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339節 逃離與守護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守護在年輕黎巫身前的那些黎部落的族人們,也一個個的轉過頭來看向了自家的巫,臉上都帶著不敢置信的表情,他們的巫,他們寧願付出生命也要為之守護的巫,竟然在前一刻說出了那麼一番話來?要他們逃走,逃離他們的部落?!

    “巫,這些話,真的是你說出來的麼?”一名鍛骨拳大成的黎部落族人,用一種帶著些顫抖的語氣,問到。®. ® &reg

    “恩,是我說出來的。”黎巫淡漠的點頭,一雙眼楮如一潭死寂的潭水,沒有絲毫的生氣。

    “巫,你為什麼要說出這番話?”又有一名族人顫聲問道。

    “因為,你們再不逃走,我們黎部落里的所有人都要死,我們黎部落也將不復存在。”年輕的黎巫,依舊用一種淡漠的語氣說道。

    “那麼,巫,你為什麼就不能帶我們一起走?”有族人大吼道,他看向黎巫的眼神很復雜,有著莫名的傷感與失落。

    “因為,我是黎部落的巫,最後一位黎部落的巫,我們黎部落,只有戰死的巫,沒有逃走的巫。d.dd”年輕的黎巫微微抬起了頭,看向了天空,高空之上,烈日高懸,將無盡的光與熱贈予給了大地,但他站在這太陽底下卻感覺不到絲毫的溫暖,仿佛天上不是晴空萬里,而是烏雲遍空!

    族人們都沒再說話了,他們第一次違抗了部落里巫的命令,守候在年輕黎巫身前的這數十名族人,沒有哪怕一個人逃走,他們用自己的行動展露了他們的決心,他們要與他們的巫一起,與部落共存亡!

    不僅僅是他們,在混亂的戰場之上,在黎巫通過巫力,對著全場族人說出了那番話之後,沒有一個黎部落的族人選擇逃離部落的,一個也沒有!

    這若換做是在玩家里,絕對是極為不可思議的一件事情,可在荒古世界的npc部落里,卻是一件極為尋常的事情,若說到對于部落的歸屬感與忠誠度,這些荒古世界里的npc原住民,絕對要甩玩家們好幾十條街!

    見自己通過巫力所說的那番話,竟然跟沒說一樣,沒有一個族人听從他的話選擇離開,年輕的黎巫突然怒了,再一次通過巫靈之力,讓他的聲音遍布了全場,在所有人的耳畔清晰響起︰“族人們,我是黎部落的巫,我最後一次用巫的名義要求你們,馬上離開部落,分散逃走!立刻給我逃!”

    包括守護在他身旁的那些族人在內,所有的黎部落族人都沉默著,守護在黎巫身前的族人,依舊在沉默守護著他們的巫,而那些在戰場上用自己的生命去與敵人廝殺的族人們,則在沉默的與敵人拼殺著,他們的眼中泛著凶光,臉上也漸漸多出來了一種表情來,這種表情叫做視死如歸!正是因為這視死如歸的表情,讓他們的戰斗力又有了些微的上揚!

    終于,又有一名先天境的入侵玩家,被殺死!而配合著黎部落那些視死如歸的族人們,將這名玩家殺死的,卻是段塵的父親——段銳擇!在用手中的利器級短劍一劍貫穿了那名來不及躲避的玩家的喉嚨,結果了他的性命之後,李銳擇將染血的短劍插在了地面的泥土里,大口的喘氣著,這是他第一次在荒古世界里殺人,感覺依舊是那般的真實,可他的心中沒有絲毫的負罪感,有的只有滿滿的快意!而在他的身旁不遠處,便是他的妻子李蘭,李蘭的狀態很不好,現在的她,只能勉強站立著不至于摔倒了。.

    段父段銳擇與段母李蘭,雖然憑著長生真力與大量的靈果丹藥,成功突破到了先天境,段銳擇還好,每天都跟隨著黎部落的狩獵隊外出狩獵,身手漸漸變得矯健,多少有了一些戰斗力,但李蘭,成天待在黎部落內,很少出去,沒有任何戰斗的經驗,所以,雖然她也是先天境,但她的戰斗力,在先天境中絕對算是墊底的存在,這一次,如果不是在周圍有無數黎部落的族人與她配合,她根本就支撐不到段銳擇過來,對她進行救援。

    就在段銳擇在黎部落族人的配合下,一劍殺死那名先天境玩家的時候,混亂戰場的另一邊,又一名黎部落的先天境戰士,被人形山鬼給輕松殺死了,殺死了這名先天境戰士,又隨意一爪揮出,將這名先天境戰士周邊的數名黎部落族人殺死之後,人形山鬼的目光,鎖定在了百米遠處的段銳擇身上!

    被這人形山鬼盯上之後,段銳擇當即就感到後背上冷汗直冒,他似有所感般,轉頭看向了百余米遠之外的人形山鬼,然後,兩者間的眼楮就隔著過百米的空間,對視在了一起!

    下一刻,人形山鬼直接化作了一道黑色的影子,向著段銳擇這邊撲了過來,段銳擇本能的想要向後躲避,可兩者之間的度差距實在是太大了,他根本就來不及退開多遠,便被這人形山鬼給近身了,然後,一只漆黑的爪子,便閃電般的抓向了他!

    段銳擇的實力只是先天初境而已,在這一爪之下,根本就避無可避,只能任由著這只恐怖的爪子,距離他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在他的不遠處,他的妻子李蘭瞪大了眼楮,嘴里似乎是在呼喊著什麼,撐著重傷的身體,努力想要沖向這邊,只是,明顯已經來不及了。

    就在人形山鬼的爪子,距離段銳擇的身前,堪堪只有不到1o厘米的時候,段銳擇的身形一下子變得虛幻了起來,下一刻,人形山鬼那漆黑的爪子便穿過了段銳擇殘留在原地的虛幻影子,抓在了空處!

    這一刻,在戰場上消失的,不僅僅只有段銳擇,還有他的妻子李蘭,以及混戰戰場之上隨機的十數名黎部落的族人!

    這一刻,年輕的黎巫正盤腿坐在地面之上,抿著嘴唇,眉頭緊皺,自他的身上,正有著碧綠的光華透出來,而年輕的黎巫,他那俊秀的相貌,以肉眼可見的度生著變化,似是時光流逝在他的身上被加了無數倍,不過短短數秒鐘的時間,他看起來便已經像是一個3o歲左右的壯年男子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