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336節 段銳擇的憤怒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此時的段塵,依舊在竭力的向前快奔跑著!

    荒古世界里的深山大澤,並非都為平坦,其內陡峭的山坡,崎嶇的丘陵也有不少,有的地方更是荊棘與藤蔓遍布,就連野草都過了一人高,很多地方更存在著一些劇毒的蟲蟻,藏匿著嗜血的蛇蛛!如換做是普通人,在這樣的環境里,肯定會寸步難行,還好這個世界里的人類,可以靠修行而強大,從而脫自我,擁有了與這些惡劣環境叫板的資格!

    至少以段塵現在的實力,只要不是遇到那種九十度往上,沒有絲毫可借力處的那種陡峭懸崖,憑著大圓滿級的穿林越谷,他便可以如履平地,跑得比現實里平整道路上的飛車還要快!

    可即便如此,他還是覺得自己的度不夠快,心中焦灼的他,還想要更快一點……更快一點!

    唰!刷!

    又是連續的兩次‘縮地成寸’之後,段塵的身形跨過了一大片密密麻麻纏繞在了一起的荊棘叢,然後奮力一躍,直接從一處陡峭的山岩上躍起,跳到了另一邊的一株樹木之上!接下來,他的身形又一次模糊了,身影一閃,出現在了5o米之外的地面之上!

    不斷頻繁的施展著‘縮地成寸’,確實讓段塵趕路的度比之一般時候,要快出了一大截,可這樣的奔跑,也讓段塵的罡勁與體力不斷被劇烈消耗著,不得不借用著手中的靈石以及納戒里面的回生果為自己補充著能量,實在到了補充不過來的時候,他也只會暫時放棄施展縮地成寸,老老實實的用大圓滿級的穿林越谷趕路。ap;ap

    而在這個時候,黎部落,天空之中一輪烈日高懸,將所有的光與熱,都灑向了地面。

    地面之上,那些入侵的先天境玩家,已經與黎部落的族人們,廝殺在了一起!

    黎部落,包括族長在內,一共有5名先天境戰士,其中有兩名先天境帶著狩獵隊前往附近的的山林中狩獵去了,剩下的3名先天境戰士,包括族長在內,全部參戰!可即便如此,雙方之間先天境數量的差距,終究是太過懸殊了一些!

    差距不僅僅只是數量,還有他們的武器,黎部落里,包括族長在內,所用的先天境戰士用的都只是利器級武器而已,而入侵的那些玩家,人手一把,全都是寶兵級!不僅僅如此,他們的身上,還都有著一件乃至數件的護身類法寶,哪怕受到攻擊了,所受到的傷害也會被防御法寶所抵消,防御法寶不破,被防御在里面的玩家,就可以安然無恙,不受到任何的傷害!

    十來名入侵的玩家,對上了3名先天境部落戰士,外加過了1ooo的黎部落族人,其結果就是,黎部落這邊哪怕在人數上佔據了絕對的上風,卻在被對方給壓著打,這看起來不像是一場戰爭,更像是一場屠~殺!

    黎部落的這些族人,雖然都很勇敢,無懼,不曾退縮,可他們與這些入侵者的實力差距實在是太大了,這種實力上的巨大差距,已經不能用數量來彌補了,他們集結在一起,揮舞著手中粗糙的武器沖向了眼前的敵人,卻不能對眼前敵人造成任何傷害,反而被敵人隨意揮動武器間,便被輕松殺死!

    面對這些強大的先天境入侵者,除了同為先天境的3名部落戰士之外,也就只有那2o來名鍛骨拳大成的族人,可以對這些入侵者造成一些傷害了,至于其他的那些族人,完全就跟不上先天境入侵者的移動度!

    烈日之下,廝殺不到兩分鐘的時間,黎部落里,就戰死了數百名的族人!這些族人全都睜大著眼楮倒在了血泊之中,這片地面都被鮮血給染紅了,血腥味濃烈得讓人窒息!

    終于,在這一刻,那兩名帶著族人外出狩獵的先天境戰士,也趕回來了,在他們的身後,還跟著上百名的黎部落族人,這些族人里,其中一名穿著獸皮衣的中年男人,他的臉色不像其他那些黎部落族人那樣黝黑,而是相對白淨,他不是別人,正是段塵的父親——段銳擇!

    此刻的段銳擇,跟隨在那兩名先天境的黎部落戰士身後,眼楮瞪大,注視著那邊,微微有些失神,說實話,雖然他已經年至中年,但在和平年代長大的他,未曾經歷過什麼戰爭與災難,眼前這真實而殘酷、血腥的一幕,令他的心神,有了剎那間的恍惚!

    那些被入侵者所肆意屠~殺的黎部落族人,很多都與他說過話,其中有與他一起狩獵過的隊友,有為他無償蓋過房子,贈予過他荒獸肉以及一些好吃野果的族人,有叫過他大叔的熊孩子,還有那滿目慈祥,沒事的時候,喜歡坐在自家木屋的門口曬太陽的部落里的老人,然而,現在的他們,無論是老人孩子以及婦孺,還是那些青壯年族人,他們都死了,不甘的倒在了血泊之中,死不瞑目!

    段銳擇如其他族人一樣,跟在那兩名部落先天境的身後,繼續向著黎部落那邊快跑動著,只是跑著跑著,他的身體便不自覺微微顫,眼楮上也很快爬滿了血絲,他看到了,那些正在面無表情,甚至是帶著一股殺~戮快~感,正在肆意屠殺這些淳樸族人的人,全部都是玩家!

    是的!這些入侵者,全部都是玩家!從來沒有哪一刻,段銳擇如現在這般,憎恨與厭惡這些玩家,他們在現實世界里,受到法律等的約束,可以循規蹈矩的生活著,但在這個‘所謂’的游戲世界里,他們卻可以視同類如草芥,進行肆意的殺~戮!

    當看到自己的妻子,李蘭,在混戰之中,被一名先天境的玩家給壓制得毫無還手之力,身上至少有了數道深可見骨的傷口之後,段銳擇心中的怒意再也壓抑不住了,他的身上流轉起了先天真元所特有的光華,施展起了穿林越谷功法,化作了一道模糊的身形,徑直向著妻子李蘭所在的那片戰場而去!(未完待續。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