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937章 耍猴的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柳作人在坊市見過徐言,他認為對方不過是個不入流的小小煉氣修士,這才心生詭計,想要借此報復一番。

    八百靈石而已,其實對于柳作人這位八蘭島的三公子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別說八百下品靈石,就是八千下品靈石他也沒看在眼里。

    但他不喜歡吃虧,堪稱有仇必報,無論大仇還是小仇,只要吃虧,柳作人千方百計都要報復回來。

    這是一個典型的陰險之輩,看似翩翩公子,實際心如蛇蠍。

    順著柳作人的手指,王昭看到了徐言,費材與其他的臨淵島弟子全都看到了徐言,人們的臉色各自不同。

    有人看得出那位三公子必定與徐言不睦,也有人看不出緣由覺得萬般不解。

    費材可知道其中的緣由,那次在坊市求藥,他費材可是個重要的病號。

    “大師姐,徐言能行,放心就是了。”費材在王昭身旁耳語,他知道徐言的修為,所以十分看好徐言。

    王昭可不清楚徐言的身手,此時猶豫了起來。

    “就選你了,過來。”

    霸道的三公子點手要喚過徐言來比試,沒成想人家還在那談笑風生,好像沒看見他柳作人一樣。

    徐言不是沒看到對方,而是不想理睬這種螞蟻般的小人物,盡管他靈力皆無,想要捏死幾個築基修士仍舊輕而易舉。

    “你聾了是不是,少給我裝傻!”柳作人隱隱發怒,喝道︰“你,給我滾過來!”

    “我臨淵島的門人,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王昭在一旁听不下去了,怒吼出聲,大師姐一聲吼,周圍立刻安靜了下來。

    “他切下來一塊就算贏,如此簡單的比試,難道你們臨淵島的弟子也不敢麼?”柳作人收斂了跋扈的姿態,換成了激將法,道︰“是不是你們臨淵島的弟子連我們八蘭島的人一成都比不過?我剛才說了,我們的人切十塊算贏,他只要切下來一塊就算贏。”

    說罷,柳作人朝著徐言喊道︰“喂,敢不敢來比量比量,我出一千靈石的彩頭,只要贏了,一千靈石就歸你了。”

    威逼,激將,利誘,連番施展出諸多手段的三公子,話說得輕巧,其中的心機堪稱陰沉。

    徐言嘆了口氣,轉過身來,沒想到背影人家都認得出來,看來這個三公子還真是個記仇的家伙。

    走到近前,徐言深深地看了柳作人,點頭道︰“三公子是吧,倒是難為你了。”

    徐言說了句莫名其妙的話,其他人可听不懂,柳作人卻隱隱覺得對方是在挖苦自己,他的臉色變得更沉了幾分。

    徐言的確是在挖苦對方,用出這麼多手段,耗費這麼多心機,就為了找點不自在的家伙,的確很少見。

    既然人家如此費心,徐言又怎能讓對方失望,于是他來到巨大的礦石前,轉了三圈,在臨淵島的弟子們提心吊膽生怕他輸掉這次比試,而八蘭島的門人則開始暗自得意起來的時候,道出了一番驚人之語。

    目光復雜地看了眼柳作人,徐言嘆了口氣,道︰“我切不動。”

    嘩!

    周圍響起一片驚呼,緊接著臨淵島一番的弟子忍不住爆笑起來,八蘭島的人則紛紛喝罵出聲。

    “切不動你轉什麼!”

    “切不動你湊什麼熱鬧!”

    “存心的吧,耍我們三公子,你好大的膽子!”

    柳作人的冷笑此時僵在了臉上,他現在正在思索著自己該用個什麼表情,對方根本不按套路出牌,這種毫無征兆的局面轉變,讓他連表情的變幻都拿不準時機。

    “切不動就算了,等你切得動的時候,可就未必有機會切了。”柳作人陰沉地說道︰“切石頭容易,切頭更簡單,希望你的脖子能比靈礦還要硬。”

    如此明顯的威脅,听得費材不安了起來,听得王昭更是目光一沉,卻听得徐言抬起了三根手指。

    “一千靈石太少,多加些,我陪你切一切石頭。”徐言十分認真的討價還價,表情憨厚真誠。

    之前不願理睬這個三公子,是徐言沒心思切什麼靈礦,不過人家既然殺心大起,徐言也就勉為其難,決定露兩手了。

    “好!三千靈石我出了!”柳作人哈哈一笑,道︰“不過,你若是輸了,該當如何呢?”

    徐言詫異地看了看自己的三根手指,心說這明明是三萬嘛,又一想下品儲物袋太小,也裝不進三萬靈石,于是嘆了口氣,道︰“三千就三千,我輸了也賠你三千靈石好了。”

    “不必!”柳作人目光一冷,道︰“我不要靈石,只要一個嘴巴足矣。”

    徐言更加詫異了起來,點頭道︰“行,我贏了你給我三千靈石,我輸了給你個嘴巴。”

    “給我個嘴巴?是我扇你個嘴巴!”柳作人怒道︰“你贏,靈石歸你,你輸,我扇你一巴掌就算完,這種沒本兒的買賣,打著燈籠都找不到。”

    柳作人有著築基後期的修為,比起煉氣期的修士強大了太多,他說得輕巧,可是誰都知道,只要築基修士運轉靈力,扇出的巴掌連岩石都能拍碎,打在人臉上後果不堪設想。

    王昭此時看出了柳作人的詭計,就要上去攔住徐言,沒想到徐言已經點頭,同意了這番比試的規則。

    “大師姐放心,徐言贏定了。”費材一邊拉著王昭不讓這位大師姐壞事,一邊低聲安慰,一個勁地說明徐言必勝。

    “開始吧。”柳作人不想王昭來攪局,看到徐言點頭立刻下令,他身後走出一個壯漢,有著煉氣巔峰修為,手中提著一柄巨斧。

    煉氣期的修士大多以刀劍為主,很少有人用斧,能用如此沉重的巨斧,說明對方的力道必定極大。

    切割靈礦,不僅真氣的施展極其重要,本體的力量更不容忽視。

    這壯漢明顯是柳作人藏起來的後手,來到靈礦前步履安穩,看了眼一旁的徐言,面露不屑之色。

    “你先動手吧,省得你一會不服氣。”壯漢甕聲甕氣地喝道。

    徐言單手提刀,二話不說照著面前的巨石掄刀就砍, 嚓一聲刀鋒陷入靈礦一尺多,他如此迅速的出手,將那壯漢與柳作人同時驚得一愣。

    等看清了徐言的長刀不僅砍進了靈礦,而且還被靈礦卡住拔不出的時候,連柳作人都哄笑了起來。

    徐言在拔刀,拔得齜牙咧嘴,臉色發青,看起來已經動用了全力,而瓖在靈礦里的長刀紋絲不動。

    如此笨拙的切割靈石,柳作人都要笑出眼淚,那壯漢更狂笑著掄起巨斧, 嚓一聲切下來一大塊。

    壯漢運轉全力切著靈礦,徐言在努力的拔刀。

    伴著哄笑聲,費材越看越覺得不對勁了。

    他親眼看到徐言表現出來的實力,根本是煉氣期的巔峰,怎麼可能連一塊靈礦都切不下來?

    猴子一般的身影,看似好笑,然而費材開始隱隱發覺,猴子,不是那個拔刀的笨拙身影,耍猴的,才是那位能碎杯再鑄的徐師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