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五百九十五章 我不在乎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馮一平喘了口氣,伸手示意了一下,“等等,”

    “你等等,先听我說完,”金翎說。

    姐前面鋪墊了這麼多,正要一氣呵成的把要說的話說出來,等什麼等?

    這樣的場景,這樣的機會,還有我好容易鼓足的勇氣。

    你當一個女人說這些,這樣說,容易麼!

    但是,馮一平只不過在她手上拍了一下,剛才那個一往無前的霸道女總裁,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剛才的那股氣勢,一下子就消失無蹤,就像只溫順的貓咪一樣,“你要說什麼?”

    馮一平先沒說話,抓緊打開水壺“咕嘟咕嘟”的喝了幾口,“哎,你慢點好不好,”金翎說。

    馮一平擺了擺手,“沒事,”他看著眼前大海,還真是中了邪了,昨天自己對張彥豁出去了,今天金翎就對自己豁出去了,這兒究竟是愛琴海,還是愛情海?

    但是,之前你一句接一句的,快把我駁得體無完膚,快把我說得無地自容,跟著又說這些,這樣的轉折,是不是略嫌有些大呢我的同志。

    “首先你要知道一些事情,你听完了我說的這些,你再說好不好,”

    “還有什麼事,”金翎想靠回座椅背上,但又舍不得放開馮一平的手。

    今天她是第一次這樣緊緊的握著這個家伙的手。

    他的手,很白,比他的臉還白,還真的很柔軟,小時候,媽媽好像說過一句話,叫什麼“男人手軟賺金銀”?好像還很有點道理哦。

    “你難道不知道我接下來要說什麼嗎?”她說。

    “我知道,所以,我想你先听我說完,”馮一平看著這會突然有些嬌羞的金翎,“我想告訴你,其實我還有一個,”

    “女人?”金翎看著他,有些變色。

    馮一平點點頭,“還有個兒子,比阿曼達剛好大半歲,”

    現在輪到金翎長大了嘴巴,楞楞的看著馮一平。

    “還記得嗎,2000年我的《藍海戰略》出版,受邀到美國一些機構和大學演講,在喬治城大學,我踫到了一個正在垃圾桶里找食物的女孩子,”

    “不,不是你想的那個原因,她是免費素食主義者,他們收集那些可以實用的食物,統一消毒後,提供給那些無家可歸者,”

    “這我知道,當初哈佛好像就有,但他們那個組織影響不大,”金翎說。

    當然影響不大,有多少人願意做那樣的事呢,所以才難得啊!

    “後來呢?”

    “後來,她很欣賞我的環保理念,還有我的一個幫助那些需要糧食的人提供糧食的想法,”

    “喲,沒想到我們的馮老板在這方面還有吸引人的想法,”金翎抽回手坐了回去,“也是,你是誰啊,你是馮一平,什麼事你不在行啊,”

    她又恢復了譏誚的表情,略帶鄙視的看著馮一平,“我來猜猜,她一定是個漂亮的女孩子,對不對?我們的馮老板就樂意在漂亮的女孩子面前顯擺,”

    “是的,”馮一平沒有否認。

    “然後,她就被你吸引,跟著你回了酒店?”

    “中間也還發生了一些其它的事,最後的結果是,那天晚上,她回不了宿舍,我們也聊得比較投緣,所以,是的,她跟我回了酒店,”

    “然後,我說吧,身在異國他鄉,你沒有了束縛,面對美女就保持不住自己,也想入鄉隨俗的來一次ons?”

    “是的,”反正話都說到了這個地步,馮一平也是豁出去了,這會並不覺得有多難為情,“但後來,我在洛杉磯談投資ap的時候,她又連夜飛了過來,“

    “你自然是不會拒絕,對吧,呵呵,一夜變多夜,馮老板,你魅力可真大,”金翎的話里,有掩飾不住的嘲諷。

    這會馮一平可真有些不好意思,“然後,春節前夕,她跟家里說道夏威夷渡假,結果,又到首都找我,”

    金翎搖頭,“果然是金子到哪都會發光,我們馮老板到美國轉了一圈,就引得一個美國漂亮姑娘對你痴心一片,也算是為國爭光了,對不對,這樣的好事,瞞著干什麼呢?”

