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網友上傳章節 296、鎮妖洞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296、鎮妖洞

    “路上有妖怪?”王鵬宇顯得有些不測。

    老人滄桑的臉上顯露驚懼之色,減輕語氣的說道︰“對,路上有妖怪!”

    馬峰鎮的年輕人大多外出務工,很少留在這個偏遠落後的小鎮,往常鎮上只要老人和小孩,顯得非常荒蕪,只要逢年過節外出的人回到鎮上,這里才會繁華一些,擁有一點生氣。

    老人喜歡嘮叨,難得有一個年輕人和他搭訕,用往常跟小孩子講故事的語氣,有些陰森的說道︰“大家都說到戚家村的路上有一個很凶猛的妖怪,青面獠牙,長有五張面孔六條手臂,雕蟲小技無比凶殘,戚家村的人被這妖怪困在山嶺之中,不能出來,每年都要供奉一對童男童女給妖怪吃掉!”

    王鵬宇悄然一愣,五張面孔的妖怪他還真見過一個,假設說那五通神也算妖怪的話。

    上次他在五溝村鐵筆峰見到的五通神就有五張面孔的,假設尋常人見到五通神顯化出來的法身,將這邪神當成妖怪並不出奇。

    五溝村和馬峰鎮都是秦省之內,相隔大概百里之遙,不到王鵬宇不將這妖怪和五通神聯絡起來,在這些落後偏遠的山區,很多人會信仰這尊邪神的。

    五通神雖然詭異,淫邪之力讓人防不勝防,不過王鵬宇和它斗過一回法,斬殺了那尊五通神像,對其手腕有些了解,就算真的再遇到五通神的話也不會懼怕對方。因此笑了笑道︰“老人家,我想到戚家村去,不知道有沒有人能帶我過去?”

    老人搖搖頭︰“不會有人去戚家村的,有好幾個人不信邪的過去,失蹤了三個,回來的幾個都是遭到驚嚇,大病一場。小伙子。你也不要去了,我不會騙你的。”

    王鵬宇知道不能在這老人口中問出什麼,只得告辭離去。不過找了其他幾個人問了一下,還真的沒有人敢到戚家村去,最後一個五十來歲的老漢听到王鵬宇情願付出五千塊錢。咬咬牙才答應王鵬宇,不過要先收錢才行。

    王鵬宇當然沒有成績,拿出了五十張簇新的新版人民幣,俗稱紅太陽的百圓大鈔交給老漢。

    老漢點得很仔細,每一張都小心的看過,隨後才招呼王鵬宇說道︰“你先跟我回家,等我放下錢就帶你去戚家村。”

    王鵬宇隨著老漢到了一條敗落的小巷子外面。看得出這小巷曾經很少人,旁邊的溝渠長滿野草,有些房屋曾經倒坍,剩下的也是大門緊閉。鎖上了銅鎖,顯然沒有人在外面。

    到了小巷子止境,一間泥磚和木頭搭建的茅屋出如今王鵬宇目光之中,一個撐著拐杖腿腳不靈活的年輕人正在用粟米喂著幾只母雞,

    老漢轉頭歉意的對王鵬宇說道︰“費事小兄弟在外面等等。我有幾句話和孩子交代一下。”、

    說完,他推開籬笆的木門,叫那個青年進屋,那青年有點疑惑的看了看王鵬宇,不過還是听話的跟老漢到了茅屋外面。

    王鵬宇耳力驚人,听到老漢和青年說話。才知道老漢拿這五千塊,是預備給青年結婚所用,和青年說的話簡直跟遺言似的,顯然以為本人這一回到戚家村是無法回來了,听得青年莫明其妙。

    老漢並沒有直接跟青年說清楚,是怕青年不讓他帶王鵬宇進山,只是說要和王鵬宇出去幾天,交代完“後事”之後,出了茅屋,轉頭有點不舍的看了看茅屋和依在門口的青年,對王鵬宇說道︰“好了,我們走吧。”

    出了巷子,老漢又對王鵬宇說道︰“到戚家村只要一條路可以走,非常險要,自行車都是走不了的,只能靠雙腳,順利的話,兩天能到戚家村,不過要是在山中遇到暴風雨,恐怕就要在山中留好幾天的,我們需求多預備些干糧。”

    他停了一下,補充說道︰“遇到暴雨,洪水會淹沒山道,不能走人。如今這個時分本來是潮濕時節,但稀有的干燥悶熱,隨時都能夠有暴風雨來,真實不是進山的好時分。”

    不听老人言,吃虧在眼前,這些常年進山的老人看山中的天氣變化還是很準的,王鵬宇買了不少干糧肉脯,這次和老漢一同上山。

    老漢性情有些孤僻,一路上也沒有說什麼,王鵬宇只知道他叫姜二郎,很普通的一個名字,不過對一個以為進山會丟掉性命也要給兒子掙五千塊錢結婚的老人,王鵬宇對他不得不敬重起來,父母對孩子的愛是最為無私的,無論如何,他都會讓這個老人安然回到馬峰鎮。

