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805章 海蟹回河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一旦遇到鬼面,海大鉗就沒有好受過,這次也不例外。

    大樹下傳來乒乒乓乓的拳腳響動,半晌過後,徐言長出了一口氣,胸中悶氣仿佛也隨著海大鉗的鼻青臉腫而消失一空。

    “就不該爬出來,在水下邊躲個一年半載不就得了”

    海大鉗一邊暗罵自己運氣太差,一邊低眉順眼在站在一旁,幸好是挨揍,海大鉗已經習以為常。

    “坐吧,搭建蟹橋,辛苦你了。”徐言神清氣爽地坐在樹下,語氣平靜地說道。

    “謝長老賜座,謝長老賜座。”

    海大鉗累得可不輕,剛爬上來又挨了頓胖揍,本想坐下休息一會兒,後來覺得不妥,直接趴地上了。

    不是他不想坐下,而是這個姿勢護住腦袋的速度最快,還傷不到要害。

    多年來養成的習慣,讓海大鉗每當看見徐言,立刻會自然而然的做好挨揍的準備,什麼姿勢防御得最快最好,他就選什麼姿勢,反正也不怕丟人,連大妖都丟了性命,面子這東西對他海大鉗來說不值一提。

    趴了半天,沒听見什麼動靜,海大鉗偷眼看了看徐言,出聲問道︰“長老這是準備去哪兒啊,百妖都走了,螃蟹群也散了”

    本來想說最好我們也各奔東西,這輩子再也別見面了,一看到徐言的臉色有些陰沉了起來,海大鉗把後半截話直接咽了回去。

    “是啊,去哪兒呢?”

    徐言靠在樹干上,望著面前的河水,半晌後,自語般說道︰“想回家,可是回不去啊”

    感受到徐言心頭的悲意,海大鉗也覺得莫名其妙的悲傷了起來,螃蟹一旦不開心,大多習慣吐泡泡,在嘴邊吹出個氣泡,海大鉗豁然驚醒,急忙呸呸了兩聲。

    他是妖靈,還是化形妖靈,怎麼能吐泡泡!

    一定是和那群傻螃蟹一起住在池塘里太久了,海大鉗如此想到,不由得咬牙切齒地暗暗發誓,再也不吐泡了。

    “你有家麼,你家在何處。”

    耳邊傳來徐言的詢問,海大鉗正想著吐泡泡的事兒呢,隨口說道︰“家有什麼用,我們海族四海為家!”

    話一出口,海大鉗就後悔了,急忙以手護頭。

    還以為自己又要被胖揍一頓,等了半天,沒見動靜,海大鉗急忙訕笑著說道︰“我老家在白桐河。”

    “白桐河?你不是海蟹麼。”徐言略微有些好奇,海大鉗這個名字都能說明他是海蟹,怎麼故鄉在河里。

    “我們大王蟹的確是海蟹,但是老家卻在白桐河。”

    想起自己的故鄉,海大鉗爬了起來,坐在地上撓著頭說道︰“大王蟹生于白桐河,棲息于大海,這是我們大王蟹一族的傳統,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應該很多年前了吧,反正我是在白桐河里出生的,後來順著河水游到了大海,等到修為有成才爬上岸來。”

    “海蟹回河?”徐言微微蹙眉,道︰“是為了避開天敵吧。”

    “可不是麼,海里危機重重,為了保全後代,我們大王蟹每隔三年都會返回老家一趟,在白桐河生下後代再回到海里。”

    來自大王蟹的習慣,讓海大鉗唏噓了起來,道︰“路太遠啊,差不多能有幾萬里呢,有的母蟹在路上生出小蟹,為了帶走這些剛出生的後代,公蟹會將小蟹吞進嘴里,等到了白桐河在吐出來。

    總听你們人族說生孩子不易,我們妖族容易麼,那群強大的妖族還好,有大妖有妖王罩著,愛生哪兒生哪兒,我們大王蟹一族連妖靈都沒有幾個,更別提什麼大妖了,哎,等我成為大妖,一定從回大海,為我大王蟹一族打出一片天下!”

    海大鉗嘀嘀咕咕說了半天,時而唉聲嘆氣,時而雄心壯志,他這邊說得起勁兒,徐言的眼神則跟著變化了起來,到最後出現了一縷精芒。

    “含蟹逆游,故鄉產子,含蟹逆游,故鄉產子”

    一句話,被徐言呢喃了無數遍,一份返回天南的希望,就此出現在心頭!

    蟹能含子,那麼其他妖族也一樣能含著東西,只要口中之物不被吞食,就有機會抵達故鄉。

    “千眼王蛇”

    晶魂禁徐言動用不了,只屬于千眼王蛇一族的古老禁制,其他的大妖也動用不了,但是若能借助千眼王蛇的本體,被王蛇吞入口中,豈不是就能借助晶魂禁返回天南之地!

    眼中的精芒越來越亮,徐言是人族,與蛇族半點關聯也沒有,而且那頭天鬼宗的千眼王蛇是他徐言的大敵,兩者之間只有無盡恨意,可沒有半點好感,說成是宿敵也不為過。

    千眼王蛇不會含著徐言,想要讓那條大妖听命,就只有一種方法可行。

    將千眼王蛇收為靈獸,刻下靈魂烙印!

    只有靈獸,才不會吞吃自己的主人,借助王蛇之體返回天南,成了身在天北的徐言最後一份歸家的希望。

    “早該想到才對”

    嘴角漸漸泛起了笑意,徐言的目光轉向海大鉗。

    “大鉗,想不想回故鄉?”

    “啊?”

    “如果能成功,我帶你回天南。”

    “不去行不行?”

    “機會雖然只有一次,成功的幾率應該不小。”

    “我老家不在天南啊!”

    “若是真能回得去,我讓你也嘗一嘗油炸大妖的美味。”

    “我不想吃大妖啊!長老放過我吧!!!”

    大河邊,老樹下,兩道身影各自說著並不搭邊的話語,徐言說得越發精神了起來,海大鉗則哭喪著大臉,就差掉眼淚了。

    大王蟹逆游產子的傳統,讓徐言聯想到了以王蛇之口返回天南,這是他最後的一份機會,而且只有一次,錯過了,就只能眼睜睜看著百妖施虐天南。

    豁然起身,千機府一動,海大鉗直接被收取,一頭龐大的青蟹被徐言放了出來。

    小青在危險來臨前第一個被徐言收起,毫發無損,一旦出現,立刻舉起蟹螯,圍著主人直轉。

    “留在河邊,收攏其余的青蟹,將找到的青蟹聚集在這顆大樹附近。”

    留下吩咐,徐言探出雙翅騰空而起,向著遠處的山脈飛去。

    萬只青蟹不會全都淹死,畢竟是水族,好不容易養了那麼大,全都丟了有些可惜,所以徐言讓小青負責尋找其他的同族,他自己需要做一番萬全的準備。

    斬殺大妖容易,降服大妖可就難了,尤其還要將其收為靈獸,更是難上加難,為了最後的這份機會,徐言就此忙碌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