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351章 圍城之勢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讓徐言生出不安的,是關于齊國皇城被屠的詭異。®. ® &rege小  Δ說

    齊國的城牆高達十丈甚至二十丈,為了防止通天河的洪水,齊國皇城的城牆更高,那麼高的城牆,蠻族的戰馬是怎麼上去的?

    難道馬會飛?

    帶著心頭的疑惑,徐言仔細感覺著丹田處的靈氣。

    半月多的修煉,原本只有一絲的靈氣好像變多了一些,以徐言估計,現在的靈氣,應該夠斬出兩道劍氣。

    上品法器比下品法器的威力要大得多,如果全力催動的話,上品法器可以直接斬斷下品法器,可是運轉上品法器的靈氣,一樣比運轉下品法器要大出數倍,徐言現在有些後悔,他應該弄一把下品法器備用才好。

    兩劍砍不死敵人的話,徐言可就一絲靈氣都不剩了,單打獨斗還好,面對一群敵人的時候,豈不要吃虧。

    胡思亂想的功夫,听到天空傳來鷹鳴,探頭看去,蔚藍的天空上翱翔著一頭白鷹。

    看到有雪鷹跟隨,徐言知道龐家的人也來了,既然龐家隨軍出征,其余的三家也不能幸免,不知道太清教有沒有人跟著。

    延綿幾十里的隊伍,徐言看不到什麼熟人,他很期待太清教的高手們多來一些,最好三師齊聚。ap;

    靈水城這麼好的火坑,怎能浪費呢。

    征途終有盡頭,幾天之後,徐言終于看到了巍峨的邊關,讓他詫異的是,在大軍與靈水城之間,居然盤踞著蠻族的營地,而且前軍早已和蠻族交手,看樣子已經打了有幾天了。

    即將抵達靈水城的通路上,尸橫遍野!

    蠻族竟是繞過了邊關,出現在靈水城後方,阻斷了左相的大軍。

    驚愕之際,徐言抬頭看了看邊關兩側的懸崖峭壁,他越覺得蠻族中存在著神秘的高手了,靈水城還沒破呢,人家都能繞到後方來,形成了圍城之勢,這種手段與屠滅蠻族皇城幾乎一模一樣。

    連續數日的猛攻,駐扎在靈水城後方的蠻族數量已經越來越少,可是大普一方的消耗,幾乎是蠻族的十倍。

    殺掉一個蠻族,至少要付出七八個軍兵的性命,甚至要更多。

    不過萬人的蠻族陣營,如今變得遍地狼藉,這些蠻族遭遇了先鋒營的突襲,又被6續趕到的軍兵圍殺,左相下了死令,不計代價也要打通與靈水城的通路,程羽接令之後幾乎是拼了命在沖殺。?ap;?  ?

    徐言跟著輜重營的隊伍抵達的時候,戰事已經接近了尾聲,大普的軍兵的確不強,但是勝在人多,幾十萬人圍剿幾千的蠻族,在打不贏,那大普的江山真就要保不住了。

    輜重營沒到之前,神武炮根本動用不了,為了爭取時間,左相不惜耗費了幾萬人的性命來打通與靈水城之間的通路,通路一開,程羽立刻帶領著先鋒營沖向靈水城。

    程毅是他親二哥,這麼多天的廝殺,程羽對于蠻族的戰力是越心驚了起來,他現在最擔憂的是他二哥的生死。

    轟隆!轟隆!

    當徐言在遠方以左眼的視力剛剛看到靈水城,而程羽即將沖到城下的時候,大地開始顫抖了起來,好像有人在掄著巨大的鐵錘,一下一下的砸著地面。

    高聳的城牆被震得沙塵直落,山林里鳥雀亂飛,戰馬唏律律直叫,所有的大普兵士全都驚恐的望向靈水城的方向。

    大地的顫動,並非地龍翻身,而是巨獸的鐵蹄所致。

    當左相帶著援軍即將抵達靈水城的同時,在靈水城的正前方,出現了令人窒息的一幕。

    鋪天蓋地的蠻族再一次殺來,在那片鋼鐵洪流的前方,是一個個三丈多高的巨大身影,那是一種長著兩只象牙的異獸,一身厚重的獸毛長達五尺有余,身體與巨像類似,卻沒有鼻子,頭臉被長毛遮蔽,遠遠看去,就像一只只長著兩只長牙的巨大毛團。

    多達數十只的巨獸,身體的兩側掛著巨大的戰鼓,每一頭的身上都騎著三五個蠻族,當這群巨獸出現在城外,城牆上的大普邊軍徹底陷入了絕望當中。

    讓他們和蠻族拼殺已經夠吃力了,這種龐然大物,根本不是人力能抵擋得住的。

    神武彈已經用光,城頭的神武炮成了擺設,弩箭對于那種巨獸連半點的用處都沒有。

    第一頭巨獸撞上城門的時候,程毅就知道靈水城守不住了,因為厚重的城門上,已經出現了一道巨大的裂紋,只要多撞幾次,城門就會徹底被破開。

    蠻族用出了真正的殺招,程毅則決然下令退守城內,將攻城戰轉變成巷戰。

    大將軍做出這番不得已的決定,是為了盡量拖住蠻族的步伐,丟掉半座城還有機會,真要讓蠻族佔據了整個靈水城,那麼大普就相當于被人家佔據了一處門戶,今後想什麼時候突襲都可以了。

    本就無險可守的大普江山,邊關為重中之重,程毅在下令放棄城牆的同時,更做好了死戰的準備。

    蠻族異獸的強大,出了所有人的預料,沒等城牆上的軍兵完全撤離,城門已然被撞開,巨大的異獸一旦沖進城里,立刻橫沖直撞,沿著街頭一路沖到街尾,所過之地,連一個活口都不剩,城內的屋舍被輕易撞塌,邊軍剛剛集結起來的百人隊,連一只巨獸都攔不住,統統被踩成了肉泥。

    正門被破,面對大普一方的大門幾乎在同時被開啟,蠻族沖殺進城中的時候,程羽率領的援軍也沖進了城去,後面是源源不斷的大普兵士,一座邊關巨城,就此成為了修羅場。

    從高空看去,此時的靈水城就像一座連通了兩條大河的水渠,遙遙相對的兩座城門處,匯聚著無數的身影,街巷中的廝殺,從一開始就變得無比慘烈。

    距離靈水城四五里的地方,左相的車架變成了帥帳,程昱站在帥帳的門外,緊鎖雙眉。

    神武炮已經到了,卻無法全部運入混戰的靈水城,兩軍已經形成了巷戰,這種情況下,神武炮的威力變得十分有限。

    一列列黑漆漆的炮口被架了起來,就在靈水城的三里開外,左相布置下了恐怖的炮陣,漫山遍野的炮口對準了靈水城的方向,程昱已經備好了最後的一步棋。

    靈水城絕對不能丟,如果以人力無法奪回邊關,程昱就要用神武炮摧毀城內的一切,哪怕連他的親兒子一並炸死也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