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500、替身傀儡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500、替身傀儡

    奧姆萊斯皺了一下眉頭,牽動了眼楮傷處,忍不住痛苦的哼了一聲,忍不住問道︰“什麼事?”

    雖然他覺得王鵬宇如此神色有些古怪,但他十分清楚自己十級魔法龍神之怒的威力,不但已經穿透了王鵬宇肺腑要害,其中蘊含的無比魔力、金屬之毒也侵入了對方身體,絕對沒有任何僥幸可言,就算是它自己,受到如此傷勢,也無法保住性命。“”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我要告訴你們的是,我會回來找你們的,你們以後最好別分開。”王鵬宇的聲音忽然變得飄渺起來,身體隱隱發出一陣猩紅光芒。

    在不遠處的地火柱邊上,同時爆發起一股強烈的元素潮汐。

    正當奧姆萊斯感覺不妙,要發動領域之力的時候,漆黑裂縫已經出現在虛空之中,一道身影奇快的邁入了裂縫,旋即連人帶裂縫的消失不見。

    奧姆萊斯和荊棘樹神臉色都是猛然一變,不約而同的將目光集中在被金屬龍爪串著的“王鵬宇”身上。“”看最新章節

    不過,這時“王鵬宇”身體發出陣陣紅光,忽然縮小起來,直到化成一個三寸高的紅色小人,眉目依稀和王鵬宇有幾分相似,正被尖銳的龍爪末端刺穿身體。

    紅色木人背後還有一道裂痕,是荊棘樹神主根鞭打留下的傷痕。

    奧姆萊斯和荊棘樹神對望一眼,都看到對方眼中震驚之色,還帶著一絲說不出的恐懼。

    他們怎麼也想不到,明明被他們聯手打得重傷瀕死的王鵬宇。為何突然變成了這樣一個古怪小木人。這到底是什麼系的魔法。怎麼他們從沒有听說過?

    奧姆萊斯本來覺得奇怪,這年輕人族強者,身體極為強大,但龍神之怒所化的巨爪,輕易就刺穿了他的身體,有點不對路。

    他當時自然不會想到王鵬宇有如此詭異的術法,以為王鵬宇斗氣不濟,失去防身之力。沒有想到其它地方去。

    如此一個強大的敵人逃脫離去,尤其王鵬宇最後一句,說還會回來找他們絕對讓荊棘樹神和巨龍神寢食難安。

    “就算他逃得性命,也受創不輕,不然不會傷了我們之後還逃遁離去,我們必須找他出來!”

    奧姆萊斯臉色無比凝重的看著荊棘樹神說道。

    荊棘樹神苦笑一聲︰“怎麼找?你也不是不知道空間魔法最為玄奧,根本不可能判斷他出現的地方。”

    奧姆萊斯嘴角抽搐了一下,露出森森利齒︰“找不到也得找!要是不趁著此人受傷,將其滅殺,以後定後患無窮!他應該是魔武雙修。斗氣、魔力都已經耗盡,就算使出空間魔法。也跑不了多遠,肯定還在絕望深淵之中的!”

    荊棘樹神點點頭,比起奧姆萊斯,他更不願看到王鵬宇活著,畢竟奧姆萊斯就算真的找不到王鵬宇,回去巨龍山脈的話,這人族強者再利害,不敢進入巨龍山脈找奧姆萊斯的麻煩的。

    荊棘樹神雖然防御力無比強大,樹身堅硬無比,但這個人族的家伙,有一把可以斬斷他主根的恐怖魔導器,也意味著他能傷到他的樹身。

    而且,對方擁有眾多強大的召喚獸,要是沒有奧姆萊斯牽制對方,對方完全可以用召喚獸對付他的族人,騰出手來全力斬殺自己!

    對方臨走前的那番話,證明對方知道自己的弱點,才叫自己和奧姆萊斯不要分開!

    他沉思片刻,老樹皮臉龐更皺得如同放了氣的皮球,不過很快沉聲說道︰“不錯,必須要找他出來!我的族人能和一些靈樹交流,要是他還在絕望深淵,應該能找到他的。”

    “不過,畢竟我的族人太少,時間長了,他怕已經離開絕望深淵,這事必須蟲族的相助。”

    說著,荊棘樹神目光看向了那趴在金斑巨魔蜈蚣背上的蝶族母蟲。

    參戰的一萬多精銳蟲兵,而且都是飛行部隊,對任何人類軍隊來說,都是噩夢,不過在這層面的戰斗中,只能淪為炮灰。

    它們雖然也消耗了王鵬宇一部分法力,分去了黑龍、玄甲焰魔蟲等注意力,自身傷亡卻是極為嚴重,足足有上萬蟲兵身亡。

    荊棘樹神說的找蟲族相助,自然不是指這些蟲兵,而是蟻族腦蟲和蜂族腦蟲控制的數百萬龐大蟲兵。

    這蝶族母蟲僅剩下的幾千蟲兵,根本無法對絕望深淵,甚至更加遼闊的荊棘山脈做地毯式搜索。

    奧姆萊斯臉上閃過一絲凶狠之色,

    左眼流淌出來閃爍著金屬光澤的血液,使它的巨龍臉龐更顯得猙獰,呲牙惡狠狠的說道︰“正是!我就不信他能瞬間移動千里之遙,離開這荊棘山脈!”

