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617節 見巫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部落里那數百族人被蛇息部落的人殺死的時候,巫在哪里?

    族長禾木走出部落,走出去赴死的時候,巫又在哪里?

    即便到了現在,巫依舊不曾出現,不曾出現!

    想著想著,段塵再難壓制心中的這股憤怒,這股對于巫的憤怒,來得突兀,卻在段塵的心中洶涌而起,不可遏止!

    于是,在這股突兀出現的怒意的驅使下,沉默坐著的段塵,突然間站了起來,緊接著,他的身形便刷的一下,消失在了眾人的面前!

    當他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穿過了那些普通的族人們,出現在了巫的那間木屋之前!

    巫的木屋前,那兩名實力為鍛骨拳大成的族人,依舊盡職盡責的守護著,當見到段塵突兀出現在他們的身前時,這兩名族人不由得一愣,眼中也齊齊出現了警惕之意!

    可當他們看清楚突兀出現的是段塵的時候,他們的臉色都變得緩和了下來,其中一名族人小心的對著段塵說道︰“巫在里面休息,所以,阿塵,巫暫時不能見你。ap”

    站在巫木屋門前的段塵,臉上沒有顯露出多少的表情來,他看著眼前的木屋,問道︰“巫,在里面休息多久了?”

    對于段塵所提出的這個問題,兩名看守木屋的族人都沉默了,巫已經在這間小木屋里呆了太久的時間了,自從他進去之後,便再也沒有出來過了,即便現在,即便柴石部落在蛇息部落幾次試探性的攻擊下,已經顯得風雨飄搖了,他也不曾走出他的木屋!

    見這兩名族人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段塵也不再多說什麼了,而是緩緩邁步,向著前方處走去。ap

    “阿塵,巫在里面休息,你不能進去!……”見段塵又有了走過去,想要推門而入的趨勢了,負責看守的兩名族人,頓時就急了,忙伸手想要制止段塵的這種魯莽舉動!

    只不過,他們的手才剛剛伸出來,便如被人施展了定身術一樣,被定格在了原地,一動也不能動了!

    在通過天地之力,將這兩名鍛骨拳大成的族人定格住之後,段塵深吸了口氣,一步邁出,已經來到了木屋跟前,然後伸出手,向著面前的木屋緩緩的推了過去!

    在他選擇閉關修煉之前,他也曾來到過巫的門前,想要見一見巫,結果那時候的他,被這兩名族人給攔住了,而現在,他段塵再一次來到了巫的木門之前,只不過這一次,這兩名負責看守巫木門的族人,卻被他使用力量禁錮住了,再不能阻止他了!

    只是輕輕一推,吱呀一聲,木屋的門便被推開了!

    木屋里的空間很小,里面因為沒有什麼照明物,也沒燃起柴火,因此,看起來顯得很昏暗,可即便如此,段塵還是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一張木椅上的巫!

    巫就這樣靜靜的坐著,在他的周身上下,存在著無數如泡沫般的虛影,虛影里萬物生長,花開花敗,其中最顯眼,也是最大的一處影像,便是一株參天大樹,在緩慢的生長著!

    而這株虛影里的大樹,段塵只看了一眼,便覺到了,這樹與距離柴石部落數百米之外的那株參天巨樹,竟然是一模一樣的!而在這影像里,段塵甚至可以看到大樹之下,那一片顯得不甚清晰的建築,所代表的,正是柴石部落!

    這片影像,所展現出來的,赫然就是柴石部落當前的景象!

    凝視了這片虛影片刻,段塵將自己的目光緩緩挪開,最終落在了被這些影像所環繞著的巫的身上!

    此時的巫,就安靜的坐在那張木凳上面,他那一頭原本半白的頭,已經變得雪白了,他那原本挺直的腰背,也佝僂了下來,在他的臉上,身上,出現了許多明顯的老年斑,他額頭上也存在了皺紋,這些皺紋竟如刀劈斧鑿一樣,看起來是那麼的刺目!

    現在的巫,比起曾經的巫,看起來至少要蒼老了數十歲!

    曾經的巫,看起來就是一個睿智的老頭,而現在的巫……

    段塵在推開門之後,就站在木屋的門邊打量著屋內的巫,看著巫的這副樣子,他腦海中的某根弦似乎被觸動了一下,他的眼眶在這時候竟然不可遏止的變得濕潤了起來!

    巫似乎真的在閉關!

    他似乎是在將自己的生命注入進那株參天大樹之中,讓那參天大樹不斷的在成長,在變高!

    與柴石部落只隔著數百米的這株參天大樹,對于巫來說,似乎很重要很重要,而且似乎還不能被打斷,甚至連稍稍分神都不能,以致于巫在這木屋里,一待就是數十天,哪怕是柴石部落到了現如今這般危急的時刻,哪怕族長禾木就在部落外不遠處身死,巫也不曾從他的小木屋里出來過!

    段塵沒說話,也沒邁步走入巫的這間木屋,就在木屋門前定定的注視著木凳上坐著的巫,不知道為什麼,他體內所涌出來的那股莫名的怒氣,已經煙消雲散了,他突然覺得,自己並沒有資格如此怒氣沖沖的過來質疑巫!

    深吸了一口氣,段塵向後退了一步,然後又將這間木屋的門給緩緩的關上了,隨即,他便收回了那些禁錮著兩名族人行動的天地之力。ap;

    ……

    遙遠處的蛇息部落之中,蛇息巫依舊坐在那處由山岩與土石構成的陰暗大殿之內,這一刻的他,緩緩睜開了眼楮。

    此刻的大殿里,顯得很空曠,除了他之外,便只剩下了蛇息族長以及那三名族老存在。

    “奎死了。”蛇息巫在睜開了眼楮之後,聲音陰柔的開口道。

    听到這話,包括蛇息族長在內,在場之人都不由得吃了一驚!

    奎竟然死了!要知道奎的實力雖然不如族長,但他畢竟也是貨真價實的天人境啊,怎麼會就這麼死了?!

    莫非是始終蟄伏,不曾出現的柴石巫,突然出手,將奎給殺死了!?

    包括蛇息族長在內,在場的幾人都沉默了下來,幾人的心中,同時冒出了這一念頭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