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335章 選東家(下)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築基境的高手一旦拼命,下場絕不會太好,徐言有些替龐紅月擔心了起來,如果龐萬里真要戰死,龐紅月一定會傷心欲絕。ape  小說Δ

    緊張的氣氛開始在金酒街彌漫,極遠處,偌大的龐府內也開始騷亂了起來,一些無人的庫房燃起了零星的火苗,已經有下人開始奔走呼喊,現在的火勢還不大,不過現著火的地方很多,用不了多久火勢一定會沖天而起。

    徐言在等待著即將到來的混亂,他漸漸捏起了雙手,心中那團始終沒有熄滅的火焰也漸漸升騰了起來,這股煩躁的感覺一旦出現,徐言恨不得現在就出手擊殺幾個強敵,心緒的煩悶加上身體的異樣,讓他不由自主的咬起了牙關。

    “侯爺,原來你在這呢。”

    正當徐言覺得渾身燥熱,有力使不出的時候,身旁有人驚喜地說了一句,看了眼來人,徐言心頭的火焰仿佛瞬間被一盆冷水潑滅。

    “侯爺找到婉兒的大恩,易鳴這輩子都會記在心里,等侯爺有暇之時,一定要與侯爺大醉一場!”

    說話的,是黎家的黎易鳴,這位倒是眼尖,在黎家的隊伍里老遠就看到了徐言,這才擠了過來道謝。

    黎易鳴的道謝,徐言沒有理會,讓他心頭冷的,是他自己這次籌劃的計謀。

    自從看見黎易鳴,徐言覺得自己的計劃里好像出了一些紕漏。ap;

    當時在坊市客棧,徐言假扮許家人騙過了蕭雷,讓紙扇門放棄黎家轉而對付萬家,他曾言明黎家已經投靠了許家,而黎易鳴的突然出現,讓徐言想起了被許家暗中害死黎易先。

    這種殺掉對方嫡孫的大仇,不可能輕易被化解,那麼黎家投靠許家的謊言,就會出現一個致命的漏洞。

    智者千慮必有一失,徐言的確聰明,但他的閱歷還沒達到老奸巨猾的地步,而且當時蕭雷的信任,讓他更加相信自己的言辭能夠輕易騙過紙扇門,從而讓紙扇門殺向萬家。

    黎易鳴還在一旁說著什麼,不過徐言一句也沒听清。

    他現在覺得自己一手推動的這番龐大的計劃當中,不僅出現了一個漏洞,還隱隱存在著什麼不對勁的地方,而且徐言有一種直覺,這個不太對勁的地方,或許會造成無法想象的危機。

    究竟是哪里不對呢……

    當徐言沉入思索的時候,木台上的比斗已經到了最為驚險的時刻。

    龐家隊伍的最前方,龐紅月的雙手已經捏得毫無血色,眼楮里充滿了驚駭,她死死的盯著不遠處猶如瘋魔了一般,只知道進攻卻再無防守的父親。

    “丫頭,你爹變得年輕了……”

    龐紅月的身旁,只有一只手臂的壯漢唏噓著說道︰“現在的龐萬里,與三十年前的龐萬里很像,為了守護或是復仇,都會一往無前,不擊敗對手決不罷休。ap;”

    林中義不但是龐家鏢局的總鏢頭,還是龐萬里的摯友,他所了解的龐家家主,注定與龐紅月眼中的父親有所不同。

    “守護?林叔,爹爹放棄了家主身份,難道是為了守護龐家?”龐紅月萬般不解的問道。

    林中義搖了搖頭,語重心長的說道︰“他不是在守護,而是在復仇啊……”

    “復仇?”

    龐紅月更加迷茫了,然而下一刻,女孩驚詫的俏臉變得更加蒼白。

    如果龐萬里為了復仇才變得如此瘋狂,那場仇恨一定是龐萬里心底最深的傷疤,龐紅月並不知道父親有何仇恨,她能想到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她自己險些被許家人暗算。

    父親是為了女兒的險些遇害,才變得如此瘋狂憤怒!

