指著投影幕的一塊黑色區域,介紹說道︰“這是病人的腦部透視圖,這塊黑影是病人腦袋的積聚的瘀血,壓迫了腦神經,才一直醒不過來。”

    王鵬宇雖然不怎麼懂西醫,但中醫的水平到了一定程度,和西醫很多東西都是相通的,不禁沉聲說道︰“腦部釋放瘀血並不是什麼大手術吧,怎麼你們無法治療他?”

    胖院長苦笑一聲︰“如果但存的表面積血沒有問題,但這血塊卻是在他腦細胞里面,屬于深層積血,而且正好位于腦神經最為豐富的部位,根本找不到下針放血的位置,一旦貿然開顱放血,很可能會損傷他的腦神經,就算能放出瘀血,他也會成為植物人。”

    他停了停︰“另外,我們的cT圖還現他這個部位有一腫塊,看起來已經使用藥物抑制,只是不知道是惡性還是良性,要是手術影響了藥物的抑制作用,使得腫瘤擴散,後果也是極為嚴重。”

    “要是二十四小時之內不能幫他清除瘀血的話,腦神經受到瘀血壓迫,缺氧死亡的話,同樣是植物人的嚴重後果,找其他醫院的治療團隊研究救治方法已經來不及,要是張小兄弟也沒有辦法的話,我們只能冒險給他進行開顱手術。”

    “腦腫瘤?”王鵬宇前一段時間給非勒克爾治療過這不治之癥,再次給這英國人治療反而簡單許多,起碼有過治療的經驗,而經驗在中醫中是極為重要的積累。

    他想了一下,才說道︰“光看圖片沒有什麼用處,我先去看看病人的情況。”

    胖院長當然不會有問題,他還巴不得王鵬宇能接過這燙手山芋,不然這個英國人在市醫院出了問題,他這個院長肯定要背上一部分責任的,現在唐書記找來了這個王鵬宇,到時就算手術失敗,這個責任也落不到他頭上。

    王鵬宇穿上白大褂,被章三泰和胖院長的陪同下,背著個背包不倫不類的經過的消毒間進入了急救室。

    兩個英國人听不明白中國話,看到王鵬宇進入急救室,才知道這個少年是來給他伙伴看病的,不禁大聲的叫嚷抗議起來。

    王鵬宇到了急救室,听不到他說什麼,而張岐山不知道用英語和他們說了幾句什麼,讓他們安靜下來。

    章三泰跟著過來並不是擔心王鵬宇魯莽行事,沒有什麼人比他更清楚王鵬宇的醫術,只是想揣摩學習而已。

    王鵬宇先是看了一下躺在手術台的英國人,眉頭微微驟起來,隨後給他把了一下脈象,沉吟片刻,就從背包拿出裝著金針的紫檀木盒,不等胖院長阻止,手腕一抖,一根中空的金針凌空刺入了英國人的太陽穴。

    隨後一道血箭從金針末端噴涌出來,看得胖院長和外面透過隔離玻璃觀看手術室情況的眾人目瞪口呆起來,尤其兩個英國人,嘴巴張大得能放入兩個大雞蛋。

    等瘀血放盡,王鵬宇起回放血金針,淡淡說道︰“好了,他的瘀血已經釋放出來。”

    胖院長睜大眼楮,無法置信的說道︰“好了?”

    他們集合整個醫院的力量,從昨晚開始就通宵研究治療方案,這個少年只是隨便看了一下,把了把脈,插了跟金針就治好了這個讓整個市醫院都束手無策的病例?

    王鵬宇法力在金針上掠過,給金針消毒,隨後放回紫檀木盒中,左手微微一動,虛空畫了一道春風化雨符打入英國人體內。

    轉眼間,那個還昏迷不醒的英國人就猛然的坐了起來,神智有些迷糊了摸了一下腦袋,轉頭朝四周看起,喃喃說道︰“我怎麼會在這里的?”

    xxx

    明天爆,求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