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848章 算我頭上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第二道巨浪的凝聚,帶來了駭人的嘯聲,這道巨浪高有兩萬丈開外,比起第一道巨浪足足洶涌了一倍。

    連天的惡浪還未落下,柳菲雨卻出乎所有人預料地搶過了拴住靈狐六兒的鐵鎖。

    嘩啦啦!

    鎖鏈猛地鎖緊,靈狐六兒頓時發出一聲哀鳴,嘴角溢出血跡。

    “我的獵物,你沒資格帶走,除非”柳菲雨的裙衣完全變成了煙青色,目光冰冷地盯住了聞梅,冷喝道︰“是尸體!”

    嗡!

    煙火鼎與青風爐同時被柳菲雨催動,在靈狐六兒的頭頂現出巨大的法寶本體,轟然砸落。

    出乎所有人預料的出手,連雁行天都阻攔不急,柳菲雨的人格巨變來得太過突然,也太不是時候。

    “你敢!”

    聞梅杏眼一瞪,手中的長劍豁然被祭出,直接擋住了煙火鼎,同時一條巨大的狐尾出現,震開了青風爐,堪堪護住了妹妹。

    “柳閣主!”

    雁行天臉色一沉,上前一步擋在柳菲雨與聞梅之間。

    “大局為重,退下!”

    宗主的喝斥,幾乎從未用在元嬰強者的身上,此時的雁行天被氣得不輕,眼看著浩劫都要來了,柳菲雨恰恰在這種時刻壓不住心神。

    “我若不退呢。”

    人格轉變之後,柳菲雨再也不是那位溫和的閣主,性情變得不但冷漠暴虐,還無比蠻橫,連宗主的話都不听,兩件法寶爆發出更加驚人的氣息波動。

    看到柳菲雨性情轉變,城頭上的元嬰也跟著神色一變,楚皇直接飛到城內,站在雁行天身旁,背後長劍浮現,防備著柳菲雨傷人。

    在性格轉變之後,靈煙閣的閣主變得極其危險,甚至有可能對自家宗門的元嬰出手。

    “這頭狐狸死定了。”柳菲雨一手抓住鐵鏈,一手掐動著法訣,冷冰冰地說道︰“誰攔,誰死!”

    “殺吧殺吧,讓她殺!讓那瘋婆娘殺個夠!”

    矮胖的諸葛俊雄從城頭落下,點指著柳菲雨說道︰“你那真傳弟子當年枉殺了多少無辜凡人?你柳菲雨不知道是不是,他修煉邪派功法,又沒有邪派強人的狠辣,只會偷偷摸摸的殺些凡人,算什麼東西!有種叛出正派去天鬼宗啊,那種廢物就該早點死,不敢入邪派,只敢殺凡人,也就是沒讓老子抓住,否則早一刀砍死!”

    諸葛俊雄在此時提及柳菲雨的真傳弟子,不外乎雪上加霜,將柳菲雨听得柳眉倒豎,杏眼含煞。

    “看在同門一場,當年讓你親手誅殺真傳,誰知你柳菲雨早已動情!”

    諸葛俊雄算是撕破了面皮,將柳菲雨的老底兒全都說了出來,指著對方的鼻子罵道︰“你是元嬰強者啊!護短可以,你戀徒本為不該,卻為了一個畜生毀了自己心神,時喜時悲,忽冷忽熱,你柳菲雨就這麼點能耐是麼?我諸葛俊雄看不起你!”

    “諸葛俊雄!”

