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 法師身份 質疑叢生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我的爵位來自于我的父親,他是被匈牙利女王瑪利亞.特蕾莎在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後冊封的貴族。為了嘉獎他在戰爭中的勇武和奉獻,女王賜給了他特蘭西瓦尼亞世襲網替的領土和爵位。而我,作為他唯一的兒子,自然也是繼承了這一切。”

    這種話听起來就不像是編的。但是,如今的社會可不是你隨便編一個身世就能引得別人相信的世道了。教育的普及所帶來的最大的好處就是,很多人都開始學會了質疑。雖然在很多時候,他們的這種質疑會給這個社會帶來很多的麻煩。但是就總體的層面上來說,這是對整個人類文明的進步是有積極作用的。

    質疑一切,探究一切。這正是當代人所具有的最優良的品質。而在這個問題上,現場的觀眾乃至于費倫本人,也都是開始切實地行動了起來。

    有些人開始討論,或者掏出手機開始查證。他們雖然無法直接挖出來莫度男爵的氏族譜系,但是卻可以從他剛剛話語中所展露出來的蛛絲馬跡尋找出一點微薄的真相。而費倫,背後有著電視台作為支撐的他自然不會這麼的費事,都不需要他自己動手,真人秀節目的幕後工作人員就已經是把他想要知道的一切擺在了他的面前。而他,也就就著這些東西,向著莫度男爵發問了起來。

    “魔都爵士,請原諒,在這個問題上也許我們需要深入地探究一下。你說你是繼承了你父親的遺產,才擁有了如今這個貴族頭餃的。而你的父親,則是在瑪利亞.特蕾莎女王的冊封下,才成為貴族的,對嗎?”

    “沒錯,這一點我可以也用我家族的名譽來進行保證。”

    在這個問題上,莫度男爵回答的一本正經。但是費倫卻是擺了擺手,然後一臉迷惑的對著他說道。

    “可是,據我手里的資料顯示,你所提及的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可是在一七四零年打響的。照這樣算的話,你的父親再怎麼年輕時獲得這種成就,你也應該是年齡不小的才對。按照平均三十年一代人的算法,你現在的年齡應該是”

    “一百二十歲。我父親在快一百五十歲的時候生下了我,那個時候還是奧匈帝國健在的時候。”

    莫度男爵很清楚這些人想要問的是什麼,所以他直言不諱地就把這些事關隱私的信息給說了出來。而面對他的這種坦誠,整個現場都是噓聲一片。因為誰也不相信他說的是真的。

    先不說他活了一百二十歲是真是假,光是他父親一百五十歲的時候才生下了他就已經夠這些人吐槽的了。

    一百五十歲還能生孩子,你父親是把藍色小藥丸當飯吃嗎?

    要不是顧忌自己一貫的良好形象,費倫真的很想把這樣的話給直接說出口來。不過饒是如此,他還是用力地咳了一聲,然後用一種滿是質疑的語氣對著莫度男爵說道。

    “先不說一個人是怎麼活到一百歲的,爵士。你真的相信有人能在這個年齡下還可以孕育後代嗎?按照當代醫學體系來看,這個時候的人哪怕是活著,生理上的一切機能也應該是已經接近枯竭了才對吧。所以,你憑什麼讓我們相信,你所說的這一切都是真的呢?”

    “憑什麼?”听到這樣的話,莫度男爵臉上忍不住地露出了一個冷笑來。他雖然不屑于和這些普通人一般見識,但是卻不代表這些普通人可以隨便地質疑他的身世,他的來歷。所以當下的,他就神色鄭重地對著費倫說道。

    “費倫先生,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魔法的存在嗎?”

    沒有想到莫度男爵會在這個時候突然岔開話題的費倫一听到這個問題,先是一愣,然後就露出了有些遲疑的神色來。不過在想了一會兒之後,他就坦誠地對著莫度男爵回復道。

    “就我個人的意願來說,我並不相信這個世界上存在著魔法。因為我所受到的教育決定了我,更相信科技而不是這種未知的東西。但是,我們也知道如今的時代已經變成了什麼樣子。連神靈都可以出現在我們的眼前,所以魔法什麼的,恐怕也不會因為我們不相信就不存在的。因此,我的回答是,是的,我相信魔法是存在著的。只是我沒有接觸過而已。”

    “你有這樣的認知,說明你並不膚淺和愚蠢,你敢于正視這個世界上你所不了解的東西。這一點在普通人當中是相當的難能可貴的。非常不錯。”

    “不過,既然你相信魔法的存在的話,你為什麼不相信我所說的一切呢?科學所做不到的東西不代表魔法也做不到。如果我的家庭所擁有的力量,就是你所認為的那種屬于未知的魔法力量的話,這一切不都是順理成章了嗎?”

