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2章 老墳山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無常索命,索的並非徐言的命,而是他師父徐道遠的命。d.dd

    師父的大限早該到了,這一點徐言十分清楚,因為師父的身體實在太虛弱了,但他不想失去相依為命的老道士,于是從九歲那年他第一次看到了道觀外的無常開始,便獨自進山,耗費了一天一夜,冒著被野狼叼走的危險,終于尋到一株百年以上的野山參,而老道士的命,正是由那些徐言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采到的山參續著。

    這一續,便是整整六年!

    黑白無常出現的時間變得越來越短了,上個月里,徐言才剛剛在山里尋到了一株山參,沒想到以往三五個月才會出現的無常,僅僅一月之後就再度出現。

    乘雲觀里供奉著三清的雕像,對于道家修士,無常不會無理,每次都會安靜的等待在道觀之外,等待著老道士的陽壽耗盡,而每一次看到無常,徐言必定會進山尋參。

    這一次,也不例外。

    老墳山是一座荒山的名字,臨山鎮一些沒有子嗣的老人過世之後,都會被街坊們埋在這座荒山,由于荒山上的墳塋越來越多,久而久之就被叫成了老墳山。

    “徐言,你是不是怕鬼呀,每次進山都在手腕上纏著紅繩。”

    一個李姓的半大孩子鄙夷地說道,那架勢分明在嘲笑徐言膽子太小,他家里算得上臨山鎮的大戶,根本不缺肉吃,進山也是湊熱鬧玩耍而已。

    “誰說言哥哥怕鬼啦,言哥哥才不怕呢!”

    同行的一個叫做小花的小女孩皺著鼻子為徐言打抱不平,小丫頭剛滿十歲,是這些少年中最小的一個,穿的粗布衣裙都拖在地上,顯然是撿家里姐姐的衣服,身形瘦小,面色枯黃,看起來到像六七歲的樣子。?ap;?  ?

    被一個小丫頭頂撞,十五六歲的李姓少年頓時不滿的說道︰“他不怕,為什麼要在手腕上纏紅繩?我娘說過,紅繩是闢邪的,他分明就是怕鬼!”

    “好啦好啦,誰不怕鬼,我這不也纏著紅繩麼。”

    一個稍大些的健壯男孩舉起自己的手,他的手腕上的確也纏著紅繩,只不過那紅繩已經很舊了,紅色都看不太清,他叫鐵柱,是鐵匠家的孩子,這些孩子每次進山都是他帶隊。

    “你那紅繩是你小時候生病那年戴的,早都磨得沒了顏色。”李姓少年明顯知道鐵柱手腕上紅繩的來歷,不服不忿地說道︰“徐言的紅繩每次都是新的,他就是膽子小!”

    山路上,年歲不大的少年們嘰嘰喳喳,討論著膽子大與膽子小的問題,徐言則走在最後,笑吟吟地听著,從不辯解,也很少插口,看起來有些傻傻的模樣。

    臨山鎮的孩子們都知道徐言打水灑一路的習慣,所以大家都認為乘雲觀的這個小道士有些憨傻,不過徐言扔石頭的本事的確厲害,進山抓野兔如果沒有事先布下陷阱,是很難捕得到的,只有徐言在,這些少年人才不會空手而歸,至于膽大膽小,其實沒什麼關系。

    或許一路的爭持吵出了火氣,來到山腳下的時候,李姓的少年已經臉紅脖子粗了,別人說什麼倒是無所謂,他受不了的是小花那個小屁孩的信誓旦旦,還有徐言始終傻笑的表情。®. ® &reg

    山腳下,李姓少年一指滿山坡的墳塋,質問道︰“徐言,你說,你是不是怕鬼!”

    他這麼大的聲音一喊,其他少年全都有些不高興了,因為野兔一旦被驚擾,都會逃走,狡兔三窟的道理,這些常抓野兔的少年們都知道。

    在對方大聲的質問下,徐言仍舊是那種憨憨的笑容,道︰“怕啊,你不怕鬼麼?”

    “我、我才沒你那麼膽小!”李姓少年為了給自己壯膽,聲音又大了幾分,那膽小兩個字在山林里出現了回音。

    徐言依舊帶著有些憨傻的微笑,緩緩說道︰“東街的張家婆婆三天前剛過世,也埋在了老墳山,以前常听張婆婆講一些狐仙鬼女的故事,我怕在山里見到張婆婆的鬼魂,所以才系了紅繩。”

    一提及剛剛過世的張婆婆,不但李姓的少年,其他的少年也有些打怵,不過這些少年人經常在滿是墳塋的老墳山砍柴或者打野兔,而且人數又多,打怵是打怵,倒也不是太害怕。

    為了證明自己的勇敢,李姓少年仰著頭說道︰“鬼故事我听得比你多多了,我才不怕,只要大喊大叫,陰魂鬼物都會被嚇跑,嗚!啊!”

