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2355章 鑰匙的氣息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嗤嗤

    數道綠色的光芒在迷霧沼澤低空中極速掠過,緊接著一團暗紅色的霧氣發出一道淒厲的慘叫之聲,化為了一只毫無聲息的暗紅色怪物,掉落進下方的沼澤之中。

    一個身形曼妙的綠衣少女緩緩走過,見得她玉手一伸,那些從暗紅色怪物身上穿過的綠色魂針直接是飛回了她的手中。

    這個綠裙少女不是別人,正是當初在通天上路和沈非有過不少交集的楚家小毒女楚嬌。

    而這一次,他們楚家采取的戰術,應該和沈家大同小異,都是分頭行動,要不然她也不會一個人在這里獵殺暗紅色怪物了。

    “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楚嬌緩緩走近,盯著下方還在不斷抽搐著身子的暗紅色怪物,心頭暗暗心驚,因為剛剛她已經和這暗紅色怪物大戰了一場,直到最後才發現魂御魂針的效果最好,這才能將這只達到九階中級的怪物給擊殺。

    楚嬌雖然只有七重神丹境的丹氣修為,但是她的靈魂之力極其強大,和沈擎沈非一樣,已經達到了天階低級。

    而這低級魂毒聖的魂御魂針,似乎比低級魂醫聖更加強橫幾分,所以楚嬌才能在施展魂御魂針之後,輕松地將這只暗紅色怪物給殺死。

    可是無論楚嬌搜腸枯肚,卻始終想不起來這種暗紅色的魚形怪物,到底是個什麼靈妖?在她們楚家的信息之中,都是從所未見啊。

    不過楚嬌也並沒有太過糾結,既然這魂御魂針效果奇佳,那她也不用再害怕這些九階中級的暗紅色怪物,至少在面對這樣的低階怪物之時,她還是能夠很輕松地解決。

    所以下一刻,楚嬌已是將目光從那暗紅色怪物的身上將頭抬了起來,而她四下打量了一下,看著四周霧蒙蒙一片,心頭不由有些惆悵。

    “沈非那家伙,真的會來嗎?”

    楚嬌口中喃喃出聲,也不知為何,她這一段時間來對那個在通天上路之中邂逅的灰袍青年總是念念不忘,這一次前來迷霧沼澤,也不無和沈非再見一面的想法。

    可是無論是在迷霧城中,還是在這迷霧沼澤之內,想要在偌大的沼澤尋到一個人,那是難于登天,所以楚嬌自然是要郁悶了。

    “還是先找到那遠古秘地的鑰匙再說吧!”楚嬌惆悵了一會,已是收拾好了心神,見得她身形掠出,朝著某一個方向瞬間消失不見。

    嗖!

    數個時辰之後,當楚嬌用魂御魂針再次斬殺了數頭暗紅色怪物之後,卻是定下了身形,同時其靈魂之力溢出,當下臉色不由現出一絲欣喜。

    因為楚嬌那強悍的靈魂之力突然感應到,在她左側不遠的地方,正有著一股極其怪異的能量波動傳出,雖然隱晦,但絕對存在。

    楚嬌一路之上,所遇到的不是其他的神丹境修煉者,就是這些詭異的暗紅色怪物,但是此時這樣的能量波動,卻是第一次出現,這讓她不由又驚又喜。

    之前在迷霧城中那個疑似葉家的丹聖強者所說,這一次想要找到遠古秘地的正確方位,需要先找到那八枚鑰匙。

    而現在既然出現了這樣的能量波動,楚嬌心中已經有著隱隱的猜測,或許那異樣的能量波動,就是八枚鑰匙之一所在的方位。

    當下楚嬌沒有一絲猶豫,曼妙的身形極速掠出,只不過數息之間,便已經來到了那能量波動傳出的地方。

    只是當楚嬌來到她感應之中的那個地方之時,那股能量波動卻又消失不見了,其所在的地方,只有著一片死水一樣的沼澤泥地,還有上方那不斷涌來的濃濃迷霧。

    “我的感應,應該不會錯的!”

    楚嬌對自己的感應很有自信,她相信剛才那一瞬間,那詭異的能量波動確實是出現在這里過,但是現在怎麼會平白無故地消失不見了呢?

    “難道那所謂的鑰匙,還會移動位置的?”楚嬌心中突然劃過這麼一道念頭,而後她便是目光一凝,一股極為強橫的氣息,已經是離她越來越近。

    “竟然真的會動?”

    “嘩啦!”