    果真到戚家村的山道極為難走,當然這是對普通人來說的,這老漢年歲雖然有點大,但骨子健朗,王鵬宇又暗中打了兩道春風化雨符和神行符到他身上,走起來度快了許多,不知不覺就深化秦嶺山脈三十多里,讓老漢本人都覺得有些不測,感覺仿佛回到年輕時分普通。

    不幸的是,老漢果真沒有預料錯,早晨的時分兩人在一個山坳樹林點了篝火,預備休息一晚,第二天再走半天路就能到戚家村的,突然間就是風雲色變,一場氣勢澎湃的暴風雨卷涌而來,豆大的雨點打在林木山石之上,出 里啪啦的聲響,熊熊熄滅的篝火瞬間就被大雨打滅了。

    王鵬宇和姜二郎不得不冒雨找了一個勉強可以藏身的岩石凹陷,不多久就見到本來走的山道被洶涌而來的洪水淹沒,兩人就困在這地勢高一點的山道動撢不得。

    黑暗不見天日的龐大秘洞,一尊足有丈高的龐大,沉浸在濃郁紅霧中的五通神像,正面一張面孔雙眼突然射出憤恨紅芒,一陣悶雷聲響不斷在洞穴來回滾蕩,細心一听,還能听到這聲響居然是人類的言語,聲響中帶著濃郁的怨毒︰“嘎嘎嘎,地獄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要闖出去,很好!很好!”

    這龐大的五通神像突然張口一吸,周身的紅霧化成五道血虹,呼嘯的進入這五通神的五張口中,隨後周身粉白色光芒大漲,仿佛在竭力掙脫神像本身的約束,最後有三分之一的粉白色霧體脫離的神像,分離出來,詭異的才紅霧中翻涌片刻,居然化成了一尊長有六條手臂,五張詭異面孔的迷你五通神。

    說是迷你,那是對高達五丈的五通神來說的,其實這粉白色的詭異五通神,也有一丈高,六條手臂不斷的揮舞著,顯得極為怪異,身上蕩漾著可怕的氣息,不知道要比王鵬宇當初在鐵筆峰五通神廟見到的那尊五通神弱小多少倍,居然和化境巔峰道行的天師無異!

    五通神像分出了三分之一的粉紅霧氣,顯然消耗極大,本來光芒大漲的身體登時黯淡上去,眼中射出的劇烈紅芒也消逝不見,瞬間就沉寂上去。

    分出來的五通神舞動著手臂,低頭打量了一下本人的身體,口中居然怪笑起來︰“很好,三年前勉強離本體約束,只要暗勁道行,如今這具分身,曾經是化境道行了。”

    他聲響突然一厲,狠聲說道︰“積聚千年的法力,好不容易才將三個分身傀儡送出鎮妖洞,居然被你毀了其中一個分身傀儡,讓我元氣盈余,不然如今最少有七成法力可以擺脫本體,從這鎮妖洞逃脫離去,本尊定要吞噬你血肉,抽你三魂七魄出來,以無邊欲火日夜焚燒,讓你永世不得生!”

    他話音未落,就猛然化成一股粉紅之氣,滾滾蕩蕩的朝著鎮妖洞出口而去。

    剛剛出了紅霧範圍,突然間周圍居然浮起有數浩然符文字,每一個符都迸出道道金芒,不斷的朝著粉白色氣霧照射上去,霧體中不斷傳出慘叫嘶鳴,分明可以看到粉白色氣體氣息微弱上去。

    如此這般越過了百多丈距離,洞窟走向一變,斜斜往上,這是洞穴周圍卻是浮現起有數白光閃爍的劍芒,交織的朝粉白色氣霧斬落下去,本來化境巔峰氣息的粉白色霧體,曾經削弱到化境中期道行。

    過了這萬劍大陣,就到鎮妖洞出口,只見洞口突然浮現一張淡金色的金,洞口兩邊,分別有一尊栩栩如生的金甲雕像守著。

    粉白色氣霧度一頓,化成五通神容貌,不過體型增加了一大圈,氣息萎靡無比,他對著兩尊石像方向的兩張面孔冷笑起來︰“要不是那只萬毒蟾怪到了這里被守洞靈神斬殺,臨死之前將體內的萬毒陰氣侵入這兩尊守洞靈神體內,使得他們千年工夫都無法動撢,本尊也不敢到這里來!”

    兩千年前被張道陵帶著數十玄門天師,以雌雄劍和萬千符斬殺他們四大鬼怪邪神,其中鬼王朱厭被張道陵雌雄劍當場斬殺,剩下的萬毒蟾怪、烈火山魈和他這五通邪神不敵張道陵等人,退到這個秘洞聯手抵擋玄門天師的誅殺。

    雖然張道陵等人攻不出來,卻是畫地為牢,聯手布置了這鎮妖大陣,隔絕了秘洞與外界的聯絡,將三大精怪邪神反抗在洞中。歡迎您來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