    “那六城邦的人類,肯定知道此人的來歷,我會親自前往他們的領地,找人問出此人來歷,讓巨龍山脈的龍族過來,將此人和那些蛇蛟一網打盡!”

    神蛟一族是龍族的最大對頭,這事絕不是奧姆萊斯的私事,只要巨龍山脈的龍族知道神蛟的消息,肯定會派遣巨龍過來相助他們,甚至那三頭無比強大的龍神都會出動。

    他們的實力不是奧姆萊斯這個幾百年前才晉升的金系龍神可以相比的,就算那人族強者再利害,也不可能是龍族三頭老龍神的對手!

    荊棘樹神點點頭︰“不錯。此人雖然逃脫離去,肯定身負重傷,沒有一兩年時間都復原不得,事不宜遲,我們現在便分頭行事!”

    荊棘山脈某山峰的密林之中,忽然有一股無比強烈的元素氣息蕩漾而起,半空突然出現一道黑色裂縫,一個身影踉蹌走了出來,隨後一頭栽落地上。

    突然出現的身影,自然是使出虛空遁離開了荊棘山脈領地的王鵬宇。

    說起來也算僥幸,王鵬宇發現虛空遁被破,無數強大的攻勢落在東皇法鐘之上,不但驚人的消耗東皇鐘的法力,自身僅余的五成法力,因為使用虛空遁耗費了二成,而且還被東皇鐘吸取了一成多。

    幸好王鵬宇先前在非洲那兒,得到了三千年份的龍血木,祭煉出一具替身傀儡,在這危急關頭,急忙祭出龍血木傀儡,替自己擋住了兩大十級真神的攻擊。

    同時他使出馬家望氣通幽術中習得的斗轉星移符,瞬間轉移到地火柱旁邊,借助地火柱噴吐的靈氣,掩飾了使用隱身符的法力氣息,躲藏起來。

    不過,對方的攻擊來得實在太快太過凶猛,四條荊棘蟒蛇的十萬斤巨力打擊,毫無花假的落在王鵬宇身上,一擊之下,讓王鵬宇僅剩的一成多法力又損耗了半成,髒腑震動,受了不輕內傷。

    十級樹神的含憤一擊,絕不是能輕易承受下來的,加上王鵬宇缺乏法力護體,要不是身體足夠強大,四條荊棘蟒蛇一擊就能將他打成肉泥!

    不過,等荊棘樹神主根鞭打在王鵬宇背上的時候,被攻擊的“王鵬宇”其實已經換成了龍血木替身傀儡,不然樹根威力再強,也不可能輕易的在王鵬宇背上留下傷痕,他身上還穿著一件高級法器蛇鱗軟甲呢。

    前面荊棘蟒蛇的毒刺什麼的,同樣不能傷王鵬宇肉身,只是蘊含的巨力震傷王鵬宇內腑。

    這就好比一個穿著鐵鎧甲的戰士,你一刀砍去,是傷不到他的,若是換了鐵錘,狠狠的砸在鐵甲之上,引起的震蕩力度,可讓穿著鎧甲之人內傷吐血而死。

    王鵬宇自身有十萬斤巨力,不等于他就能承受十萬斤巨力的打擊。

    道理同樣很簡單,你能提起百斤物品,但若是有人用百斤力度的拳頭打在你身上,可能一拳就將你打成重傷。

    龍血木本來就蘊含強烈血氣,尤其是這三千年份的極品龍血木,自身就是一件高級法器,蘊含的血氣不會比尋常的化境真人弱,融合了王鵬宇精血之後,和王鵬宇根本沒有什麼卻別,就算巨龍神奧姆萊斯和荊棘樹神感覺到王鵬宇血氣弱小了許多,也以為是被他們打成這樣的。

    他們對中國玄門術法一點都知曉,自然想不到還有如此神奇的手段,還有替身傀儡這樣神奇的法器,看不出被龍爪穿身的不是王鵬宇真身。

    同樣,王鵬宇也是對小千世界的手段不熟,不知為何自己的虛空遁術法被禁錮起來,見對方沒有發現自己的行蹤,而且虛空遁需要耗費的法力極多,尤其連續使出來,才一邊等待殘余的龍虎金丹藥力恢復法力,一邊驅動龍血木傀儡套對方的話。

    問出了虛空遁失敗的原因,王鵬宇總算恢復了一點法力,見龍血木傀儡因為血氣法力損耗,眼看就要顯出原型,才強提法力,使出虛空遁術法,逃遁離去。

    如此連續施法的結果,導致他一出了空間裂縫,便全身乏力,立足不穩的掉落在地。

    好半響,王鵬宇才算恢復了一點氣力,勉力運起神識內視身體,才發現情況糟糕到了極點,雖然沒有上次定海神珠吸收他的血氣法力那麼慘,也是相差無幾,丹田空蕩蕩的一絲法力都沒有剩余下來。未完待續。)

    ps︰盟了!盟了!浮沉的心,終于盟了!散人第一個盟主啊,痛哭流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