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467、萬里之外殺人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東方玄門的咒術,分為三種,分別是物咒、符咒、血咒。

    前面兩種是最常見的咒法,通常結合施用,例如現在,王鵬宇的yin沉木傀儡,算是物咒的手段,輔助的符,則是符咒。

    這兩種咒術施用簡單,反噬力度小,就算失敗,通常也不會置施咒人死地。

    最後一種血咒,則是最為凶猛殘忍的咒術,能瞬間咒人身亡,比狠辣,一旦失敗,對自身也是同樣殘忍。

    王鵬宇並不想殺光瑞斯聯合財團的人,這樣引來的煞氣太過驚人,只打算滅殺他們兩個,讓他們知道招惹自己必須付出代價,以他的法力,施用符咒和物咒,足以隔著萬里的殺死在美國的兩個瑞斯聯合財團股東。

    如今施法失敗,王鵬宇自然有些意外,微微皺眉,伸出左手掐指算斷片刻,才微微點頭︰“原來這樣。想不到這個拉克利森,居然有佛門舍利護體,能驅魔闢邪,加上距離太遠,懷表只有他一絲生氣,不是他真正的身體膚,才法咒殺他。”

    王鵬宇沉吟片刻,要是他真的強行施法,施用血咒之術破了拉克利森身上高僧舍利的佛力,自然能咒殺此人,但這樣一來,對他的jing血都有些虧損,倒沒有必要這樣做。

    小千世界的實力實在太過龐大,尤其是那些蟲族,要是王鵬宇帶著一千幾百人的到小千世界,個人實力再強,也不可能和小千世界的土著實力對抗。因此。威力強大的武器自然是增強他這邊實力的籌碼。””尋常的明勁武者。提著六管格林機關炮的話,依仗地形之利,能對付百倍自身的數量的中高級魔獸,甚至能對九級魔獸都形成威脅力。

    因為體制問題,王鵬宇很難從國內購買到足夠多的武器,而瑞斯聯合財團這龐大的軍火走私商,就成為王鵬宇很好的交易對象。

    在利益面前,沒有永恆的敵人。王鵬宇還不至于小心眼到被人襲殺一次,就一定要對瑞斯聯合財團的人斬盡殺絕,邦古還不是劫持過他,現在雙方的合作關系很是挺好的。

    從瑞斯聯合財團釋放出的一部分善意和服軟,加上非勒克爾那邊得到的消息,王鵬宇知道瑞斯聯合財團不是鐵板一塊,只要自己施加的壓力足夠強,未必就不能收服他們為自己所用。

    “罷了,算你命不該絕。”

    王鵬宇沒有糾結下去,殺一個瑞斯聯合財團的股東。這份壓力也不小了,看看他們的反應再說。

    要是他們不識趣。大不了找個時間親自到美國走一趟,讓血虱蠱王、白鱗蛟等告訴他們,不是只有咒術才能取他們xing命的。

    話說回來,王鵬宇的蠱蟲不多,就三頭麒麟蠱,其中紅s 蟻蠱和黑蛛蠱在柳玉媚和柳玉倩那里,只有這頭血虱蠱王,章靜蕾現之後,死活不肯留在身上,王鵬宇才取了回來。

    小千世界的毒蟲肯定絕大部分都要比地球的蟲豸利害許多,若是能煉制成為蠱蟲,未必不是一個極好的防””護手段。

    以他現在的血氣,養一百幾十頭蠱蟲是輕而易舉就的事情,到時將蠱蟲釋放在靈樹谷法陣之中,想必對此一所知的小千世界土著,難以防範蠱蟲的襲殺。

    王鵬宇施殺咒的時候,正好瑞斯聯合財團幾個相熟的股東在一起玩高爾夫球。

    這高爾夫俱樂部是瑞斯聯合財團其中一名股東所有,平時很少對外人開放,瑞斯聯合財團的人,非正式聚會,通常會來這里商議事情。

    高爾夫場是封閉的,四周都拉上了高壓電,有上百jing銳雇佣兵看著,甚至安裝雷達監控系統、設有各種掩體、防空炮台和攔截飛等防護措施,防御力極為驚人,號稱一個團的jing銳軍隊都攻不進來。

    尤其得知王鵬宇在非洲擁有一定規模勢力之後,他們都加強的自身的防範力量,去到那里都有五六個保鏢跟著,唯恐王鵬宇讓手下的雇佣兵對他們動暗襲。

    這時他們商量的不是王鵬宇的事情,而是晶體礦石。

    很奇怪,別的地方大型鎢礦,就算鎢的含量再高,都沒有晶體礦石的存在,只有非洲剛果布附近的幾個國家的鎢礦才現晶體礦石。

    美國級計劃部門給出的籌碼越來越大,瑞斯聯合財團的人因此加大勘探力度,終于給他們在控制的小國森林中現了一個鎢礦。

    這個鎢礦蘊藏量不算很多,是一個中等鎢礦,但純度是極高。”旁醫左相467、萬里之外殺人”從美國級計劃部門給出的資料可以現,不是所有大型鎢礦都有伴生晶體礦石,而是需要高純度的大型鎢礦才有。

