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761章 神紋的威能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驚天的惡戰,隨著狂風的潰散仿佛就此結束。

    來自無智那根獨角的威力,暴起了漫天血色,這股血色絕非氣息,而是宛如實質,更像一層殷紅的油漆,將刷過之處就此凝固。

    血色中,徐言的身影靜止不動,渾身上下充滿了血光。

    在外人的眼里,徐言猶如被血光禁錮在半空,這片恐怖的血光正是無智的獨角所發。

    奇異的血光,帶著不該存在于世間的氣息與威力,十分陌生,又無比陰邪。

    發出這道血光之際,無智頭頂的肉角明顯萎縮了下去,只有個角尖在頭頂。

    黑色的圖騰緩慢的褪去,無智猙獰的大臉仿佛一瞬間蒼老了幾十歲,再度出現了堆壘的皺紋。

    “走吧,獵物,主人已經等待你好多年了”

    微弱的低語中,無智邁開腳步,向著遠處走去,所行進的方向正是通天河。

    在妖僧的身後,獨角連接著禁錮徐言的血光,猶如風箏一樣,將徐言也同時帶著離開了原地。

    “救他下來!”

    費老在遠處看到徐言被活捉,頓時大驚失色,抬手祭出飛劍,鐵匠緊跟著也祭出了鐵鎖法寶。

    兩件元嬰強者催動的法寶,帶著風嘯攻向無智,然而無智連頭都沒回,更沒出手抵擋,那兩件被全力催動的法寶剛一接觸紅光立刻被各自崩飛。

    費老的飛劍上出現了一道裂痕,鐵匠的鐵鎖更是崩斷了一節。

    連法寶都無法破開的紅光,看著不太起眼,威力竟然驚人到如此地步,法寶的殘缺,使得費老與鐵匠同時心神一震,嘴角都有鮮血溢出。

    “反噬之力”費老的眼里帶著驚恐。

    “那紅光是什麼,居然連法寶都破不開!”鐵匠的臉色變得鐵青一片。

    “他不是人族,也不是妖族,那和尚究竟是什麼東西?”

    費老緊皺著雙眉,看到徐言越來越遠,這位斬妖盟的盟主一咬牙,就要拼命出手。

    “別來礙事”

    一道傳音響起在費老耳中,他听得出來是徐言的聲音,驚疑之際,費老壓下了出手的打算。

    嗡

    冥冥之中,仿佛星辰在輪轉,有旋轉的風聲隱約從徐言的左眼傳出。

    無智的腳步停了下來,他回過頭去,看向紅光盡頭的身影。

    “你的主人,是誰?”徐言的聲音十分虛弱。

    “見到了,你就知道了。”無智平靜的說道。

    “臨死之前,你不想說出一些雪山的隱秘麼。”徐言再次說道,左眼的星紋越轉越快。

    “生何哀,死何苦?生死對我來說,無關緊要。”

    無智出乎意料的雙掌合十,宣了聲佛號,道︰“如果你有殺掉我的能力,是你的造化,如果將你帶回雪山,則是我的造化,或許路不同,但殊途同歸,你早晚會來到雪山。”

    “雪山麼”

    徐言的冷語中泛起了無法控制的波動,下一刻咆哮而起。

    “有朝一日,我會將雪山夷為平地!”施展出天鬼七變的第六變,徐言怒吼而起︰“鬼道盤天!!!”

    轟隆隆!

    通往幽冥的小徑在虛空中出現,就在兩人的頭頂,其上遍布碎石。

    看到這條詭異的小路,無智的臉色變幻了一下,頭上細小的肉角再度爆發出猩紅的光芒。

    隨著肉角上豪光大起,無智的本體立刻被紅幕所籠罩,迸發出驚人的力量。

    無人的山路猛烈地顫動了起來,碎石紛紛雨落而下。

    碎石下落的速度不快,但是無比沉重,最後堆積成小山,將無智的身影徹底淹沒,下一刻轟鳴大作。

    每一塊碎石都爆發出恐怖的氣息,先後碎裂開來,變成一朵朵烈焰之花。

    鬼道,通往幽冥,如果施展之人不去踏上,這條陰森的小路將燃燒起鬼域之火,燒盡一切生靈!

     

     

     !!!

    火焰中,無智的身影正在邁著大步,緩慢的走出。

    他走得無比吃力,身上早已焦糊一片,甚至出現了龜裂,但是那些龜裂一旦出現又會立刻被修復。

    徐言看到了一種奇異的力量,正在從無智頭頂的細小肉角上散發,正是這力量在抵擋著鬼道盤天,也在快速修復著無智的本體。

    “好強的招式,天鬼宗的絕學,十七太保居然也會施展,難得,難得”

    肉身焦糊的無智終于走出了火堆,臉上看不到痛苦的神色,只是眼中遍布著血絲。

    抬起雙手,更加強橫的力量被無智匯聚,兩只手掌的外表出現了猩紅的光華,正是來自肉角的奇異力量。

    “這種程度的火焰還殺不掉我,所以”無智緩慢地道出冷語︰“你仍舊是我的獵物!”