    在山腳下亂喊起來的李姓少年,惹得其他人一陣厭煩,有這種人跟著,今天能打到野兔才怪了。

    對方這麼一喊,徐言的笑容漸漸褪去,眉峰不著痕跡的皺了皺。

    徐言對于野兔根本就不在意,他進山的目的是來尋參,驚走野兔是小,一旦驚走了那些擁有靈氣的參靈,可就白來一趟了。

    百年以上的老參都會生出參靈,別人看不到,徐言看得到。

    如果老參無靈,那麼藥效至少要減少一多半,根本續不了徐道遠的命,徐言手腕上的紅繩,就是用來抓參靈的,只有綁上紅繩,才能將參靈囚在老參里。

    無奈地揉了揉腦袋,徐言止住了李姓少年的亂喊亂叫,問道︰“既然你不怕鬼,那麼張家婆婆最後一次講的故事,你听過了麼?”

    “最、最後的故事?”李姓少年疑惑地說道︰“是狐仙大人夜闖衙門救冤獄,還是雪女送金助書生金榜題名?”

    徐言搖了搖頭,聲音有些低沉地說道︰“看來你沒听過,不是狐仙也不是雪女,而是畫餅的故事。”

    小鎮東街的張家婆婆無兒無女,最喜歡給別人講一些鬼神故事,這些半大的少年大多听過張家婆婆講的故事,可是沒人听過這個畫餅的故事,于是好奇的孩子們開始催促徐言講一講畫餅,徐言也不推脫,聲音略顯低沉地講述了起來。

    “一個上京趕考的書生,經過了一片好長好長的墳地,他走啊走啊,總也走不到盡頭,又餓又怕,這時候,一個老婆婆出現在書生面前,問他要不要喝口水。

    書生害怕之下,沒敢喝墳地里的水,搖頭只說不渴,老婆婆听到他肚子咕嚕嚕的叫,于是問他要不要烙好的大餅,書生實在太餓了,道謝後接過了大餅,邊走邊吃。

    當他吃下第一口的時候,現左邊的耳朵听不到聲音了,吃第二口的時候,右邊的耳朵也听不到了,第三口第四口之後,他的眼楮也看不到,直到吃了十口,書生的臉上,只剩下了一張嘴,鼻子眼楮耳朵全都不翼而飛!”

    徐言講到這里,微微頓了頓,旁邊听故事的少年們同時咽了下口水,那個李姓少年挑釁地站在徐言對面,撇了撇嘴,雖然兩腿有些顫抖,依舊做出對這個故事一點都不害怕的樣子。

    “當書生將吃掉了一半的大餅翻轉過來的時候……”徐言的聲音變得更沉,有些陰森地說道︰“那半張餅上,出現了他自己的臉,他正拿著自己的臉,當做大餅在吃。”

    有些嚇人的故事,尤其是在墳地旁邊,周圍的少年們都被嚇得不輕,那個李姓少年就在徐言的對面,這時候被嚇得臉都白了,卻還在裝作鎮定。

    徐言笑了笑,轉身道︰“我也覺得沒什麼嚇人的,這世上哪有鬼啊,張家婆婆今天早上講完這個故事之後,我還笑話說一點都不嚇人……”

    在徐言轉身說出這句話之後,他身後的李姓少年連牙齒都開始打顫了,臉上蒼白得不見半絲血色。

    徐言的故事的確不算嚇人,可是東街的張家婆婆三天前就死了,今天早上為什麼還會說故事!

    背過身去的徐言,從懷里掏出了什麼,揉了揉自己的腦袋,忽然轉過身來。

    他手里正拿著一張大餅,大餅上有一個豁口,那豁口是被什麼東西一口咬掉的,可是形狀並不是人類的嘴巴能咬出來的,有些狹長,豁口的邊緣還遍布著長長的牙齒痕跡。

    “奇怪,我的大餅,被誰咬了一口?”

    徐言疑惑地低頭看著自己的大餅,而後面無表情的抬起頭,對著面前的李姓少年茫然問道︰“你知道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