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842節 神秘女子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僅僅在原地站了不到1分鐘,段塵便再次施展浮光掠影,身形化作一道虛幻的光,剎那竄出了柴石大部的範圍,消失在了夜色下深沉的山林里。?ap;?  ?

    火雲獸依舊趴在段塵的肩膀上面,今天的它,顯得異常的安靜,不吵也不鬧,只是用它那雙小眼楮,不斷好奇打量著四周。

    離開柴石部落範圍沒多久,段塵蹙眉,他心中涌現出了一種模糊的感覺——有人在跟蹤自己!

    在這種感覺的驅使下,段塵將散布在周身的草木有靈探查之力,向著極限處延伸,隨著巫靈值的提升,他現在草木有靈所能探查到的極限範圍,已經接近5千米了。

    果然有人在跟蹤自己!

    在草木有靈覆蓋範圍的邊緣處,段塵感應到了一道身影,這道身影似乎具備有某種隱匿身形的秘法,即便在草木有靈的覆蓋範圍之內,身影也顯得很模糊,讓人‘看’不大真切。

    段塵心中閃過了數個念頭,最終,他不動聲色的施展浮光掠影,繼續往前,而在他身後,那道身影依舊如鬼魅一般跟隨著。

    身影的度快得不可思議,竟然能夠跟得上段塵施展浮光掠影時候的度!

    就這樣,段塵又向前奔跑了半刻鐘時間,這里距離柴石部落已經足夠遠了,哪怕鬧出動靜來,那邊應該也感應不到什麼了,而一旦出現變故,以自己的度再配上縮地成寸,應該足夠逃回柴石部落。 ap;  

    就是這兒了!

    段塵的身形刷的一下,由極動變為了極靜,立在了一株十數米高的大樹上,冷冷望向了自己的身後,開口道︰“你跟了我這麼長時間,難道不累麼?快點現身吧。”

    聲音遠遠傳出,只是他的身後依舊很安靜,只有夜風吹過時候,樹木傳出來的沙沙聲響,以及遙遠處有獸吼偶爾傳來。

    “快點出來吧,我知道你在的。”段塵繼續冷淡的開口,出于謹慎,也不知道跟蹤自己的那道身影是敵是友,因此,他在語言上很克制,並沒有說出什麼過激的語言來。

    “小帥哥不錯嘛,竟然可以看破姐姐的蹤跡。”一聲女子的輕笑自深林里傳出,沒過多久,一道身影自林間的黑暗中走出,出現在了段塵的面前。ap;

    這是一個女人,臉上涂抹著厚厚的妝容,身材高挑,美腿修長,穿著一身緊身黑衣,讓她更顯妖嬈。

    段塵看著她,瞳孔不由得一縮,這個女人,他在那一次荒漠戈壁的玩家聚會里見到過,她那時候跟在風臨淵的身後,看樣子,應該是風臨淵孤魂者組織里的人,是敵非友!

    “小帥哥不要緊張嘛,我又不會吃了你,姐姐我過來,只是想要問你一句,風信子那個死鬼,是不是你殺的?”女子又輕笑了一聲,繼續往前走著,腳步似緩實快,這時候距離段塵已經只有不到5oo米了。

    從這個女人的身上,段塵可以感受到一股強烈的天地之力波動,她很強,至少實力與境界,絕對不會比自己弱!

    段塵搖頭,他開口了︰“風信子不是我殺的。”

    他說的這是實話,風信子是自己自爆而死的,確實不是被他所殺的。

    女子掩嘴一笑,展現驚人的媚態,她本人的樣貌只能算中上,並不如何美貌,但這一刻展露出來的風姿,卻令段塵心跳不由自主加,更是有了剎那間的失神!

    回過神來,段塵心中立刻就警惕了起來,想他段塵,從小到大見過的美麗女子也不少了,雖有驚艷,但從未如此失神過,事出反常即為妖,莫非這個女子修煉的是某種傳說中魅惑人心的功法,在舉手投足間,就可以勾魂奪魄?!

    想到這里,段塵立即就動用了固靈訣,他還覺得不太保險,又施展剛剛入門的真我訣,一縷真魂化入識海,再次形成了一片防御。

    魅惑人心的功法,應該與幻境差不多,都屬于精神類功法,自己展開精神防御,應該會有作用吧?

    果然,段塵所料想的並沒有錯,當固靈訣與真我訣被同時施展出來了之後,段塵再看眼前的女子時候,已經再沒有先前那種驚艷的感覺了,只覺得她臉上的脂粉抹得實在太厚了,不過,她的身材確實很不錯……

    女子並不知道段塵已經悄然從她的魅惑之下脫離出來了,她繼續靠近段塵,涂滿了脂粉的臉上,綻放笑容︰“原來風信子不是你殺的呀,可為什麼風無常那個老鬼,卻偏偏對我說,說他能夠感覺得出來,風信子那死鬼,就是死在你手中的呢?”

    這時候的段塵,盡管已經擺脫女子的魅惑之力了,可他依舊裝出一副豬哥臉,表情略顯呆滯,一雙眼楮直勾勾注視女子那張濃妝艷抹的臉,他緩緩搖頭︰“風信子,真不是我殺的。”

    女子掩嘴,出一聲聲銀鈴般的笑聲,她的聲音如黃鸝在叫,很清脆很好听,而且透出一股別樣的誘惑︰“姐姐相信你呢,來,小帥哥,到姐姐身邊來,跟姐姐說說,風信子那個死鬼,到底是怎麼死的?我好對風無常那個老鬼解釋,還弟弟你一個清白。”

    她笑盈盈的向著段塵招手,另一只手上卻已經握緊了一柄尖細如針般的骨刃,微笑等待段塵向她走過去。

    至于段塵,在心中冷笑了幾聲之後,也很配合的目露呆滯,一步一步的向著這個女人走了過去,實則,他已經開始在識海中醞釀巫靈之力尖刺了!

    這名女子,想靠著自己的魅惑之力,極為輕松的就將他給解決掉。

    而段塵,也抱著與她相同的想法,也想著趁這女子不備,突然暴起難!

    畢竟,他能感覺得出來,這名女子真實的境界與實力,並不會比自己弱,甚至比自己還要更強些,如果堂堂正正與她戰斗,段塵也沒有多少信心可以戰勝乃至殺死她!

    女子還在滿臉微笑的對著段塵招手,她的另外一只手上則在把玩著那柄如針一般細長的骨刃。

    而段塵,距離她,已經只有不到5o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