    “獵物?哈!”

    徐言的靈力已經被耗費一空,但他絲毫不懼,反而狂笑了起來,笑聲中帶著瘋癲之意。

    “既然你喜歡火,那就來場大火好了!”

    怒吼中,徐言的左眼里流光暴起,比無智頭頂的肉角都要恐怖的氣息從左眼中沖出,掐動了多時的法訣立刻炸起了驚人的火焰。

    隨著天邊的日出,大地上有白光出現。

    一道,兩道,三道,頃刻間浮現出百道。

    那並非朝陽的光線,而是一道道泛白的烈焰!

    “法煉焚山沸海!!!!!”

    沙啞的怒吼中,大地上炸起了一片真正的火海,火海是白色的,駭人的顏色預示著比鬼道盤天還要恐怖的高溫。

    岩漿一般的火海,鋪天蓋地,隨著左眼中沖出的力量,徐言終于動用了法煉之威。

    金丹後期所施展的法煉,將火焰法術的巔峰焚山沸海強化成滅世之炎,大地被烤干,樹木盡數化為飛灰,徐言所站立的地方,成了真正的死地。

    “神紋的威能!”

    費老距離徐言很遠,那股火焰仍舊烤得他連連後退,不得不以法寶飛劍來防御。

    “這才是火焰法術的巔峰吧,如此威能,可連誅十頭大妖!”

    鐵匠的眼里出現了莫名的驚懼,不是驚懼著徐言,而是驚懼著這道火焰法術的真正威力。

    火海掩蓋了數里之內的景致,除了沖天而起的烈焰之外,沒人看得到徐言與那和尚的身影,更沒人看得到徐言那副猙獰如惡鬼,一刀一刀瘋狂掄著法寶的駭人模樣。

    直到法寶上血流不盡,直到無智妖僧的尸體被砸得四散崩裂化為齏粉,直到眼中傳來了無法忍受的痛楚,徐言才停手,抱著頭栽倒在地。

    “回去滾回去!!!!!”

    死死地捂著左眼,徐言沙啞的吼著。

    他感覺到左眼正在隆起,那只怪物仿佛就要沖出來。

    拼盡全力的壓制,令徐言虛脫得面無血色,金丹直接被拍入左眼。

    不惜耗費金丹之力,徐言拼命與眼中的流光抗衡。

    左眼的深處,始終是他心底的一份噩夢。

    他不知道左眼里究竟住著什麼,唯一能確定的是,那是一頭真正的怪物!

    低沉的哀嚎猶如瀕死的凶獸,不知過了多久,徐言才感受到劇痛的褪去,眼底的流光變得越發暗淡,最後不見了蹤跡。

    火焰已經消失。

    與火焰一同消失的,還有無智的尸體,地面上只剩下一些焦糊的碎屑。

    妖僧徹底死掉,可是更深的疑惑卻留在了徐言心頭。

    周圍一片焦糊,徐言緩緩從這片焦黑的大地上站了起來。

    遠處,一輪大日早已升起,大地上灑滿了陽光,即便是太陽也無法驅散徐言心頭的冰寒。

    “雪山的主人為何要找我?”

    疑惑,注定無人解答,徐言喘著粗氣,踉蹌著險些栽倒,被剛剛趕來的費老與鐵匠急忙扶住。

    “那和尚死了?”費老看著遍地焦糊的尸骨,眼角直跳,剛才的惡戰,連這位足智多謀的老者都覺得心頭巨震。

    “那和尚比大妖都可怕,盟主的手段,鐵匠心服口服。”鐵匠沉聲說道,看向徐言的目光里帶著深深的敬畏。

    “能將毛駝收服,不簡單的人物啊,好像不是妖族,在天北也沒听說過這個和尚,他為什麼來找你?”費老猶豫了一下,還是說出了心中的疑惑。

    “宿怨而已。”徐言不想多說什麼,他此時無比乏累,問道︰“城里如何了。”

    “金老大與冥蜂先後退走,我們贏了!”鐵匠捏了捏拳頭,神色間充滿了自豪。

    “保下了五地最後的人族,盟主居功甚偉,你是五地人族的恩人!此舉堪稱救世!”費老說著就要給徐言施禮。

    “剩下的你們處理吧,我需要閉關恢復一陣了,告辭。”

    說罷徐言頭都不回,催動法寶飛向了遠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