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3026章 誤解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在場七人在一瞬間就想到了先前他們所听到的一個傳的已經是沸沸揚揚的消息,而這個消息,就是他們自己放出來的。

    先前他們收到了張三豐等人傳回來的消息,自身還覺得不可思議,畢竟先前雖然他們因為害怕妖族有所異動,故而沒有去救援楚易,而楚易那里,先前所出現的最後一幕,則是妖族皇級強者熊大對于他發動的攻擊。

    怎麼看也不可能是熊大叛變妖族。

    可是偏偏他們相互一應證,彼此都是收到了消息,這也讓他們認可了這件事情,于是乎他們向各自宗門匯報,並且快速的將這個消息傳遍整個仙界。

    這對于人族的士氣,無疑是一個極大的極力的振奮,同樣對于妖族一方同樣也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可是他們畢竟還沒有親自確認這件事情。

    對于叛變這件事情上,他們的心中始終還抱有幾分疑慮,即便是當初他們听到這件事情的時候,是何等的歡呼,但是如今見到熊大的身影,始終不免出現幾分忐忑。

    對方是來做什麼?

    是否和先前的叛變有關,還是說,熊大想要在這里大戰一場,然後好洗刷他是叛徒的假消息?

    此刻見到了這個幾千年來叛變妖族的頭一人,他們的目光也紛紛流露出幾分熱切,同時也是仔細查看他的四周,張三豐等人是否真的在他身旁。

    一切謎團,似乎已經到了揭曉的時刻。

    原本平靜的空間再度出現了波動!

    花農和樵夫這兩個連山城的守護者的臉上,浮現出幾分愕然的神情。

    突然出現的空間波動,自然沒有瞞得住他們的神念,但是當眼前這幾個人出現,依然讓他們感覺到詫異不已。

    人族的修者,怎麼和妖族的皇級強者混到了一起?

    旋即他們兩人的臉上皆是浮現出怒意!

    眼前的情況,怎麼看,都像是人族的這幾名修者,居然跟著這個妖族皇級強者來到這里,這里面的情況就明顯的有待商榷了,難不成,這幾個人族的修者叛變了?

    心甘情願的當這個妖族皇級修者的狗腿子!

    這個發現讓二者心中震怒!

    他們二人一個常年怡然自得在山谷中,料理著自己的花草,而另一個更是居住在小山村中,當一個普普通通的樵夫,因為當年的那個協議,皇級強者不得干涉戰爭,若非是今日有皇級強者出現,他們恐怕依然過著自己平凡的小日子!

    他們又哪里知道,如今仙界傳的沸沸揚揚的關于妖族皇級強者熊大叛變的事情!

    在常人眼中看來,皇級強者必然是強大無比的,與他一同而來的人族修者,自然是叛徒!

    因為這個錯誤的判斷,卻讓兩名已經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的人族強者,動了真怒,不管什麼原因妖族與人族之間,有著血海深仇,這樣的叛變,是絕對不能夠容許的!

    特別是他們還感覺到這幾個人族修者的修為和實力,極為強悍,如此人才,居然叛變!

    殺意驟然而起,讓原本一路好不容易趕回來的楚易等人,皆是為之一怔,他們有些疑惑不解的看著前方的兩位老者,他們的所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他們自然能夠感覺的到,這必然是人族的皇級強者,可是他們不是早就送回來消息,將一些情況,送了回來,怎麼一開始就遭受到這樣強烈的敵意!

    “熊大,你帶著我人族的後輩回來,這是什麼意思!”樵夫的臉色冷然,那種樸實的臉上寫滿了殺機,他的目光望向楚易等人,手已經放在了身後腰間的斧頭上。

    一旁的花農神情也是顯得有些冰冷,他們不知道眼前,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在他們判斷而言,這無疑是妖族的一次挑釁!

    在人族的城市,挑釁人族!

    “哼!你們兩個老不死的,居然還沒有死掉?”熊大臉上浮現出一抹譏諷的神色,他對于花農和樵夫自然熟悉,雖說皇級強者不能夠干涉普通戰爭,但是他們私底下依然有過戰斗,只不過多是在無人的地方,世間有許多隱秘之所,修者自然是需要找尋一切辦法提升自己,這樣的戰斗,是經常出現的,特別是在裂縫空間之中。

    昔日熊大與花農和樵夫之間,也有極大的矛盾。

    “哼,你都未死,我們怎麼可能死掉。”花農淡淡的說道,不過旋即話鋒一轉,“不過今日你既然敢擅自進入我人族的地界,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這是一個極為少見的機會!

    皇級強者會去找尋自己的機緣,這找尋的路途上,有可能相遇到同樣來找尋機緣的其他族強者,那麼戰斗自然不可避免,但是像是眼前這種,一個妖族皇級強者,這麼直接進入人族的領域,而人族一方擁有多名皇族強者!

    這無疑是剪除妖族一方一名皇級強者的最佳時機!

    “哼!你殺不了我的。”熊大微微冷笑,心中卻是不免生出一抹惆悵的感覺,昔日敵人,如今卻成為一個陣營的人,這即便是用世事無常,也無法傾述熊大心中的那份失落。

    一個強者,能夠達到皇級,自身在于氣魄等各個方面無疑是極為上層的,但是皇級畢竟是皇級,在其之上,還有帝級的存在。

    一切在于實力面前,皆是沒有用處。

    熊大忍不住想到,如果自己到了帝級,恐怕也依然難以脫身,以那漁翁老者的實力,恐怕自己這輩子根本沒有希望,恢復自由!

    “笑話,我們要殺你,何其簡單!”花農手中握住那小鋤,一旁的樵夫也是斧頭在手,兩人的氣勢在瞬間暴漲,籠罩在熊大的身上。

    “兩位前輩誤會了。”楚易等人見狀,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花農和樵夫散發出敵意,連忙出聲阻止。

    “哼!你們幾個小輩,身為人族,居然與妖族混在一起,想來已經叛變人族,今日我也一並拿下,以儆效尤!”花農冷聲說道,手中那小鋤一轉,一道恐怖的氣息瞬間從其小鋤中劈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