    馮一平自然只有隨她諷刺。

    “那次她回國後,我們就斷了聯系,”

    “馮大老板自然接受不了這樣的結局,對吧,你自然會找她,哦,剛好你接下來就到美國當交換生,”

    “是的,02年到美國,我請了人去找,結果沒找到,直到03年,阿曼達出生之前,我到哈佛公干,又順道到喬治城大學去了一趟,才發現,她已經生下了一個兒子,”

    這點金翎是沒有想到的,不過,美國的姑娘,還就是干得出這樣的事來,看來那個美國姑娘,也是個不錯的姑娘。

    “她是沒打算告訴你,也沒要你負責的意思?”

    “是的,”馮一平說。

    “接下來的事我又能猜到,以你的性子,怎麼可能不負責呢?對吧,”

    “是,我做了很多工作,才讓她同意,讓我也為兒子的撫養出一份力,”

    “那她,現在在哪里?”

    “今年大學剛畢業,剛搬到 谷,”

    “在公司里上班?”

    “她叫馬靈,youtube的內容總監,”馮一平說。

    “哦,我在通報上看到過那個名字,她的工作做的不錯,youtube之所以一上線就吸引了那麼多人,和她出色的工作有很大關系,”

    “只是,靜萍知道這事嗎?”

    “不知道,”

    “你這是在玩火啊,”金翎說,“她,哦,馬靈,知道靜萍和阿曼達?”

    “是的,”

    “那這位,張彥,知道她們倆和那兩個孩子嗎?”

    “是的,我告訴他了,”

    “我幫你總結一下啊,是不是這麼個情況,”金翎抱著手分析起來,“張彥知道靜萍、馬靈還有那兩個孩子;靜萍呢,早就知道張彥,不知道馬靈和你兒子;馬靈,知道靜萍和阿曼達,但是並不知道張彥,”

    “而且,靜萍帶著女兒,馬靈帶著兒子,現在都住在 谷,”

    “是,”馮一平點頭。

    “我現在相信你說的那句話是真的,”金翎說,“你可能確實高興不起來,你更多的是頭痛,一個不好,那就可能會導致一個不可收場的局面,對吧,”

    你懂我,馮一平想說。

    “你活該!”金翎說,“男人啊男人,總是能刷新我們的認知,”

    “看不出來啊,我本來以為你只是有些悶騷而已,就喜歡佔些言語上的便宜,”

    “我沒有,”馮一平說。

    “還沒有?你也好意思?才24吧,就已經有了一兒一女不說,這兩孩子還是兩個媽生的,馮一平,你不愧是馮一平,方方面面你都是這個,”她豎起大拇指。

    “幾個女孩子對你痴心絕對的,人生贏家啊你!”

    馮一平有什麼話好說呢?

    “你現在知道我是個什麼樣的人了,”馮一平低著頭說,“所以我想說,你完全值得擁有一個更好的人,值得擁有更好的生活,值得擁有更好的幸福,”

    “這就是你所謂的好人卡,對吧,”金翎背對著馮一平,,吸了一下鼻子,揉了一下眼楮。

    “但是,這恰好嚇不住我,我剛好不在乎這些,”金翎又一把按住馮一平的手,“我算是看透了你們這些男人,我其實也不是特別需要男人,”

    “我沒有信心能找到一個男人,跟我組成一個普通的家庭,我倒真不在乎他們不是沖著我的內在,沖著我的才華,而是沖著我的外在來的,我就怕他們,是沖著我爸,或者是我是嘉盛集團總裁來的,”

    “我算是看清了,現在這個社會,好男人是有,但是可能我們遇不上,或者遇上了那樣的好男人也沒感覺,遇上有感覺的那些,都套路太深,”

    “所以,與其愛一回傷一回,還不如不愛,”

    “但是,有時候,又難免會渴望能有個人陪陪,我覺得,如果你是那個對象,也算不錯,雖然你肯定不是個好男人,但也還算湊合,至少,和你一起會比較單純,不會有太多的擔心和算計,”

    “你啊,也算是運氣好,遇到的這些都是對你痴心一片的,要是有那心計深的女孩子,你還真的會被她把玩弄于股掌之中,”

    “哎哎哎,听我說完,”她毫不猶豫的鎮壓了馮一平想說話的傾向,“放心,我不會對你傾情付出,所以我也不用你對我負責,只要,在我需要的時候能陪陪我就好,”

    “還有,我也是希望能有個孩子,但這事我一個人做不到,你也算是一個不錯的父體,我們結合生出來的孩子,我想一定會很優秀,”

    “好啦,現在你可以說話,”

    馮一平這會哪能說出話來,他又一次灌了滿嘴的的海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