    莫度男爵的回答很平靜,平靜的讓人下意識地感覺到信服。但是,費倫既然是著名的真人秀主持人,他當然不可能因為這種模稜兩可的話就相信他所提及的這些東西。所以,他擺正了態度,一臉正色地就對著莫度男爵追問了起來。

    “那麼,你是你所說的那種人嗎?莫度爵士?”

    “我可以很確信地告訴你,我就是這種人,我就是世人所說的魔法師。不僅僅是我,我的父親,我的母親都是其中的一員。這也正是我們的長壽讓你們無法理解的原因。無法理解並不代表這就是錯誤的,虛假的。只是你們無法接受和不願意接受而已。”

    有些傲慢的語氣並沒有引來太多人的敵視,因為在這個時候,更多的人在意的是他所暴露出來的那種身份。魔法師!這可和變種人還有那些超能力者有著本質的區別。在場的所有人,幾乎小時候都听說過魔法師的故事,但是讓他們相信眼前的這個人就是一個傳說中的魔法師,他們心里還是有些難以相信的感覺。

    這些都是真的嗎?不等底下那些竊竊私語的觀眾們問出聲來,心里有著同樣疑問的費倫就已經是替他們張開了口來。

    “你說你是魔法師?哇哦,這可真讓人意外。我能冒昧地問一下嗎?如果爵士你真的是魔法師的話,你們平日里的生活是怎麼樣的?像是哈利波特那樣,坐著掃把出門,或者是拿著一根小魔杖施展法術?你的權杖就是你的魔杖嗎?額,怎麼說呢,它比我印象中的要大了挺多啊。”

    “費倫先生,你需要搞清楚文學,尤其是兒童文學和現實之間的差別。如果說魔法師真的像是你所認為的那樣,需要靠這些近乎累贅的東西才能存在的話,那麼我只能說,它早就應該被這個世界所淘汰,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之上了。”

    很不客氣地打斷了費倫的暢想,莫度一本正經地就做出了解釋來。

    “所謂魔法,嚴格來說應該是更接近于真理的手段而已。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任何一個文明都存在著類似的職業。在歐洲和中亞地區,我們把這樣學習和研究運用世界真理力量的人稱之為魔法師。在東亞,我們將之稱之為僧侶、道士,在非洲,我們叫他們巫醫。名稱上雖然不同,但是實際上都是一樣的存在。”

    “我們出身于普通人,但是卻又和普通人不同。我們是真理的運用者,是存在于世界之上的最古老的職業之一,我們維護著世界的秩序,保護著世間的和平。只因為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暗地里的原因,所謂我們成為了未知。而這一點,從未有人知曉,直到今天。”

    “哇哦。”似乎是被莫度男爵的這個說法震驚住了,費倫立刻長大了嘴,發出了一聲長長的感慨。不過,這並不意味著他就被這番話打動了,徹底信服了。因為質疑精神的緣故,他其實很懷疑莫度男爵的這個說法,很懷疑他所說的一切的真實性。

    不僅僅是他,很多人都是這樣的想法。而因為他是其中的代表的緣故,他才第一個對著莫度男爵問出了這樣的問題。

    “說真的,你說的這些實在是有些難以置信。因為就我們所看到的一切來說,在這個世界所面臨的種種危機面前,我們看到了神靈,看到了超級英雄,甚至看到了變種人。但是,就是沒有看到什麼法師?如果說法師真的像是你說的那樣神秘偉大的話,你怎麼解釋我們所看到的這一切呢?”

    這個問題讓莫度男爵瞬間皺起了眉,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起來。費倫的說法是沒有錯的,在過去的這幾十年來,法師們並沒有什麼建樹,他們甚至不如變種人對這個世界來的貢獻的多。但是這一點,莫度男爵自己是不承認的,所以他只能梗著脖子,強硬地說道。

    “我說過了,我們是在暗地里做的這一切,這當然不可能讓你們知道。”

    “哦,原來是這樣。你快要說服我了。”聳了聳肩膀,從來都是以搞事為目的的費倫立刻就再度笑了起來。

    “那麼,你成為白宮顧問的原因也是這個。因為你能暗地里保護我們的總統的緣故嗎?可是據我所知,我們的總統可是不需要保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