    柳菲雨被氣得俏臉蒼白,眼眸晃動,一頭長發被本體狂暴的氣息吹動,飄散開來,形若瘋魔。

    “以毒攻毒”城牆上,楚白低聲說道︰“這幫老家伙沒一個簡單的。”

    諸葛俊雄的確在有意激怒柳菲雨,因為只有如此才能盡快喚醒她真正的心神,或許手段卑鄙了一些,但是在這種危機臨頭的時刻,算得上奇招了。

    “原來閣主還有如此往事。”徐言沒有去嘲笑,反而眼神里現出了一絲感概。

    情難斷,無論多高的修為,一旦深陷情網,很難掙扎得出來,尤其親手誅殺了自己的心愛之人,換成別人恐怕也會如柳菲雨一樣人格巨變,分裂成兩種不同的性格。

    諸葛俊雄這番以毒攻毒的手段,的確讓柳菲雨心神巨震,也顧不得擊殺靈狐了,而是死死地盯住了諸葛俊雄,兩件法寶的氣息攀升到了極致。

    看到柳菲雨出現了片刻的疏忽,對面的聞梅突然目光一冷。

    這種難得的機會,以狐族的聰慧怎能錯過,聞梅連法寶長劍都沒動,豁然探出了單手,玉手剛剛伸出立刻化為一只狐爪,直奔柳菲雨的心口。

    柳菲雨因何變得人格分裂,聞梅可不感興趣,她只知道這個女人抓住了自己的親妹妹,還差點將六兒折磨致死,單憑著這一點,就足夠聞梅下死手了。

    諸葛俊雄還在滔滔不絕,雁行天也在防備著柳菲雨的兩件法寶,他知道現在的柳菲雨十分危險,如果全力出手,連諸葛俊雄都有可能吃虧。

    然而聞梅的突然出手,再次出乎了雁行天的預料,等他發覺聞梅現出了狐族妖身,立刻明白了對方的殺意。

    靈狐一族可以駕馭法寶,但畢竟不是人族,催動法寶的速度照比元嬰修士差著一籌,如果聞梅動用法寶偷襲,雁行天早能反應過來,可是現出本體的撲殺,才是妖族的殺招,尤其狐族的速度極快,近距離之下連元嬰修士也難以抵擋。

    鋒利的狐爪直奔柳菲雨的心口,這種時候旁人再難救援,而柳菲雨正處在心神巨震的關頭,即便她發覺聞梅的偷襲,想要擋已經晚了。

    轟!!!

    狐爪即將抓破柳菲雨心口的時候,一只拳頭出現在兩人之間,震耳的轟鳴出現在城內。

    狐爪被崩開,拳頭也被震起了三尺多高,這一擊的結果竟然是平手!

    背後羽翅一收,徐言的身影出現在當場,若非他出手,恐怕柳菲雨要吃大虧。

    城牆上,楚白親眼看著師弟遁走,速度比風還快,尤其以肉身之力擋開了大妖的一擊,這位鎮山王頓時滿意地點點頭,對于師弟如今的修為更加贊賞。

    “風遁極致”

    寒千雪在一旁低聲輕語,如此速度的風遁,已經比她這位師姐都要快出幾分。

    擋開了聞梅,徐言靜靜地站在原地,沒看任何人,而是抓起拴住靈狐的鎖鏈,刀光一閃,鎖鏈寸斷。

    取出一顆得自百妖的玲瓏果,喂給奄奄一息的靈狐六兒,徐言輕聲說道︰“消息我幫你帶到了,就此我們互不相欠,你走吧。”

    吼

    無力的低吼中,靈狐六兒抬頭看了眼徐言,狐眼中現出了一絲神采,擬人般的輕輕點了點頭,一瘸一拐地走向聞梅,龐大的身軀漸漸變小,最後變化成貓兒大小,被聞梅抱在懷中。

    “傷我靈狐山的人,這筆賬沒那麼容易算清!”一位來自靈狐山的大妖踏出一步厲聲喝道,既然六兒得救,接下來也該與金錢宗算算這筆賬了。

    “我靈狐山不喜歡惹事,也不會吃虧,你們囚我族人,就要付出代價!”又一位大妖出聲怒喝。

    十位大妖,面對著不足十人的正派元嬰,的確絲毫不懼。

    嘩啦!!!

    天河中,第二道惡浪正在兩分,驚天般的呼嘯中,徐言清秀的臉龐正在被一副鬼臉面甲緩緩遮住。

    “雷六死了,白烏也死了”

    背後是浩劫般的惡浪與異變的蠻族,面對著十頭大妖,徐言清冷地說道︰“如果你們還要算賬的話,都算在我頭上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