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48章 听風辯位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徐言的雙臂已經沒有多少力氣了,他的體力在經過一夜的搏殺更是虛浮不已。ap;

    想要逃過廖九鳴的追殺根本不可能,天光已經漸漸亮了起來,留在外面的話,徐言幾乎沒有半分的活路,他只好沖向黑漆漆的後廚。

    只有在黑暗里,仗著左眼能夜視的能力,他才會多出一絲生機,否則的話,今天是必死無疑了。

    看到小道士沒有逃向別處而是沖向後廚,廖九鳴雖然緊追不舍,卻沒有用出全力。

    後廚很大,不但雜物繁多,此時更是黑漆漆的一片,如果盧海真的藏在里面,他廖九鳴一頭沖進去豈不是吃了大虧。

    追到門前,廖九鳴就停了下來。

    後廚只有一個大門,再無出口,那個古怪的小道士是逃不掉的。

    想起之前那塊力道極大的石子,廖九鳴的目光變得更加陰沉了起來,橫劍在身前,將後廚大門的另一側門框劈裂,這才順著門邊一步跨了進去。

    破爛的木門吱呀呀倒了下去,之前被寒雷撞開的左門框,加上廖九鳴砍爛的右門框,讓後廚的大門看起來好像一張巨獸的大嘴,支離破碎的磚瓦猶如獸口中的獠牙。

    從廖九鳴沖進後廚開始,屋子里變得安靜了下來,藏身在暗處的徐言以右手緊緊地捏著石子,卻沒有立刻出。d.dd

    在他的眼里,廖九鳴正蹲在門口,一動不動,兩只眼楮猶如野狼一樣閃爍著寒光,兩只耳朵時而抖動,看起來就像警惕的野狗正在分辨著獵物的方位一樣。

    徐言常年進山,他十分清楚野獸們抖動耳朵的目的。

    那是在以遠人類的听覺在辨認危險或者尋找食物!

    他能听風辯位?

    徐言本就沉到谷底的心,此時更加沉重了起來。

    後廚里的黑暗是他最後一絲反敗為勝的機會,因為他的雙手勉強還能打出最後一次也就是第三次的飛石,打出之後,他的雙臂會徹底廢掉,沒有半年的將養是抬不起來的。

    本以為最後的殺招會在黑暗的掩飾之下成功,可是如今看來,廖九鳴如果真能听風辯位的話,兩記飛蝗是殺不掉他的。

    敵人有著純熟的劍法在身,又能听風辯位,撥擋開飛石也就變得更加容易了起來。

    徐言這一次猜得其實沒錯,因為沖開第二脈的先天武者,就會擁有听風辯位的能力!

    徐言的飛石的確很強,可是唯一的不足就是飛石出手後的風聲,如果對方能听風辯位,飛石的威脅會變得更低。

    死局!

    逃進了黑暗的小道士,非但沒有得到任何的先機,反而將自己陷入了必死之局,這間黑洞洞的大屋,或許將成為徐言的埋骨之地。d.dd

    明知陷入死局,徐言心頭的沉重反而被一掃而空,一股暴戾逐漸侵入心間,清秀的小臉上開始扭曲猙獰,死死咬住的牙關,就猶如瀕死的凶獸。

    當徐言的小臉上開始猙獰的時候,門口的廖九鳴緩緩站了起來。

    後廚里只有一個人,這是廖九鳴在听風辯位之後的斷定。

    二脈先天武者的能力,讓廖九鳴擁有著遠一脈武者的實力,後廚說大也大,說小也小,這種程度的木屋,廖九鳴確定屋子里是否有人藏身根本就不難。

    呼吸的聲音,成了廖九鳴分辨危險的手段,他已經在門口蟄伏一段時間了,而整個後廚里除了角落的細小呼吸之外,再無二人。

    既然沒有埋伏,那麼後廚里就只有那小道士一人而已!

    以盧海的能耐,是躲不過听風辯位的,于是這位大寨主滿臉猙獰地緩緩逼來。

    只要制服那個小道士,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廖九鳴所行進的方向,正是徐言躲避的地方,在看到對方接近之後,徐言猛地竄向一旁,順手將一個大碗拋了出去。

     嚓!

    大碗被一劍切開,廖九鳴的身形更是急急掠出,既然確認了對方的方位,他哪能等到對方再出飛石。

    越是手忙腳亂,即便絕藝在身也揮不出多少,這一點是人性的通病,廖九鳴的閱歷可不淺,面對一個半大的孩子,他十分清楚自己該如何應對。

    劍隨身動,廖九鳴的長劍猶如毒蛇一樣刺了出去,緊隨著徐言的身影。

    剛才在門口的蟄伏,廖九鳴不但為了辨認出大屋里是否存在著埋伏,他也在適應著屋子里的黑暗,一小會兒的功夫而已,他的眼楮已經能模糊的看清屋子里的情況,至少在徐言飛身而出的時候,他能徹底辨認出來。

    狡猾的飛天蜈蚣,在一個少年人面前佔盡了上風,不但劍法高,在雜亂的後廚里,廖九鳴的身形還靈活至極,那個飛天蜈蚣的外號可不是白叫的。

    一腳踏上灶台,借著蹬踏的力道,徐言的身形在下一刻向後翻了過去,這才避開了攔腰斬來的一劍,灶台上的大鐵鍋被廖九鳴一劍劈開了一個巨大的豁口。

    骨碌碌,徐言後翻的身子就地一滾,爬起來撲向堆放米面的地方,他想要揚出白面來阻擋強敵,還沒等他趕到近前,身後再次傳來了劍風。

    眼看著面袋子就在眼前,無奈的徐言只好猛地一矮身,狼狽至極地避開了一劍,他的身子也順勢摔倒在地,不等他爬起來,心口被一只大腳死死地踩住。

    一夜的忙碌與搏殺,加上雙臂傳來的隱痛,徐言畢竟還是個少年,他已經盡力了,終究沒有躲過飛天蜈蚣的追殺。

    眼前就懸著鋒利的劍尖,廖九鳴一腳踩住徐言,冷聲說道︰“盧海呢,難道他也被你殺了?解藥在哪?”

    面對廖九鳴的質問,徐言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心口的大腳帶著巨大的力道,壓得他根本喘不上氣來,他覺得胸骨都要被踩裂了。

    瞪著的眼楮里帶著無比的猙獰,小小的道士看起來不像個少年,猶如一頭惡鬼。

    “交出來!”

    廖九鳴陰沉的冷語在徐言頭頂響起︰“把解藥交出來,否則的話,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廖九鳴的大腳稍微卸下了一點力道,徐言這才猛地喘了一口氣,他沙啞的吼道︰“沒有解藥,等到毒,你會比我死得還慘!”

     !

    猛然踩下的大腳,一腳差點沒把徐言踩昏過去,廖九鳴這一腳可毫不留情,一絲鮮血順著徐言的嘴角流了下來。

    “落在我廖九鳴的手里,沒人會挺得過去,既然你不說,我會折磨你到說出來為止!”

    彎下腰的飛天蜈蚣,雙手持劍,臉上的刀疤猶如一條條蜈蚣在爬,他一只腳仍舊死死地踩住徐言,將劍尖對準了徐言的眼楮,獰笑中,狠辣的元山匪之,猛地將長劍刺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