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523節 第三次被窺視的感覺!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任新接過段塵遞給他的這柄血紅骨劍,拿眼打量了一番,又閉上眼楮感應了一番之後,重重點了點頭︰“需要,只要給我一段時間,我便可以將我的劍靈注入這柄骨劍之內,讓這骨劍成為一柄真正的靈寶劍器!”

    段塵點點頭︰“好,真到了這一天,這柄劍,就是你的了。ap;  ”

    也不能說段塵大方,而是因為,任新受到他攝魂術的靈魂控制,只能听命于他段某人,可以說,任新雖然奸詐了一些,沒節操沒下線了一些,可對于他段塵來說,這任新也勉強算得上是自己人了,而且還是比較可靠,不怎麼會背叛的那種。

    也因為如此,段塵取出這柄靈寶劍胚,交到任新的手上,用以提高任新的戰斗力,他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妥。

    見任新撫摸著血紅骨劍的劍身,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祭煉的樣子,段塵只得提醒他道︰“任新,去探查一下周圍,看能不能找出那個潛藏在暗處的窺視者。”

    任新傀儡的臉上,露出苦笑來,說道︰“段哥,就在剛剛,我已經探查過了,對著周圍用天人境的天地之力仔仔細細的探查了一遍,並未現在這周圍,有什麼異常的地方。ap;”

    “再給我探查一次!”段塵微微皺眉,顯得很固執,也很堅決。

    任新無奈,只得收好長劍,憑著天地之力,再次仔細探查周圍,片刻之後,他沖著段塵搖了搖頭,說道︰“沒有,段哥,我依舊沒有感到有什麼異常的地方。”

    段塵覺得有些失望,但也沒再多說什麼了。

    于是,這片密林里,又重新陷入到了一片安靜之中。

    段塵取出了另外的一具靈寶級傀儡,用手按在了靈寶級傀儡的額頭上,開始驅散它身上原本的神魂烙印,然後再將自己的神魂烙印,刻印在了其中。

    刻印成功之後,段塵則開始在它身上鼓搞了起來,對它進行一些小小的改造,讓它變得也可以適應靈魂的入駐。

    這具靈寶級傀儡,雖然臉上看起來與任新附身的那一具,存在著一些差異,但很明顯是同一型號的,因此,這一次,段塵並不需要任新的指導,獨自一人就完成了對這具靈寶級傀儡的改造!

    改造怎麼著也是個精細活兒,因此,在改造完畢之後,段塵繃緊的精神不由放松了一些,他擦了擦額頭上冒出來的細汗,將這傀儡的那些凹槽閉合,並將它身上的衣服給拉了回去。 ap;  

    做完這一切之後,段塵長舒了一口氣,正準備站直身體的時候,他的身體不由得一僵,那股被人窺視的感覺,再一次出現了!

    段塵的臉色在一時之間變得非常的難看,這一次,他不再說話了,而是直接通過神魂之力,對任新說道︰“那股被人暗中窺視的感覺,又出現了,任新,你不要動,用你的感應之力探查周圍,看有沒有什麼異常?”

    任新果然沒有動,他就坐在段塵的一旁,手里捧著那柄血紅骨劍,臉上的表情也沒有什麼變化,宛如一具真正的傀儡!

    大約過去了1o秒鐘時間,任新也通過神魂之力,回答了段塵︰“沒有,我仔細探查了一下四周,依舊沒有現什麼異常!”

    段塵的臉色變得更加的難看了,第一次感覺到被人窺視,可以說是自己太敏感了,感覺上出了差錯,第二次勉強也可以這麼說,那麼第三次呢?又該如何去解釋!?

    而且,這個潛藏在暗處的偷窺者,就連任新的探查之力都完全探查不到,他,亦或者它,到底又是何方神聖!?為什麼僅僅只是窺伺自己,而不出現!?

    段塵在這一瞬,心中閃過了無數個念頭,然後心情變得極度惡劣了起來!

    在下一刻,他站直了身體,然後吐氣開聲,沖著天空大吼道︰“到底是哪位在這附近,還請出來一見!”

    這一次,倒不是因為段塵沖動,而是因為,他實在是不能忍受被人在暗地里窺視的感覺,這種感覺,讓他的心情變得很糟糕!

    與其這樣被人繼續窺視下去,他寧可讓這個窺視他的存在,盡早出現,然後與它一戰!

    只不過這一次,又讓他失望了,這一次的虛鬼,漂浮在了半空之中,距離段塵足足有著近千米的距離,即便相隔了這麼遠的距離,卻依舊讓段塵心中產生出了被人窺視的感覺!

    在听到了段塵吼出來的這番話之後,虛鬼的身形開始向後飄動,宛如瞬移一般,剎那間就消失在了原處,不知所蹤!

    大約1o秒鐘時間過去,那名天人境玩家這次不再是浮空而坐了,而是背靠在了一株樹木的樹干上,他問向了身旁的空氣︰“虛鬼,這一次探查,收獲怎樣?”

    過了數秒,他的臉上顯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什麼?隔著這麼遠的距離探查,竟然還是被他給現了?這段塵,直覺還真不是一般的強啊……”

    “不過,兩具靈寶傀儡,其中一名傀儡的手中還拿著一柄靈寶劍胚,這段塵身上的好東西數量,都有些出我的意料之外了,不過這是好事,這些東西,遲早都會屬于我的。”

    “好了,虛鬼,還是按照原計劃執行吧,我現在暫時沒有接到系統的任務,有的是時間和這個段塵玩,不要說僅僅只是兩個傀儡了,這種實力勉強達到天人境的傀儡,哪怕是三個,四個,對我也構不成什麼威脅,虛鬼你就放心吧。”

    “不過,既然他的直覺強得那麼離譜,可以感覺到虛鬼你的存在,那麼,接下來虛鬼你就不必去探查他了,以免打草驚蛇,反正我有權限,可以感知到5o公里內的玩家存在,以及他們所在的位置,所以,這個段塵,是不可能跑得掉的!”

    這名天人境的玩家與虛鬼之間的交流,段塵自然不知道,他只知道,那種被人窺視的感覺,在他吼出那句話之後,又突兀間消失了!

    只不過,即便如此,他的心情依舊變得糟糕透頂!一雙眼楮里面泛出黯淡的金色光芒,不斷警惕掃視著四周。

    “段哥,難道真有人在這附近窺視我們?”任新也不再去祭煉手中的那柄血紅骨劍了,而是來到段塵身邊,小心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