    當楚嬌再一次感應到那股熟悉的氣息之時,從她面前的這片沼澤之內,陡然襲出一道暗紅色的身影,而這道身影對她來說,也絕不會陌生。

    楚嬌靈魂之力強悍,所以反應絕對不慢,當那暗紅色怪物破水而出的時候,她早已有了反應,只見她身形暴退,並沒有第一時間施展魂御魂針來對付那暗紅色的怪物。

    呼

    在楚嬌讓開之時,那暗紅色怪物已經從她身側一掠而過,但就在這個時候,楚嬌可以清楚地感應到,那和怪物氣息格格不入的另外一道氣息,竟然也從自己的身側掠過,就好像那道氣息是在這怪物的體內一般。

    “難道那遠古秘地的鑰匙,竟然被這暗紅色怪物給吞入肚中了?”楚嬌在這一瞬間想到這個荒謬但卻應該是事實的可能,當下心中已是有了一個決斷。

    只是眼前的情況並不容楚嬌多想,當她轉過身來,和那只暗紅色怪物四目相對之時,又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

    因為眼前的這暗紅色怪物,身形體積都和她之前所遇到擊殺的那些暗紅色怪物沒有什麼兩樣,但是其身上透發出來的妖丹氣氣息,卻赫然是達到了九階高級。

    雖然這怪物的九階高級氣息並沒有達到巔峰,但對于七重神丹境的楚嬌來說,那卻是極有壓力,因為此時的她,對上這樣的怪物,如果真比丹氣修為的話,不免一敗涂地。

    但楚嬌心中卻是沒有一絲退縮的打算,一來那所謂的遠古秘地鑰匙很可能在這只暗紅色怪物的肚內,二來對付這種暗紅色的怪物,可並不一定需要多麼強橫的丹氣。

    在楚嬌遇到第一只暗紅色怪物的時候,她就已經心有所料了,這種怪物最擅長的,並不是妖丹氣戰斗,而是它們那異于常妖的霧氣之身,這會讓人防不勝防,從而著了它們的道兒。

    作為一名貨真價實的低級魂毒聖,楚嬌對付這種暗紅色怪物的最有效手段,還是魂御魂針,這一點,在她之前和暗紅色怪物的幾次戰斗之中,已經體現得淋灕盡致。

    所以決心得到那遠古秘地鑰匙的楚嬌,下一刻已經是右手撫出,數枚綠色魂針從她腰間升騰而起,在空中飛舞搖擺,讓得那暗紅色怪物眼中也是露出一絲異色。

    看來那暗紅色怪物對于這種靈魂之力強悍的魂醫師或是魂毒師,有著一種天生的畏懼之意,哪怕楚嬌的丹氣修為還要在它之下。

    可是這暗紅色怪物靈智已經被血靈一族的能量所侵蝕,再也不會有普通靈妖該有的聰慧,它只會毀滅自己眼中所看到的任何一個血肉生靈,它只想將這些敵人的血氣盡數吞噬,好讓自己的實力得到極大的提升。

    這是血靈一族能量給它的使命,可以說被血靈族能量侵蝕的這些暗紅色怪物心中,只有著將一切血肉生靈毀滅的念頭,所以下一刻,它已經是搶在楚嬌施展魂御魂針之前就有了動作。

    一道暗紅色的影子從低空中一掠而過,九階高級的暗紅色怪物,比楚嬌之前遇到的那些暗紅色怪物的速度,無疑是快了一倍還多,僅僅一個眨眼的瞬間,暗紅色怪物那尖利的唇刺,已經是刺到了楚嬌胸前不足一尺之處。

    好在楚嬌一直都在凝重地戒備著這暗紅色怪物暴起攻擊,所以她的身子再次一側,而後那暗紅色光影一閃而過,讓得她的鼻端都能聞到一股怪異的血腥之氣。

    憑著強大的靈魂之力,楚嬌在那怪物從自己身側掠過的同時,那數枚綠色魂針已經是極速刺出,而如此之近的距離,那暗紅色怪物真是避無可避。

    但是不要忘了,暗紅色怪物的身體,是可以頃刻之間化為霧氣之身的,所以在這種關鍵時刻,那暗紅色怪物想都沒有想,一陣霧氣過後,楚嬌的魂御魂針竟然落空了。

    僅僅是數尺的距離,楚嬌施展的魂御魂針速度又如此之快,竟然還是落空了,這是種何等的速度,又是何等的反應能力?

    楚嬌在綠色魂針一刺不中之時,心中已經升騰起一絲壓力,因為她突然發現,想要憑借強大的靈魂之力就將這只九階高級的暗紅色怪物給收拾而下,恐怕並不是那麼容易的啊。

    因為這暗紅色怪物本身的速度就已經極其之快了,再變成霧氣之身的話,莫說魂御魂針能不能真的對其造成致命的傷害,前提是要先刺中這暗紅色怪物,魂針都不能及身,那談何傷害?

    一擊不中,楚嬌當機立斷,見得她雙手連揮,而後數十枚綠瑩瑩的綠色魂針已經是瞬間升騰而起,這些魂針之間似乎有著某種玄奇的聯系,竟然在楚嬌的控制之下,形成了一個隱秘的陣法,將那暗紅色怪物給包圍在了中間。

    “吱”

    被魂針陣法包圍的暗紅色怪物眼中一絲嗜血的光芒掠過,同時口中發出一道狠戾之聲,下一刻,那一個霧氣之身便是悄然成形,看來它是想要借助這霧氣之身,從這魂針陣法之中脫困而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