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442節 他,其實是個好人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段塵不知道的是,此刻,正有無數的玩家,在關注著他的一舉一動!

    一名觀戰玩家,在見到段塵剛剛所作出的舉動之後,幾乎是脫口而出道︰“這個段塵,難道是不要命了?他難道沒看見,那只比他灰翅疾鷹度還要更快的銀隼,就是因為飛得太高,太過招搖了,這才被數只叢林里的異獸盯上,然後被殺死?”

    在他身旁,他的一名同伴,听到這話,也不由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 &reg

    與這名玩家抱著同樣想法的觀戰玩家,還有很多,但觀戰玩家的巨大基數在這里,其中不乏一些善于觀察與思考的玩家在里面,他們在見到段塵的舉動之後,先是皺眉,片刻之後,便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來,最後,更是眉頭徹底舒展,露出了一副了然的表情來。

    是的,他們已經猜到段塵想要干嘛了,其實,段塵的想法確實很簡單,眼前的這片沙漠中,一眼看去,到處都是沙子,在這沙子中,鬼知道里面潛藏著什麼樣的危險,于其讓灰毛貼地飛行,心驚膽戰的被動應付這些危險,還不如選擇高飛,一是可以遠離這些黃沙里可能存在的危險,二是,高空之上無雲,視野極其廣闊,而他有天眼神通,在這種環境里,可以看得更遠,哪怕真有什麼凶惡的異禽來襲,他也可以第一時間現,有充足的時間做出應對!

    1ooo米的高空之上,灰毛妖禽在段塵不斷用神識催促之下,越飛越快,最後更是直接化作了一片灰色的影子,拖出了一片殘影,在天空中呼嘯而過!

    段塵就站在灰毛妖禽那寬闊的後背上,任由狂風撲面,將他全身吹得獵獵作響,而他,不僅施展出了第二重的天眼神通,更是將先天罡勁也聚于雙目之中,盡可能的讓自己的一雙眼楮,可以看得更遠!現在的他,只希望灰毛還能夠飛的再快一些,可以一鼓作氣,直接飛過這片沙漠!

    突然,站在灰毛後背上的段塵,目光一凝,向著下方處看去,便見下方處,一片沙丘突然爆開,從里面飛出了一只渾身羽毛顏色與黃沙一致的巨大禿鷲來,這種禿鷲脖子部位無毛,身體與山林里的那些異獸一樣,都是身長近百米!度卻是快得不可思議,拍動著它的那雙翅膀,以極快的度接近了半空中的段塵!

    糟糕!段塵心中咯 一下,他又被慣性思維給誤導了,一直都以為下方的沙漠中,只會存在地面上的危險,天空上的危險,只會同樣來自于天空中!卻沒想到這片空間里的異獸,竟然這麼無恥,好好的一只黃毛禿鷲,你又不是鴕鳥,將自己整個的埋入沙堆里,算個什麼事啊?

    至于灰毛妖禽,在段塵覺到下方處異常的時候,它也覺察到了不對,一聲淒厲的鳴叫之後,一雙鷹眼里,滿滿的都是恐懼與不知所措,緊張得就連翅膀都不知道該往哪兒放了!在半空中整個身體都顯得搖搖欲墜了,有了種失衡的趨勢了。?ap;?  ?ap;

    見此,段塵不由得再次伸出手來,在灰毛妖禽的腦袋上狠狠的敲了一下,然後通過神魂,對灰毛大吼道︰“還愣著干什麼?等死啊!還不趕緊給我飛,再過不遠,就可以出這片荒漠了,出了荒漠,後面那只鳥就不會再追你了!”

    在段塵這狠狠一敲之下,灰毛激靈靈打了個寒顫,終于是不再繼續慫下去了,在出了一聲淒厲的鳴叫之後,在這股生死危急之下,它似是被激出了潛力,一雙翅膀拼命的撲扇間,它的度甚至還隱隱過了之前的全盛時期,化作一道流光,呼嘯向前!而在段塵視野的盡頭,沙漠的邊緣處,已經遙遙在望了!

