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568節 貪得無厭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蔡恆盯著段塵手中的這些金銀看,點了點頭︰“對,這些就是錢。d.dd”

    同時,他又有些疑惑的看向了段塵︰“爺,難道除了這些金銀珠寶之外,還有別的東西可以叫做錢的?”

    段塵一窒,他在現實世界里,用的是通用點,在荒古時代里,用的是墨石、金石、靈石這些,這些東西用的久了,竟然對金銀這些都沒太多感覺了,一听到蔡恆要錢,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靈石,然後才想到自己納戒里的那些金銀以及銅錢,他本以為在大維國,只有那些下層的民眾才會使用金銀這些,高層官吏用的應該是靈石,沒想到的是,那獄吏要的竟然也是金銀這一類。

    “好了,那個獄吏既然死要錢,你就把這些都給他吧。”段塵將從里長那里得到的金銀以及銅錢一股腦的裝入進了一個空著的儲物戒指里面,遞給了身前站著的蔡恆。

    如果那個獄吏獅子大開口,要的是靈石,段塵可能會猶豫,但對方要的既然是這些金銀,段塵那是一點猶豫都沒有的,想來,這些金銀應該算是大維國的通用貨幣,可段塵再過幾天,等古界十日游結束之後,他便要離開古界了,因此,這些金銀對他來講,並沒有多少價值。 ap;  

    蔡恆帶著裝滿了金銀以及銅錢的儲物戒指離開了,段塵看著他離去的背影,不由有些感嘆,自己能不能完成這個任務,獲得那些對他來說極其寶貴的修煉經驗值的希望,就在這個紈褲公子的身上了。

    而他段某人,卻只能待在齊平城外的荒郊野嶺之中,在心中暗暗祈禱事情可以一切順利了。

    這就是沒有實力的無奈之處了,如果他有著天人境巔峰,甚至是萬物境的實力,面對系統所布的這個任務,哪里還要這麼窩囊的曲線迂回?直接沖到這齊平城前,一拳打爆護城大陣,再一拳下去,將整個監獄都砸成粉末,神毫到手,任務直接就順利的完成了!

    如果實力還可以再高一些,如果有傳說中昊天大神,或者是古界之神那樣的實力,就更好了,什麼系統,什麼游戲公司估計都成浮雲了,到了那個時候,他非得將那個策劃了荒古時代的幕後指使者揪出來,暴揍三天三夜!

    當然,這些僅僅只存在于段塵的想象之中而已,現在的他,實力與這個檔次還差著十萬八千里,也就只能枯坐在樹干之上,耐心等待著蔡恆前往賄賂那‘獄吏’的結果了。ap;

    中午時分,在段塵感覺自己等得花兒都快謝了的時候,蔡恆終于是再次出現了,來到了他的面前。

    來到段塵面前的蔡恆,苦著一張臉,畏畏縮縮的不敢上前。

    當段塵看到他的那張苦瓜臉的時候,心中就咯 了一下,沉聲問道︰“怎麼了?難道事情沒辦成?”

    蔡恆怯怯的點了點頭︰“那獄吏覺得錢太少了,提早押送犯人出城的風險又太大,他表示自己很為難……”

    “貪得無厭!貪得無厭!我給他的那些錢物,都快可以用牛車裝上滿滿一車了,他還嫌少?”段塵怒了。

    “爺,我給他的那些錢物,我有看過,數量雖然多,但里面大部分都是些銅錢,這玩意不值錢的……”蔡恆怯怯的說了一句。

    “你!”段塵怒極︰“你說你,好歹也是郡丞之子,手中錢財應該不少,那個獄吏貪得無厭,說這些錢財少了,你難道不知道用你自己的錢財補貼一下麼?!”

    “我……我,我每個月的月俸都是固定的,早被我花完了。”蔡恆依舊是一副怯怯的樣子。

    “你!”看著眼前蔡恆這副裝可憐的嘴臉,段塵恨不得一巴掌過去,將這蔡恆抽翻在地,可他最終還是忍下來了,真要把這蔡恆抽成重傷,或者直接抽死了,他算是解氣了,可這任務也就徹底的泡湯了。

    段塵深吸了一口氣,沉聲說道︰“算了,錢不夠,我再想想辦法,你先在這兒等等。”

    蔡恆心理素質極差,幾乎已經被我的攝魂術完全給震懾住了,應該不會說謊,這樣看來,就是那個獄吏貪得無厭,想錢想瘋了!

    可自己現在又能怎麼辦?自己現在根本就進不了城,自然也見不到他!

    讓蔡恆找個理由將他約出來,如果這個獄吏實力不強的話,自己便用攝魂術控制住他?

    這個辦法倒是不錯,段塵問向了身旁乖乖站著等待的蔡恆︰“那個獄吏實力怎麼樣?”

    蔡恆想了想,答到︰“我以前听說過,獄吏的實力是先天境巔峰。”

    段塵皺了皺眉,腦袋又飛轉動了起來!

    先天境巔峰,有著這麼強的實力,基本就不可能被攝魂術控制了,而不能被攝魂術控制,即便能讓蔡恆把他成功約出城來,也沒什麼用了,哪怕把他殺了,也並不能讓押送胡一縱的時間提前,反而因為獄吏的死亡,或許會鬧得滿城風雨。

    如此的話,自己如果想要讓任務順利完成的話,就只能照著那獄吏的意思去辦,再去給他湊些錢物了。

    只不過,金銀珠寶這種財物,對段塵盡管吸引力不大,可這些玩意兒又不是地里長的大白菜,隨隨便便就能搞到手的,那麼,自己該怎麼辦呢?

    在離這里不遠的地方,就是那條通往齊平城的寬闊馬道了,馬道上的行人絡繹不絕的,其中雖然有窮苦的村民,但應該也有腰纏萬金的富戶,自己去偷?還是去搶?

    不過這個念頭只在段塵心中出現了短短一瞬,便被段塵給掐滅了,要知道段塵自小受到家庭以及教育的燻陶,思想觀念已經定型,這時候叫他去偷去搶,他還真有點下不去手。

    那麼,該怎麼辦,才可以湊足錢財,讓那個貪得無厭的獄吏滿意呢?

    段塵皺著眉,陷入到了思考之中,不過這一次,段塵並沒有思考多久,他的眉頭又重新舒展了開來,這時候的他,想到了那一個匪類聚集地,對于那些無辜富人,他確實是有點下不去手,但對于那群聚集在那片地方的匪類,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段塵是完完全全下得去手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