    因此,瑞斯聯合財團的人判斷,這個中型鎢礦很可能有伴生晶體礦石的存在。

    只是鎢礦在森林水澤之中,表面是厚達三十多米的淤泥浮土,沒有任何路徑可以讓挖掘機器進去,開采的難度很高,要是開采到的晶體礦石低于三十斤,成本甚至可能過出售晶體礦石的收益,因此股東會上眾人產生了分歧,現在這幾個股東聚集在一塊,正是研究如何探測鎢礦晶體礦石含量的事情。

    正當眾人拿不定主意,忽然康爾夫醫藥集團董事長伯納姆臉s 變得煞白毫血s ,詭異比的伸手死死掐著自己喉嚨,出咯咯聲響。

    不相信王鵬宇能用秘法殺人的股東不多,因此,其中就有一個股東,高價的請來了意大利教廷的紅衣主教當保鏢。

    雖然大部分牧師都奉獻給他們的主,但生活還是要繼續的,加上捐獻建立兩座教堂的承諾,讓兩個紅衣主教放下身段,答應隨身保護瑞斯聯合財團這個股東兩年時間。

    見到伯納姆的異常,雖然兩個紅衣主教不是他的保鏢,也是臉s 一變,其中一個上前,剛剛舉起十字架,便見伯納姆軟綿綿的歪倒在地,口鼻滲出黑血,死的不能再死了。

    正當眾人震驚比之時,拉克利森跟著悶哼一聲,仿佛被一只形大手捏住喉嚨,根本呼吸不了,心髒以驚人的度猛然”旁醫左相”跳動起來,身體禁不住搖晃了幾下,胸前出 嚓一聲脆響。

    正當他嚇得魂飛魄散之時,那股窒息感來得也去得,心髒擂鼓一樣的心跳聲也平緩下來,煞白著臉拉開胸口領帶西服,掏出掛在胸前一塊ru白s 的圓核,卻見到原本細潤光潔的圓核,這時顏s 黯淡比,光滑的表面都出現了一道道細小裂紋。

    意大利教廷那個紅衣主教仔細的看了一下拉克利森手中的圓核,微微點頭,跟著抬頭看著臉s 驚恐的瑞斯聯合財團股東,比嚴肅的說道︰“那個中國術士出手了!”

    拉克利森深深的吸了口氣,他到底是經過數場面的大人物,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不過還是心有余悸的說道︰“那個中國術士出的手?為什麼以前那些非洲負責人,因為各種原因意外身亡,現在伯納姆卻是突然死去,而我又怎麼突然沒有事了?”

    另外那個紅衣主教一直都是冷冰冰沉默寡言,這時才沉聲說道︰“中國玄門術士,手段千變萬化從揣摩,便是咒人之法,據我所知就有十數種之多,現在施用的是猛咒,才能瞬間殺死伯納姆先生。”

    他眼中忽然閃過一絲苦澀之s ︰“如此施用猛咒,沒有任何端倪的瞬間殺死伯納姆先生,說明他的實力遠我們,肯定是化境道行的天師真人。”

    “另外,要是他身體真的強大到不畏槍械的話,是比恐怖,估計這個世界沒有什麼能讓他畏懼的!”

    兩指貼在伯納姆大動脈探了一會的那個紅衣主教搖了搖”娛樂秀”頭,站起來說道︰“拉克利森先生,你沒有被他咒殺,只是因為你手中的那顆舍利。”

    “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這塊舍利應該是中國佛家高僧坐化的舍利子,蘊含強大佛力,才能保護你不被對方咒殺。不過以他的實力,真要咒殺你,這舍利也護不了你多少次。”

    另外一個身材魁梧健壯,顯然熱衷于運動、健身的中年男子沉聲問道︰“此人有遠隔千里殺人之法,豈不是我們任得他殺戮?他這般利害,我們對付不了他,難道威脅他親近之人也不行?”

    “中國玄門術士,殺人手段極多,只是他們相信,殺人會沾惹業力,很少會濫殺辜。”

    紅衣主教淡淡了看了中年男子一眼,隨後接著說道︰“中國有兩個古話,一句是睚眥必報,一句是意恩仇。玄門術士,多是生xing涼薄,尋常威脅手段是沒有用的,要是激起對方怒火,報復起來,肯定會讓人感覺到生不如死。”

    “你們不知道天師真人和武道宗師結合在一起的人是多麼可怕,或許那個時候,你們會感覺到伯納姆先生是多麼的幸福。”

    他忽然冷笑起來。

    其實不用他說,瑞斯聯合財團的人也知道王鵬宇的恐怖。一個連導都殺不死,還能在萬里之外隨意殺人的人有多麼可怕,是不用外人道出的,瑞斯聯合財團這些當事人,比兩個紅衣主教清楚這意味著什麼。

    要不然,他們也不會舍得拿出十億美金對王鵬宇服軟。

    “那以前他怎麼不動手?”拉克利森听舍利子護不了他幾次,比任何人都想知道其中的原因。

    紅衣主教搖搖頭︰“不清楚。或者顧忌殺人沾染的業力,不想殺你們。你們最近是不是做了什麼,激怒他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