    龐紅月想到這里,雙眼里不由得泛起了淚痕,父愛如山,那座山被家族的擔子壓得太久太深,可是一旦束縛盡退,那座山,就會噴涌出無盡的怒火。

    林中義說得沒錯,龐萬里的瘋狂與憤怒,的確來自他自己的女兒。

    許家的卑鄙,身為家主與東家的龐萬里只有忍讓,可是如今,那個男人再也不是東家,甚至脫離了龐家,為的,就是要與許家算一算這筆舊賬!

    轟!!!

    全力施展的劍法,帶上了壓抑太久的怒火,龐萬里徒然爆出的勇猛,將許志卿逼得連連倒退,兩把長劍帶著鋒利的劍氣轟擊在一處,許志卿被震得倒飛了起來,龐萬里則硬生生以真氣壓住了自己的身形,再起劍芒,豁然突進。

    動用真氣壓住自己的身體,代價將會是真氣錯亂從而引起極重的內傷,為了把握這個難得的機會,龐萬里不惜重創自己,換來了一份殺敵的時機。

    嗡!

    長劍似龍,劍氣如虹,緊隨而至的劍風,幾乎刮得許志卿的老臉生疼,他大驚之下,不計代價的催動靈氣,以劍抵擋。

    轟!

    再一次的兩劍相擊,許志卿的身體直接被轟進了木台,半人多高的木台十分結實,底部全都是木樁,許志卿砸進了木台,龐萬里也被對方的劍氣震到了一旁。

    不等許志卿爬起來,瘋魔一般的龐萬里再次撲了過來,一劍刺下,扎在了許志卿的肩頭,而許志卿猛然挑起的長劍,也抵住了龐萬里的肚腹。

    打斗到現在,兩人的靈氣差不多消耗沒了,勉強還有最後一次催動劍氣的機會,許志卿只要用出劍氣,龐萬里的肚子上必然會被開出一個洞,而龐萬里的長劍動上那麼一動,許志卿的膀子連著胳膊也會全都被切下去。

    “龐萬里!你想同歸于盡麼!你別忘了,我們都是金錢宗的執事弟子!”許志卿咬著牙惡狠狠的吼道,他可不想丟只胳膊。

    “我當然沒忘。”龐萬里的眼神里閃爍著瘋狂的光芒,語氣偏偏冷靜得駭人,他緩緩說道︰“你敢害我閨女,我就要你的命。”

    簡單的話語,冷漠而低沉,除了許志卿,沒有第二個人听得到,而听到這句話的許志卿,眼神里立刻泛起了無盡的驚駭。

    噗!

    兩個人,兩柄劍,兩股同時運轉的靈氣,兩道鋒利的劍氣在下一刻同時切進了敵人的身體。

    木台上空空如也,以人們的視線根本看不到砸進木台里的兩人,不過人們卻看到了鮮血四濺,也听到了許志卿的慘叫與龐萬里的悶哼。

    龐萬里的確想要許志卿的命,他全力切下的長劍,最終被洞穿的肚腹所影響,從許志卿的肩膀堪堪切了過去,切下來一條手臂,卻沒有切下許志卿的腦袋。

    木屑翻飛之間,兩道血淋淋的身影同時沖上了木台。

    龐萬里捂著肚子的手微微顫動著,有血跡不斷的順著五指冒出來,而許志卿則臉色慘白,一只手連著膀子都消失不見,肩頭處咕嚕嚕的鮮血直流。

    “龐萬里,你有種!”許志卿的身子晃了晃,有些站不穩了,他開始急急的後退,竟是打算離開木台。

    龐萬里瘋了,這是許志卿的斷定。

    為了一個女兒拼命,那根本不是豪族的做法,在他們許家,將親生的女兒拿去交換更多的財富或者地位才算正常,男丁才是家族的傳承所在,只要能得到大量的好處,哪有人會在乎女兒的生死。

    許志卿被重創,龐萬里傷得更重,但他仍舊跌跌撞撞的往前邁著腳步,看似瘋狂,眼底卻是無比清明,或許在那份清明中,還隱藏著淡淡的哀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