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846章 蠻族異變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不到一天的時間,雁行天率領著天南的元嬰抵達了靈水城。

    當元嬰強者抵達這處邊關之地,立刻被城外的景象所震驚。

    來自通天河的第一道大浪,並未拍到靈水城,可是城外已然被大水淹沒,整個靈水城變成了孤島。

    一道大浪的威力,不足以覆滅大普,蔓延而來的洪水也稱不上可怕,但是真正可怕的景象,是站立在城外的蠻族大軍。

    自從左相掛帥,靈水城始終陷入惡戰當中,大普邊軍的拼命作戰,讓靈水城居然頂住了蠻族的進攻,城頭數次易主,又被左相給奪了回來,尤其前些天的一次惡戰,若非大普的畫聖劉衣守趕來,這座靈水城已經不復存在。

    蠻族戰力極強,可是自從大水蔓延而來,城外的蠻族大軍就此一動也不動,直愣愣地站在過膝的水里,仰望著遠處的城頭,沉默得猶如即將暴起的一頭頭凶獸,又好像等待著儀式的開啟。

    隨著河水蔓延,一股來自大水中的力量,不僅沖毀了岸邊千里,也激發了蠻族真正的力量。

    城外,站立在水中的高大蠻族,出現了詭異的變化,士兵的身上浮現出驚人的黑色圖騰,遍布滿頭滿臉,透過鐵甲更有無盡的凶煞之氣散發開來。

    來自蠻族體內的驚天煞氣,又勾動起奇異的氣息,在這些蠻族周圍凝聚出一個個凶戾的無形身影,這些身影有大有小,形狀各異,擁有兩只猩紅的眼楮,看不出本體,顯得無比詭異。

    抵達靈水城的徐言,剛剛落在城頭就看到了遠處那些出現在蠻族士兵身邊的魂體。

    豁然皺起眉峰,徐言的左眼能清楚的看到這種異象,不僅是他,紛紛散出靈識的雁行天等元嬰強者也都感知到了蠻族的變化。

    蠻族身上的圖騰已經出現了實質,不僅徐言看得一清二楚,其他人一樣看得出來,楚皇雙眉緊鎖,道︰“蠻族的氣息變了,與以往大不相同。”

    “他們身上有一股奇異的力量,這些蠻兵如今的威力不亞于築基修士。”諸葛俊雄眉頭緊鎖。

    得知元嬰強者來臨,程昱立刻走出大帳,在他身邊是畫聖劉衣守。

    來到近前,畫聖拱手抱拳,道︰“雁宗主親自抵達,難不成是要擋一擋這場劫難?”

    “盡人力,听天命。”雁行天拱手還禮,雖然劉衣守只是散修,不是金錢宗的人,但畢竟也是大普的元嬰強者。

    “我這次來,是想帶走左相,可惜這個老頑固他不走啊咦!徐言!”

    劉衣守苦笑了一聲,忽然看到一旁的徐言,大驚道︰“你小子沒死啊!”

    “止劍!”程昱此時也看到了徐言,老邁的左相,這些年來第一次現出驚喜之色。

    “老人家,止劍回來了。”徐言輕笑著來到左相近前,躬身一禮,又對畫聖抱拳道︰“畫聖前輩,山河圖有些小了,什麼時候再為小子畫一幅大點的江山圖就好了。”

    看到徐言安然歸來,程昱是由衷的感到欣慰。

    這些年他打探過不止一次,可是結果都令他心寒,以為徐言當真死去,沒想到相隔二十年,在他老死之前居然還能見到這個小道士。

    一邊點著頭,老邁的左相緊緊地拉著徐言,渾濁的老眼中淚光閃爍。

    “山河圖小了?”劉衣守先是一驚,緊接著把左相給擠到一旁,抓著徐言不放手了,壓低聲音問道︰“讓我看看如今的山河圖是個什麼模樣!”

    徐言知道這位畫聖的性子,直接將山河圖取出鋪展開來,其上一門門小型的神武炮看得畫聖目瞪口呆。

    “山河炮這種東西,只有你小子能想得出來了。”畫聖嘆了口氣,道︰“炮轟金錢宗啊,你們宗主居然還留著你這種禍害,哎,可憐的正派啊。”

    “畫一幅法寶,我要更大的山河圖。”徐言低聲道︰“神武炮太小了,我現在用的是武神炮。”

    說話間一枚武神彈被徐言塞在了劉衣守手里,這位畫聖接過來一看,差點沒嚇得扔出去,眼楮瞪得多大,以他元嬰的靈識感知,十分清楚手里的東西如果爆裂開來,威力足以滅殺一群虛丹。

    “你這是要炸了天南,還是要炸了晴州啊,這東西如果多點,元嬰都扛不住吧?”

    “千顆,炸死了十八頭大妖。”

    “天門侯果然夠狠!”劉衣守驚疑不定地說道︰“你去了天北!”

    看到徐言點頭,劉衣守長嘆一聲,大致知道了這些年徐言的經歷,道︰“只要材料充足,幫你畫一幅大個的山河圖不是不行,我們先得挺過這場浩劫。”

    與兩位老者敘舊一番,徐言從新回到城頭,此時雁行天依舊望向遠處的蠻族大軍,臉色陰沉,一語不發。

    “浩劫,果然與雪山有關,這些蠻族,恐怕不是人族。”楚皇此時開口說道,聲音低沉。

    不僅楚皇,其他的元嬰已然感知到了陌生的氣息,這種來自蠻族大軍的氣息與人族相似,但是十分陰冷,充滿了嗜血的感覺,絕非人族應該擁有的氣息。

    尤其是那些徘徊在蠻族士兵身邊的怪異魂體,更絕非人類的魂魄,與妖族精魄也截然不同,分明是另一種陰森凶戾的種族。

    “蠻族異變,恐怕還要攻城。”柳菲雨在一旁輕聲說道,這位靈煙閣的閣主恢復了天青色的長裙,語氣柔和中帶著凝重。

    “一群蠻族士兵而已,我們這麼多元嬰,還怕了這些異族?”諸葛俊雄瞥了眼城外數以萬計的蠻族,冷哼了一聲說道。

    “相當于築基,人數雖多,還威脅不到元嬰。”寒千雪語氣平淡地說道,說話間女子下意識地捂住了右肩,經歷了連翻惡戰,寒千雪的舊傷出現了復發的征兆。

    “切勿輕敵。”雁行天終于開口,道︰“蠻族不太對勁,浩劫來臨他們還不走,必有所圖。”

    “大水一來,大地都不復存在,他們能圖個什麼?”諸葛俊雄不解地說道︰“難道浩劫里有寶貝?還是他們在找什麼東西?”

    諸葛俊雄的一句話,听得徐言眉峰一挑。

    蠻族的確在找什麼,並不是找東西,而是在找人,這個人就是他徐言徐止劍。

    沒想到在浩劫之下這些蠻族居然不怕死,仍舊準備著大舉進攻,忽然間徐言的神色一變,他想起之前在天北的時候,那些來自水中的蠻族。

    “蠻族,從河底來”

    听到徐言的低語,楚白與雁行天全都回頭望來,其他的元嬰強者也帶著不解的神色。

    將當初在天北河岸看到的蠻族登岸講了一遍,徐言沒提無智,也沒提他自己是雪山要找的人,不是不想告訴這些元嬰強者,而是這份消息太過驚人,在場的元嬰不可能知道緣由,只有等到兩位神紋歸來,或許才能解開這份困擾徐言多年的謎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