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350章 程毅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至少一月左右的路程,在日夜兼程的跋涉之下,半月一過,先鋒營已經出現在靈水城附近,一份份斥候回報被送回左相的車架,而那位老人的眉頭,也在一天天的鎖緊。ap

    靈水城的局勢,出了程昱的預料,在這半月以來,守城的軍兵傷亡過半,高聳的城牆變得殘缺不全,最棘手的是,在靈水城的後方,出現了蠻族的陣營。

    城內的情形無法得知,左相本以為能勉強擋住蠻族的這座巨城,竟然變成了兩面受敵的局面。

    靈水城的兩側是陡峭的高山,蠻族的戰馬絕對翻不過去,能越過巨城與懸崖,預示著蠻族中的強者,已然出手了。

    “不計代價,打通與靈水城的通路。”

    左相的命令只有一道,充當先鋒營將軍的程羽,就此陷入了苦戰。

    一路上已然聚集起接近五十萬大軍的龐大隊伍,不可能同一時間抵達,在左相的命令傳到前軍的時候,押運神武炮的輜重營才僅僅走了一多半路程而已。

    當徐言沉浸在修煉築基心法的時候,遙遠的前方,大普的軍兵已然與越過靈水城的蠻族徹底廝殺在一處。

    戰火一旦被燃起,就很難再熄滅了。

    靈水城,中軍大帳。

    面色陰沉的將軍獨坐在空曠的大帳里,半月以來,這位年過四旬的邊軍主帥,幾乎從未合過眼。.

    “報!”

    剛從城頭下來的校尉匆匆而入。

    “將軍,城外出現了許多百姓,看模樣是北詔國的難民。”

    北詔國早已被蠻族攻陷,這幾年來聚集在靈水城外的難民也就越聚越多,前些年的時候靈水城還會打開城門讓這些難民到大普避難,自從一年前有一隊近百人的蠻族混入靈水城之後,靈水城的城門,就再也沒向北詔國一方開啟過。

    听聞城下出現了大批難民,程毅布滿血絲的雙眼閃過一縷寒芒。

    半月而已,蠻族的攻勢來得猛烈無比,更有著一道道奇異的冰梯能讓蠻族鐵騎直躍城頭,若非邊軍勇猛善戰,又靠著近年來不斷增派到靈水城的神武炮,別說半月,恐怕這座大城連三天都守不住。

    即便如此,守城的五萬邊軍,如今不足兩萬余人,靈水城的糧草不缺,可是傷藥卻沒剩多少了。

    嘩啦啦鐵甲晃動,身形魁梧的將軍大步而行,在校尉的陪同上登上了城牆。

    遠處,一片黑壓壓人頭攢動,破衣爛衫的北詔難民,一個個面黃肌瘦,這些被蠻族破國的異國百姓,始終生活在水深火熱當中,下場不是被餓死,就是被蠻族殺死,對于他們來說,唯一的生機,只能是靈水城。d.dd

    過了城,就能抵達國泰民安,四季溫暖的大普了。

    “將軍,怕是有詐。”

    年輕的校尉擔憂地提醒著自己的將軍,城內的守軍已經不多了,戰力更是日漸低下,如果遭遇奇襲,靈水城很可能就此被破。

    “調集神武炮,準備開啟城門。”程毅冷靜的下令,那校尉則是一驚。

    一年來,靈水城的城門從沒開過,如果這時候放那些難民進來,不用想都知道里面必然混入了蠻族,到時候內外夾擊之下,城還守得住麼?

    “將軍!不能開城門啊!”

    “執行軍令!”程毅瞪著通紅的眼楮低吼著。

    他也不想開城門,可是不開城門,就引不來蠻族真正的主力,神武彈已經沒剩多少了,靈水城在兩面受敵的情況下若想堅持得更久,必須要重創一次蠻族鐵騎。

    機會已經來了,程毅決定將計就計,這招險棋,他已經等了好久。

    城外的哭喊聲越來越大,聚集在城門下的北詔難民面對著冰冷的城門,已經不奢望能逃進大普了,他們只希望隱藏在遠處的那些可怕的異族別在沖過來,被夾在大普與蠻族的戰場之間,他們的下場只能是灰飛煙滅。

    “門……門開了!”

    不知是誰第一個現了城門的異樣,緊閉了一年的高大城門,居然在緩緩開啟。

    城門一開,數千難民立刻瘋般沖了進來,這時候沒人想著前面有什麼,蠻族的可怕讓他們經歷了地獄般的磨難,哪怕死在靈水城里,他們也不願回頭。

    嗚……嗚……嗚……

    低沉的號角在遠處的蠻族營地中響起,黑壓壓的鐵甲洪流猶如開閘的洪水一樣奔襲而來,隱藏在難民中的一些低著頭的壯漢更是紛紛抽出鋼刀,殺向城門附近的大普邊軍。

    巨大的城門一旦被開啟,可就再難關閉了。

    眨眼間的功夫,那些負責吊索的大普軍兵被藏在難民中的蠻族屠殺一空,城門大開,遠處,潮水般的蠻族鐵騎越來越近。

    城頭上,身著重甲的程毅靜靜的扶著垛口,看都沒看身後那些混在難民中的蠻族,他的目光始終盯著遠處的鐵甲洪流。

    五里,三里……

    大將軍計算著距離的同時,一排排黑洞洞的炮口早已對準了城下,只要主帥的一聲號令,千門神武炮會被同時點燃。

    “開炮!”

    隨著程毅的轟然爆喝,天地間的空氣仿佛被萬炮齊鳴的巨響震動得晃蕩了起來。

    轟!轟!轟!

    僅存的神武彈,被一次用盡,而那些悍不畏死的蠻族鐵騎,終于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寸許厚的鐵甲也擋不住炮火之威,大普獨有的殺器,在這一刻揮出了令人膽寒的威力。

    猶如千道流光傾瀉而下,每一顆神武彈炸起,都會帶起一片血肉翻飛,近萬的鐵騎,在炮火之下頃刻間傷亡過半,剩下的蠻族本想繼續沖殺,可是劇烈的轟鳴,讓那些戰馬再也沒有了沖鋒的勇氣。

    城內的廝殺仍舊在持續,而城門已經開始緩緩落下,畢竟混雜在難民中的蠻族不多,守城的邊軍殊死相搏之下,很快被絞殺一空。

    看著紛紛退卻的蠻族,城頭上的將軍沒有絲毫的喜色,程毅的眼底,掠過一片遺憾與決然。

    蠻族被重創不假,可是神武彈也用光了,等到下一次的交鋒,耗光的,就該是那些邊軍的性命。

    徐言是被天邊的陣陣嗡鳴驚醒的,收斂了心法,看向車外。

    靈水城還離著老遠,听聲音應該是神武炮的響動,即將到來的戰場,讓徐言嗅到了一絲沉重的氣氛。

    看來邊軍早就與蠻族交手了……

    想起當年在齊國遇到的那隊蠻族騎士,徐言不由得心頭寒。

    蠻族鐵騎的確強橫,那還是普通的騎士,如果蠻族中真正的強者出手,一座靈水城真就未必擋得住,連齊國皇城人家都能沖進去,齊國最強的飛龍軍都無計可施,可見蠻族的強大,不僅僅只有武勇。

    蠻族中也有修行者麼?

    徐言的疑問,無人能解答,隨著越接近靈水城,徐言心底的一絲不安,也隨之緩緩浮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