    同樣是一處觀戰空間里,小澀正一眨不眨的望著比賽空間里的情景,這個玩家身上看一眼,那個玩家身上瞅兩眼,看著看著,她雙眼一亮,用手肘部位推了推一旁的瑾瑜,帶著興奮的說道︰“瑾瑜姐,我現一個秘密了!”

    “什麼秘密?”瑾瑜此時明顯有些緊張,一雙大眼楮正一眨不眨盯著沙漠上空,正被那只巨大禿鷲追殺著的段塵,一雙白皙的手握緊,雙唇抿著,顯得很是緊張,對于小澀的話,也只是敷衍般回了一句。

    “我現,在這個比賽空間里,一旦使用那些妖禽啊妖獸啊之類的代步,所遇到的危險,將會多很多,而且還會受到那些巨大異獸的主動攻擊!而只要放棄這些代步的妖禽妖獸,僅憑自身趕路的話,所遇到的危險,反而會變少,只要不去招惹那些巨大獸類,或者離它們過近的話,它們甚至不會主動去攻擊玩家!”小澀雙目中閃動著興奮,對她的瑾瑜姐說的。

    瑾瑜一愣,隨即目光從段塵的身上挪開,注視向了段塵身後處的那些玩家,然後,她便現,果然如小澀說的那樣,那些僅憑自身度趕路的玩家,他們慢是慢了點,但所遇到的危險,也確實變得少了許多!除了那些因為內斗,以及主動去招惹異獸而死去的玩家之外,玩家們基本都還活著,因意外而受傷的玩家確實有,但因意外死去的玩家,還真一個都沒有!

    那麼,這就是這一場比賽中的隱藏規則麼?這一場比賽的主旨,是要辨別出玩家們不依靠外力,在各種環境中的真正度!?瑾瑜並不笨,甚至可以說很聰明,一下就想到了關鍵點上了,想到這里,她不由得抿了抿嘴,再次轉頭看向段塵那邊的時候,眼中所透出來的擔憂,變得更多了些。

    就連她自己也不清楚,她與段塵並不算熟悉,以後也很可能再沒有見面的機會了,她為何又要去為他擔心?

    難道僅僅只是因為在逃出紋面部落時,他沒有放棄自己,帶著自己一起逃走時的那種不離不棄?亦或者是在她離開遺山大部時候,他為了能讓她們安全離開,一人攔在石橋之前,獨自面對整個良羽二部時候的那種傲然?

    與段塵相遇的一幕幕,這時候,再次在她的心底里浮現,不管他的名聲,在論壇里,在玩家中,是如何的不好,可在她的心中,他……其實是一個好人……

    呼!一直關注著段塵那邊的瑾瑜,突然松了口氣,露出了一個笑容來,一雙原本不自覺握緊著的白皙手掌,此時也松開了,因為,在這一刻,段塵與他的那只灰翅疾鷹,終于是沖出了荒漠所在的區域,如箭一般,射向了前方的莽莽雪山之中!而那只在他身後緊追不舍的巨大禿鷲,只在沙漠邊緣處徘徊,不甘的沖著前方處的雪川鳴叫,卻似乎受到了某種規則的限制,不敢出荒漠一步!

    限免結束啦,還是希望喜歡這本書的,有能力訂閱正版的,可以訂閱支持一下,不能訂閱的,也請投出你手中的推薦票,目前,一共有3萬名兄弟姐妹,收藏了這本書,還是那句話,人多力量大,只要喜歡這本書的諸位,能夠每天堅持投出你們手中那不要錢,每天都會有的推薦票票,那麼,荒古時代這本很是小眾的書,就絕對不會被埋沒到起點的茫茫書海里面去!也將會被更多的人所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