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294章 元嬰境的手段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提及國師,楚白的眼里閃過一縷冷意。®. ® &regΔ  ㄟ

    “紀賢這個人,不簡單……”

    楚白沉聲說道︰“當年我和他交過手,以我虛丹境的實力,贏不了他。”

    虛丹境界的楚白袍都贏不了,可見國師的修為必然在虛丹之上,听到這個消息,徐言覺得脖子後邊直冒涼氣。

    他都成了人家太清教的法師了,別沒等坑死國師,自己的小命先搭進去了。

    “師兄身上沒什麼好東西,這次被困險地兩年,連靈石都被用盡了,等以後有機會,師兄再送你些好東西護身。”

    楚白微微一笑,道︰“記住,一旦抵達元嬰境,最重要的,是先要祭煉出自己的法寶,有了法寶,才算有了立足之地,這世間險地繁多,強者林立,靠誰都是無用,只有靠自己,方能拼出一方天地!”

    靠山山倒,靠河河干,靠別人,終究是一時而已,只有自身的強大,才能屹立不倒。

    听著師兄的教誨,徐言狠狠地點了點頭,一副堅毅的神采,只不過手里的儲物袋和長風劍,被他抓得更緊了,別人搶都搶不去……

    山倒了再說,河干了走人,這才是徐言的處世之道,現成的大樹,不乘涼的是傻子。ap;

    “止劍,你在這等著,我去破開留蘭谷的陣法,把魚尾蓮給你要來。”

    楚白看了看天色,眉宇中閃過一絲焦躁,他有急事在身,本想順路破開留蘭谷,見司馬留蘭一面,沒想到遇到了徐言這個師弟。

    徐言還有很多話沒說呢,但他看得出楚白已經焦急了起來,也就沒再多提四大家族與太清教的麻煩,反正楚白會回京,自己回去應該還能見到師兄。

    “師兄,破陣多麻煩,你躲起來,我去詐開大門就完了。”徐言嘿嘿一笑,道︰“敲開了門,我們一起沖進去多簡單。”

    “好主意。”楚白哈哈一笑,當先大步行去。

    “師兄,你看看我的左眼里有沒有什麼東西。”即將走出密林之際,徐言還是決定讓楚白看一看自己怪異的左眼為好,其他的麻煩都不算什麼,可是左眼里的怪物,始終是徐言心頭的一根刺。

    楚白微微一愣,沒有多問,而是催動起一股奇異的氣息,不但徐言的左眼,連他全身都感知了一遍,這才搖了搖頭。

    “除了體內有一股毒力之外,什麼也沒有。?ap;?  ?”楚白蹙眉道︰“止劍,你的左眼怎麼了?”

    楚白也看不出異象,徐言顯得垂頭喪氣了起來,道︰“沒什麼,左眼從小就有些古怪,能看到一些孤魂野鬼之類的東西。”

    “陰陽眼麼,倒是少見。”楚白明顯並不意外,安慰道︰“人乃萬物之靈,偶爾出現些特殊體質並不算奇怪,只要沒什麼危險就好,師兄見過的特殊體質不少,有一個更加可怕,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作一次,而且世間無人能解,也無藥能救。”

    “什麼體質那麼要命?”徐言好奇地問道︰“無藥可救,豈不是早就死了。”

    “死不了,有我在,她就死不了。”楚白灑然一笑,道︰“那種體質十分奇異,好像她體內囚禁著什麼東西,一旦作起來,渾身氣血會隨之爆裂,我好歹也算走遍天南之地了,但是那種可怕的體質,依舊聞所未聞。”

    “師兄怎麼救的那家伙?”徐言更加好奇了起來,體內囚禁著什麼東西,听起來跟他左眼的異樣有些相仿。

    “闢雲玄功。”楚白笑道︰“我只知道這一種方法才能救她,不過代價可不小哦。”

    闢雲式還能救命?

    徐言一陣的疑惑不解,心說自己解了毒,一定要好好練練師父傳授給自己的這套奇功,說不定能把眼楮里的怪物也給練沒了。

    說話間兩人已經走到了林外,看到留蘭谷的入口,徐言有些遺憾的低聲道︰“隱身符在紅月身上,要不然師兄就能用隱身符隱匿身形了。”

    山谷的入口離著不遠了,徐言想起了隱身符的用處,可惜隱身符在龐紅月手里。

    “那位紅月姑娘,是你娘子?”楚白回頭問道,見徐言點頭,眼里的一絲顧慮也就此散去,道︰“你們小夫妻,看起來感情深厚啊,能為了你涉險入寒潭取蓮,陪著你冒死斗妖靈,這份情,夠深了,記住別辜負了人家才好。”

    說罷,楚白低笑了一聲,道︰“隱身而已,那有何難!”

    隨著楚白的一句低語,手中咒印一起,身形竟然模糊了起來,最後徹底消失不見,竟是不用符就隱匿了身形。

    元嬰境的手段麼?

    徐言在感嘆之余,也不由得十分羨慕,他覺得不用隱身符就能隱匿身形實在太方便了,至少干什麼壞事都能隨意而為了不是,至于師兄眼里消失的顧慮,徐言一時有些不解。

    難道魚尾蓮有毒?

    如果有毒的話,師兄早該言明才對。

    既然楚白什麼也沒說,說明魚尾蓮十分安全,徐言不在多想,大步流星,底氣十足的回到山谷入口,   砸了砸入口的空氣,好像在砸一面看不見的大門一樣,在徐言的左眼里,有一圈圈的水紋在空氣中升騰,而水紋掠過之際,還能看到一些繁復的紋路從入口一只延伸到山谷里。

    顧不得多研究陣法的玄奇,徐言扯著嗓子喊道︰“開門,我把那家伙攆走了,快讓我進去!”

    守在陣法後方的留蘭谷弟子,之前還在擔憂害怕,對方實在太強,被全力催動的陣法居然擋不住多久,本以為就要被人家破陣的功夫,徐言出去了,沒過一個時辰又回來了,還真把那位白衣強人給攆走了。

    觀察了半天,現外面就徐言一個人,留蘭谷的弟子開啟了法陣,在山谷入口,一道水紋一分兩半,向著兩旁伸展開來,好像翻開了書本一樣。

    不等水紋退盡,只听聞一聲長笑炸起,一道白色的身影快如閃電般沖進了山谷,直奔深處的寒潭而去,將那些留蘭谷的女弟子們嚇得臉色大變,愣了半晌,紛紛追著白影沖向深處。

    看到計劃成功,徐言嘿嘿一笑,他可沒進留蘭谷,而是在外面的石林里坐了下來。

    司馬留蘭和楚白見面,指不定會不會打斗一番,徐言覺得自己還是不要去打擾為好,畢竟那麼尷尬的場面,他可不知道自己是勸勸楚白還是勸勸司馬留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