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976章 斗王女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除了種地,徐言實在不知道海大鉗還能干點什麼,他更不會帶著這麼個把蠢字都要寫在臉上的螃蟹去西洲域。

    成事不足敗事有余,講的就是海大鉗了。

    既然海大鉗對于瓷瓶的事一無所知,徐言也就不怕他泄漏什麼隱秘,所以放生,才是最好的選擇。

    把海大鉗當做了千機府里的蛔蟲,徐言一想到能甩開這只蠢螃蟹,心情也大好了起來,跟在他身後的海大鉗更是得意不已。

    海大鉗對于化境還是什麼真武界其實並不在乎,自從听聞大王蟹是這片世界的深海霸主之後,海大鉗算是有了底氣。

    蟹族不相食,在晴州如此,想必在真武界一樣如此,只要他海大鉗找到自己的同族,以後就能在海底橫著走。

    興高采烈的海大鉗,在徐言身後哼起了難听的小曲兒,隨著兩人離開山洞,費材再次轉醒。

    剛剛睜開眼楮,費材就看到一張笑得說不出有多陰森的大臉,而且邊笑還邊吐泡,于是這位再次眼楮一番,又被嚇昏了過去。

    “長老大人,這家伙誰啊,膽子太小了,吐個泡都能嚇死,哈哈。”

    海大鉗看得有趣,還不忘打听,徐言根本就不理他,直奔上方游去。

    被困在石洞的時間足足過去了一天,距離與小霜約定的時間已經過了,找不到王昭,徐言決定立刻返回。

    連燈籠獸都出現在這片海域,沒準還會遇到更可怕的東西,打開了一次千機府,卻拽出個海大鉗,徐言在無奈之余,深感自己的運氣不太好。

    離開了巨獸遺骨的腹部,從新回到巨獸的頭顱,又游了半晌,眼前出現了圓拱形狀的洞口,正是巨獸遺骨的眼眶。

    洞口十分寧靜,而且昏暗,那些紫螢蝦不知去了何處,一只都沒剩。

    來到洞口,徐言的眉峰忽然一挑。

    泛著白芒的眼前,飄過了一絲血跡,十分稀少,卻在仙眉鬼眼中清晰可辨。

    緩步走到洞口,徐言對著海大鉗使了個眼色,示意洞外或許有埋伏。

    在這種時候,海大鉗還是精明的,看出了徐言的用意,他點了點頭,做好了惡戰的準備,獨臂上青筋暴起,碩大的拳頭已經捏了起來。

    徐言抓住費材,當先走出洞外,剛剛離開獸骨眼眶,左側忽然亮起一道豪光。

    劍光襲來,速度極快,伴隨著一種骨骼踫撞的異響。

    這一劍刺開了海水,帶著遠超築基的靈力波動,如果換成築基修士絕對避無可避。

    徐言畢竟不是尋常的築基,更早有預料,腳下狠狠地一踩,爆發出的巨力硬生生將身體避向一旁,躲開了劍光的剎那,徐言雙臂同出, 的一聲,直接轟在劍柄上。

    翻轉的長劍從海底升起,直奔高處,長劍之後的身影發出一聲驚訝的低呼,隨後現出了身形。

    那是一個女子,臉色陰沉中帶著一股殘忍,正是女兒島的王女,冷秋蟬!

    在冷秋蟬的手中,抓著一根繩索,繩索上系著多達上百顆森白的骷髏頭。

    “力氣不小,正好用你的頭顱盛酒!男人,都得死!”

    冷喝了一聲,冷秋蟬單手一揮,高處的飛劍旋轉著落下,而她的腰間卻有流光一閃,第二柄飛劍無聲無息的刺出。

    想要以第一柄回旋的飛劍引開徐言的目光,再以第二柄飛劍擊殺對手,冷秋蟬的出手,堪稱陰險,殺人的經驗更是十足。

    女兒島的王女,流傳在外的名號可是亡女,能有如此稱號之人,必定殺人如麻,心狠手辣,不過這一次的對手她沒挑好,選了一個比她還要狠辣的對手。

    看都沒看回旋而來得飛劍,徐言不退反進,更無視回旋而來的飛劍,如此舉動,徹底打破了冷秋蟬的預料。

    沒等這位王女反應過來,徐言已經到了近前,第二柄飛劍剛剛刺出,就被徐言一拳擊打在長劍的側面,直接將其崩飛。

    這個時候海大鉗也沖了出來,直接現出巨蟹妖身,以獨螯鉗住了回旋而來的飛劍。

    “妖靈!”

    冷秋蟬看到洞口沖出來一只妖靈巨蟹,頓時神色一變,一拍第一個骷髏頭,那骷髏黑洞洞的雙眼立刻明亮了起來,有兩團鬼火晃動,緊接著第二個骷髏頭的眼眶也出現了鬼火,而後是第三個第四個。

    瞬息而已,長長的一排骷髏頭,全都燃起了鬼火,隨後無聲的咆哮起來,圍攏成圓,將徐言困在其中。

    水底無風,卻有陰魂的氣息在附近游走,這位王女不僅擊殺了上百修士,還將這些人的魂魄拘禁,成為自己的武器。

    以陰魂為戰的手段,對于費材那種修士來說或許十分陌生,但是對于徐言來說實在微不足道。

    連天鬼他都煉過,何況這些尋常的陰魂。

    運轉起的仙眉鬼眼,能清晰看出周圍的陰魂鬼物,徐言冷哼了一聲,腳下一動,再次逼近對手。

    看到對手如此執著的沖擊,冷秋蟬也是十分詫異,她忌憚著那只獨臂的大螃蟹,其實至始至終都沒將徐言放在眼里。

    有些力氣的築基而已,在她冷秋蟬面前一樣死路一條。

    倒背單手,冷秋蟬冷冷的盯著沖來的對手,一步不退,等到徐言接近,她倒背的單手忽然扯出一節白森森的長鞭,鞭子由一節節的白骨組成,更有下品法寶的氣息轟然暴起!

    猛地揮手,白骨長鞭帶著轟鳴砸落。

    本以為這一擊定能砸死對手,讓冷秋蟬沒有預料的是,對手的身形居然消失在原地!

    “遁法!”

    冷秋蟬驚呼出聲,能在法寶的威壓之下施展出遁法,說明對方的遁法造詣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驚呼剛剛發出,冷秋蟬的眼前忽然一黑,一只手掌從她的頭頂出現,直接抓住了她的腦袋。

    施展出水遁之余,徐言體內的微弱靈力就此耗空,不過敵人已經死定了。

    嘴角挑起一絲冷笑,萬鈞之力豁然在單手中炸起,冷秋蟬的頭顱瞬間出現了五道深深的溝渠,隨後破裂開來,于此同時,被她催動而出的上百陰魂也撲進了徐言的身體。